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咖啡加点茶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咖啡是个泊来品,但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都五十七个了,星巴克在我的祖国之火爆程度令人发指,可是人家明明是卖牛奶和冰块的好吗。我特别钟意另一间咖啡馆里的那个靠马路的落地窗,点个双份的伊斯普照瑞索,抿着杯口那层褐色的油浮,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小品一两口,然后一饮而尽。

喝过咖啡都知道咖啡是苦的,所以很多人喜欢给它加点糖,因为加过糖之后是甜甜的味道,更容易入口,可是没有加过糖的咖啡才是真正醇美的,我是从来不加糖的,不加糖的咖啡也许入口是苦的,但经过回味后,没有加糖的咖啡就像是没有经过修饰的玉石。放着自然的、耀眼的光芒,在那其间才会明白真正的苦尽甘来,才会体味人生与自然的结合。

太多的时候没有加糖的咖啡就像生活一样,苦涩过后才是醇而恬静的甘甜,躁动后是平静的享受,忍耐之后才是广阔的天空。所以,别给咖啡加糖,别让自已在甜味中放纵,别给自已向苦难低头的机会。

可是,今天早上我不小心把刚冲出来的咖啡倒进了茶杯里,舌尖马上告诉我那不是平常的味道,索性再倒进一小盏普洱去,好特别,具体是怎样的又说不清爽,只是想起关于钱钟书老先生的那个著名的段子,他家猫和隔壁林徽因家的猫打架,钱老竟拿着竹竿去给自己家的猫加油。生活本来就应该是这么有趣的吧,有趣是一场愉悦的意外,是一种的惊喜

不经意的抓住一些感觉,留下一次次的偶然,细细品味。


szy

左手咖啡 右手世界

我是爱喝咖啡的,每天都喝,纯的。这就像是爱抽烟和爱姑娘一样,没有了会难受的那种。在咖啡尚未成为大众饮品之今日中国,这是一种很个人的爱好,事实上,有时候她能止住我的一些疼痛和迷惘的蔓延,久而久之,这就变成了一种的习惯。

以前曾把自己用虹吸壶制作咖啡的过程贴在了博客,今天看到三表哥一篇关于咖啡的文章,以为然,把它贴在这里以飨读者:

coffe

目前中国人对咖啡的理解是:品位,装逼。我不知道这种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可能咖啡馆里的装饰比较讲究,可能是进咖啡馆里的人都人模狗样,可能是咖啡的价位相对较高,常人消费不起,可能是介绍咖啡的书籍都带着欣赏玩味的气质。

所以就有了周立波的大蒜咖啡论。

事实上,咖啡就是一种饮料,它之所以能有这些外延,大概是中国人过农民生活日子太久了,舶来的东西都会被打上一层资产阶级烙印,进而有人自我标榜,有人自我贬低,各自对号入座而已。标榜的人未必就不土鳖,贬低的人未必就不想装逼。

认为喝咖啡就高消费的人大概没喝过咖啡,如果以同等价位的消费做比较,一个人正常状态下每个月消费的茶叶、香烟的成本远远高于咖啡。尤其是,咖啡喝多会不舒服,所以没有人在一天之内无节制地喝咖啡。但是吸烟喝茶就容易过量。

关于咖啡对身体的影响,我看到太多这方面的文字了,不知道是出自科学家还是咖啡商之手,反正有人说咖啡对身体没有好处,有人说咖啡对身体百益无害,其实都在慢慢夸大某种好处或坏处。

在西方,咖啡就是人们最普通的饮料,价格比我们的还便宜,你要说品位和装逼,那实在是会让人笑掉大牙。我们正处于一个从土鳖到乌龟的转型当中,忽然间的经济爆发和致富让我们有时候会疯狂地以消费为参照,来衡量一个人社会地位和生活质量,咖啡、红酒、威士忌统统被列入装逼范畴。你想过没有啊,有人消费一千多块钱一瓶的茅台,你从来没觉得他装逼吧。

当年垮掉一代的诗人艾伦·金斯伯格在咖啡馆里写诗,于是写咖啡历史的人就说咖啡给他带来了灵感,写威士忌历史的人说是威士忌给他带来了灵感,写红酒历史的人说红酒给他带来了灵感,写二锅头历史的人说牛栏山给他带来了灵感。结果把金斯伯格灌得吱哇乱叫,最后写出了惊世骇俗的诗篇——《嚎叫》。这就是人们的意淫。

