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个算命先生

日前在亚马逊上买书,发现有一本叫做《我是个算命先生》的,一直在小说类畅销榜上,我买来看了,打开之后就放不下,只花了两个晚上时间就看完了。之前我就是不信所谓的算命先生之类,看完此书之后,就更彻底的明白了算命术背后所谓的古老智慧与江湖猫腻是怎么一回事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此书尚可作解惑之书,同理推之,很多事都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未知,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有很大的吸引力。

comandysuanmingxiansheng-1-0-bs-512x250 (1)_副本

在我的朋友圈子里,我算是个比较能够引经据典胡侃蛮侃的人,尤其是酒到八分的时候,昨晚上饭局的后半段,大家仿佛是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于是我打破平静,说:我也是个算命先生呀,要不我给你们算一卦试试?基本上大家的反应分两种情况,有些人果断表示:你扯着蛋了吧。另外一些则是半信半疑,有人甚至拿出手机,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家里的父母或长辈索要自己的生辰八字,真打算让我给算一卦啊!?

给你们算命之前我先跟你们讲一个故事吧,这是一个真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我接着说。。。

我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我小的时候,家乡民风未化,比较流行走阴差,也就是说有人能通阴阳了,阴差能告诉你死去的先人在阴间的生活情况,他们在那边过得好不好啊,缺不缺钱花什么的。基本的形式就是,入夜时分,主人家准备好三牲供品,点上蜡烛,阴差便开始念念有词,上窜下跳一阵忙活之后,便趴在桌上像是睡着了,但嘴巴仍然能说话,他们真的能够准确说出你死去的先人们生前的一些情况的哟,然后说他们死后在阴朝的哪里哪里做事,阴间现在也闹经济危机了啊,也是不太好混了,你们,定要多烧点钱给他们,先人才能保佑你等后世子孙平安、顺达,之类的。

来过我们村的阴差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是外乡人、生面孔。后来我叔公也据说受到了高人指点,得道了,当起了阴差。这许是件好事,乡里沾亲带故的,以后可以不花钱或少花钱请外地来的阴差了,可奇怪的是叔公从来不接乡里的活,他的理由是说:我跟你们那些个死去的先人们都太熟了,即使见了面也不好说话。

叔公本来是想让他儿子操父业的,可是儿子不听话,考上了大学,到深圳给美国佬打工去了,死活不想当算命先生,叔公无奈,儿大不由爹,只好作罢。后来是他儿子在深圳的某个小酒馆里,这样告诉我: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行规,阴差们也不例外,乡里人虽然都是亲友,但也不能说破。他们,是有严密的组织和纪律的,不接本地人的生意是因为,如果生面孔能够准确说出一些普遍认为他们不能预先知道的事情,容易让人信服,掏钱更痛快,所有的所谓事件,都是透过当地的组织人员,先行了解、掌握过了的。

这一行是有堂口的,一般算命先生或阴差是学徒们干的活,高一点段位的叫做坝头,最高级别的就是祖爷了,坝头和祖爷一般不干活,要干就是设局,小局者,比如碰到个有钱的主,说他被狐狸精迷惑了,人家半信半疑,好吧,挑几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到你家院里放几只狐狸,于是你信了吧,然后坝头们再作法把狐狸精灭了,然后收钱。大局者,主要对像是大型的官宦商贾,据说中原大战之前,大军阀阎锡山都找人算过卦的,结果给掉局里了。算命先生其实就是骗子,骗子要有严密的组织,就是因为他们要做局,而配合他们设局的人,往往都是你身边和你很亲近的人,比如我叔公,这,是一个冰冷的现实。

讲完这个故事后,我问那些起先对我会否算命半信半疑的孩子,你们还找我算命吗?他们说:那不算了。

我补充道:以后,也不要找别人算了啊!!!

这本《我是个算命先生》基本上讲的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差别在于易之先生师从国内知名玄学教授段景莲,人家理论基础扎实,故事讲得比我讲的更要有趣一些,推荐大家可以一读这本书。

要特别说一下的是:有一点同学学们不要搞混淆了,周易作为中国最古老的篇章之一,用博大精深来形容是一点不为过的,但是算命、走阴差却不是它的主要目的,两者不是一码事。

现在在我们周围,书中所讲祖爷的江相派虽然名义上不在了,可是现世里罪恶的种子却有死灰复燃的迹象,特别是近年来,我天朝的经济大发展了,民众的精神生活却日渐匮乏,导致很多人利欲熏心,可能变成了别的什么门什么道,本质没变。为什么骗子那么多呢,正是因为人们给了他们肥沃的土地,有些人就是喜欢被骗。

最后,分享给读者朋友们几点我的看法:

一、必须承认,能成为算命先生的人是聪明的,他们都是懂骗术心理学的,嘴巴还能说会道,不过这种人在这一行里也只能算是初级会员,只能走街窜巷。算命心理学六字真言(伎俩):审、敲、打、千、隆、卖;

二、如果你是土豪或者是土豪的朋友,要小心掉进他们设的局,你们可是坝头和祖爷们都喜欢的;

三、如果你是屌丝,也不要悲伤,只要你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就不会盯上你。但你也不要得罪了他们,因为他们是一个利益组织,急了是要“切人”的;

四、离算命先生或者自称是算命先生的人远点;

五、科学的对立面其实不是封建迷信,是信仰,是宗教。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