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工、开厷,并春节金门行记

初七,立春,开工了,开厷了,开觥了。听大大的话,撸起袖子,加油干!!卯足精气神,17一起更上一层楼。

开工祭典

My office

自制挂历

因为要去看一位长辈,今年春节我们全家再次去了金门,在岛上呆了三天。已经无力流水帐,说一点感受吧。

我们是自驾从深圳到厦门,住一晚再过金门的,反正也不赶时间。厦门对着金门的方向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对面也有一块大牌子,写的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对立着的两幅标语却都以「中国」两个字结尾,颇具深意的样子。

厦门这边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军事工事。甚至连军人都看不到,厦门人正一门心思追赶新加坡,是中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遍地高楼,当前正忙活着弄什么自贸区。金门长期军管,战地遗迹遍地,直到现在也还有不少的军事限行区。无数坦克、大炮朝向大陆,虽然那已经成了摆设。金门没有高楼,现在开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免税店,

主要是大陆游客渐渐多了,但金门高粱还是只准带三升。

厦门登船

岛上耍嘢

金门:大胆岛上的心战墙

厦门:一国两制 统一中国

金门战地遗迹

金门战地遗迹

金门看厦门,这么近,那么远,好繁华

鸟瞰金门

鸟瞰厦门

 

在登岛的船上看金门,好像这是要去荒岛冒险。在金门的海滩上看厦门则像极了八十年代站在深圳湾看香港,对面是一地的繁华,这么近又那么远。如果大家都同意发展经济是现代文明的硬道理的话,我认为两岸应该尽快开放商贸自由,政治的问题如果暂时没法谈,就先放一放,否则受伤害的是台湾老百姓。


大江大海1949

读完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海- 1949》,心生感慨,这本书在中国大陆目前尚未能公开出版,是龙先生亲身走访了许多内战的幸存者后写就的作品,她在扉页写道:这是一本你从来没有认识过的一九四九。

在战争的背景下,美君(即龙应台先生的母亲)离开故乡淳安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淳安城门口的那对大石狮子,然后一路南下,到广州,搭上军艇去了台湾的高雄,美君回忆说当时的黄埔港港口的海面上就像煮饺子一般,哭声震天。

六十年之后,两岸开放探亲,美君领着儿女们回到淳安,想要找到父亲的坟,可是淳安已经变成了万绿湖,魂牵梦绕的淳安城以及城门口的那对大石狮子被永远的淹埋在了湖底,即使是由故乡的叔伯们领着,她们,也只能在万绿湖的某个无名小岛上找到两片青砖,点起一柱清香。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们后山的那个人家,有一天,跟我一起玩儿的小猴子跟我说,他家来了位台湾的爷爷,然后他就休假一个多礼拜了,让我们羡慕了好一阵子。等到他重新回学校时,他给我们带了很多当时我们见都没见过的吃食,小猴子说:那个爷爷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那么老了还老是喜欢哭,见到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哭一下,真是羞羞脸。

此书不仅仅是写应美君和丈夫龙槐生迁台的事,故事从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战败迁台开始叙述,而后讲到二战时期的德、俄战场和南太平洋战场。从白色恐怖对外省人的残酷迫害,也讲到本省人对国军的期盼和后来的失望,再到亚细亚孤儿的悲情,可谓场面宏大。

龙应台在香港大学举办新书发布会时表示,她写这本书不是为了控诉,也不是为了谴责,而是为了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她说她希望这本书达到三个目的:第一,纪念千千万万个为了一将功成的万骨枯。第二她要通过这本书向与她母亲一样历尽艰辛的一代幸存者说一声谢谢。最后希望对这段历史没兴趣的年轻人了解历史,避免历史重演。

虽然美君当时是军属身份,但在那个大时代背景下,也是小人物,还有书中讲到的其它人物也都是所谓的小人物,但是读者仍然可以从书中看到家、国、天下之类的东西,龙先生以个人和家庭的变迁,来折射时代和国家的大势走向对个人命运的影响。

由于我生在八零后,长在春风里,从小到大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也能够不缺吃不少穿,对书中所述情事的代入感并不很强烈,不如读一些针砭时弊的杂文来得过瘾,但是关上书的时候我仍然思绪万千。书中说:所有的颠沛流离,最终都由大江走向大海。

