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卖摩托的问题

禁摩了啊,我打算把我的摩托车卖掉,但是应该怎么交易才能防止买家试车的时候直接把我的车骑跑了呢?他试车的时候我坐后面吗?万一人家说那样试不出性能怎么办,直接就骑跑了我也没辙啊,请大神们帮我支支招。。。

Zemanta Related Posts Thumbnail

给没有条件去现场的人提几点建议

四月二十日,中国四川省雅安市发生里氏七级地震,造成了严重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如今已是震后的第三天。在这里给像我一样没有条件去现场的人提几点建议:

一、不作恶,不参与网上(尤其是微博上)各种无厘头的议论,不传播虚假的消息以免混淆视听而给前方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同时提高警惕,避免自己上当受骗诸如各种吸费电话不要轻易拨打;

二、此刻,关注救灾进度并做好本职工作,是我们对前方最大的支持;

三、为雅安祈祷,建议暂时停止娱乐活动;

四、关于捐助,我个人认为捐助的事情大家可以先缓一缓,通常救灾是有分三个阶段的,首先是七十二小时的黄金救命期,此时要让专业救援队先上,其次是十天左右的过渡期,即灾民的基本生活保障,最后是灾后重建。再有就是捐多捐少全凭自愿,千万不要搞什么道德绑架,或单位跟风、派任务之类的,以不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为原则吧,我们都是纳税人,都交了不少的税。雅安这事,主要的部分政府可以处理的,我们的政府不差钱;

五、这段时间,尽可能的,多关心一下身边来自灾区的同事、朋友,多跟他她们聊聊天什么的,谁说这就不是关怀和献爱心呢。

---------

自从进入了微博的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是记者,凡有大事发生,微博的扩散速度总是最快的。周六、日被称为 Family day,通常我是不刷微博的,可是邮件得开着,主要是为了及时收、复工作上的信件,令人意外的是,这次四川雅安地震的消息,我是从我们公司人资处的邮件中首先得知的,我刚起床,见一封邮件推送说:雅安地震了,川籍的同事请赶紧与家人联络,如果有需要返乡者,惠请各位主管准予请假。。。

这次公司人资处的反应如此之快,值得表扬,事实上,在这次的灾难面前,全国人民的反应都是快的,李克强总理在十小时之内就深入了灾区现场指挥救灾,全国的热血青年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赶往雅安,本来道路就在地震时遭到了严重的损毁,再加上各种人流和车流,终于,终于,仅有的生命通道被活人给堵掉了,甚至造成去救灾的解放军叔叔被翻车掉下山崖。

我认为有两个问题可以商椎:首先,虽然各方面的反应是比往常快速了许多,可是救灾的指挥系统似乎还有改善的空间,特别是当地的政府在调度、全面管理方面。其次,听新闻说宝兴县受灾也很严重,而且直到第二天那里还是孤岛。看到这则新闻,当时我就震惊了,这太离谱了,这凸现了我们的空中力量还是很单薄的(当地也没有像当年汶川地震时那样的大雨大雾呀),直升飞机的配备还是严重不足的,可是网上也有报道,说有些是专业的救援飞机集结好待命救灾,可是一直待了几十个小时也没有接到起飞的指令,是否有其它安全方面的考量?否则只能请大家参考第一个问题。

五年前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全国人民立即沸沸扬扬的捐款捐物,这一次显然要平静许多,我目力所及,还没看到有组织的捐款活动,说起来心里头瓦凉瓦凉的啊,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了,不是我们不善良了,也不是我们没有爱心了。汶川和玉树地震的时候,我们的爱心那是空前高涨的,可后来暴出某某某会竟然有从中收取高额的手续费,重建过程中也传出超标购车及众多捐款流向不明的消息,所以造成了现在我们这些个小老百姓十分尴尬的局面:不捐吧,感觉我们特矫情又小气。捐了吧,心里又实在是憋屈的慌。多了,咱小老百姓捐不出来(都还是执行计划经济人儿),捐少了吧。。。

不管多少了,比丢到河里还不值当的感觉,更是摧残人心。

关于隐私这件事情

烩五味品人生,言心语笑相闻。老少一堂看博文,歪名虽盛心却正。这首打油诗是为勺子博客的生动写照,所谓「子言心语」,我说过,我写的东西,就像是我一个人坐在班房里对着桌子讲的话那样,而本文,是为勺子博客的一个转折点。

昨天有福州网友发微博称,一网友在微博上晒孩子照片后,竟有陌生男子打印了孩子的照片并放在钱包里,冒充孩子的舅舅去幼儿园接孩子。幸亏门口的保安比较机警,问这个所谓的舅舅关于孩子的具体情况,男子前言不搭后语,心虚地走了。

