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在胸襟人在途

落班后,冇事,想着是不是可以打扫一下房间,忽然想到六祖慧能曾经曰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于是作罢,可是刚刚坐下来泡了一壶茶,又想到慧能的大师兄神秀也曰过: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朝朝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这真是叫人无所适从啊。显然神秀大师兄是行动派,而慧能则是更注重于心境。

恍惚间思绪翻飞,然后坐定并写下了这些琐碎的文字。

打扫之状态正是我辈之中年的生动写照,历经了人生三十几多春的风风雨雨到了中年,至此很多看似深奥的道理也能想得明白,可是已经不想多说什么,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闭嘴。人到中年,为人处事待人接物总是趋于谨慎的,因为我们知道,几经辗转几度追寻,用自己双手努力拼搏得来的这一切来之不易,我们赢得起却输不起。以前我常常批评年轻的小伙伴们做事不经过大脑,想当然、我以为。。。现在我反而有点羡慕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有时候也是一种的潇洒?

不久前领着妻女回了趟江西老家,再回家乡已经没有少时的呼朋引伴,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静静的与父母说说话,随便扯点什么都好,已经不太会涉及以后我会怎么样或者我要怎么样,青春与梦想与我渐行渐远。我也会不厌其烦的用相机拍下身边的各种生动和小确幸,因为知道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终将失去生命里这些重要的人事,却又无法阻止时间的向前,只好且行且珍惜。

人到中年,我们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作为儿子、丈夫、父亲、家人、上司、下属,朋友,随着角色的增加身上的担子越来越沉,老人的晚年、孩子的未来、家庭和工作的责任,这些都让我深刻的感觉到肩膀上纤蝇的份量,于是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前进,再前进,我成了一些人的依赖和支柱,开车在路上都比以前更加谨慎小心一些。

以前,我在车上伸手可及的地方放了一根塑钢的棒球棍,想着说要是在路上遇到撞车党或者恶意碰瓷的,你丫老子就跟你们拼了,一棍子打死你丫的。现在我撤掉了塑钢棍,改成了在兜里适当的装一些人民币,在我的祖国往往是毛主席比刀枪剑戟更管用,即使是遇到最坏的人也要试着跟他们和解,你犯不着啊,回家、睡觉、吃饭才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以前我出门不带伞,下点小雨就用跑的,或者干脆就那样傻傻淋着,还以为是浪漫,现在一年四季常备一把巨大的迎宾伞,即便那个样子真的很丑。遇到下雨天我能想到的已经不是细雨纷飞的浪漫,而是关节炎。

在这些不经意的变化中我变得更耐心更和蔼了,事情再繁琐也不轻易动怒,所有的事一遍一遍的反复,很无聊,但依然心平气和的去面对,因为我知道抱怨是然并卵的事情,年岁渐长对生和活的抱怨自然少许多。

以前我喜欢李白的豪迈,因为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时候下班后老要找几个人灌几壶酒才得劲,才能找到那些所谓的灵感,那时候是晃晃悠悠活着。现在收工之后只想着回去我那片安静的角落,看个电影、读会儿书,泡一壶茶,写一幅字,甚至发个呆什么那也是极好的,要么就出去跑跑步或者打打球,人到中年这些才是更要紧的事。

正是在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变化,让我感知,世界本没有变,是我自己在变,在一个又一个平常的日子里,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只有到了这个阶段,才能感受到那种欲说还休的中年滋味。

行文至此,就撂这吧,月在胸襟人在途。咽口烈酒忽然有想哭的冲动,那不是苦也不是累,是一种由然而生的人到中年的自豪和感动!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


明天是我和美亚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已在市中心预订了一间还不错的餐厅,晚上大家庭聚餐以示庆贺。今夜无事且外面落着雨,于是拿起手边的毛笔给老婆大人作了个画,手边有且仅有毛笔一支,没有其它工具,那一抹红色是直接用树枝把印泥涂抹而成,十分之拙劣。

 

2016-05-06 223233

2016-05-06 222253

2016-05-06 225951

 



十年

10y nc-r.pic

十年前的今天,我在赣西北的小山村里操办婚事

那时候我们还是有黄金周的。

女儿做数学题一样搬出十个手指头来,如今,我已经是一个结婚十年、孩子九岁的中年父亲,总括而言一切按部就班,我们这一路走来没有太多的承诺,却也温馨。

十年的时光啊,曾经青春飞扬的我们,到现在也慢慢褪袪了往日的激情,多了的是生活的现实和对家庭的责任,如今孩子还小,父母却不再年轻,平日里,我们奔波于工作,穿梭在柴米油盐之间,才发现生活的天空也不完全是敞开心扉的说笑,但开心总是多于不开心,因为,我们都在为了家庭幸福这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着。

