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股票和啤酒,还有诗与远方


2015-07-06 070017

不能说冷但也不是热,姑娘们晃着白花花的大腿招摇过市,裙子是越来越短,但是无论怎样的风骚那也不是我印象里姑娘的味道了;如果下雨了,我想到的不只是浪漫,还有关节炎;超过十个人的饭局我已经不想参加,更愿意三两个人坐下来好好的,说说话,或者出门运动,要么就一个人想想静静。

就这样几个事情,让我森森的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再青春。

不记得是被谁拉进了初中的同学群,微信是个好东西啊,它把散落在各个角落里的、许久没联络了的人又烩在了一锅,分开半个世纪了,想来大家都是经历过了各种的沧桑,而今在微信再相聚,仿佛又都变回了当年赣西北那小山村里的那群懵懂的少男少女,大家有着说不完的话,怀不完的旧,话题基本集中在股票、微信红包还有啤酒和初恋。

事实上当我们开始不断怀念过去的时候我们都不再年轻。

多年以后的各种群和聚会,越是小时候的反而越有粘度,虽然旧友再聚多半的时候都在缅怀已经过去了的人事,但越是年少时的情谊,反而更显纯粹,因为那时候我们说着一样的方言,过着一样的生活,彼此都是一样的人,上学上课,放学放牛,村里的孩子带干菜到学校吃食堂,镇上的也只是多打了几盘电子游戏,之后人与人的差别就大了,人其实是越变越复杂的一个过程。想太多往往就无法再那么的真性情。

离乡有年,在南方的工作和生活里已经很少讲家乡话,在这个群里大家都是用语音聊天的啊,热闹到要炸机的节奏。忽然听到这么多的乡音,倍感亲切,然而我基本上不发言,工作中我可以面对几十甚至上百人侃侃而谈,但是始终无法习慣在微信上几十个人毫无章法的群聊。

我的手机,一年四季是静音模式的。

主要原因还是我真的很忙,很多人都是各种款式的老板了,我是一个苦逼的职业经理人,打份工混口饭吃,而已。白天忙于工作,晚上得去运动,周末了要陪老婆和孩子,挤时间于我真的是比挤乳沟还要难一些的。发现当年我喜爱的化学老师也在群里头,巧的是暑假里他也来到了深圳与儿孙们一起住,然后我已经约了他择日小灼,大概我会比较喜欢是这样。

其实我想说:除了微信、股票和啤酒,我们的生活里还有诗,与远方。

这听起来好装逼,事实上也就是。

股市这么惊心动魄啤酒那样沁人心脾,又如何能够让人视而不见呢,诗与远方通常不会比这些东西更令人着迷。


附上两张珍贵的照片:1)大合照;2)小河边


szy

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

昨天打完球后与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喝了杯酒、聊了会天,还唱了一下当年师大南路高音喇叭里每天单曲循环听到人耳朵起茧的《心太软》,时过境迁,但也总有一些东西是不曾改变的,想起国民岳父了: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 ……。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 ……。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

2015 with aly-2

 


szy

我们敬往事一杯

可往事却灌了我们一壶,十年之前我认识了你,你认识了我,十年之后我们依然是朋友。上周,大众电脑的同事们组织了一次聚会,好多年没见面了啊,我们吃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也忆了很多的当年,大家这么嗨森的原因是那是因为我们中大部分人的第一份工作。

FIC office

↑ FIC深圳办公室      ↓ 台北来的同事

FIC office

十年之前,我们也曾是唇红齿白的玉面书生。

20150116SZ23

十年之后,少年弟子江湖老,大家都略肿了。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他们,是即将告别高级趣味的一群人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这是左宗棠题于无锡梅园的句子。这几个字的字面意思不难理解,然而这几个字是有思想内涵的,窃以为是一种中庸和谐的平衡之道,在矛盾中平衡,在前进中平衡,享下等福,寻平处住,并不是无所求,而是不强求。昨晚餐聚之后,我想到的就是左将军的这段话,基友们共勉之。

20131223_BaoAn-SZChina


这次餐聚的由头,是为庆祝詹森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他已经赋闲在家一年多了,这孩子不是找不到工作,是要求太高,即便赋闲也还是头犟驴啊。然后乔迪被离开了通用,凯文和虎哥因事未能出席。

我们每次聚会的话题具体来说不尽相同,但要义是差不多的,今次视点:

首先,大家都表示十分怀念在卅城的那段峥嵘岁月;

其次、这群人都是在外商独资的企业上班,这些年下来,大家的心态是越来越悲观了(不指人生),今年更是普遍的唱衰,建议大家要抓紧机会往民营或国企发展,那些跨国企业已经告别了技术革新的第一次巅峰,现如今即便是在一些技术门槛很高的行业,他们在中国也不得不放低身段与中国公司竟争,在保持品质的前提下,成本方面就更是拼不过中国公司。大家纷纷看好中兴、华为以及国内一些垄断半垄断性质的企业,外企再也不是高大上了;

再来、整二胎、三胎,一方面政策放宽了,即便没有政策的支持,这些人也是有能力二胎的主,一圈检视下来就只下剩我还没完成任务了,虽然我是这群人里唯一的八零后,都还来得急,但也表示捉急;

还有就是整二房、三房(不指姑娘),打份工挣个工资不容易,所以稳定保险是重要的,这群人中也有人小玩股票,但主要来说不动产仍然是大家最亲睐;