由此我想到了我自己的轨迹,想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我们这个时代。

虽然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但是在发展严重不均衡的大环境之下,我们仍然注定是颠沛流离的一代。小的时候,我总是独自坐在大山深处的那条田埂上梦想着远方。长大以后,为了那个年少时的梦想和心中的爱火,我辞去了在内地看起来不错的工作,很坚决的提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开往深圳的五百三十七次列车,那时候,在深圳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只知道那里是一座比家乡要繁华许多的海滨新城,可能有机会改变农民的命运。

去深圳前我从单位回了一趟家,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母亲把我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都塞进了那个小拉杆箱里,我本不想带这么些﹐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我又怎么会逆了母亲的意。那天清晨,天还没亮我便走出了村口,去赶开往县城的班车,也没来得及看一眼浓雾中的老屋。

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坐过火车,是下午六点钟从省会南昌出发的,第二天早上到的深圳﹐刚从深圳火车站出口出来,便在车站的广场上打了电话报平安,打完电话从电话亭转身出来的时候,看看身边的人,这些人无论谈吐和举止都和我有很大的区别﹐

简言之,在一群人里一眼就可以把我区别开来。

几经辗转几度追寻,我在深圳定居了,虽然还在为别人打着工,也成为了一名小主管,常常的会接到部属的辞职信,我发现大部分人辞职理由喜欢写回家乡发展创业之类,或许是这样的理由很难被拒绝吧。每每最后的谈话结束之后,我都不忘提醒他们,你确定你能回得去吗?我讲,我是回不去了的。

我是很想念家乡的亲人和喜欢那里的山山水水,将来可能也会考虑回老家养老什么,但是现在回去,我会没有工作,确切的讲是没有适合我的工作,也不太适应那里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了,主要指职场或人际的部分,在三线城市或乡下地方,也就是所谓的小地方吧,那里其实是一个典型的熟人社区。详情请参见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

在那里,人际关系比个人能力于事业发展的影响更大,像我们这种跟李家不熟的孩子是伤不起的。在那里,你会发现拼钱都是无效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当然你也许会讲,大城市也有特权阶层啊!是的,有,而且更多更特。但是,像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社会资源相对丰沛,能够提供的机会也就比较多,基本上,像我这样靠知识在这个国度仅有的那么一点点权重,只为混口饭吃的普通工作者,也还是比较少接触特权的。归根究底来说,这里能够提供一个相对来说更公平的竟争环境。

在职场这么多年,看到很多身边的朋友、同事辞职回乡,可是我经常又能在大街上或某某聚会上再次看到他们的身影,还有从消息人士那里也常常会听说某某某又回来这边啦。真的,他们中的大部分,回去之后又都回来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呢?为此,我特别采访了一些有这样经历的人,

他们讲是回去之后发现家里也没什么事可做,还挣不到几个钱,没意思,于是又出来了。其实我知道,选择回去的同志多是在城市奋斗了几年,收入仍然是二三四五六七千的那一撮人,他们面对一线城市巨大的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显得力不从心,他们难于面对高楼价、高消费和快节奏的高压生活,这让他们选择了退回二三线城市或农村老家,可是他们回去之后又发现,在外面生活了几年之后,很多的生活习惯都改变了,再回首的生活也并非想象中那般的惬意,而且不论是观感还是物欲享受方面都与一线城市存在巨大的落差。

其实,再回城,也是要经历痛苦的煎熬的,诸如身边人的冷嘲热讽,亲人们的责备,父母长辈们的恨铁不成钢,以及回来后又要重新开始的彷徨。也许这是一个比当初回乡更艰难的决定,毕竟当初是扛着寻找归属感或者回乡创业的大旗回去的,但是终究还是回来了。

于是,在不断折腾的过程中大家都逐渐老去。

到不了的是远方,回不去的是家乡啊。在内地被留下了无数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而在城里,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我们这一代人的颠沛流离啊,与龙先生书里所写的当年,只形式不同而已。

2014年1月勺子在台湾金门岛,背后是当年对峙大陆的一个炮台。

 


szy

行摄金门:鹏城内外春如许,薄衫飘飘逸浯屿

鹏城是深圳,金门古称浯州,三月我们全家总动员去金门,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这条出行的消息之后,被问最多的是:你又去金门买酒吗?你不是春节前刚去过了的吗!是的,不久前是小范围的活动,但是这一次是全家老壮青少幼十几口人的家庭活动,我作为拎包扛袋的劳工,以及上窜下跳的家庭影像记录者,怎么好意思缺席。