生活的顺畅和平静,其实这一切都是来之不易的,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因为爱和付出,让我们变得曾经沧海了,过着平淡的日子,爱情在形式上褪色了,事实上却是一个慢慢沉淀的过程。基本上我是个乐观的人,据说,乐观的人心里总是会多沉淀下一些美好的东西。

这个世界和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美丽的,也是复杂的,生活在这世界上的我们,什么样的人、事都能碰到,当我们迷失的时候,当我们彷徨的时候,如果你感觉最需要的仍然是来自爱人和家人的温暖以及抚慰,从这个意义上讲经历过沉淀后的爱情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安慰,是一种来自彼此的牵挂,它让我们更坚强,它让我们不寂寞、不茫然。

哲人说爱的境界到了最后,就是个伴儿。

在平淡的生活中,还能常常体味到那份真真却却的关怀,就好。

 


全家总动员之深圳5公里盛彩狂欢

赵二狗说,幸福就是他有馒头吃的时候别人没有,这样他就觉得很幸福。我只听说幸福是一种感觉,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却很难捉摸或者很难清楚表达,感觉来了的时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明媚。窃以为:「跟家人一起做快乐的事情」就是能让人明媚起来的事情之一。

周六,我们全家16口人总动员,参加了深圳站的The Color Run™。

The Color Run™(彩色跑)开始于美国,第一场跑步活动在2011年3月,旨在宣传健康、快乐、大众参与的跑步理念。被誉为「地球上最欢乐五公里跑」,为原版彩色跑,开启了传统跑步活动的新篇章,并在持续快速壮大。目前它是美国境内最大型的跑步系列活动,每年有超过100场活动。

2013年,这股强劲的彩色旋风吹到世界上超过30个国家,在美国境外有超过170站活动,全球彩色跑者人数近百万。

参加The Color Run只有两个规则:

1)穿官方统一的白色NB衣服来到起点(比较容易上色:))

2)以最炫的色彩冲过终点;

冲过终点线之后,欢乐并不会停止。等待彩色跑者的是在终点舞台前进行的地球上最High的色彩派对!届时,大家会一起把手中的彩色粉向空中抛洒,在空中汇集成绚丽彩虹,每个彩色跑者也都会像调色盘一样色彩缤纷,这快乐又神奇的时刻将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健康!快乐!做自己!

深圳站的活动场地是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主体育馆,在我家附近。

TCR_3

2015-03-14 093130

进场之前先来张大合照,

2015-03-14 095337

开跑之前的暖场,

2015-03-14 095612

奔跑吧,兄弟,,

2015-03-14 100127r

2015-03-14 095724 (1)

深圳没有雾霾,跑道的风光其实不错。

2015-03-14 101702 (1)

到后边手机已经不敢再拿出来拍照了。

2015-03-14 101129

2015-03-14 122648

一路上设置了红、黄、蓝、绿、紫几道关卡,其本上到第三关的时候人们已经完全被染成彩色的了。。。

2015-03-14 113830

快到终点的时候,

我因为腿脚灵光,被有效攻击到的比较少,还要保护可儿。事实上,到终点的时候大家应该是下面那个样子的了(注:颜色粉末主要成分为玉米淀粉,百分之百纯天然,对人无害。如果您仍有疑虑,或者您希望避免彩色粉进到眼睛里,可以选择佩戴防尘眼镜来减少粉末进入眼睛的几率,还有一些参赛者会选择使用头巾或者口罩挡住鼻子和嘴巴,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装备。)

2015-03-14 143047

2015-03-14 143036

314tcr

冲过终点,领到奖牌,然后在墙上留下各种彩色印记,

2015-03-14 113718

2015-03-14 113611

2015-03-14 113649

终点,万人广场大狂欢,

7751400044274

TCR_2

2015-03-14 112930

好欢乐,约定明年再战。

小贴士:

1)包括但不限于打火机等硬物都不允许带进场,有多处安检;

2)不建议带单反相机,非要带的话请包严实点;

3)可以带小朋友参与,现场的气氛确实很欢乐,但如果小朋友太小,建议选做一下思想建设,否则可能被“吓”哭掉;

4)除官方配给外可适当添加些装备,如头巾、手机保护套等;


szy

不离开家乡不知何谓家乡


还是小勺子的时候,总是喜欢独自坐在屋前的田埂上梦想着远方。终于在变态成大勺子之后,我告别了那个爹娘不知道挖秃了多少锄头的地方,背负着爹娘的嘱托和信誓旦旦的承诺走出了村口那道弯弯长长的山路。我独自去寻找远方,打算用我自已的锄头去开垦第二个家园。