今天,在我们家庭组的扣扣群里,姐夫沙龙爆料说:刚刚有人打电话到家里冒充我女儿的老师,想行诈﹐哪知是奶奶接的电话,接通后直接把电话给我女儿接了﹐她一接电话就说你打错了!行诈也要选对日子吧﹐刚好碰到她在家休息﹐没去学校。

曾经我受朋友之托找几个人做一个无记名的问卷调查,题目是《全球消费者品牌形象和消费者形象一致性调查》,里面个人资料的部分要求被调查者填具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家庭人数(范围选择)、年收入(范围选择),没有要求填具体数字,没有要求填真实姓名、住址及联络方式之类的个人资料。

我发给了十个博客圈的朋友,特别选了五个在国内的,五个在国外的。

在规定的时间内共有效回收了八份,要求当天完成。巧的是国内收回了四份,国外也收回了四份。更有趣的是,外面的桶子纷纷认为,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家庭人数(范围)、年收入(范围)等统统是个人隐私,年龄的部分写个二十以上、四十以内之类的,家庭人数和年收入范围等更是写涉及个人隐私无可奉告。

国内的桶子则是全部老老实实填全了这五项。

补充说明一下的是,我选的这些个样本,都是我没见过面的博友,但都还有过比较良好的沟通,认识也不是三两天了,算是彼此比较熟悉的,没填的我也跟他们说谢谢了。

关于隐私和隐私权这件事情每个人的标准和做法不同,我都表示尊重!什么是隐私权呢?维基百科是这样解释的:「隱私權指個人人格上的利益不受不法僭用或侵害,個人與大眾無合法關聯的私事,亦不得妄予發布公開,而其私人活動,不得以可能做成一般人的精神痛苦或感覺羞辱之方式非法侵入的權利。是为众多法律系统所支持的一种人身基本权利。由于它的存在,政府和民间团体的某些活动受到一定的限制。」

而在国内,这件事情往往不被人们特别重视,或者说很多时候被侵犯了你也没辙,比如去年著名的高速公路摸奶门,比如物业公司或电信公司把你的个人资料给卖特喽。事实上,我在网络世界里已经比较注意个人隐私的保护这件事情的了,我从来不展示具体地点和个人真实信息,用到其它人的信息时,也是注意打马赛克的了。但是,通过以上几个事件,由于事关安全,考虑再三,我还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真真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同时彻底删除了一切有关家人的文字和图片(删除了89篇文章)。

感谢你们对「平生不识勺子哥」的关注,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说说我对「史上最严交规」的体会和思考

新修的《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于去年八月颁布,今年元旦就开始实施了。与原施行版本的主要差别是:新规于驾驶证申领阶段便提高了门槛,也改变了原来的考试程序,取消了倒桩等在现实生活中实用性不大的考试科目。另外加强了对实习期内驾驶人的管理,非在三年以上驾龄人员的陪同下实习期内不得上高速公路行驶等。最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加重了对交通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不按信号灯指示通行扣六分,未悬挂或者伪造、变造,不按规定安装号牌,故意遮挡污损号牌等则直接吊证。

以上规定出台后,在社会上引起了较为广泛的关注和讨论,讨论的焦点基本上集中在闯黄灯要不要扣分这件事情上,后来公安部的规定中加了个(注),明确说了:黄灯亮时,未超过停止线的车辆强行通过属违法,闯黄灯属于不按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情节恶劣者可被予以吊销驾照的处罚。

好吧,已然明确了闯黄灯是要处罚的,可是,争论并没有停息,开始还只是网友们在微博吐槽,在各大坛子灌水,后来各路主流媒体也加入了,甚至新华视点这样的官煤都抛出了「闯黄灯这条违背牛顿第一定律而制定的新规定,实在不合理,郑重呼吁修订」。

起先我倒是没有特别关注这个事情,因为我开车是很规矩的。

可是因为守规矩我老纠结,路上的坏人实在是太多了,每当遇到一溜一溜开着远光灯并大灯奔你迎面而来的各种车车,还有,绿灯了我却不敢过去,总要左右看看,尼玛对面那家伙会不会闯红灯啊?这个时候我是特别希望那号称史上最严交规的法令能早点实施的。

再就这个问题,从另外几个方面来分享我的一些体会和思考:

一、乱世用重典能解决问题?

我在参加驾驶员培训的时候,驾校给我们看的视频里说,自汽车被发明以来,全球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亡人数,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还要多。我不确定这个数字是否靠谱,但可以确定的是我的祖国在这个数字上肯定做了不小的贡献。

至少在我的祖国,在交规这件事情上用重典是对的,效果是好的,你是不知道啊,元旦过后在路上开车的感觉跟去年那真是不一样的,这几天遇到红灯都是一排一排齐涮涮的乖乖在那候着,乱穿插的也少了,乱开灯的也少了,道路上飙车超速的就更少了,我甚至恍惚:这里是中国吗?