另外,去哪里玩儿,文艺一点的说成是旅游或者旅行,说到底都是从一个我们玩腻歪了的地方,去到一个人家玩腻歪了的地方,而已。所以对我来说去哪里真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比较重要的是跟谁去,以及去干啥。

当年,林达《带一本书去巴黎》,我也带了一本书去金门,是(美)柯文的《历史三调》,讲的是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之所以带这本书是因为,以我有限的历史知识,台湾、金门的故事也可以用这样的观念来看待。可叹者,返程回到深圳的时候,发现才看完了一调多点,原来,陪老人和孩子出门你根本没有好多空闲时间可以安静看书的,火车上要陪老人家斗地主,到了海边孩子们又是各种的捡贝壳,

再加上那个#记住生动和感动#的行程摄录任务:


01--


257_副本

太武山上,大雾,手捧弟子规的可儿。

130

以前还没有车的时候,兄弟姐妹们常开玩笑说,我们家人这么多,以后干脆买部中巴好了,才够用。后来各家还是买了小汽车,这回在金门我们以家庭的名义包了一部中巴车,算是实现了“中巴”梦吧。

magic

统一的NB轻便鞋(这张是手机拍的),这是我们家的标配了,因为大姐在这家公司工作,每年都可以以员工福利的方式买到很多打折鞋。

02

laozhai

参观杨氏老宅、宗祠:金门旧时属福建泉州府管辖,今时站在这里用中国移动的手机定位显示的还是福建泉州,当地人则称为中华民国福建省金门县,好吧,这个不纠结了,由大大们去解决。我们在台湾的那几天,学生们反福贸服贸的运动正在推向高潮,老爷子是我党老兵,他的评论简单粗爆:这些学生真是胡闹,应该全部抓起来。。。

金门的建筑多是这样的闽南风格,据杨总介绍,这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宅子,现被列为古迹了,政府和个人各出资一半,花了一百多万新台币从中国大陆特别请来顶级的闽式建筑师傅重新翻修过,产权仍属私有,仍然可以住人,只是现在都有了新式洋房,不再住这里了。

006

事实上,对于像我们常年居住在深圳这样的海滨城市的人来说,大海算不得是什么新鲜事物的了,金门是四面环海的一个百多平方公里的小岛。来到海边,大人小孩子都还是很欢乐,

所以我说吧,去哪里是不重要的,重要是看跟谁去。

03

017

015-

012

下面是几个孩子的特写:

004

大宝:初中一年级了,已经到了喜欢耍酷,并且不愿意再跟弟弟妹妹们有太多沟通的年纪了,快要青春了。

005

人称二宝,自称吴局长:)

01-

三宝,程老三,我的闺女,换牙了,两颗大门牙掉了还没长出来,会害羞,但是一高兴也就全然忘记了门牙这事,我倒是觉得这个样子特别可爱。

007

小宝,

008

大姐和大姐夫,009

二姐和二姐夫,我和美亚的话,因为相机一直在我手里,没有被拍到能给人看的合影,杯具。011

010-

美亚,我作为摄影工作者,木有出镜的机会。

013

早晨起床后在民宿酒店的外边闲逛,对门便是著名的浯江书院,朱熹曾经在这里讲学过,环境能够感染人啊,孩子们来到这里便也立刻装模作样的看起书写起作业来了。016

可爱,

015

感谢杨总和杨妈的热情招待,金门三日,杨总全程当地陪。

014

翟山坑道合影,当年与大陆对峙的时候,国民党的战艇就是躲在这里的。

018

老人与海,

关于金门的景色和美食,如果感兴趣你可以在万能的谷歌上搜索,那些术业有专攻的人拍的照片和写的食评都比我打算要说的好,在我看来,我们这些特定的人在那里留下的影像才是独一无二的,才有特立独行的价值,事实上也是人在景中行的情况,所以每每家庭活动出去玩的时候,我几乎也都专注于在拍人,几乎不怎么专门拍景。下一站是:张家界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台湾金门岛札记(3)

