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爱我


全屏顯示

甚麽是九二共識,什么是一中各表?搞了半天很多人不了解。有人買了一幅書法掛在家裏的客廳,寫的是「太太怕我」,他老婆很高興,他也很高興,從此一家人過上了幸福的生活。老婆從右邊念,他從左邊念。小日子其樂融融。

这是一個網絡的段子。晚上打完球回來沒啥事,於是磨墨提筆也寫了四個字。


月在胸襟人在途

落班后,冇事,想着是不是可以打扫一下房间,忽然想到六祖慧能曾经曰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于是作罢,可是刚刚坐下来泡了一壶茶,又想到慧能的大师兄神秀也曰过: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朝朝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这真是叫人无所适从啊。显然神秀大师兄是行动派,而慧能则是更注重于心境。

恍惚间思绪翻飞,然后坐定并写下了这些琐碎的文字。

打扫之状态正是我辈之中年的生动写照,历经了人生三十几多春的风风雨雨到了中年,至此很多看似深奥的道理也能想得明白,可是已经不想多说什么,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闭嘴。人到中年,为人处事待人接物总是趋于谨慎的,因为我们知道,几经辗转几度追寻,用自己双手努力拼搏得来的这一切来之不易,我们赢得起却输不起。以前我常常批评年轻的小伙伴们做事不经过大脑,想当然、我以为。。。现在我反而有点羡慕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有时候也是一种的潇洒?

不久前领着妻女回了趟江西老家,再回家乡已经没有少时的呼朋引伴,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静静的与父母说说话,随便扯点什么都好,已经不太会涉及以后我会怎么样或者我要怎么样,青春与梦想与我渐行渐远。我也会不厌其烦的用相机拍下身边的各种生动和小确幸,因为知道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终将失去生命里这些重要的人事,却又无法阻止时间的向前,只好且行且珍惜。

人到中年,我们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作为儿子、丈夫、父亲、家人、上司、下属,朋友,随着角色的增加身上的担子越来越沉,老人的晚年、孩子的未来、家庭和工作的责任,这些都让我深刻的感觉到肩膀上纤蝇的份量,于是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前进,再前进,我成了一些人的依赖和支柱,开车在路上都比以前更加谨慎小心一些。

以前,我在车上伸手可及的地方放了一根塑钢的棒球棍,想着说要是在路上遇到撞车党或者恶意碰瓷的,你丫老子就跟你们拼了,一棍子打死你丫的。现在我撤掉了塑钢棍,改成了在兜里适当的装一些人民币,在我的祖国往往是毛主席比刀枪剑戟更管用,即使是遇到最坏的人也要试着跟他们和解,你犯不着啊,回家、睡觉、吃饭才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以前我出门不带伞,下点小雨就用跑的,或者干脆就那样傻傻淋着,还以为是浪漫,现在一年四季常备一把巨大的迎宾伞,即便那个样子真的很丑。遇到下雨天我能想到的已经不是细雨纷飞的浪漫,而是关节炎。

在这些不经意的变化中我变得更耐心更和蔼了,事情再繁琐也不轻易动怒,所有的事一遍一遍的反复,很无聊,但依然心平气和的去面对,因为我知道抱怨是然并卵的事情,年岁渐长对生和活的抱怨自然少许多。

以前我喜欢李白的豪迈,因为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时候下班后老要找几个人灌几壶酒才得劲,才能找到那些所谓的灵感,那时候是晃晃悠悠活着。现在收工之后只想着回去我那片安静的角落,看个电影、读会儿书,泡一壶茶,写一幅字,甚至发个呆什么那也是极好的,要么就出去跑跑步或者打打球,人到中年这些才是更要紧的事。

正是在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变化,让我感知,世界本没有变,是我自己在变,在一个又一个平常的日子里,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只有到了这个阶段,才能感受到那种欲说还休的中年滋味。

行文至此,就撂这吧,月在胸襟人在途。咽口烈酒忽然有想哭的冲动,那不是苦也不是累,是一种由然而生的人到中年的自豪和感动!