事实上,这几日路上很难看到警察叔叔的,他们都在元旦大假呢,而且外边冻手冻脚,冻手冻脚的,可是有严惩的条令在那里,大家还是怕怕的了。另外值得强调一下的是,新行处罚条令更加突出了扣分,而不是罚款,扣分对于驾驶人来说是更有杀伤力的啊,也避免了罚款创收之嫌。职业司机没了驾照那相当于失业了啊,有车一族,记分周期内分值被扣完了也不能开车了,不是重新考试那点费用的问题,重要的是那排队等候的时间伤不起。

二、黄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论及闯黄灯是否应该扣分这件事情,黄灯的作用是什么?似乎是个首先要搞清楚的问题。很明显的,黄灯在红灯和绿灯之间过渡,起到警示、缓冲和净空路面的作用。按一般的国际惯例也是遇黄灯时不得再进入路口的,可是在我的祖国大部分的司机,不但不遵守,反而常常是加速通过,就是要抢那几秒钟,赶着去投胎似的。

所以,从黄灯所起的作用来看,闯黄灯要扣分处罚是相当合理的。

我想,目前反对的声音,天天浮在水面上吵吵的,大多是职业司机或者有车一族吧,他们顾及的是自身的利益。事实上,作为一个国家的法令、法规,应该顾及的是大多数人的诉求,在闯黄灯这件事情上,更应该顾及的应该是那些沉默的大多数,更应该得到尊重的是大多数行人的行路权和他们的安全。所以,这个事情不用争了,该罚。

三、深圳为什么可以特么特?

新交规实施之后,全国各地,新闻报道已经有很多闯黄灯被处罚的案例了,表示各地都有按公安部的规定在执行了。唯独深圳,交通局官方宣布:暂不执行闯黄灯扣分的新规,原因是相关条件尚不成熟,需制定严格的查处程序和科学的处罚标准,云云。

这里说的条件不成熟,大概是指硬件配套设施,虽然已经说了:遇路口应缓行,但是为了避免不知道绿灯什么时候会变黄,而造成路口紧急刹、追尾等情形,红绿灯应该配备倒计时装置才合理,深圳已经大部分红绿灯路口有倒计时装置的了,没有的是小部分。

请问:

1)深圳是特区没错的,国家层面发布的法令也可以不执行的吗?

2)深圳经济特区的硬件都达不到公平执法的条件,而要暂缓执行,神州大地其它地方情何以堪?

话说战国时期,在秦孝公的支持下商鞅在秦国进行变法。新法公布以后,为使人们相信新法一定要执行,商鞅命人在国都南门处立了一根三丈多高的木柱,声明谁搬动到北门就赏五十金。有一个胆大而力大的人果然得到五十金,人们认为商鞅言出必行就按新法行事。这个典故叫“徙木立信”

我的看法是,恶法亦法,有法就必依。新规若有可以商榷的地方,应该汇总各种声音,行修订之议。

四、这事儿,事关法制精神?

你会发现,吵吵最凶的是在新规执行后的这几天,这就很有一些意思了?

从立法的角度,立法,定规之前为什么不能广泛征求民意呢,我们看到他们只是听取了某些砖家、学者的意见,是以造成每有新法、新规颁布的时候都是一片哗然。然后,广大的乌合之众也很有意思,新规有意向时小吵小闹,到颁布实施之后才引起所谓广泛关注和争议,然后,大吵大闹,然后,吵吵一阵子,也就平息了。

民众普遍法制意识淡泊,才是一盏高瓦特数的“大黄灯”呢!

1528390643135984401 (1)

可怜小琪姑娘不谙博弈学之要义

在广州火车站附近某城中村,的一间屋子里,的床上,元姓大叔已经气绝,身上被捅了十几个窟窿,凶手是一名十八岁的少女,大家都叫她小琪。

广州火车站,我的祖国南方最繁华的交通枢纽,鱼龙混杂。小琪,在广州某美发屋工作,但是不久前她辞去了美发屋的事情,携五十元巨款打算去厦门。元姓大叔年近半百,在广州火车站从事搬运工的工作,就是你在车站常常看见的,推个小车,问要不要帮你搬运行李的那种,干的苦力活,挣的也算血汗钱。小琪和元大叔是在广州火车站相遇的。那天,去往厦门的火车票售罄,时已黄昏,小琪正用小手拽着口袋里的五十块钱犯愁,此时好心的元大叔出现了,说愿意为小琪买票并提供出租屋给她住一晚。