第三天,太阳照常懒懒的升起来了,晨曦下的道路安静、干净,这是我们一行在金门的最后一天了。据说,在金门基本上每一个村落都有公园,都纳归金门国家公园统一管理,都很干净整洁,今天我们的行程是:上午参观马山观测站、山后民俗文化村落,下午去狮山炮战阵地。

今天的主题是参观曾经的峰火战地

今天的主题是参观曾经的峰火战地

对于爱喝咖啡的我来说,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是到处寻找咖啡店的,金门没有星巴客,但是SEVEN ELEVEN有供应品质不错的咖啡,而且巨便宜,两大杯美式咖啡才67块新台币(第二杯半价),是以每次出发去景点前我们都停车先买上两杯咖啡先。

金门的 SEVEN ELEVEN

金门的 SEVEN ELEVEN

晨曦下的道路安静、干净。

晨曦下的道路安静、干净。

金门的国家公园是散落在各个村落里的

金门的国家公园是散落在各个村落里的

山后民俗村,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共包括十八栋传统闽南二进式双落建筑,布局整齐划一,让人赏心悦目。

这些民宿是有住人的,是有生活气息的。

山后民俗文化村(1)

山后民俗文化村(外)

山后民俗文化村(内)

山后民俗文化村(内)

马山观测站,位于金门县金沙镇,此处距大陆所辖岛屿仅两公里余。是金门本岛距中国大陆最近的点,对峙时期是前线基地之一,有天下第一哨之称,七零年邓丽君曾到此劳军。整个观测所是由滨海小山丘开挖坑道而成,相当隐密。昔日装设有大型望远镜,监控对岸海空动静。原为戒备森严的军事设施,近年由于金门国家公园成立,开放民众参观,遂成为热门景点之一。

历史照片:邓丽君在马山劳军。

历史资料图片:邓丽君在马山劳军。

马观山观景台旁的反登陆椿

海边的反登陆椿

JM88

马山,有兵的那边是军事驻地,不给进的。

对外开放的是马山观测站这一边

对外开放的是马山观测站这一边

对峙年代两对岸对喊话的马山播音站

对峙年代两对岸对喊对骂的马山播音站

林荫道墙壁上的大字十分醒目

林荫道墙壁上的大字十分醒目

当年的战备坑道

当年的战备坑道

距离对岸厦门2公里远,名副其实的观测站。

距离对岸厦门公2公里远,是名副其实的观测站。

中午我们吃的海鲜大餐,

金门四面环海,海产资源相当丰富,盛产于冬季的高经济食用性蟹类是金门入冬的一大美食。新鲜肥美的螃蟹在金门有一种传统的吃法是直接将生螃蟹腌制,当地人称之为呛蟹,很多小伙伴不敢吃,我却以为是极味之一。

金门呛蟹

金门呛蟹

下午,狮山炮战阵地:

国共时期,金门是为战争的最前线,军管时期先后经历了古宁头大战、八二三炮战、六一七炮战等战役,数十万炮弹落在金门,这期间国军在金门开创了多项巧夺天工的军事阵地与设施,阿兵哥还积极进行绿化工作,让金门成为一座充满历史文物与军事阵地的绿色岛屿,杨总介绍说当年的阿兵哥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种树和打扫大马路。这也成为了后来金门发展观光旅游产业一大宝贵资源。到金门是必去狮山炮战阵地的,感受炮的震撼与威力,该阵地建在坚硬的花岗岩坑道内。

入口

入口

进入战道都得带上头盔

进入战道都得带上头盔

花岗岩坑道(1)

花岗岩坑道(1)

花岗岩坑道(2)

花岗岩坑道(2)

炮

弹

最后一项,参观金门高梁酒厂。

金门高粱酒的美名与品质之优早已是中外驰名,因为金门高梁酒是采用金门特产的旱地高梁,引用当地水质甘甜的宝月神泉,加上当地酿酒师的专业经验,故而酿造出风味独特的高粱酒,入喉滑顺温暖,不辛辣、不呛喉,金门高粱酒冰后饮用尤其好喝,即使喝高了第二天也不会特别头痛。

金门酒厂

金门酒厂

酒窖

酒窖

美女美酒

美女美酒

最爱这一款

我最爱的一款

品尝

品尝。。。

服务人员一气给我们倒了十几杯,说,如果能喝你们尽可喝完,那就走起吧。到金门的访客必带的当地特产就是这金门高粱酒了,没有之一。但是大陆海关限制每人最多只能带2升入境。

