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有一间大大的书房

刚出来社会的时候跟着路易斯一起工作,他说他们家的房子是独门独栋的,家里没有安装电视,但是有很好的音响设备,每天早上他会第一个起来,然后打开音乐,唤醒女人和孩子们,煮咖啡的间隙,自已走到门口去取回当天的报纸,然后安静的坐在门前的摇椅上看着孩子们在屋前的草地上嘻戏。

我说,如果能再有一个大大的书房,待到夜深人静女人和孩子们都睡了之后独掌一盏孤灯,安安静静的翱翔在书本的海洋,就完美了。他说,书房自然也是有的啊,可是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海外工作,在家呆的时间太少。

那时候我什么也没有,惟,心向往之,特别是想将来在属于我的房子里也一定要有一个大大的书房以及好声音,后来看到《天道》里的烧友们的故事,更加坚定了这个信念,书房以及好声音成了较长一段时期内我想要的两个东西。

然而,通往成功的道路总是在施工中的。

几经辗转,几度追寻,那一年我也终于在深圳有了一个大大的房子,大到有好几十平方米,在这么大的一个空间里,竟然也神奇的安排了两房、一厅、一厨、一卫,还有一个小阳台。绝壁再没有专门的书房了。也无所谓吧,彼时为了柴米油盐我们还得四处奔走,屋子基本上是养蚊子。

后来有了孩子,孩子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她不需要如何便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和关注,于是家里那个有机会用来当作临时书房的小房间,也无情的被闺女的玩具车车和一大框玩过了就不再玩的各种小恐龙,小芭比给霸占了。

现在,闺女长大了些,上小学了,我们还得上班,老人家过来帮忙照看,我们果断的发现深圳原来那个大大的房子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狭小了,全部人在家时的那种人头攒动简直就像是华强北。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个书房梦吧,暂时没有大房子with大书房,那就在蜗居的陋室里Zhuangbility !

且看哥,吟诗一首:

觉不在深,有睡就行。吃不在多,能饱则灵。斯是陋室,惟吾闲情。书本翻得快,电脑玩得勤。谈笑皆友人,往来无外人。可以来无影,去无形。无简报之乱耳,有美妙之乐听。虽非大宾馆,堪比出租屋。勺子云:「混口饭吃﹗」

然后,自己动手写幅字挂上(效果如下):

 

2015-12-17 193443 (1)_r

工作日住公司时的蜗居陋室

2016-03-14 224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