小琪告诉大叔她没钱,大叔说他纯粹是学习雷锋好榜样,钱嘛,你有多少就给多少。

于是小琪跟大叔走了,大叔先是请小琪到路边的大排档小撮了一顿,之后去到大叔所说的出租屋,进门后小琪发现阳台上晾着大叔的衣物,显然这不是出租屋嘛,可是进来的门已被关上,小琪想走,大叔不允,并指了指墙上的匕首,说你敢走出去我就杀了你。小琪胆小,但懂人事,她瞬间明白了大叔是想要那个,于是说你先去冲个凉吧,付笛生老师说洗洗更健康的。

大叔进了离门只有几步远的隔间冲凉,小琪仍然不敢跑,门是里外两层的,小琪想,一定是反锁了的,如果过去开门,一定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大叔冲出来依然可把把她逮住。等到大叔冲完凉出来的时候,匕首已然在小琪的手上了,大叔说你个小妮子这是搞什么幺娥子,赤果着身体径向小琪扑将上去,小琪慌乱中挥刀那个乱刺啊,于是大叔倒下了。

据小琪讲:大叔倒在床上之后,手脚仍然动了下,于是她上去补了九刀。小琪非常害怕,也不敢出去,是吓傻了,于是在阳台上坐了一宿,次日晨小琪翻出大叔兜里的一些碎票子,到附近的诊所包扎了扭打中自己身上留下的小伤口,填写病历的时候留下了自已的真实姓名,也因此,小琪很快被警方捉住了。

下面才是我要讲的重点:

小琪归案后,警方称已经掌握了案件的相关资料,让小琪招供,急取宽大处理。于是小琪写出了数十页的供词,详细交待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包括大叔倒床后、动了一下、又补了几刀之类的细节,于是,小琪获刑四年。法院把整件事情定义为两个阶段,认为大叔倒床之前是属于正当防卫,之后补刀则属于故意杀人,因为两个阶段中间有个中断的过程,法院认为元大叔倒床后已经停止了对小琪的伤害行为,或者说已然失去了施暴的能力,小琪的正当防卫是过当的。

这个案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的讨论,毕竟小琪年芳十八,元大叔五十了,而且是性侵未成反被杀的故事情节,于是,很有一些人从道德的高度对小琪和元大叔分别进行了批判,坦白讲这真的不是我的强项,我一直认为道德是行动的对象,而不是思考的对象。

让我们理性的来分析这件事情,案发现场只有大叔和小琪俩人,现在大叔已经陪苏格拉底老师喝茶去了,如果小琪说是大叔要强奸她,所以一股作气捅死了大叔,那么此案是有非常大可能被判成是正当防卫的?根据我朝刑法规定,正当防卫造成当事人伤亡的,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可是,小琪的想法非常简单,她说:我害怕坐牢,所以老实交待了(这可以认为是小琪的理性选择)。

到这里,我想到了著名的博弈论之囚徒困境,经典的囚徒困境的故事是这样的:话说警方逮捕了甲、乙两名嫌疑犯,但是沒有足够证据指控二人有罪。于是警方分开囚禁两名嫌疑犯,分别和两人见面,并向双方提供了如下相同的条件:

一、若一人认罪并作证检控对方,术语称「背叛」對方,对方保持沉默,此人将获释,沉默者将判监十年;

二、若两人都保持沉默,术语称互相「合作」,则两人同样判监半年;

三、若两人都互相检举,互相「背叛」,則二人同样判监两年;

警察叔叔交待完了之后,离开,甲和乙都开动脑筋在想同样一件事情:到底应该选择哪一项策略,才能将自己个人的刑期缩至最短?由于是隔离监禁,他们并不知道对方的选择,即使他们能交谈,也是未必能夠尽信对方不会反口。所以,就个人的理性选择而言,检举、背判对方所得刑期总比沉默要来得低,困境中两名理性囚徒会如何作出选择呢?

一、若对方沉默,我背判会让我获释,所以要选择背判;

二、若对方背判指控我,我也要指控对方才能得到较低的刑期,所以也应该选择背判;

所以,甲和乙都理性的选择了背判,结果双双被判入狱两年,获得了比较重的刑期,这说明个人的理性选择并不代表集体的最大利益。如果甲和乙合作,则只会入狱半年。

小琪这件事情也是这样的道理,可怜小琪姑娘不谙博弈学之要义,她直觉的、理性的写了数十页的供词,结果获刑四年,即获得了比较重的刑期。就这件案子而言,基于当事人、目击者只有小琪和元大叔两个人,大叔已经死亡,而且是死后十几天才被发现的,这些都是客观事实,换言之,相当于小琪是知道了另一名囚徒的选择,如果小琪说,是他要强奸我的,所以出于正当防卫的目的我刺死了他,

小琪是有相当大机会被判正当防卫而获得较轻的刑罚的,对吧?