自然,我到了远方,也挖秃了几把锄头,却发现远方的秋天没有家乡那样黄烂烂的稻谷可以收割,甚至在炎热的夏季也难于找到像父辈们的那片荫凉。几经周折几多辗转,有一天总算找到了我的那个杯子,而且里面盛满了香醇的蓝山,那湛蓝湛蓝的,如同家乡的背影一样深邃。那淡淡的酸味轻轻的将我融化,我沉醉其中,甚至打算一不再醒来。

今天,我喝酒了,酒它不一样,它让我更清醒。于是又想起了记忆里那片金烂烂的秋,而,九月,正是等待收割的季节。

事实上那里已成为了远方,不同的是,现在的我是坐在小酒馆里想着那个痛之源幸之根的远方。身愈远,心愈切,是那方水土养育了我,那里是一方永远也剪不断的,或喜,或悲,或惆怅的心情。不离开家乡不知何谓家乡,离开了家乡,家乡却变成了远方!

 


szy

爱是给予,更是接受

爷爷是个老兵,上过战场打过仗的那种,晚年,他的日常工作剩下每天搬个凳子到围墙外边的空地上晒太阳了,他不怎么说话了。但是,每年中秋节前后的那几天,老人家总是特别的高兴,因为那是一年一度的人民公社要请他们这些老兵吃饭的日子,同时领取每月几十元的抚恤金,饭后,公社还会给老兵们每人发几斤肉和一些的月饼

在爷爷最后几年的岁月里,这是他一年一度的出山盛事了,平时不出山门,此时他会换上压在箱底的干净、整洁的新衣裳,然后唤上我和弟弟,顺便到镇上剃个头。在那个物资还相对匮乏的年月里,爷爷为每年能让全家人都吃上一顿肉而欢喜,他也为还能贡献几十元抚恤金贴补家用而高兴。

我在深圳安家后不久,父母过来住了几个月,那时候可儿还没有出生,呆了一段时间之后,父亲总是央我帮他在附近找个事做,说他们现在还能动,在这里吃闲饭过意不去。后来,因为弟弟的女儿要回乡上学,他们就一起返回了家乡,现在父母在老家帮着照顾弟弟的一双儿女,同时还种了几亩地,农忙过后便到镇上的厂子里做些轻细活。

还有我那八十多岁了的外婆,每年端午节,她的儿女们都会聚集在一起,外婆会准备很多的蒸大蒜,整颗大蒜清蒸的那种,还有染红了壳的熟鸡蛋,外婆总是热情的招待着大家,食材虽然很是简朴,但那是一份心意。现在外婆腿脚不那么灵便了,但每次回乡去看她的时候,她还是忙前忙后的,吃饭的时候帮忙端个菜或者刷一刷屋后那口蓄水的水缸之类的。

在深圳,岳父岳母帮忙照看着大家里的四个孩子,现在小宝两岁,可儿上小学一年级,每天需要接送,两个大的已经可以自理了。折腾这四个孩子长大,二老付出了很多的辛劳,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一种的心灵的慰籍,老爷子喜欢喝口酒,酒到七八分的时候总是感慨:这几个孩子是我们来这里以及在这里的理由,等她们都长大了,再过几年,我们就可以安心的回湖南宁乡了,云去。两个大的都初中了和五年级了,二老还老给她们夹菜,这是一种爱的表达和存在。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无私之爱、付出不是图回报的爱,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

听一个朋友说,有一次实习归来,大伙在带队的教授家里吃了一顿饭。愉快的晚餐结束后,桌上杯盘狼籍。几个同学抢着要洗碗,教授却满面笑容地阻止道:不急,有人洗呢。教授将碗筷放进水池,先冲去油污,然后,轻轻地走到他八十高龄的老母亲身边:妈,洗碗喽……

同学们一下子全都楞住了,只见老太太一改在餐桌上的委靡,精神焕发地走到水池边慢腾腾地洗起碗来,花了半个小时才把碗洗完。教授高兴地对老太太说:您辛苦了,歇歇吧。然后,拿了块毛巾,给母亲擦手。教授搀母亲回房后,又返回厨房,把碗重新洗了一遍。

教授对着诧异的学生们说:做母亲的没有不想为孩子做点什么的,即使她老了,但在她眼里,儿子永远需要她的帮忙。让她洗洗碗,她就会感到儿子需要她,一整天就会过得很充实。

朋友们,你还记得野夫在《江上的母亲》里写的母亲投江前的情景吗?我带着几个弟兄赶去,大姐交给我从被褥里翻出的母亲的两封信和一串钥匙,匙链上还挂着父亲当年给她的一个韭叶金戒指。母亲在信里平静的写道:我知道我病了,我梦见我的母亲在叫我,我把你们的父亲送走了,现在,又把平儿也等回来了,我的使命终于完成了,我要找你们的父亲去了。请你们原谅我,我到长江上去了,不要找我,你们也找不到的。你们三姐妹要互相帮助,父母没能力给你们留下什么,我再不走还要拖累你们。。。