市面上关于咖啡的书不少,多是介绍咖啡常识或是如何享受咖啡,这大概也是把咖啡搞得很装逼的原因。因为这类书的作者往往是咖啡爱好者,同时可能跟咖啡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不少作者都是一些咖啡协会的会员,他们介绍咖啡,肯定带着一定的倾向,那就是宣传咖啡如何好,于是这些文字超出了咖啡本身,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这本《左手咖啡,右手世界》和很多书不同,它不是从如何享受咖啡的角度来介绍咖啡,而是从咖啡经济和商业历史角度来介绍咖啡,也许你看完会有这样的感觉,滴滴香浓里面都流淌着殖民地咖啡农的鲜血。

咖啡是一种很讲究的植物,它只能在南北纬回归线以内生长结种,超出这个区域,咖啡树就无法生存,更谈不上结果了。如果你把世界地图铺平,看看南北纬回归线内的国家,会发现什么?他们都曾经是欧洲列国的殖民地。所以,当咖啡被埃塞俄比亚人发现后,经由阿拉伯地区传入欧洲,它的经济价值被发现后,就紧紧地跟欧洲殖民扩张联系在了一起。因为有消费能力的欧洲、美国人本土无法种植咖啡,只能从殖民地购买。在殖民时期,奴隶们像牲畜一样为欧美人种植咖啡。非洲、拉美、中北美摆脱殖民统治纷纷独立之后,迫于经济上的依赖,咖啡价格一直被美国人控制。他们通过压低咖啡进口价格让巴西、哥伦比亚这样的咖啡生产国几乎无利可图。巴西曾经一次焚烧了上千万袋咖啡豆,以此来控制咖啡价格。

由于咖啡树对生长条件有要求,太依赖自然环境,所以就有丰收和歉收,咖啡的价格也随着收成波动,丰收了,卖不出价钱,歉收的时候往往对农场主和咖啡农又是致命打击,再加上拉美国家政府在管理上的无力,从咖啡一落户美洲开始,它几乎就是美洲人心里的噩梦。

有一位巴西总统曾经因为咖啡贸易问题自杀。他在遗书中写到:几十年来,巴西受到国际财团的统治和掠夺,我领导全国进行改革,并取得胜利。然而这些国际财团却和我在国内的政敌相互勾结,企图阻挡我推动国家繁荣和自治步伐。当我1951年上台执政之时,国际财团每年在巴西获得的利益高达500%。一时间,咖啡行情变好,国家经济开始出现上升势头。不久,又出现咖啡危机,咖啡价格狂飙。我们在国际上为居高不下的咖啡价格辩护,但是得到的却是对我国施加更大的经济压力,终于,我们不得不放弃了。除了鲜血,我已经没什么能给这个国家了。我已经献出了我的全部生命,现在我连死亡也奉上,我无所畏惧。我平静地迈出走向永恒的第一步,并将我的生命载入史册。

埃塞俄比亚牧羊人当年发现咖啡这种植物的时候没有想到,在随后的几百年间,这种植物像魔鬼一样影响着无数拉美人的命运。

16世纪,咖啡经由土耳其传入欧洲。慢慢咖啡成了土耳其人收入的主要来源。当时土耳其人不知道咖啡只能在南北纬回归线以内种植,所以出口咖啡豆都要经过水煮和烘焙,让咖啡失去生长能力。但是有个家伙把七颗咖啡种子偷偷运出了土耳其,并且成功地在印度种植成功。后来荷兰人把一棵咖啡树偷偷从也门运到荷兰,42年后,荷兰人用这棵树结出的种子在今天的斯里兰卡种植成功。后来荷兰人又把咖啡移植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1714年,荷兰人送给法国政府一株咖啡幼苗,9年后,法国海军军官克利把咖啡种植技术带到了法国殖民地马提尼克。

可以说,今天的拉美的咖啡都有这棵咖啡树的基因。1727年,一场闹剧把咖啡引入巴西。当时法属圭亚那与荷属圭亚那发生边界纠纷,双方总督让中立的葡属的巴西官员出面调停,这位官员早就想把咖啡种子弄到巴西了。但是这两个殖民地都禁止种子出口,这位官员便和法国总督的老婆偷情。调停结束,这位巴西官员在离开的时候,法国总督的妻子为他献上一束鲜花,这束鲜花里藏着几颗咖啡种子……后来巴西就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国。

