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放弃治疗

我是一个有病的人(强迫症,点击链接查看病情),妈妈说有病就得治,可是这个病目前还真是不太好治,医生说治疗强迫症有一种疗法叫森田疗法,它讲究的是顺应自然,为所当为,不要与症状进行强烈的心理抗争,帶着焦虑去生活、工作和学习,不去在乎它,一切都顺应自然,从而打破心理上的恶性循环。刚刚我在微信上贴出了这张手机桌面,熟悉我的朋友立刻大声惊呼:「勺子,你是不是停药了啊!?」

Screenshots_2014-03-07-13-00-04

的确,这段时间挺低落的,表现的不想做事情,不想读书,不想喝酒,拟定的计划也不想很快的去落实,有点电力不足的感觉。也不想出门,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纸牌屋》,事实上挺痛苦的,这是一种无力感,是一种被掩藏着却抹不去的焦虑,医生说这叫拖延症(Procrastination)。

看起来挺复杂啊,这是要精分的节奏吗?在万能的知乎上看到动机在杭州回答了下面这样的一个问题,挺有趣,他说他是应用心理学博士,是受过科学训练的文艺青年(下面是在知乎问答):

强迫症是否可以打赢拖延症 ?

这个战争有意思,我以张召忠将军的视角来分析一下,这个战争是否可能,以及如果发生战争,谁会赢。首先来看下参战双方:甲方是心理疾病界的老朋友强迫症。强迫症的主要症状是反复地做一个动作、一件事或想一个念头,病人想努力摆脱,却无法摆脱。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让病人痛苦。

再来看乙方,是心理疾病界的新军,拖延症。拖延症并不是传统老牌的心理疾病范畴,你在美国精神卫生疾病手册和中国精神卫生疾病手册上都找不到拖延症的名字。但它受众广面积大粉丝多。很多人都嚷嚷着自己得了拖延症。主要表现为不想做事,总是把事情拖到最后,总是完不成自己的计划等等(诸位看官估计都在嘀咕了,这不就是我吗?)

从战争规则上,如果你得了强迫症就不会得拖延症了,那算是强迫症赢了。如果你得了拖延症,不再得强迫症了,那算是拖延症赢了。如果你既得了强迫症,又得了拖延症,那么它们都赢了,你输了。

这真是场惨烈的战争。结果最终会怎样,且听我分析。

如果一个人得了强迫症,它还会得拖延症吗?答案是会的。因为它们有共同的盟军,压力和焦虑。通常在压力大的时候,强迫的症状会更明显,病人会有更强烈的焦虑体验。而很不幸,压力和焦虑也恰恰是很多人拖延的原因。想想没法按时完成任务会被老板骂,并不会让你更有动力,反而也可能让你更觉得想要放松,更不想做事。事实上,很多人的拖延就是对事情的挫折和压力的本能逃避。想想什么事更容易让你拖延?是让你产生挫折感和焦虑的事情还是让你产生成就感的事情?同样,如果一个人得了拖延症,也可能得强迫症。从这个角度,你输的概率很大哦。

但某些时候,强迫也可能战胜拖延。两种情况:第一种,强迫症是和学习或工作密切相关的。比如有个案例的强迫行为时学习,他无法让自己放松下来,一旦休息就感到焦虑和内疚。那样它的强迫症就不允许它拖延了。但这种强迫很少见,而且并不典型。大部分人是一边休息一边内疚。第二种,某些得强迫症的人,在人格特点上,确实有着过度担忧、提前准备、把什么事都做好、做仔细的人格倾向。而有这种人格倾向的人不容易得拖延症。

那拖延症会战胜强迫症吗?门都没有。强迫症其实是一种相当难治愈的疾病,有神经基础,其实力相当于美军。而拖延症呢,甚至都不算一种心理疾病,充其量只是一种不良的应对方式罢了,实力比朝鲜还要差一截。拖延症会让压力和焦虑加重,而压力和焦虑通常都会让你的强迫症状加重。