总的来说,这群人其实是即将告别高级趣味的一群人: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人;他们不是一辈子,而是一被子,他们不再谈什么友谊地久天长了,吃完喝完之后,几个男人一被子就睡了,说去唱个歌都是不愿意的;他们是好孩子,连吃了四盆青菜,不再那么迷恋大鱼大肉和大龙虾了。他们在惠普、通用、捷普这样的外资公司领着五位数加的薪水,他们怀揣上等愿,来自内地或广东的山区,现在都在穗莞深一带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初初是以球会友,这样才够纯粹。他们每次聚会都交换对行业和对姑娘的看法;虽然他们从事不同的工作,但这不影响大家成为了好基友;现在他们都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和工作了,但是彼此之间仍保持着良好的联系互动,时不时要找理由聚聚聊聊。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人到中年各种的焦虑和压力

昨天晚上,跟一朋友吃酒谈天,他讲,因为公司business调整,他们的组织可能被layoff。

这位哥是电子工程师,同时也是个反制(反对体制教育)份子,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之后就出来闯荡,之后未再接受过体制教育,倒是,过程中看了很多的闲书,积累了一些知识。加之工作态度端正、积极进取,现如今,以如此学历也每个月能从外资公司那里领到税后五位数人民币的工资,而且持续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在一般的行情里(指没有中国特色的关系和背景),这,确实是个异数,说明能力还是有。

面临被出局,哥的心情那是比较郁闷和担心的,没吃几口酒就有点晕,不再继续了。于是我安慰他说,其实不用太担心的了,像你我这样工作了这么多年的所谓老鸟,是不会真正意义上失业的,因为我们基本上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情况,也许,逼急了的时候,只要标准稍微降低一点点就好了。况且,生活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问题啊,一则有些积蓄,另外太太不也还工作的吗。

哥说,生活倒真不是问题,公司也当会赔偿,重点在于一直以来自已都是整个家庭的主心骨。如果一下子没有了工作,对自已和家人在精神上的“伤害”要远远大于经济上的损失。呃,这句话触动了我,是啊,人到中年的我们,作为儿子、父亲、丈夫、下属、上司、朋友等等等,担任的角色越来越多,所承担的责任也越来越重。

我问他,假使你明天就会死掉了,你有什么遗憾没有?他说,当然有啊,我都没来得及给家人留下什么财产就死掉了,当然遗憾!我说哥呀,这一点我又表示不能同意,如果是我明天会死掉,大概会遗憾的事情是不能再陪家人和孩子一起走下去了。至于财物神马的,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通过自已的努力去获得,而不应该是拿来主义的先辈们的“遗产”,所以我很乐活。

最后我还提醒他,哥别忘了你生活在中国,而且你不是韩寒。还是赶紧去考个文凭吧,一切都还来得及,而且基本上是个手到擒来的事情。我知道你不屑于体制教育,但是身在职场那就是个敲门砖和基本条件。像我们公司,对于新进人员是有非常严格的学历要求的,多数的大公司也都有这要求,不符合条件的,面试机会都没有。对于在职的老人,公司也规定如果表现优秀,可以考虑加工资,但是不能升职。有些人说,可以加钱就可以了呀,不能升职没关系。其实这又是一个严重的认知错误,事实上升职比加钱是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升职者,扩大的是视野,增加的是励练,接触到的人档次也会不一样。而加钱,鼓起来的只是腰包,而且是暂时的。人一旦视野打开了,管理经验充分了,人也自信了,钱是会追着你跑的。

。。。。。。

后来,我们还聊了很多,说到底,人到中年都有各种的焦虑和压力。

比如生命只有70年吧,人一过35会感到生命过去一半了,岁月的天平一下子倾斜了,所以我们感觉失衡了。

第一个焦虑是:我前面年富力强的35年没有完成的事情,后面家务缠身的更短的一半能完成吗?

第二个焦虑是:我时间都给了家务和孩子,容颜都给了岁月,脑子一天比一天笨,身子一天比一天累,生活还能有啥大的改善?

中年危机大多始于这两个焦虑?

非也,谬也!

前面半生里,前20多年我们像个懵懂的孩子,事情都想不清楚。之后的10年里不过是在积累人生经验和技能乱打乱撞(那些创业天才除外),也就最近的5年才算得上熟了,开始绽放。后面的30年时间里,我们可以成就以前无法成就的6倍的事业,只要不给自己泄气!

有家有了孩子其实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任务。古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多人正是按照这个顺序来完成一件件更大的事情的。前30年修而立之身,安贫贱之命;后齐家育人。完成了这一项就已经死而有赚了。然后则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的真正自在之身。

人至中年,先是已经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安身屏障。然后故交旧友大多已经在各个领域把持重器,人脉不建而立。正如天下棋局,开合有度,暗藏玄机。此时正是不飞则已,一飞冲天的大好时机。然而,兽匿于林须人猎,佛藏于木待匠琢。万仞之始,是阁下的第一步向上之趋。

其实我们这些奔4奔n的中年之人大多属于当年郑三宝船队中安排好家小只待出航的水手。耶稣基督末世圣人会的传道人的领带上有“没有成功可以离开一个幸福的家庭。”的名言金句。家庭,是人生中最为必要的一个成就。不但如此,家庭的责任还磨砺人的性格,让我们做事更负责任、有条理。稳健保守的大多数人都是先安家,之后才成就鹏程万里的事业。

很多抱着“先创业,后成家”想法的兄弟姐妹虽有事业成功者也只是人中了了。所以,琐碎的婚姻家庭生活其实并没有埋葬我们,我们也没有落后,而是升仙成佛各有道术,修为长短各有天数。有机敏而先发的,有稳健而后发的。

写此文字不为安慰自己,而是忽然醍醐灌顶,想拿来与众多同龄家中人分享。如果你危机了,请抛却错误的焦虑,打起精神,扬起风帆准备踏上人生中最波澜壮阔的一段跨洋之旅。换个思维角度,因为我们前半场的能力起点是0而后半场开始在前半场的最高点,只要不懈追求,我们一定能比前半场成就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