这本书里虽然把咖啡贸易历史、咖啡商业竞争写的有些残酷,但字里行间不难发现一些趣闻。比如现在最知名的咖啡品牌之一麦斯威尔咖啡,它的前身是由一个叫波斯特的人专门经营一种反咖啡的谷物饮料公司,他毕生致力于反对诋毁咖啡。颇具讽刺的是,他私下里一直饮用咖啡。他的女儿在他死后收购了麦斯威尔咖啡。我们在80年代就知道的那句著名的“滴滴香浓,意犹未尽”的麦氏咖啡广告语,其实最早是西奥多·罗斯福说的,他喝完麦斯威尔咖啡后由衷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麦斯威尔对这句话并不敏感。相反,倒是可口可乐最先把这句话用到广告语中。因为那时候的可口可乐里面的成分很复杂。几年后,麦斯威尔才反应过来,将这句经典的话用到广告语中。

当然,从这本书里还能看到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人对喝咖啡真不讲究,这主要是咖啡在美国市场的竞争太激烈,黑心的咖啡商常常以次充好,煮咖啡的方法也不讲究,在上世纪60年代以前,美国人喝的咖啡可能是世界上最低劣的咖啡了。

当然,最不讲究的可能是巴西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咖啡生产国,竟然喝速溶咖啡。所以巴西的咖啡农们常说的一句话是:“雀巢速溶咖啡,根本不是咖啡。”

从上世纪初开始,美国咖啡商们在市场的竞争方式有点像现在的贵国,那就是不择手段没底线,做广告都是用诋毁竞争对手的方式,夸大商品的作用,咖啡几乎就是包治百病的良药。后来美国颁布的相应的法律,这种不良竞争现象才消失。

咖啡和很多人们常用的饮料不同的,

首先它太依赖自然环境,其次,由于它是一种容易让人上瘾的饮品,所以需求量一直很大,当西方国家对这种东西的消费变成常态之后,它背后的殖民和掠夺的商业模式便建立起来。所有咖啡生产国都是被动地按照这个商业规则来玩这个游戏。

形式各异差别很大

1. 捐一元

苦夏难熬,领着女儿去某大型商场吹空调,经过一楼肯德基餐厅的时候,女儿说口渴,于是我非常善解人意的说带她去喝肯德基的九珍果汁,女儿对她们的这款饮料情有独钟的样子,其实是不让她喝可乐造的。

肯德基就像是郭敬明,人人都说那是垃圾,可是人家生意就是好到爆,让人非常纠结。在排队的时候,女儿指着收银台上那幅画问我,爸爸,那个小妹妹的脸怎么那么黑呀?我告诉她,在我们的祖国,还有很多跟你一般大小的小朋友甚至都没有饱饭吃,营养不良,所以特别的黑瘦,不像你想吃肯德基就有肯德基,所以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女儿听后弱弱的说:那妹妹好可怜!她的爸爸妈妈去哪里了?

。。。。。。

4178194756

大概一刻钟之后,我们终于到了柜台前,我点了一杯九珍果汁、一份薯条、和一杯咖啡,里边的妹子熟练的在收银机上敲敲敲。我问她多少钱,妹子一点也不着急回答,指着挂在柜台上的黑瘦的小妹妹对我说,先生,我们有一个捐一元,献爱心,送营养的活动,请问您要捐一元吗?

我说:总共多少钱?

妹子:先生,您要为山区的孩子捐一元吗?

我说:那,好吧。

妹子第二次问的时候,分贝数显然提高了许多,他可能担心餐厅里嘈杂,我会听不清爽她说话?事实上我只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后边排队的人也有点不耐烦了的样子,于是我被果断的捐出了一元。

和女儿面对面坐下,吃完了薯条,女儿说,爸爸,我还想要两颗海王星,于是我又去排队给我的小公主买海王星,还是刚刚那个柜台,轮到我的时候,肯德基妹子又问我,先生,我们有一个捐一元,献爱心,送营养的活动,请问您要捐一元吗?

我说:小姐,我刚刚在你这捐过了呀!

妹子:先生,您要为山区的孩子捐一元吗?

我说:我不捐!请你快点给我海王星,好吗?