------------

特别说明:小琪的案情是我看了电视新闻之后写成的文字描述(不对案情真伪负责),联想到囚徒困境纯属我的个人臆想(我要谈的是博弈论),我在想,如果我是被告代理律师,大概是会从这个角度进行辩护的。有兴趣系统了解博弈论的可以花点时间看看这个著名的耶鲁公开课《博弈论》的视频,此课程共二十四讲(按住Shift或者苹果键+点击以下链接,视频在新窗口播放):

[第01集] 导论-五个入门结论 
[第02集] 学会换位思考
[第03集] 迭代剔除和中位选民定理
[第04集] 足球比赛与商业合作之最佳对策 
[第05集] 纳什均衡之坏风气与银行挤兑
[第06集] 纳什均衡之约会游戏与古诺模型 
[第07集] 纳什均衡伯川德模型与选民投票 
[第08集] 立场选择种族隔离与策略随机化 
[第09集] 混合策略及其在网球比赛中的应用 
[第10集] 混合战略棒球,约会和支付您的税 
[第11集] 合作,突变,与平衡
[第12集] 社会公约,侵略,和周期
[第13集] 道德风险,奖励和饥饿的狮子
[第14集] 承诺,间谍,和先行者优势
[第15集] 国际象棋,战略和可信的威胁
[第16集] 声誉和决斗
[第17集] 最后通牒和讨价还价
[第18集] 信息集和子博弈完美
[第19集] 招商引资和战略投资
[第20集] 战争的消耗
[第21集] 合作与结局
[第22集] 作弊,惩罚和外包
[第23集] 沉默,信令和苦难教育
[第24集] 拍卖和获奖者的诅咒

完善的机制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一、黑色裂变 秦国变法

近日读《大秦帝国》,秦献公时期秦国是一个穷到山东诸候都不屑于去吞并的贫弱小国,后来孝公继位,发奋图强,颁求贤令,引进了卫鞅这个法家中庶子在秦国施行变法,两人约定永不相负以坚定变法的意志。变法之初卫鞅徙木立信于民。立法执法的过程中,当时民间私斗成风,卫鞅果断的一次处决了七百余名案犯,太子幼时失教犯法,太子傅即君主的哥哥都被割了鼻子。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秦国变法初成,国富民强了,再后来以民养兵,练成了一支攻无不克的锐利之师,收复了河西失地,连函谷关,都从当时最强大的魏国手中夺了过来。至此卫鞅将相一身,被封为商君。

岁月确实是一把杀猪刀,十几个小时,主持变法的一班人马就老了,孝公病重时找商君吃酒谈天,论及身后事,商君对孝公讲:只要坚持变法,也只有坚持变法,秦国才能大出天下,别无它法。而且需要经几代人,甚至数百年的努力才有可能实现,原因在于,秦国并不能保证代有明君,若坚持深彻变法使法治根基稳固,让法治思想深入民心,中间间或遇到个把昏君其实是木有大问题的。。。

此时,老世族的头头多还活着,复辟势力尚存,孝公临死前欲将这些老顽固全部杀光,暗杀,以保护商君,或曰护法。商君找到孝公面前,相当激动啊,讲:变法初成而公要恢复人治乎?世族贵胄虽是变法中利益受损方,只要其没有犯法事实则断不能治罪,暗杀更不行,所谓法不诛心。但是,如果哪一天他们忍不住有行为了,则必须杀光。孝公内牛满面,赞扬商君是“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

孝公翘辩子之后,老世族及时抛出了:同意变法于秦有利,当坚持,唯卫鞅酷史也!

后君秦惠文王为控制局面,不得已决定将商君五马分尸,分尸前夜,惠文王又找商君吃酒谈天,商君讲:君上千万别把这事放在心上啊,我同意分尸的呀,这样就满足了老世族的心愿是吧,这是护法的行动呀。后来,后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我们都知道秦国打败了所有有的敌人,建立了大秦王朝,虽然只持续了十五年。

这时候秦国的法制事实上是很不健全的,很多的不合理,完全没有系统化,但是从无到有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二、小布什为什么也能当美国总统?