真的,人是带着某种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无所是事,没有用了,是让人难过的事情,爱是给予更是接受。孝敬父母,除了关心和帮助他们之外还要给他们一个机会,给他们一个爱你的机会,让他们作为一种有用的存在。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重要的是把孩子当人养

曾一度认为:男孩当贫养,女孩要富养。男孩子不能给他太好的环境,要让他吃苦,受委屈,体会艰辛,这样长大了他才懂得坚韧,学会坚强,明白责任,自立自强。女孩子则相反,条件再差也要像对待公主一样宠爱她,娇惯她,让她开心快乐,这样长大了她才懂得自尊自爱,对别人的爱才有免疫力,才会明白作为女人的骄傲,才能够理性分辨出真正想要的幸福,不会轻易被别人对她的所谓好所诱惑,也就不会那么容易被爱所伤。

现在我似乎又受到了一些新的启发:

近看明笔记《五杂俎》,有这么一段话「京师妇人五不善:馋也,懒也,刁也,淫也,拙也。余见四方游宦取京师女为妾者,皆罄资斧以供口腹,敝精神以遂其欲,及归故里,则撒泼求离,父母兄弟群然嚣竞,求其勤俭干家,千百中不能得一二也。」

当时京师女落到这种五不善的地步,多半是因家境优越,无需为生计发愁,出嫁之后呢,还带着这一种所谓大户人家的生活习俗,有些是装出来唬男方的,以至于用今天的话来说,在小家庭里产生了文化冲突,求其勤俭持家则不可得。

这种女子往往成了一无是处的大花瓶,花瓶易倒易碎,所以还得呵着护着。当时一些人在外做官,为了虚荣娶京城女子,娶回去成了成了烫手山芋,成了贪欲无度的无底洞。早知如此,倒不如娶个本乡本土贫寒人家的贤惠女子。

我我们这个价值观混乱的时代充满了似是而非的民间智慧,所谓穷养儿子富养女便是其一。明代的谢肇淛颇有先见之明,直接宣告了二十一世纪所谓富养女儿一说的破产。那些养尊处优的女子,出嫁之后,竟成了他人的祸患,至于她们自己,对生活的期望不切实际,又没有能力去适应新环境,及时调整自己身心,以至于“撒泼求离”,岂不也是痛苦万状?

穷养儿子富养女儿这个说法表面上很有吸引力:女儿家需要呵护,需要让她知书达理,而男孩子需要懂得艰苦创业,从来纨绔少英雄。但这个说法全然缺乏现实的根基。高官和巨富的子女,用钱堆起来养,去伊顿的哈佛的普林斯顿的多了去了,不论是儿是女,想穷养都不行。穷人家的孩子,即便是女儿,也难有富养的根基。所以对他们来说,这穷养富养的说辞根本就没有用处。倒是一些不上不下的白领家庭,被这富养的谬论拖累了,送孩子学这学那,呵着护着,累得够呛。这些学习当然没错,可是文艺素养和做人的高低,并无必然的联系。有了一些文艺素养的人,还会不会张嘴骂人?当众撒泼?看看文艺界的那些丑陋表现,这结论就一目了然了。

再者,女孩子在家你这样那样当花呵护,一放出温室遇到那样这样的困境立刻蔫了残了,岂不也是害了她们?倒不如当初多给些磨练了。很多富养女孩的父母,抱定让孩子嫁给富贵人家的打算,然而,你未必能抓到这一手好牌。人生有着无数排列组合的可能,你永远无法知道生活怎样给你出牌。再说一生的幸福,最终还是靠那婚后的相处,以及此前做人的磨砺,这未必和富贵与否有多大关系。换言之,这不是一个嫁人的问题,而是做人的问题。

少时的家教,与其它教育一样,不外乎知识、技能与态度。中国家庭的教育多功利,重知识和技能。古人教导我们教孩子知书达理,可现实当中,屈于升学和成才的压力,大部分家长删繁就简,只顾知识和技能,而关于人生态度的教育,则少之又少,以至于知书者未必达理,达理者未必知书。坊间流传的育儿书籍,哈佛女孩耶鲁男孩何其多也!而在这哈佛耶鲁故乡的美国,我倒是没有多少这样的书籍,却有很多如何培育男孩,如何培育女孩这样的书籍,基于男性女性成长过程中的心理特点来指导,教育家长如何培养孩子,让他们成为体格心智和品德健全,能独立去生活的人。大部分家庭看的都是这类的书,所以孩子将来管他成才不成才,好歹大部分情况下,人是个健康的人。