回到位置上,把还带着热气的海王星递给女儿,女儿又弱弱的问我:爸爸,那个阿姨又让你捐一块钱了吗?怎么你去了这么久。

 

2. 抽一分

这是那个拥有农妇、山泉,还有点田的农夫整出来的事儿。据相关媒体报道,根据农夫山泉与宋庆龄基金会的协议约定:农夫山泉每销售一瓶农夫山泉天然水,就从中提取一分钱,双方成立饮水思源助学基金,并将基金全额资助给农夫山泉水源地周边乡镇的贫困孩子。

表面上看,农夫的这个主意显然比肯德基高明许多,农夫说他是从自身的利润中抽取一分钱捐给山区的啊,而肯德基更像是强劝消费者捐款,然后企图自已得到个乐善好施的名声,事实上显然是不得人心的。

不幸的是,后来有人暴料称,农夫当时的说法是:只有贴了饮水思源标签的才算是公益水,可是农夫竟然忘记了给活动开始后四个月生产的矿泉水贴上饮水思源的标签。

同学们啊!听说这个活动的有效期是七个月!

 

3. 多一杯

一日,和朋友在洛杉矶一家有名的咖啡厅闲坐,品着咖啡。这时进来一个人,坐在我们旁边的那张桌子旁。他叫来服务生说:两杯咖啡,一杯贴墙上。他点咖啡的方式令人感到新奇,我们注意到只有一杯咖啡被端了上来,但他却付了两杯的钱。他刚走,服务生就把一张纸贴在墙上,上面写着:一杯咖啡。

这时,又进来两个人,点了三杯咖啡,两杯放在桌子上,一杯贴在墙上。他们喝了两杯,但付了三杯的钱,然后离开了。服务生又像刚才那样再墙上贴了张纸,上面写着:一杯咖啡。

似乎这种方式是这里的常规,但却令人感到新奇和不解。不过由于事不关己,我们喝完咖啡,付了钱,就走了。 几天后,我们又有去这家咖啡店。当我们正在享受咖啡时,进来一个人,此人衣着与这家咖啡店的档次和氛围都极不协调,一看就是个穷人。他坐下来,看着墙上,然后说:墙上的一杯咖啡。服务生以惯有的姿态恭敬地给他端上咖啡。

那人喝完咖啡没结账就走了,我们惊奇地看着这一切,只见服务生从墙上揭下一张纸,扔进了纸篓。此时,真相大白,当地居民对穷人的尊敬让我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咖啡既不是社会的基本需要,也不是生活的必需品,但需要指出的是,当我们享受任何美好的东西时,也许我们都应该想到别人,有些人也喜欢这样的东西,但却无力支付。

再说说那位服务生,他在为那个穷人服务时一直都是面带笑容。而那位穷人,他进来时无须降低自己的尊严讨要一杯免费的咖啡,他只需看看墙上。多付款的那杯咖啡叫待用咖啡,你付钱了,但并不知道谁会享用它。

怎样点一杯适合自己的咖啡

在我工作的地方的附近有一间小小的咖啡馆:小镇咖啡。现今各大城市都是星巴克、米箩等横行,可是它们已经是打着咖啡名号的快餐店了。而这间小镇咖啡还是蛮符合我对咖啡的想法的,它是一间本地人开的夫妻店,座落在某小区的通道里边,没有临街,所以很安静。他们主要提供优质的单品咖啡,店里没有伙计,每一杯咖啡啡都是老板夫妇俩亲手调制的,当然,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自己动手制作,价格合理,比星巴克便宜,所以我经常去这里坐坐。

有时候也约朋友或同事一起去,我看到有人接过咖啡单之后前翻后翻,最后却点了一杯拿铁,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来说一下这咖啡单的事。咖啡大多数是以产地来命名的,小镇的咖啡单就是手写在几页黄皮纸上,所以你会看见那纸上写了一堆的地名,什么哥伦比亚、牙买加、危地马拉、巴西等等,不常喝的人还真是不好下手。星巴克或肯德基当然比较容易了,因为一目了然,他们是卖饮料和鸡肋的嘛。而真正咖啡馆的咖啡单就跟高档西餐一样,要懂它。

首先我们把咖啡作一个简单的分类,咖啡店里的咖啡基本上就是黑咖啡和花式咖啡两个大类,所谓黑咖啡是不添加其它调料的原味咖啡,是直接萃取了咖啡精华的呈现,而花式咖啡则是加了其它配料调制而成的饮料,比如拿铁,就跟喝牛奶一样,所以一般人都能接受,而黑咖啡味苦,不是每个人都能喝。下面分别、具体的说一说:

先说黑咖啡:

1、浓缩咖啡(英文叫Espresso,不认识?好吧,汉语叫“伊斯普照瑞索”):