话说有七个犯人住一个牢房,每顿饭就是一桶只够六个人喝饱的粥。所以,注定要有人挨饿。起先,大家就是哄抢和群殴。粥一到,拳脚相加,结果呢?往往是粥没抢到,还洒了一地,七个人都挨饿。

大家逐渐厌倦了这种愚蠢的没有规则的方式。于是有人提议,这样吧,我们能不能选出一个人帮大家分粥呢?提议立即得到响应。经过明里暗里的竞选活动后,四个人的多数投出了一个老大。这个老大对不投自己票的那三个人十分不满,于是每次分粥时故意让自己四个党羽喝到撑死,那三个不投自己票的少到快饿死。三个饿得快死的人某天夜里甚至都产生了杀心。他们强烈要求重新订规则。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老大和死党也不想总这样提心吊胆地睡。于是同意了那三个人的要求。他们商量之后说,为了公平起见,不如这样吧,我们抓阄儿当老大。这个主意大家一听不错,好像很公平。

实际执行起来就是轮到谁当老大,他和他的朋友就能吃上一顿饱饭;遇到跟你结下仇的当老大,你只好饿一顿。有时运气不好,你可能连饿上三天。大家这样饥一顿饱一顿的还是觉得不够理想,于是又嚷嚷起要改革。最后,他们总结以前所有制度的缺点,终于弄出了一个让人人都觉得挺公平的方案,从此再也没有人在分粥上争权夺利。你猜是什么呢?

解决方案是:谁来当老大都成,但负责分粥的人要拿最后一碗。

透过分粥的过程,犯人们经过打斗,摸索,最终大家找到了相对公平的解决方案,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制度。我仿佛忽然明白了,小布什为什么也能当美国总统。

三、完善的机制是怎样炼成的?海力兄提供给我们的理性思考:

分粥这个古老的故事曾经给很多人很大的震撼。即便是一群囚犯,即便人人都很自私,如果机制得当,他们也能实现内部的公平。所以,这个机制就是科学,他不是简单一个规则,也不是简单一条法律,而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有制约和反馈的东西来保证一件事情会行得通。

那么在今天的中国,是否可以说,与其拿血和生命去更换老大,还不如在各个细节的机制上让他更科学?这个总比换老大更容易点吧,其实也更有意义。比如城管打死小贩的问题,绝大多数民众都会带着情绪去抱怨这个社会的黑暗。文笔好点的李承鹏和韩寒能整出几篇读来很解气得文章,我也喜欢看。但当你问他们提一个具体的要求的话,会是什么?今天的百姓能说出的也许集中在这几点上:

1、 严惩肇事者及其上司;

2、 取消城管;

3、 改变某国政治体制,取消一裆制,进行领导全民直接投票普选;

可是,这些都不足以解决问题,尤其是长远解决问题。而且即便在普通民众中第二个方案有人支持有人反对。第三个方案简直就是与虎谋皮,没有军队在手,基本就是痴人说梦。换个老大,也并不能保证解决问题。历史上不是换过几十次了吗。

这就是中国大多数百姓中一个通病和幼稚之处,只爱从人、品德上去想问题原因、找解决之道,连孔老二都是如此。事情办不好,是因为有坏人。是啊,如果天下都是好人该多好,爱民如子的官员,从善如流的君王。可圣君贤臣这一天有过吗?

而一个好的机制可以让自私的坏人都不得不办好事。

比如城管,他们为什么执法那么认真卖力?你在别的部门看到过如此勤奋勇敢的公仆吗?难道只是人品问题吗?不是,部分原因是城管也有任务指标,城管也有罚没的权利。

很多地方的城管是从领导那里接到指令:沿街不准有摆摊儿卖货的。并且把这作为城管的业绩考核。就像计划生育是很多地方干部的关键考核指标一样,可以一票否决你的全面工作。要么地方领导咋搞起计划生育和城管都那么凶猛呢?勺子贤弟等大概可以给你讲述目前在深圳这个准备大运会的地方,上级对市容多么注重,大约恨不得把碍事的老百姓都迁到香港吧。这种从上到下不顾国情树立的雄心勃勃的目标,就是祸事的源头。在管理上讲,就是目标树立错了,会驱使人们疯狂去完成一些按常理可能完不成的事情。

另外一点,城管有直接的罚没权,而且他们的业绩有时和罚没收入挂钩。这很危险、很坏事。不知道其他国家如何,在米国,除了政府财政部门之外,几乎任何部门没有收罚款的权利。开车违章了,警察只有权开罚单,但不能收罚款,罚款也不能和他的业绩挂钩。前些日子加州某地搞挂钩,被当地媒体炮轰,马上更正了。这一点据说天朝早就开始模仿,至少大多地方的警察不能直接收罚款了,而他们的内部考核是否挂钩无从所知。渔政部门抓到非法捕鱼的,也是开罚单,但不能直接收罚款。当事人必须去州财政账户上交。这些都从机制上断绝了给相关部门以任何与罚款相关的激励。杜绝了这些激励,哪里还会有钓鱼执法、野蛮执法等等?