劝天下父母,不管养的是儿是女,当成一个人来养,带着爱去养,照着孩子禀赋的差异去养,要比笼统的穷养富养重要得多。至于最终是富是贵,是贫是贱,并不在你我的操控之内,你不能带着买彩票的心态去过日子。人过日子说穿了就是就地取材。你的料子,做不了满汉全席,若能做出几盘可口的家常小菜,不亦幸哉?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梦魇

最近的一段时间以来,每天早上我会在微信晒出当天的跑步成绩,当然目的不是为了晒,而是给自己的一种的鞭策和对照,目前成绩稳定在六公里左右。然而今天却是没有的,因为早晨实在是起不来了。昨天晚上一夜梦魇,我是个轻易不做梦的人啊,奇怪,偶尔有梦也是那个老套路,只是惊醒的方式不同罢了,上一次是睡梦中的可儿把我的手抬了起来,麻特了。

应该是下了班之后吧,又或者是某个周末的午后,阳光明媚,我又晃荡在了那座熟悉的小城,这座小城真的不大,站在高处,一眼就可以望见那一头,但它作为一座城,该是有一些年月了,城里的道路是用青石板铺就的,石板的缝隙间挤满了各种小的苔类植物,道路两旁的民居高低错落,有的俏丽,有的小巧,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夕阳的余辉就那样赤裸裸的洒射在这狭窄的街巷上,街巷里的行人好像和我都很熟悉的样子,我们不停的打招呼,并说着什么。

我沿着青石板的道路向前,走着,累了,就在河边的椅子上坐会儿,很安宁的样子。我正靠在椅背上,打算要闭上眼睛享受一会儿这份久违了的安宁,此时,我坐的椅子突然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而且背心处瓦凉瓦凉的,把我给着了啊,赶紧睁开眼睛,左顾右盼,梦境里蓝蓝的天空变成了白花花的天花板。天气变热了,而且闷。

我的梦境为什么总是那样一个安宁的环境,然后惊醒呢。

这个周末,公司给安排了福利体检,我周六的中午才赶回家,然后送可儿去画室画画,周日上午全家人一起叹早茶,然后去爬山、踏青,山不高,路不远水也不长,但是山上的空气是极好的,家人的心情也是轻松愉快的。照例,晚饭后我和美亚得返回公司了,每次都感觉到此时可儿的心情是低落的。搁以前三四岁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

“妈妈,你别去上班了吧?在家陪我!”

“妈妈也很想在家陪你,可是爸爸妈妈得去上班挣钱啊,要不然没钱你就不能上学了,没有东西吃,也会没有地方住的。。。”

“你们不是都已经挣了很多钱了吗!” 嘟着小嘴说

“爸爸,要不你别去上班了?我已经存了七块钱那么多了,在奶奶那里,要不我分你一半吧,你们都别去上班了好吧。”

现在,孩子已经七岁多了,昨天她又表现出各种的不舍,开始时说我这个周六都没有按时回来,少陪了她半天。我撩起衣服给她看体检做心电图时留下的像拔了火罐一样的证据,说爸爸这次真的是有事,以后肯定准点回来陪你。她仍然抱着不肯放手,说:

“我不喜欢爷爷,他老是很凶的,骂人的。。。我要你们在家陪我”

“爷爷每天送你上学,接你放学,很辛苦的,爷爷骂你是不是因为你不乖了?”

“我没有不听话啊!爷爷也都经常骂奶奶的。。。”

“。。。。。。”

“就你们老是上班,上班,哥哥妈妈都不上班的” 此时,泪水挂在了脸上

“宝贝,哥哥妈妈也是每天上班的啊。”

“可是她白天上班,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的!” 好伤心

许是因为我们平时没有太多的时间在一起,很多时候,在一起的时候就表现的是迁就她顺应她,于是依赖。

可是,一个事实上也是,孩子不再是像儿时那样的言语稚嫩了,已经有相对清楚的逻辑和价值判断能力,表达诉求的时候也不再是一味的晓之以情,而是开始进击的节奏了,这个阶段是为需要正确引导的关键时期了。我和美亚都顿时说不出话来,心被刺痛了一下,是以当即决定:妈妈今天不去上班了,除了周末,以后妈妈周一、爸爸也尽量周三回来陪你。这样我们一周也就基本上有四天时间陪孩子了。暂时只能这样,深圳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像是澳门那样的小,我工作的地方离家有七十多公里,美亚的公司在宝安机场那,也有四五十公里。