这种咖啡的特点是量少、味浓,通常一次是喝白酒的小杯那样一杯的样子,也叫意大利咖啡,它是在高压下快速制成的,拿到手的时候表面会有一层褐色的咖啡油浮在上面,事实上这层油才是这杯咖啡的精华。喝法是先吃掉这层油,然后小品一两口,而后一饮而尽。

2、单品咖啡:

就是采用单一产地的咖啡豆制作而成的咖啡,它们的名字通常就是原产地名,比如蓝山、哥伦比亚、肯尼亚、埃赛俄比亚耶加雪咖啡等,不同产地的咖啡都各有特色,这需要大家细细的去品味,单品咖啡都是非浓缩的,这样的制作能使咖啡的味道更有层次。这种咖啡一般使用虹吸壶、手冲滴滤杯等工具,这个制作过程也是很有趣的。

3、美式咖啡:

顾名思义,这种咖啡是美式风格的咖啡,大概是一战的时候开始流行起来的,就是在浓缩咖啡中加入热水,制作过程非常简单而且快速,是浓缩咖啡和单品咖啡的综合品,加水的比例可以因人而异,我每次去点都是要交待“少水”的。

再说那五花八门的花式咖啡:

这个范围其实比较广,因为可以各种发挥、各种花招。制作花式咖啡的咖啡可以是浓缩咖啡也可以以滤泡的方式取得。常见的拿铁、卡布奇诺,是用浓缩咖啡制作的花式咖啡,加上泡沫牛奶或者其它一些个人喜好的配料。而滤泡咖啡加上红茶就变成了鸳鸯咖啡,加上牛奶就是欧蕾咖啡,也可以加白兰地和方糖,就变成了名字很牛逼的皇家咖啡。

介绍一下几种主要的花式咖啡:

1、卡布奇诺:

是意大利经典咖啡,名字的意思是僧帽,大概是因为咖啡上的奶泡很像一顶意大利的僧帽形状吧。它是在浓缩咖啡中倒入泡末牛奶而成,通常浓缩咖啡、牛奶和奶泡的比例是一比一比一,口感绵密,奶香浓郁,适合入门者饮用。

2、拿铁:

源于法国的拿铁的做法和上面讲的卡布奇诺其实差不多,只是加的泡沫牛奶更多一些,Latte意大利文的意思就是牛奶。

不同之处在于,卡布奇诺上的奶泡形状是固定的僧帽状,而拿铁则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变化。因为拿铁的牛奶更多,所以咖啡师可以做拉花,即Latte Art 。这种咖啡极淡,适合只想闻闻咖啡味道的人饮用。

3、摩卡:

浓浓的巧克力味再加上浓浓的奶香,比较适合女生。这种花式咖啡摩卡与摩卡咖啡豆是无关的。

4、玛奇朵(Macchiato):

意大利文中的意思是:印记,向浓缩咖啡中倒入等量的牛奶就O了。

5、焦糖玛奇朵:

顾名思义,传统的焦糖玛奇朵就是玛奇朵中加了焦糖。可是事实上,现在你要是点一杯焦糖玛奇朵,实际上喝到的却是卡布奇诺加焦糖。因为现在的人多喜欢大杯的。

花式咖啡还有很多样式,完全可以自由发挥。

说了这么多,其实选择自己喜欢的才是王道,个人的建议是:如果是咖啡入门者的话,可以从拿铁和卡布奇诺开始,循序渐进,不过终究还是要品尝一下黑咖啡和浓缩咖啡的浓郁,可能试一下就爱上了尼。

town cafe_2

小镇咖啡的外观和内饰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教你用虹吸壶制作一杯好咖啡

自从零七年开始博客以来,我陆陆续续的说过很多关于咖啡的技术和心情,可是因为搬家,丢了很多。基本上今天这个算是技术帖吧,介绍用虹吸壶煮咖啡的方法。我每天都这样煮两次,有点多。

用虹吸壶煮出来的咖啡最是萃取了咖啡中最完美的部分,尤其是咖啡豆的特性中带有的那种爽口而明亮的酸和酸中带有的醇香。经常的,就一个人静静的呆在屋子里,放一曲淡淡的音乐,煮上一杯香醇的咖啡,看着水在沸腾中上升,萃取出来的黑色的咖啡下降,这样一步一步的都控制在自已手中,并着烧煮时的满屋漂香,就这样渐渐的将自已融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大部分的时候,这会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享受。

废话不多讲,让我来教你用虹吸壶制作“一杯好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