 

春节坐标 :白云深处靖安人家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这首诗估计比较少人知道,因为它没有被列入义务教育的教科书。但它确实也是被列入了《唐诗三百首》中的一首,是唐代著名诗人刘慎虚所作,重点是诗中描写的情境就是我的家乡江西省靖安县。那里是白云深处,那里有靖安人家,盖因境内之主要山脉九岭山呈「爪」字形状,故曰三爪仑,目前是国家级示范森林公园之一。

我老家的小屋就坐落在这九岭山下,

 

 

在乡下过年的确是比城里要有趣许多的,空气好自是不必说,吃食也都是无公害的有机食品,还有一些有趣的传统习俗。

 


 

民俗篇

 

从前有民谣唱说「小孩小孩你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啊;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月就是年」,杀年猪是靖安民间传统的年俗之一,是为庆祝全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贴春联,春联俗称门对子。每年春节,家家户户在门上贴上大红的春联,更增添了喜庆气氛。据说春联源于古代的桃符。桃符就是挂在大门两旁的长方形的桃木板。上面写上神荼、郁垒二神之名以驱鬼避邪。每逢春节人们总要用新桃符替换旧挑符。王安石有诗曰:千门万户除旧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春联始于五代,话说后蜀主孟昶先是叫学士辛寅逊在桃板上题词,又嫌他写得不工稳,便自己动手写了「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从此,题桃符便演变成写春联了。后来,由于纸张大量生产,人们逐渐用纸代替桃木板。这便是贴春联的开始。

家里的春联是我自己写的,其实今年还写了很多春联送人

 

 

舞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传统民俗活动。舞龙的龙身通常都被安置在当地的龙王庙或祖祠中,起龙之日,以旌旗、锣鼓、号角为前导,将龙身从庙中或祠中请出来,接上龙头龙尾,举行点睛仪式。龙身用竹扎成圆桶状,节节相连,外面覆罩画有龙鳞的巨幅红布,早先是用红烛点亮,现时多用红色的电灯炮。每隔五六尺有一人掌竿,分双龙和长(单)龙两种不同的形式。

在我们靖安舞龙都是在除夕前开始畴划,大年初一起龙,元宵时结束。每天晚上翻山越岭、起街窜巷的给家家户户送去春节的热闹和祝福,我认为这是一项十分有益的活动,春节里大鱼大肉的需要多运动,这活动比大家聚在一起撮麻将要健康许多不是吗。

下边这个视频是龙灯到我家时我用手机拍摄的,因为插件版本问题看不到视频的用力戳这里

 

 


 

食物篇

 

磨豆腐:这是一项非常传统而古老的民间技艺了。现在即使是在农村很多人也都嫌麻烦而不亲手磨豆腐了,多数选择去市场买机器制作的成品了事。而我的母亲每年还是亲自种一些黄豆,然后在春节前自己动手制作豆腐,事实上手作的豆腐味道是极好的,市场上买回来的根本不能比,吃过的才知道。

 

 

 

冬笋:赣西北盛产毛竹,冬笋是立秋前后由毛竹的地下茎(即竹鞭)侧芽发育而成的笋芽,因尚末出土,笋质幼嫩,是一道十分美味的菜肴。

冬笋的取得是十分不容易的,一般售价超过十块钱一斤,堪比肉价。通常它们被深埋在超过一米的泥土深处,不是非常有经验的山民根本就无处觅其踪迹,据说是要先观察毛竹的长势判断是否当年有笋的可能,然后再根据竹叶的方向确定竹根的走势,有经验的山民可以做到在离竹根部多远的地方挖下去便有笋,这的确是一个技术活,需要长期的经验。下边是小舅舅辛苦一天的山获:

 

 

年糕:大米、米粉、辅材等全部自制

 

 

 

时蔬:山里还有一处城里没有的好,就是各种蔬菜都是自己种的,白菜、罗卜、辣椒、红薯、土豆、生姜、大蒜等等,甚至鱼都是自家池塘养的。

 

凡属过去,皆为序章。愿大家新的一年:在奔涌的时间里仍不忘初心,无问西东。爱自己、爱家人、爱生活、爱工作,互相旺。

 

 

不要问我星星有几颗,我会告诉你很多很多…

余不一一

 


 

意象和内心的风景


过生日这事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小时候妈妈会给我煮两颗鸡蛋,现在家在深圳一家人聚在一起也开心。小朋友们会准备一些亲手制作的小卡片,同事朋友们远来吃酒。日前家里领导问我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好像也不缺什么,这要是搁几年前我能说出一堆的需要来。