梦想照进现实,我是期待梦境中的那份安宁详和的,

可现实中无处不在的,来自作为儿子、父亲、丈夫、员工、主管的压力和身边既已存在的关系,有时令我感到疲惫,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或者伤害到他人,所以我尽量避免改变。然而,此时,我的心里又是有一股暖流涌过的,生活似乎是可以再简单一些的,要求也可以再少一点。像是亲人之间的这种依赖,让人感动,要知道我已经是一个不能轻易感动的人了阿。

还是那句话:把岁月长河中的这些点滴感受窜连起来,就是珍珠,散落了,就真的成了流年里的细沙了,所以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在当下就把它们写下来。晚上睁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那个梦,头脑中有在夕阳下携手信步的一对老人,在不远处海边的沙滩上,孩子们和孩子的孩子们嬉戏着,很美好的样子。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以乐观的心态看待慢慢变老这件事情

好吧今天是我的生日。感谢中国移动,感谢中国很行,感谢平安保险以及中国某某某发来的祝福。

假如说我们的生命只有七十年的话,人一过三十岁就会感生命过去了一半,岁月的天平似乎一下子就倾斜了,第一个焦虑是:我们前面年富力强的三十年没有完成的事情,后面工作家务缠身的更短的一半能完成吗?第二个焦虑是:我们时间都给了日复一日的工作和孩子,容颜都给了岁月,脑子一天比一天笨,身子一天比一天累,生活还能有啥大的改善呢?

中年危机大多是始于这样的两个焦虑吧?非也!谬也!

在前半生里,前二十多年我们像个懵懂的孩子,事情都想不清楚。之后的十年里不过是在积累人生经验和技能乱打乱撞,也就最近的几年才算得上熟了,开始绽放。后面的三十多年时间里,我们是有机会可以成就以前无法成就的数倍的事业的,只要不给自己泄气!

有家、有了孩子,其实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多人正是按照这个顺序来完成一件件更大的事情的。前三十年修而立之身,安贫贱之命,后齐家育人。完成了这一项就已经死而有赚了。然后则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的真正自在之身。

人到中年,先是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安身屏障。然后故交旧友大多也已经在各个领域有所成就,人脉不建而立。正如天下棋局,开合有度,暗藏玄机。此时正是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的好时机。然而兽匿于林须人猎,佛藏于木待匠琢,万仞之始,是我们的第一步向上之趋。

其实我们这些奔四的中年之人,大多属于当年郑三宝船队中安排好家小只待出航的水手。耶稣基督末世圣人会的传道人的领带上有:「没有成功可以离开一个幸福的家庭」的名言金句。家庭,是人生中最为必要的一个成就。不但如此,家庭的责任还磨砺人的性格,让我们做事更负责任、有条理。稳健保守的大多数人都是先安家,之后才鹏程万里。

很多抱着先创业后成家想法的兄弟姐妹,虽有事业成功者也只是人中了了。所以琐碎的婚姻家庭生活其实并没有埋葬我们,我们也没有落后,而是升仙成佛各有道术,修为长短各有天数。有机敏而先发的,有稳健而后发的。

写此文不是为安慰自己,而是忽然醍醐灌顶了,想拿来与众多同龄中人分享。如果你危机了,请抛却错误的焦虑,打起精神,扬起风帆准备踏上人生中最波澜壮阔的一段跨洋之旅。换个思维角度,因为我们前半场的能力起点是零,而后半场开始在前半场的最高点,

只要不懈追求,我们一定能比前半场成就的更多,加油!

 


一张失而复得的老照片

现在重贴这张照片,是因为有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电影上映,于是我在翻看十年前的文字,希望找到一些有关青春的记忆,意外发现了这张照片的完整版,当时是用作日记的配图的。这十年来我保存的版本是去年文章中的那一枚,显然下边少了一截,我曾经以为再也找不到完整的了。。

1985全家福_副本2_副本

这是去年写的《一张旧照片的故事:1985年的全家福》:

写在前面:

话说孔子东行,闻哭声甚悲。孔子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傍。孔子辟车与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

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闲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而少绝之,失之三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吾请从此辞矣。」立槁而死。孔子曰:「弟子诫之,足以识矣。」于是门人辞归而养亲者十有三人。

时光不断的流逝,我感受着周遭的人、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断的改变。如今,我三十出头,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会感到心慌意乱,迷茫,無所适从。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亦或默默退出。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那枚旧照:

父亲来电,问我电脑里还有没有公公婆婆的相片(我们老家称呼爷爷奶奶为公公婆婆),父亲说,原来供奉在家里正堂虎溪程氏祖宗牌位上的爷爷奶奶的瓷画相,有一天出去干活,家里门没关好,结果家里养的鸡飞了上去,爷爷奶奶的瓷制画像被掉在地上,碎了。父亲说,虽然,公公婆婆就葬在房子对面几百米的土丘之上,但那里如今只能看见一堆黄土了,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的相片,他十分希望再去给他们重新做两枚瓷画相,供奉在正堂上,这样就可以常常看到他们。

听到父亲这样讲,我几乎不能自己了。如果说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终究还是不太准确,父母,在当时偏远的农村,而且是普遍不崇尚读书的环境下培养了我走出来,已经付出了比一般人家更多的辛劳。可是,在我黑白两色的童年记忆里,的确我与爷爷奶奶的关系是更亲密的,至少,我上小学以前都是跟爷爷奶奶一起睡的。我活到现在,虽无大成,一路走来也算是顺风顺水,至此,真正让我觉得遗憾的事情就是爷爷奶奶在我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可以挣钱回报他们了的时候,他们却跟苏格拉低老师喝茶去了。

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爷爷病重,速回。

彼时我人还在学校,打算到县里的一所学校去教书。我坐了最快的车回家,但是因为乡下地方交通不便,特别到了到县城后要转上山车的那一段路。从南昌回去,不过二百里地,却花了我五个小时,直感觉我的祖国怎么这么的大,走不到头的样子。到得村口,远远看见家里的大门上已经贴上了蓝底对联。我知道﹐我来晚了,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老家基本上还是流行土葬的,在出殡的时候,按一般习惯应由长子扶灵位。因为爷爷非常的喜欢我,并对我寄以厚望,生前特别嘱咐父亲,要让我端他的灵位。失去亲人,是非常痛苦的,于是我哭了,二十来岁的年纪呀,哭将起来也是可以很嚣张的。我无法像李敖那样,据说李敖小时候在他父亲去逝后还哈哈大笑﹐他说父亲是到极乐世界去了﹐终于逃脱了人世间的疾苦﹐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我穿着雪白的孝服,端着爷爷的灵位,几乎失去重心,一路上姨娘在旁边扶着我,劝我不要太伤心,说只要我们以后过得好好的,爷爷也会放心的。

爷爷是个老兵,他二十出头的时候,国民党在全国各地抓壮丁。这里可能稍微解释一下,听爷爷讲那个时候兵荒马乱的,去当兵后十有八九是不能活命回来的,所以自发参军的人并不多,于是国军兵力严重不足,便到处强征,规定一家如果有两兄弟或以上者,必须要有一人参军,爷爷就是被抓去的,因为他的两个兄长都已成家,只他单身。那时候有人为了逃避抓兵,竟下狠心亲自挥刀,将自已的食指砍掉,因为没有了食指就无法扣板机,当年,无法打枪的兵部队是不要的。爷爷在外混战十余年,参加过著名的淮海战役,所幸命大,在四十岁的时候全国解放后回故里和奶奶结合,之后便有了我的父亲。

回乡之后,爷爷特别信奉我们当地的保护神梅花娘娘,据他讲,在淮海战役前期,就有很多的银行和票号被夷为平地,炸成炮灰,自然,一地的钞票和银元啊,可是他没有停留,没有去捡,原因是之前梅花娘娘有托梦给他,叫他不能贪恋财物,毕竟身外之物,要时刻顾念的是家里的父老以及兄弟姐妹,于是他死里逃生,在不惑之年回到了老家。

淮海战役之后爷爷成为了我党我军的人,解放之后才回到乡里,当了生产队队长。晚年,每月可领到国家发放的一百二十五元抚恤金,还有几斤猪肉。爷爷到六十岁的时候患上了高血压,熬到七十六岁,终于血管爆炸而亡。听父亲讲,爷爷在弥留之际,口里只一直念着我的名字。小时候爷爷奶奶最疼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给我留着的,印象深刻之处是家里吃肉的时候,彼时农村人吃顿猪肉是不容易的,爷爷总是把最瘦的往我碗里夹,因为,我不吃肥肉,传说是小时候被吃太多了。长大之后﹐外出求学﹐我也成了他们心里最大的牵挂﹐每次我放假回家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泪眼婆娑。

爷爷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晚年他已深谙世事之炎凉,懂得了很多人生的大道理,他特别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说,仗已经被他们那一代人打完了,在将来的较长一段时期之内,大概不会再打仗了,你们这一代的伢子,唯有把书读好,才能让自已的人生,更充实,