至此(28日),我们的金门之行就结束了。

听习大大的话 结速行程回家过年

回程的轮船

JM106

听习大大的话 回家过年

——————————–

总结:

金门县面积一百五十平方公里,但常住人口只有五十万,从这个意义上也可说是地广人稀了,给人的总体感觉是自然生态良好、安静、干净,生活节奏慢,是特别适合养老的一个地方;这里基本上已经没有人种地了,除了金门酒厂也无其它工业,是以主力劳工也都外出工作了,留在岛上的人基本上从事第三产业;金门的道路平整,公路都是双行单车道,却从来不会堵车。一日,经过一个超市门口的时候,杨总激动的向我们介绍,听说这个地方开业的那一天竟然堵车了!曾经堵过车,对他们来说是有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甚至要被载入史册,被人们一直记住,这让我北上广深的同胞们情何以堪。

在金门过了三天慢节奏的悠闲生活,回程一路,那速度感觉就是噌的一下,在金门车速都在六十以下,没有高楼。一到厦门便高楼林立,车速一百。厦门到深圳车速二百,于是我们回到了这个让人捉急的城市。

如果你也打算游金门,我的建议是找个民宿住下来,悠闲的,随意逛。我们到过的所有属于国家公园的范围、包括战地坑道,都是免费的,而且都是没有工作人员的,头盔什么的你得自觉戴、自觉放回去,这好像说明了一点什么。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台湾金门岛札记(2)

我们原计划是两家人一起过海的,但另一家中有一位的入台证还没办下来,我们这趟可是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以到了厦门之后,另一家三口被挡在厦门候证,听说她们去鼓浪屹杀时间了,一直催促旅行社,晚上八点多才确定证可以下来,她们订了隔日晨第一班船过来与我们会合。

我们早早的起床,推开窗户,阳光明媚,真是个好天气啊,赶紧的趁早餐前出去转转。如一家民宿的对门,十米开外便是著名的浯江书院,旁边是国立金门县小学。金门旧称浯江,浯江书院据载是清乾隆四十六年金门县丞欧阳懋德以义学地建。黄汝试捐银四百两,监生徐行健捐千两,建大门、东西廊学舍各八间,中为讲堂、内祀文昌,外环围墙。后建朱子祠。后汝试再捐膏火银两千两,置田产以充费用。嘉庆间县丞李振青重修。道光间岛人吴献卿秉父遗愿捐银四千两,及官绅捐银千两发典生息,以充经费。

此书院介绍引用了百度百科数据:

书院外乱逛(2)

早起 随便逛

浯江书院的讲堂

浯江书院的讲堂

 书院内(3):这张是可儿用手机偷拍的

书院内:这张是7岁的可儿用手机偷拍的

书院外乱逛(1)

书院外乱逛(1)

书院外乱逛(3)

书院外乱逛(2)

这房子也太破了,跟我们乡下的村部一样。

这房子也太破了,跟我们乡下的村部一样。

著名的模范街

著名的模范街

逛完,杨总携妻女一起请我们吃当地最有名的、到金门必吃的早餐,油条就广东粥。这种粥的做法很特别:用米熬煮后打碎到完全看不到米粒,再加上海鲜、猪肉片、猪肝、肉丸等综合食材,当然,最后还得打上一颗新鲜的鸡蛋。

广东粥配以油条,实在是很美味啊,每人一大碗喝个底朝天还觉不够,想要叫多一碗,老板说那得等候最少半个小时,因为好多人在排队啊,这家店的门面虽然是相当相当的破烂,可是很“不幸”,又是一家老字号。

广东粥

广东粥

油条

油条

用完早餐,另外三个小伙伴也靠岸了,我们一起去码头热烈迎接她们,先到民宿放下行李,然后,一行人挺进台湾最高峰太武山。

 金门码头

金门码头

太武山位于金门岛中央,最高峰为北太武山,海拔两百五十三公尺,是金门县最高峰。过去,金门曾是防守和计划反攻大陆的前沿阵地,据说当年金门的驻军多达十二万之众,现在不足万人了。太武山是主要驻军地。现在这一带已被列入金门国家公园的范围,包括毋忘在莒石埤、海印寺,鲁王墓等。整个太武山区现在也只是部分开放,有一半是军管地,游客不能进入。