几年下来,家里从开始的四壁空空到东西渐渐多了起来,有些是买回来之后才觉着没有什么用的,扔了又可惜。以前换季的时候也喜欢换新衣,现在仿佛不那么讲究了,已经洗到褪了色的衣裤,破了一个大洞的袜子,仍旧喜欢,就像那些我爱了很久的人一样,简单干净、暖和便好。

这就是年岁渐长的变化,我甚至不知道再写些什么好了。这是很典型的欲说还休的中年滋味。

低头瞥见了书桌上那本森山大道的《迈向另一个国度》,副标题是:想象另一种可能。作者是日本摄影界的三大巨擘之一,封面上是一幅他拍的照片,一颗巨大的白马头,他说,如果真有一段可以称之为青春的岁月,我想,那指的并不是某段期间的一般状态。而是一段通过青涩的内在,在阳光照射下轻飘摇晃、接近透明而无为的时间吧。也是被丢进自我意识泛滥之大海时所遭遇的瞬间陶醉。换句话说那是一种光荣的贫梁、伟大的缺席。

这是一本随笔集,一代摄影大师在他「从心所欲」之年,沉殿回顾夏威夷及布宜诺艾利斯等地的摄影旅程以及与女性的暧昧情愫,平交道、桥樑、花器、动物园等日常风景在他心中的意象以及随之唤起的记忆。他的影像作品充满直接的、原始而强烈的情绪,文字间的内心风景却时而隐晦幽深。

现在的我,真挺喜欢这两个词的,一个叫「意象」,一个叫「内心风景」,总感觉它们是特别适合像我这样的,努力着,虽无大成,却也有衣穿、有饭食、有平静温和的情感的中年男人。

意象,简单说起来是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的结合!

是融入了个人感情的一种物象,与我交好的朋友常常问,勺子你一切都看起来顺顺当当的,为什么文字中还常常透着一种淡淡的、一丝愁的感觉呢,我说,也许这是一种的忧郁吧,我也不知道。关于现状、关于生活,我是满意的,也知足,只是那种叫做思想的东西仿佛与我渐行渐远了,是以有时候我会把某些臆意,或者想象,寄托在某些的器物上,比如只喜欢一两个牌子的酒,再比如那只心爱的球拍和钢笔,我不能容忍它被刮花。

关于内心风景,其实是挺抽象的东西。显然我不是一个智者,但却是一个对智慧有无限好感的人,爱智者多是爱美的,于是我坚持努力为自已的理想人生。不管这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不管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抱怨都是没有好处,我必须接爱它、并且热爱它,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有人说成熟的标志之一就是要懂得调侃,不仅调侃世界,也自我调侃。我对一些事情有一些看法,仍然坚守着自已心中美好世界的影子。

最后,引用莱蒙托夫老师的一句话: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着,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20171119_r

晚上女儿因为要赶去上六点半的奥数课,没能一起吃饭。下课后看到领导报告的这个情况,真的很窝心!

于是坐在书桌前,打开电脑,敲下这些文字,以为念。


 

乐清静,甘寂寞⋯⋯


觉不在深,有睡就行。吃不在多能饱则灵。斯是陋室,惟吾闲情。书本翻得快,墨棒磨得勤。谈笑皆友人往来无外人。可以来无影,去无形。无简报之乱耳,有美妙之乐听。虽非大宾馆,堪比出租屋。勺子云:日子而已 !

2016-08-17 103814

a9bcb77d672181f48631cc3784d8f04d._r

深圳到莞城的路实在是太堵,完全无法忍受每天花几个小时在路上,于是在公司附近租住了这间小屋,经过一番的整理,最主要是这里相对安静,业余时间可以用来休息、读书写字看报,下图是站在屋子中间用手机的全景模式拍摄,其实挺小间,据说戳这里可以全屏显示⋯⋯


早睡早起并不容易,但是可以


人生有三大终极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几个问题比较的复杂,一时半会很难闹得清楚。日常生活也给了我们三大难题:晚上睡不着,早上醒不来,晚上吃什么?这三大难也不停的困扰着我们,但是,只要想解决其实还是有一些确实可行的办法的。

这是我手机上的闹钟设置,声音是最让人不能忍受的那一种:

2016-07-26 093802_r

这很难,但坚持一段时间把生物钟调整过来之后也能习惯。

执行这个计划首要的问题是要拒绝不必要的应酬,把晚上的时间给空出来,除工作所需之外,超过十个人的饭局少参加,尽量不参加,如果必须参加也尽量要争取在十一点前结束。

初初,还有一个难题是是晚上根本没有办法入睡,是没应酬也睡不着的那种,但这是重要的,必须解决,因为后两件事跟这几乎是有因果关系。为了这个课题我曾做了长时间的实验,晚上十一点之前就洗干净身体,关了灯躺在床上开始酝酿睡意,尝试很多种方法尝试使得自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入睡:比如冥想、比如听轻音乐、再比如数羊。但是很遗憾大部分时候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因为大部分的入睡方法都敌不过一次手机的振动。

近期我尝试关闭手机等电子设备,但关闭手机又导致了另外一种的焦虑:会不会有人因公急务要找我呢,亲人朋友会不会有什么忽发的状况急着要找我呢。总而言之,要安安然的早睡并不容易。

虽然困难重重,不过,经过了这几个月的实践,我也还是总结出了一套能够促进早睡早起这件事的一些方法,目标是十一点半前睡觉。

除了前面提到的要尽量减少应酬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之外,饮食也是值得关注的点,总括而言宜以清淡为主,先人们总结出来的早餐吃好中餐吃饱晚餐吃少,甚至可以不吃,其实是有道理的。晚上大吃大喝必定影响睡眠质量。

要入睡,需要有睡意。

什么是睡意?睡意可以理解为组成睡眠的一个个最小的粒子,它们就是通往睡眠之路的沙粒,必须先收集到足够多的沙粒才有可能打开通往睡眠之国的钥匙。我们常常会说培养(或者说酝酿)睡意,似乎睡意就如同一颗种子,种下去以后浇水日照就会慢慢长成参天大树。

但其实睡意绝不是培养出来的,它的产生可以具化为几个连串的动作:

洗一个澡,水不要太冷也不是要太热,洗澡时间要适中,半个小时就太久了,十分钟之内搞定就差不多。洗澡应该是入睡前的一种仪式,通过洗澡,能让那些附着在你身上的焦虑和不爽都能离你而去(这是一点亲身的体验,那些睡前不洗澡留到次日晨再洗的,我表示不能理解。早上洗澡如果为提神,我的建议是可以早上运动一下,然后用清水冲冲就可了。

头发要干,刚洗完澡头发可能是湿的,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立刻躺下,我没有研究过湿头发睡觉等到年老了是不是真的会患头痛病(老人们是这么说的),但第二天起来等待你的肯定是不舒服,可以用风机吹干,或者等到自然干。

手机半关:关掉手机不太合适,毕竟人是社会的动物,在生活和工作中扮演了很多重要的角色,我的方法是手机半关智能手机其实都有一个勿扰模式,临睡前我都是打开这个模式,在这个模式下有一个例外清单,包括家人、老板以及一些重要的同事。

动作四:既然不玩手机又不能睡觉,这个时候做点什么好呢?

可以读书!

不过,建议还是不要读那些通俗的小说也不要读心灵鸡汤或者鬼故事。如果是为了要睡觉为目的阅读,考虑一下《纯理性批判》或者《资本论》吧,这些书一般不会让人产生一口气读完的冲动,通常会使人越来越困,越来越困。当你觉得你困得不行了,那就对了。

我不读书!那就冥想,所谓冥想就是盘腿而坐,要闭上眼睛然后开始极为缓慢的呼吸,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呼吸上,感受一呼一吸的节奏,放空自己。实践证明动作上用“葛优瘫”也是可以的,但一样要闭眼、专心呼吸。

关掉光源,培养了一些的睡意之后就关掉所有的灯,不仅仅是床头灯,房间里所有能发出亮光的小物件都尽量关掉吧。

1340194532-3043292239_n

网络图片,摊尸式睡姿示例


好的睡姿:当洗完了澡,也读了书或者冥想了,然后(半)关掉了手机和所有的灯,正常情况下这时候睡意应该达到了一个峰值了,离成功入睡只差一步了。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挑选一个好的睡姿入睡。

