Menu

十年

十年前的今天,我在赣西北的小山村里操办婚事。 那时候我们还是有黄金周的。 像女儿做数学题一样搬出十个手指头来, […]

梦魇

最近的一段时间以来,每天早上我会在微信晒出当天的跑步成绩,当然目的不是为了晒,而是给自己的一种的鞭策和对照,目 […]

常想一二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也慢慢明白,我们终究是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的,人生一世,很长,也很短。大部分时候我 […]

枕海到天明

我之所以来了这家公司的企划部,是来接替我师傅老戴的工作的。可是,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老戴还是没有走,后来听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