如果城管部门都成为这样一没有人威逼,二没有钱利诱的清水衙门,你觉得他们还会那么努力地去执法吗?至少,即便改为后面一点,你觉得他们还用得着和小贩当街打架吗?他们完全可以把张罚单放下,算是完成自己任务。如果当事人不听,可以让法院和警察来处理这类事情。公民抗法在文明国家是个大罪,可以扔进监狱的。城管还用背这个骂名吗?

作为愤怒的公民,这个时候如果要求撤城管、换国体都很难以实现。但如果能提出几个具体立法要求:将所有行政部门的罚没执行权力归于法院;罚没收入归入财政收入统一支配使用;严禁任何部门以罚没收入与业绩挂钩。你觉得上层领导采纳的可能性是否更大一些呢?而它们一定比单单追查这个肇事城管和上司的意义大很多,会惠及更多人和更广泛的领域。

其实米国等国家的法律就是在过去这几百年里这么一步步健全起来的。就在几十年前,美国未必是一个比现在中国更美好的国家,黑白还不能同校、同车;黑人常未经审判被当街烧死;妇女还没有投票权;华人移民在法律中都被歧视。可现在呢?没有经历很多暴力的革命,他已经大有进步。我们与其在那里骂娘或幻想不切实际的换老大,不如提出个具体立法要求而为之奋斗。

爱国的人不应当绝望和放弃,而是先要自己有坚定的信念和信心。

相信任何社会问题都可以通过一步步完善机制来解决。知识阶层更不应当只满足于低水平的抱怨和牢骚上,而是应该用智慧带领和组织人民团结起来发出理性的声音,从而达成每个微小变革的目标。

iPad 里有迷茫的爱

早上醒来,一开电脑就在GR里看到英国的博友Janet报道的这则“新闻”,我把它转贴过来的原因有这么几个:

一则:我家在深圳,富士康在中国大陆的主要生产基地也在深圳;

二则:我有一台Mac Book,也有一枚iPad,美亚还有一颗iPhone,都用得挺热烈。另外,街头巷尾还传说富士康已经在大量招兵买马生产iPhone5了?

三则:Janet的博客在墙外,国内的网友可能看不到;

—————————————————

美国人Tom有一篇关于iPad  的博文(链接在这里)。

Tom的朋友的朋友买了一个iPad,也许是难耐兴奋之情吧,使尽全力拆开盒子,竟发现层层的iPad纸盒里,深藏着一封写满中文字的信。

这个老外不懂中文,把这封信发给了会一点儿中文的美国人Tom,请他解惑。

Tom帮忙解惑的老外

你看看吧。我希望不是某个抑郁的富士康工人的嘱之类或是什么悲……”

( “……would you mind taking a look at the attached picture for us? I’m praying it’s not the last will and testament of a depressed Foxconn worker or something terrible like that. More than likely it’s probably nothing, but we’re curious to know either way. Thanks a lot for your help.”)

冰冷的iPad 里有‘迷茫的爱’,还是手写的,重复着‘迷茫的爱’,不怎么工整的字体,是一棵仓促的心?

不知何故,这样的一封‘信’(其实是《错错错》这首歌的歌词),隐藏在外销世界的iPad的纸盒间,出自富士康某个工资低廉、心情低迷的工友的手,这样的对照,让我顿时有点儿难过。

是哪个富士康工友的迷茫的爱呢?

他只是流线作业过程中的一个枚小螺丝钉。他细心把举世共赏的iPad装进那雪白的盒装里,不得有任何闪失。

他手上的iPad是完美的。他内心却蕴含着一颗迷茫的爱。

这个工友悄悄把心中一颗迷茫的爱,混进了某个iPad纸盒里,成功传送到了万水千山之外,仿佛在告诉世人,每一个iPad背后,都是些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人,有泪水,有欢笑,和一颗颗迷茫的爱。

道德是行动的对象 不是思考的对象

年二十九那天,沙龍攜艾米黃開車來接我們一家去他家過年,剛鑽進車裡,艾米黃就死扯新任駕駛員沙龍先生的衣角,指著窗外說,老公,快看快看,這位大叔就是早上深圳衛視《第一時間》早新聞報道的那位撿到了四十萬元現金的大叔咯。此時,一位著黃領綠衣的大叔,用根棒子扛著一大捆紙皮從我們身邊走了過去。

話說,這位大叔姓曹,是我們小區的清潔工,年二十七那天,老曹和他老伴兒凌晨三點半就起床了,平時他們起床上班的時間大概是五點左右,這天之所以起這麼早,用他自已的話說:因為要過年了嘛,很多業主都在打掃房間,樓道裡垃圾肯定比平時多,為了讓業主過年有個好心情,所以早早的起來清理垃圾。

