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弭前思顿成永别,追寻笑绪皆为悲端

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的拟一份发言稿,当天下午临时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我们公司作为本市两家大型成长型企业代表,要在下周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席的全市年度非公经济工作会议上提供经验交流。

写到一半,接到父亲打来电话:外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了,速[……]

Read more..

我,也是个算命先生

日前在亚马逊上买书,发现有一本叫做《我是个算命先生》的,一直在小说类畅销榜上,我买来看了,打开之后就放不下,只花了两个晚上时间就看完了。之前我就是不信所谓的算命先生之类,看完此书之后,就更彻底的明白了算命术背后所谓的古老智慧与江湖猫腻是怎么一回事了[……]

Read more..

不离开家乡不知何谓家乡

还是小勺子的时候,总是喜欢独自坐在屋前的田埂上梦想着远方。终于在变态成大勺子之后,我告别了那个爹娘不知道挖秃了多少锄头的地方,背负着爹娘的嘱托和信誓旦旦的承诺走出了村口那道弯弯长长的山路。我独自去寻找远方,打算用我自已的锄头去开垦第二个家园。

自[……]

Read more..

关于收音机的那些事

看到博友阿理教授关于收音机的文章,这让我也想起一段在我的成长岁月里关于收音机的往事。收音机就像早几年的逼逼机一样,彼时是个很流行的物什,但是收音机的起源比逼逼机要早很多,现在收音机还被少数执着的人们使用着,但逼逼机在进化成手机之后就完全退出了历史舞[……]

Read more..

那件旧蓑衣

自从躲在楼上柜子后边的那件破蓑衣被抛特勒(丢弃之意)之后,我就好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父亲在观音山脚下这样对我说。

他说,那时候你还小,大概只三四岁的样子吧,跟我和你娘睡,彼时我们家的床两面靠墙,每天晚上就把你丢到最里那一边,这样就不会再滚到地[……]

Read more..

一张失而复得的老照片

现在重贴这张照片,是因为有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电影上映,于是我在翻看十年前的文字,希望找到一些有关青春的记忆,意外发现了这张照片的完整版,当时是用作日记的配图的。这十年来我保存的版本是去年文章中的那一枚,显然下边少了一截,我曾经以为再也找[……]

Read more..

菊华八十不为奇

外婆她老人家不在我身边生活,借此寄托一下我那不断漫延的乡愁吧。今天是外婆八十大寿的日子,「正菊」是外婆的名字,「正气一方称寿母,菊华八十不为奇。」是我用外婆的名字作为字首写的祝寿词。

外婆这名字很有中国乡土文化特征和时代烙印,「正」是辈份,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