通常来说要想快速进入睡眠睡姿也是很重要的。这里我向大家推荐一种睡眠的姿势,就是摊尸式。摊尸式就是正面平躺在床上双肩松沉向地面,手掌心向上双腿微微张开,总而言之就是让自己看起来特别像一具尸体,这种姿势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人的大脑的活跃度,避免胡思乱想。请保持摊尸式的睡眠姿势,保持眼睛的闭上,保持缓慢的呼吸,好好享受睡眠。

养成习慣五点半起床之后我发现一整天的时间都仿佛长了许多,

上也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跑步、阅读、听音乐,都是极好的。

2016-07-25 183323

 


未弭前思顿成永别,追寻笑绪皆为悲端

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的拟一份发言稿,当天下午临时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我们公司作为本市两家大型成长型企业代表,要在下周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席的全市年度非公经济工作会议上提供经验交流。

写到一半,接到父亲打来电话:外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了,速归!

我对外婆是特别有感情的,程陈两家背林而居,每次回乡我都必定会领着妻女去看望我的老外婆。她老人家一生养育了四个孩子,两儿两女,母亲排行老二,大儿子是个先天性的哑巴,虽然在传统的农耕文化里大舅他几乎没有什么大大的产出,但是一家人都算是很善待他的了,我相信这也是受了外婆的影响,因为母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连拿破仑他老人家都说了:「世界上一切的伟大都是来自母亲!」感谢外婆养育了我那勤劳、善良的母亲。

压抑住心中的悲伤,润色好了发言稿,安排好手边的工作以及次日女儿在市里的舞蹈表演便与妻驱车返赣,千里粤赣路,朝发夕至人困马乏。抵达后把车停在院子里换乘脚力直奔外婆家,跪倒在外婆的灵前。

按老家的习俗,丧事一般两天,但请了风水先生看日子,说是第三日才有吉时适合下葬。中间请道士做了两天一晚的道场,我们这些孝子孝孙们可被这两个道士给折磨个半死,连续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折腾,我们随着道士的口令一会儿跪一会儿起,中间念经救苦的时候更是半个小时跪在水泥地上不得起身,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孝堂里的人两个膝盖全部淤青。

对于这些根深缔固的民俗传统,我不能同意但也无力反对,客观来看我感觉他们蛮奇怪的,两名道士身着道袍头戴八卦帽,搭的法事案台上面却写的是「佛光普照」,然后布置道场用的大幅黑呦条幅上的人物,全部是极其拙劣的笔法画的猪八戒师徒四人,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样逻辑(希望有懂行的人能不吝留言指教一二),但是对于这些鬼神灵异的东西,我的态度是:我自己可以不依、不靠、不信,但是也不亵渎,心怀敬畏。

外婆八十四岁高寿而终,儿孙满堂,算是喜丧,携妻坐在外婆的灵柩前我并不害怕,甚至也不悲伤,因为我明白但凡是人终须一死,外婆如此功德圆满,何以悲伤。只是看到母亲连续几夜不眠不休的守灵已经极其憔悴以及她那失去母亲而悲彻的哭泣,还有哑巴大舅整天整夜的拒绝进食(所有人叫他吃东西他都拒绝,最后还是我拉他才吃了一碗面,说也奇怪,此时竟然只有我能劝动他)以及趴在娘亲的棺木上撕哑的仰天哭嚎,母亲和大舅如此,我的眼泪再没忍住,此时妻也是不停的抹眼泪。

丧事结束之后,我们当天晚上稍微补了一下觉便匆忙赶回深圳,妻与我都有一堆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处理,可儿也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下山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清山秀水,我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

生活里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热爱它。返粤工作,等到我老了,我想我会回到这白云深处的靖安人家。

2016-06-29 080336

2016-06-29-080318_3


回程的路上,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年少的时候在家乡的那个小山村里和这些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常常可以见面。后来为了追求所谓的更好的生活,追逐所谓的理想,我离开了家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几经辗转几度追寻,我在城里有了一个家,但是和家乡的亲人们却是天各一方,甚至在他们有危难的时候我也无法相伴左右。

刚进城的时候,新的视野的确对我产生了疯狂的吸引力,刚出来时,我那些曾经枯燥而又悸动的日子时时被新鲜包围着。然而新鲜过后却发现,所了解的一切离现实很近,却与理想甚远。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吗?如果当初。。。会是怎样。。。

然而,生活就是生活,没有如果,却有很多的但是,无处逃避。

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我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永远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也会感到心慌意乱,無所适从时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或默默退出。

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