JM36

这,基本就太武山了

蒋中正题字

蒋中正题字

今天可儿多了一个小伙伴,好开心。

今天可儿多了一个小伙伴,好开心。

下山

下山

中午吃的是高坑全牛套餐,1800NTD,

据介绍:高坑牛肉店是为金门最最老品牌的牛肉店,这里的出品,不论是全牛大餐、牛肉料理,或是当红的牛肉干,吃过的顾客无不竖起大拇指说:「赞!」老招牌、老字号、好口碑、好料理,承传老师傅的好手艺,让食客一吃上瘾。高坑牛肉店在金门素享有盛誉,更是金门全牛餐的鼻祖,听说他们一天要卖掉好几头牛啊,建议去金门的人都去吃一吃高坑牛肉宴,确实很棒。

JM49

又是一个破民宿,又是一个百年老店。

全牛宴

全牛套餐

台湾啤酒就不如青岛爽口,可能是习惯问题。

台湾啤酒就不如青岛爽口,可能是习惯问题。

酒足饭饱,下午我们参观了琼林坑道。

琼林,据说是当年的特务村,琼林坑道是金门规模最大的民防坑道,密布于琼林村的地下,可连接到村中道路的重要建筑物上,也可通到村外的重要路口的枪堡射口,指挥所位于琼林村办的正下方。

其实我感觉规模不算大,比起我们V5雄壮的地道战来说,这是小儿科。

琼林里战斗坑道入口

琼林里战斗坑道入口

坑道内

坑道内

出口处

出口处

公厕洁净度体现城市文明度,

这一点我是特别认同的,金门的大小厕所都十分干净,但是我从来没看到哪个厕所有像大陆一样的蹲点清洁工人,再还有就是,各地厕所里的标语如果用心观察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情,我们这边一般写: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对吧。而金们人要“情趣”一些,你们看。。。

金门厕所内的标语

金门男厕内的标语

风狮爷,可说是金门的代表。源于金门岛多风沙,先人以石头刻成雄壮威武的狮子,放置在屋顶,百兽之王张开大口,吞食风沙,驱邪赶灾,后来就慢慢演变成聚落的守护神。现在,在金门每个村庄都有一尊面向东北方的风狮爷,保护村庄平安。据说金门的风狮爷是不带重样的,形态各异。

这个是琼林地道出口处的

这个是琼林地道出口处的

晚上吃的是金门正规的宴客大餐,

杨总一家,包括其姐姐、姐夫都有参加,开了一瓶金门高粱,主人如此的热情招待,我们当用力敬酒,几轮下来之后就。。。可是在金门所有的室内是不给抽烟的,罚款一万块,于是我只好到马路边吹吹风顺带抽颗烟,缓一缓。

酒后

酒后

好狠!!!

好狠!!!

微醉的状态,

杨总又驱车,说是带我们去海边看对岸厦门的繁华,在金门看厦门的夜景,那是真的繁华啊,灯火通明,脚下的金门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JM59

晚上,金门看厦门

JM60

我们在金门海边的黑夜里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回到民宿,

女人和孩子都睡下之后,我和老范睡不着,于是溜出去吃台湾地道的宵夜,想说来一趟金门也不容易,得去体察、巡视一下金门的夜生活。遗憾的是金门根本就没有夜生活,十点左右大多数店铺都打烊了,我们逢人便问哪里有夜市,都说木有。好不容易找到一间叫九八快炒的店还亮着灯,进去、点了几味小菜和啤酒,可是真的已经吃不动了,于是叫上老板一起过来吃花生米带聊天。

一阵乱扯之后,我们了解到:老板五十有六,光头,土生土长的金门人,大陆只到过厦门,二婚,大女儿三十加了,在台北上班,坚持不婚,老头表示捉急。新妇是安徽人,与新妇的女儿也一十有二了,这女人说她已经不习惯大陆老家的生活了,但她至今还不能讲台语,只会听。在当地,现在她被叫做大陆新娘或新移民了,以前叫大陆妹。

98快炒店

98快炒店

第二天就是这样,且听下回分解。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台湾金门岛札记(1)