到凌晨四點的時候,老曹將自已樓棟清理完畢後來幫老伴清掃,走到十五棟樓下的時候發現地上有三個環保包,打開一看,裡面竟然裝著數捆百元大鈔和十幾條香煙。看到這些東西之後老曹和老伴一起坐在原地,等候了半個多小時,但失主並沒有來認領。等待的過程中,老曹心裡想啊,這麼多錢那,莫不是假炒吧?或者冥幣??不管那麼多了,平時培訓的時候公司有規定,在小區裡撿到任何東西都得上交管理處的。於是老曹把這幾捆錢和香煙拎到了社區管理處。後經管理處工作人員清點,裡面共裝有現金四十萬元和十五條中華牌香煙,是真家伙也。

第二天一早,有一位林姓先生到管理處來咨詢、尋找失物,經過核對,老曹夫婦撿到的巨款正是林先生的。據林先生交待,林先生梅州人,那天夜裡開車同父親回老家梅州,由於過年要帶好多東西回去,大包小包的,再由於當晚夜黑風高的,把裝錢的幾個大袋子給遺忘在地上了,車開到梅州了才發現。

據說林先生當場封了個一萬元的紅包給老曹作為酬謝,但是被老曹果斷拒收了。於是林先生又趕緊制作了錦旗,送到管理處。當然,對管處來說這是多麼正面的事兒啊,於是也趕緊通知了媒體,於是這件事情《南方都市報》、《鳳凰網》、《晶報》以及深圳衛視都給報道了。


後來:清潔工拾得巨款、上交,還不收酬金的先進事跡,把當地政府都給感動了。當地街道黨工委、辦事處負責人聞訊後也來湊熱鬧,還特別帶來了三千元獎勵金,老大給的你們不能不要吧!

好了,事情就是這麼一個事情,但是由於這個事發生在身邊,有一些議論,我也說說我的觀感吧。

首先,有人說老曹是真傻,六十歲的人了,撿了四十萬拿回家就可以直接退休了呀。其實我想說,老曹不傻,說他傻的人才是腦袋進水了呢。四十萬不是個小數目,表示失主一定會追查,而小區裡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你老曹能跑得掉嗎?大家都知道的,年前在機場撿到金條帶了家去的清潔工阿姨,最後不惹上官非了麼。所以我猜,老曹守著一堆錢等失主回來的那半小時,其實是在做SWOT分析?

其次,有人說給予物質酬謝會使美德變味,老曹不收那一萬酬金是對的。我倒是覚得,一萬元酬金,這個,真的可以有。現實面來講,對於能在三更半夜裝車隨便丟幾捆錢在馬路上而不自覚的林先生來說,一萬塊不算個啥。但對於老曹這樣一個月一千來塊錢工資的清潔工來說,一萬塊就得算是個事,這是他應得的。

如果一定要上升到道德的高度,硬說物質酬謝就使美德變味了,那巨額懸賞捉拿逃犯又算是什麼呢?協助捉拿壞人不也是公民應盡的義務嗎!我們在外奮斗的孩子每月往家裡寄錢,讓家人生活過得好一些,難道也有損孝道嗎?再有,我們平時在職場上,有人表現好了,最有效的激勵方法就是給優勝者加工資、發獎金,如果有了績效又不來實際的,即使你天天抱著人家說我是多麼的愛你,又能頂個球用啊,畢竟畫餅是不能充饑的。

其實,物質補償是一種更具體的表現形式,懲惡揚善本是中華民族之傳統美德。金錢這個東西其實並不臭,也不俗,反而是價值的生動體現。之所以現在人們一提錢就以為俗了,那是因為人俗了。。。

道德是行動的對象,而不是思考的對象。人一旦要思考道德的時候,他實際已經失去了道德的方向。人們在積極思考什麼是道德,在積極評判他人的道德,那是因為我們已經集體失去了道德的方向?!

更有甚者,像小悅悅事件中的拾荒者一樣,說老曹是被配合某某某在炒作。關於這個,我不想多說,且來看看老曹的背景就了然了。老曹今年已經六十歲了。前幾年因著兒子在廣州讀書(老曹自已很自豪的講,是”很有名的”學校哦),其實廣東哪有很好的大學呀。anyway,兒子後來在深圳工作了,兩老也就跟著來了深圳,但是兒子工作忙,經常出差不著家,兩老閑得實在蛋疼了,於是在社區服務處找了個清潔工的工作以消磨時間,同時每月也能掙一千來塊貼補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