所以你看吧,要么强迫症赢了,要么它们都赢了,但是你肯定是输了,所以还是放弃治疗吧。

BTW,给大家推荐一款叫Muzei Live Wallpaper的APP。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我的强迫症

大概每个人都是有病的吧,只是有些人不愿意正视罢了。没有病的那不是人,是神。其实病分两种:一种是真病,包括生理和心理上的病变;另一种的病是指病态,愤世疾俗、我行我素、乱七八糟之类的。

前我无成,期望我能够不断行走、感、悟,然后不误后我。

周五,下班之后回家,途经罗湖口岸,我在那儿等小宝。其实小宝和她妈妈是从广州乘坐和谐号回深的。小宝的爸爸在车里等着,罗湖口岸是深圳交通最严管的区域,停车十分的不便和危险。我约摸提前半小时就到出口处了,终于小宝被妈妈用小推车推着走了出来,然后我们两人抬着小推车上台阶,到了停车的地方,我抱起小宝,打开后备箱,她妈妈则把推车折起来放进后备箱,此时发现我的电脑包也应该放进后备箱才比较合理,于是我一只手抱着小宝,另一只手把双肩包取下来放进后备箱。

在后面的整个周末,一手抱着小宝一手取下背包的这个画面一直的、反复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甚至想像,如果当时一个不小心,小宝掉地上了,怎么办?好吧,如果真的掉下去了,会是脚先着地还是脑袋先着地呢?如果是脑袋先着地,那不是惨了。就像是一个小电影一样,这件事情不自覚的在我脑袋里上演了N多次。

应该说,我不是一个马虎的人。每次撰写和回复电子邮件的时候,特别是工作邮件,我都会持特别认真的态度把每一封邮件当成正式的行文来写,所以必定会经过撰写、检查、推敲、发送这样的过程,自我感觉我的文字表达能力不会太差,而且对所负责的业务很熟悉,所以发送之后的邮件可以再改动的机会是不大的。可是,在一种不自覚的状态下,我常常会打开寄件备份,反复的看,其实也不能看出什么不妥了,即使不妥了也不能改了。

应该说,我不是一个丢三落四的人,做事情还是比较注重程序的。洗完澡之后一定会顺手把热水器的煤气关上,出门前也一定会把门窗、水电和煤气给关上,最后锁门。可是,常常在已经关灯睡覚了的晚上,我会爬起来再去拧一下热水器的开关和门把手,以确定它们真的被关上了。锁门后乘坐电梯到了楼下之后常常还会问媳妇儿,刚刚我们关了煤气和水电吗?门锁上了吧?甚至有想回去再make sure一次的冲动。

凡此种种,我仿佛是被强迫症了。

因此,我向wikipedia了解学习了关于强迫症的相关知识,据说有我类似症状的人是相对普遍的,只是有些人不自覚或是没有发现这是一个问题。于是我把了解到的信息录在这里,自我治疗,以及分享给有需要的人们。

病徵

強迫症患者典型的症狀是「帶有強迫性的行為」,例如不斷地洗手、反覆檢查門鎖、計數、祈禱。患者也可以出现强迫观念(如强迫性回忆、强迫性怀疑、强迫性联想、强迫性穷思竭虑等),或强迫行为与强迫观念同时出现。

患者的自我内省能力完好,患者可以很理性的感觉到这种强迫行为及强迫观念是没有必要的,但又不能用自己的意志加以克服,有时还有可能发生自我反强迫。患者的求医欲望迫切。这是一种很典型的自我内心衝突症状,由于这种强迫行为以及强迫观念的存在,有时会使患者的情感出现明显的焦虑。强迫症包括强迫性行为和强迫性思维,患者明明知道这些想法毫无意义,却控制不了为此感到痛苦的情绪体验。绝大多数强迫症患者都有完整的自知力,这与精神性症状有根本的区别。

病因

病因目前尚未明確:

1.患者有超強的聯想和想像力。過去有多個調查發現,患有强迫症者擁有高智商的比例高於正常人,或許因為病人的複雜思考模式正是導致發病的其中一個必要條件。

2.長期沒有安全感,對某些方面的擔憂持續存在。強迫症患者過度關注某些方面,而在其他方面的關注度降低。這與長期緊張的家庭社會關係有一定關係。

3.對現實的感知能力下降,記憶力退化,對自己已做過的同一件事印象不深。導致再次想到某件事時還和當初一樣要重新來一遍,造成形成強迫的外在表現。

但和神經傳導物質血清素多巴胺不平衡有關,生理、心理狀況,遗传、環境因素都可能致病。有人認為,開始是由於自身的性格,在某一件事情的刺激下,為了克服某種焦慮,反覆出現過多或重複的強迫觀念及強迫行為,導致中枢神经興奮和抑制失調。從而強化並導致了這種習慣的形成,導致了強迫症的形成。一個說法認為:肛门滞留人格可能是強迫症的一種輕微表徵。

森田疗法的治疗理论

森田正马认为,各种神经症的主要症状,包括精神上的及身体上的,这些症状都包含抑郁、焦虑、不安、强迫、以及失眠和精神疾患所导致的躯体不适等。他认为导致这些身心不适症状的主要原因是这些患者的思维的方向过分的指向自我,过分的不断进行自我内省,批判自我,过分的夸大自己的缺点,并且对各种危险表现的格外的敏感,导致不安情绪的形成。还有就是这类患者的内在欲望比一般人要大,容易导致内心矛盾的形成,从而导致焦虑,强迫症状的形成。

所以,他认为,对这些神经症的治疗应采取,“顺应自然”的人生态度去对待,不要主动的对症状有任何的抗争,要对疾病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不要在乎它,带着焦虑去生活、工作,从而打破这种心理的恶性循环,久而久之,症状便自然会消失。

森田疗法的治疗手段

森田疗法的治疗手段主要就是让患者“顺应自然”,不要与症状进行强烈的心理抗争,要帶着焦虑去生活、工作、学习,不去在乎它,也不要让自己建立任何得胜至少是必胜的的决心,一切都“顺应自然”、“听天由命”,症状自然的就会消退了,从而打破心理上的恶性循环,走出这种心理疾病的怪圈。

顺其自然

很多的患者朋友,对顺其自然的理解都是不够深的或是错误的,因而造成森田疗法对他们的治疗毫无效果,甚至使他们对森田疗法本身是否有效都产生了怀疑。究其原因,其实是他们只是从字面上去理解其含义,以为”顺其自然”就”任其自然”,就是对自己的问题不加控制,痛苦就让其自己痛苦下去所造成的。如强迫观念的患者,他可能就会错误的认为”顺其自然”就是让自己一直强迫下去。

要正确地理解”顺其自然”首先我们要弄明白什么是”自然”,既你要知道什么是”自然规律”。比如白天与黑夜的轮回、天气有晴也有雨,这些都是大自然的规律,它是不能人为控制的,我们人必须遵循、接受这些规律才会过得快乐。倘若人整天都抱怨为什么会有黑夜,或者认为下雨是不应该的,那么就违背的”自然规律”,结果肯定是自找苦吃。

为所当为

就是带着病痛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要让强迫性思维来左右自己的生活再痛苦都要做下去。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以为先把它想好弄透彻再去做事,有这种想法就注定要陷进去。所以,我们不主张用认知疗法来治疗强迫症,更不能与症状讲理。正如秀才和兵的故事一样:跟它讲理永远讲不清只是自讨苦吃,因为情绪思维等大部分心理过程,遵循开口向下的抛物线行走轨迹,有自己的的发展规律我们完全不用去理会它。相反越是重视症状,就越强迫。

主客体分离

这对于那些有违背伦理的强迫症患者,有着极大的帮助,比如恋母、梦见和亲人乱伦等等。要知道,这样“邪恶”的梦境会发生在我们大部分人身上,这样的念头只是我们的潜意识,不是意识层面的东西,我们不能控制它,也用不着为这样大不敬的“念头”而感到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