金门,虽然最近的点离中国大陆只有两公里,但却不是一个你想去,随便买张船票就能够去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读者可以点击这里了解一下历史常识先),这或许正是现在很多人大陆客趋之若鹜的原因之一,去金门得先到户籍所在地的公安局办理《往来台湾通行证》、再找旅行社办理《入台许可证》,办入台证需提供通行证、身份证以及年收入折合50万台币以上的收入证明。

金门,由十二个小岛组成,以「固若金汤,雄镇海门」之意而得名,位于福建省东南海域与厦门湾内、台湾海峡西部。我们这次去是和美亚的同事,两个家庭组成的六人访问团,由金门人杨总全程热情接待,所以我们的游玩和美食项目可能与一般的观光客略有不同。

JM01

金门县与中国大陆的地理位置图

我们不赶行程,那感觉就像平时在深圳一家人驾车到郊区转悠一样轻松,所以我这里不会有详尽的景点介绍,更不会有所谓的攻略,纯粹就是以时间为轴的私家札记。虽然有背单反去,但大部分照片却是用手机拍摄的,单反虽是万种的风情却也敌不过手机的方便快捷。

我们一月二十六日从深圳出发,乘高铁到的厦门,后经厦门的五通码头出境、乘船到金门,航行时间约半个小时,早晨从深圳出发,我们赶到金门吃中午饭。登上金门码头,我看到他们的车牌竟然显示的是:台湾省加车牌号,于是用手机定位了一下(GPS),显示为:中国福建省泉州市。我恍惚了,于是指着车牌问他们说:难道是你们是自承一统了吗?回答说:没有错啊,台湾只是中华民国的一个省而已,我们也还是有名义上的福建省主席的。

JM02

五通码头候船大厅里展出的金门迎城隍的民俗风情图片(1)

JM03

五通码头候船大厅里展出的金门迎城隍的民俗风情图片(2)

JM06

登上驶往金门的阿波罗号客轮

来到金门也就是出境了,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换点本地币,金门地区是使用台币的,目前只有少部分的商家接受人民币,付人民币汇率上是要吃亏的。说到这个,这是我们今年第一次出门,临行前爷爷奶奶给了可儿红包,戏说是给你钱去了金门之后给我们买两扇金子门回来,可儿高兴的答应了。

回家之后爷爷奶奶向可儿索要金子门,可儿两手一摊,说:很抱歉啊没买。可是这事不能怪我,你们给我的钱在那里根本不能用的,别说金子门了,连糖果都是买不到的。

JM04

我们入住的民宿叫如一家,刚下车看到这招牌我就惊呼:呀,大陆的如家连锁店竟然已经占领台湾了!有一个声音说:你看清楚点,这可不是你们的如家。显然那个「一」字太婉约了一点。这家民宿的房间非常干净、也安静,其实整个金门岛都满足这两个条件。

JM07

看见右前方的“如一家”了吗?

JM24

柜台上的公仔

路边竟然有这样的大鸟巢,这在我大深圳是不可能看见的。

路边竟然有这样的大鸟巢,这在我大深圳是不可能看见的。

下午,我们去到自然生态展览馆转悠,听说金门的自然生态那是相当丰富的,这里展出了很多动植物的标本。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地下的那间咖啡店,这间咖啡店建在地下一层,窗外有一个真实的大池塘,水平面高过窗户,听说在荷花盛开的季节要比现在更美、更有情调许多。

JM09

咖啡馆大堂

JM08

窗外,

晚餐是在这家信源海产店解决的,杨总介绍说非常的地道、非常的有特色。我在想会是怎样的所在呢?原来是在一条小巷的一户人家家里,小样。

可是菜品一上来你就知道它的正宗了。据说这家店已经经三代人,开了有六十多年了,不提前订位是吃不到的,金门当地人爱吃的、地道的、有名的食铺多是这样简单开在自家家里的,鲜少有大气派的店面,金门人真心实在。

JM10

信源海产店

JM11

小店的实力展示,基本上是奖状或店主与各种大神的照片。

晚饭后,洗澡完约十点,于深圳人来说睡觉还早。

我们一家人到街上晃悠,那份的悠闲和民俗风情特色街道我就不多解释了,请读者朋友们看图自行感受。

JM13

十点左右的金门街市(1)

JM14

十点左右的金门街市(2)

JM12

十点左右的金门街市(3)

JM15

十点左右的金门街市(4)

JM18

十一点回到民宿

第一天就是这样了,晚安!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