最主要是不被人家欺负,用乡里讲叫做不吃(qia)亏。

办完爷爷的丧事回到学校,同学们说我像是大病了一场。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情,整个人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奇怪的是,爷爷走后的几个月,奶奶也跟着去了。好在我低落的情绪只持续了较短的一段时间,尔后我又全身心的投入了新的学习和工作,这是爷爷给我的信念。上图是我翻遍电脑硬盘找到的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已经斑驳了,摄于一九八五年。

“照相喽,照相了…”

那一年的某个下午,一枚长发青年,脖子上挂着照像机在我家门口叫嚷着。于是,正在地里干活的父母及在后山玩耍的弟弟被爷爷临时召集了起来,就有了这张照片,是那天下午在房子后面的河边照的,老家屋后的小河里长满了芭蕉树,这张照片的背景是芭蕉林,但现在已经看不清楚了,那年我4岁,弟弟3岁。

父亲和母亲是在二十岁的时候结婚的,他们都是勤劳、善良的农民。那个年代的婚姻十之八九是由父母作主和操办的,他们也一样。我们那个大山的里边有两个生产队,一个叫坑头,另一个叫湾里,听这地名,坑之头,湾之里,就可以知道我的老家真心是在水之源头。那时候爷爷和外公分别是这两个生产队的队长,据说他们二老是在一次生产动员大会后的田梗聊天中,决定了要成为亲家这件事情的。

小时候我们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起,父母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我和弟弟则一天到晚在家里和门前的田地里不知疲倦地闹着。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同甘共苦,生活的很是简单,但真的很幸福。听长辈们说,我一岁时学会直立行走,但长到三岁了还不会说人话,差点被人误认为是天生的哑巴。穿开裆裤的时候是什么样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如果非要讲,得问母亲,她可是什么都记得的。

不过我清楚地记得一件事,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因为不敢一个人上洗手间而尿裤子了,学校人多,我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的,那年我六岁吧。我没有上过幼儿园,八零年代的家乡根本不知道幼儿园为何物。小学是在村上的危房里度过的,一年级的时候班上才九个人,我每天要走两三里的山路上下学,相对来说这算是很近的了,有些更远的每天来回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但没有办法,整个村子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所小学。

从小我性格就内向,放学后很少跟小朋友们混在一起玩,每天都会很早回家,写完作业,然后被爷爷要求着练习写毛笔字,记忆中家里所有的旧报纸,旧书,包括以前父母读过的《三字经》和《千字文》等,都被我糟蹋完了。

性格内向的我注定是善良的,呵呵。

左邻舍右的小家伙经常聚在一起干坏事,比如几个小家伙会合伙到田地里抓几只青蛙,装在罐头瓶子里,然后找来家里用过的点滴设备给青蛙注水。直到青蛙的肚子像一个球似的动弹不得。这时候一伙小家伙会很兴奋地拍手叫好,然后在田硬上挖一类似墓穴的小洞,将肚子里装满了水的青蛙放在里面,然后洞口用片状的石片封起来,就这样把青蛙给活埋了。我是不会参与这样的活动,我觉得青蛙身上粘糊糊的,忒恶心。但我也没有能力制止他们,那样做是会被群欧的,我得承认我打不过他们,只能等他们走后悄悄地把小石板扔到很远的小溪里,用力的。

夏天的晚上吃完饭后便和爷爷一起坐在门口的石凳上乘凉,门口的稻田里蛙声一片,

眼前满是摇着屁股晃来晃去的萤火虫。在这种环境下,我歪着脑袋听着爷爷讲他以前在外战斗的故事,他永远有讲不完的关于战争的故事。就这样听着爷爷的战史,我逐渐长大了。

长大之后,离家就越来越远了,中学时晚上已经要上自修课了,不方便天天回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独立生活,那年我十二岁。每星期骑自行车回一次家,拿一些干菜带到学校,作为一周的伙食,每次,母亲都会放比平时家里更多的油,把最好吃的菜炒好,让我带到学校,其实,那时候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家里的老母鸡下的蛋了。

后来,我开始想到自已以后的人生,那时候的三观还是很模糊的。可以确定的是,在当时的家乡,读好书是唯一走出山村的希望。要么就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山村里种地。面对这样的现实,我站在山坡上的田里插秧,累到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下定决定:我要走出去!

记的很清楚,那枚长发青年把相片送给爷爷之后,爷爷用一块红扁做了一个大相框,这张照片被赤果果的夹在了里边,挂在爷爷卧室的墙上,经年累月,等我有意识要把那些老照片保存下来,拿去扫描的时候,已经斑驳成这样了,现在连低片都找不到了,当时扫描下来的点数也不高。

现在,我已经有了单反,喜欢时不时的拍下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外出求学到参加工作,到现在十年有余了,这些年来每年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都只有短短几天。无限感慨,所以敲下这些文字,以为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