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患了电脑失写症


2015-11-21 080757_副本

My desk..


八零后们十几岁的时候,他们常常手抄歌词送人,抑或是写些漂亮的明信片。千禧年之前还流行了一阵子交笔友,天涯海角的人们互相写很多的书信,透过邮局递送的那种,我也热情参与了那个时代的那些事情。

事实上我们那一代人中的大多数是会写字的,比现在人写的好看,曾经我也是喜欢写字的,甚至还能写一点毛笔,幼年时的夯土房里以及后来进城了租住的屋子里,都贴满了我自已写的帖子。但是以及可是,现在我常常提笔忘字,这都是电脑的普及和应用的恶果啊。在无纸化和移动办公成为时尚的今天,实在是没有什么机会再用笔写字的了,对特别喜欢电脑的我来说情节更是要严重一些。每天写的最多的仍然还是那三个字:学前就会了的名、字。其它的,平均来看每天写不会超过十个字吧。

砖家称这种现象为电脑失写症,说是由于在电脑上敲字缺少笔迹的书写感和印痕感,对大脑的语言中枢产生不了刺激作用,从而造成失写现象。主要表现在电脑的使用者由于长时间连续地面对电脑打字,单调且重复地刺激大脑皮层造成了对手写汉字的暂时失忆。事实上手写汉字对锻炼大脑、增强记忆力进而培养思维是十分关健的,而这件事情电脑无法取代。尽管许多人敲电脑得心应手,但大脑中缺少必要的抽象思维而使得逻辑性和语言功能产生某种障碍。

类比一下,电脑失写症患者是曾经知道怎么写,也看过别人怎么写,就是现在自已写不出。而宫廷里的太监是曾经知道怎么做,也看过别人怎么做,就是现在自已做不了。

失写症与太监的确挺像的啊!

必须得承认,我是患病了,后果很严重的电脑失写症。看来。。但是。。电脑真的是方便又快速呀,同时也以为写字这件事情还是不能丢,于是我决定重新把它捡起来。现在我的业余活动除了看电影、阅读和打球之外,增加了一个项目就是常常的要写几行字。


szy

一枚老照片及致辞稿

要认真说起来,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是特别威武的,在他们那个收了工之后没事做只好做人的年代里,他们生了四千金出来,当然最后给长成了四百斤,她们的后边还有一个弟弟,按从大到小的顺序,前面三个业已成婚,现如今这一大家子人,都在一个叫深圳的小渔村里生活着。

黄五人团_副本

包括但不限于这张成长的老照片,将在婚礼现场展示,老爷子前面三个女婿结婚的时候都是穷光蛋,婚礼什么的一切从简了,所以这次小舅子结婚,大家懋足了劲,是当成了黄家这一代人的头等大事来办的,婚礼本周六会在深圳的一个山庄里举行,仪式上老爷子作为主婚人,得讲几句,他让我给拟个稿

这样一个简单的讲稿其实是不难写的,

我是考虑了这样几个问题而写就:一是要以老爷子能脱稿讲为目标,所以不能拽太多生涩的词、句,语言要通俗。二是,要表达出他对儿子的期许,又不能讲太直白了,其实他对这个儿子是经历了希望、失望,再期望的艰难过程的。其三就是受到了时间的限制,婚庆公司的主持人安排流程时说:证婚人、主婚人和家人代表的发言以不超过五分钟为宜。

主婚人致辞_副本

BBC 的 ‘被’ 字用对了吗?

英国琐记的作者Janet写信给我说:请人气旺盛,相识满天下的勺子同学帮忙叫多一些中国同胞发表意见,让我看看大家的观点。。。

事实上我的读者多不能直接访问她的博客(在墙外),或者会懒得为此翻墙?所以,贴在这里。我是十分认同Janet都是这种追根究底的精神的,毕竟她从事教育工作的嘛,她虽然没有在中国生活过,但是对中文还是挺执着的,一直坚持更新着中文博客。请同学们帮Janet解惑。

话说:

在英国,有两个小学生,一男孩,一女孩,刚开始写博客,写了两个月。

男孩是我家的 11 岁儿子,写 Ben Williams’ World,点击率约 1000

女孩是 9 岁的 Martha Payne, 写 Never Seconds,点击率已超过了 2 百万 (2 millions!)。

苏格兰的 Martha 从 5 月开始,

在学校把校餐拍了下来,上载到博客上,还给午餐打分、写感言。

她的午餐--一个富裕国家的英国小孩的午餐 (不怎么营养,量少),引来全球注目。

推广营养餐的英国名厨  Jamie Oliver,点名赞赏 Martha 的博客。

现在,Martha 凭着知名度,为慈善机构 Mary’s Meals 募款,共筹到了 7 万英镑 (目标是 7 千英镑)。 Mary’s Meals 为全球众多贫困国家的儿童提供营养餐。

Martha 也欢迎全球读者提供学校的午餐照片。你可以看到日本和中国等国读者发给她的午餐照片。几天前,苏格兰地方当局曾一度发出禁令,不准她在学校里继续拍照,此举遭媒体猛轰,才一天,就解禁了。

小女孩又胜利了。

于是她闻名全球,有人找她写书、上电视。连好莱坞也看上她了。

我写了一小段:“几天前,苏格兰地方当局曾一度发出禁令,不准她在学校里继续拍照,此举遭媒体猛轰,才一天,就解禁了。”

请读者点评:

BBC 以下这篇文字,标题上的 “被” 字,用对了吗?这样的文句,需要用 “被” 字吗?

见信如晤

市长大人給我们董事长来了封信,得回函,处长令我拟个稿。初稿我很快就写出来了,兴高采烈的请隔壁那位方舟子的铁杆粉丝来欣赏加鉴定。看完之后他评论说:写的很好,只是成语少了,白话文了些。他这么一说,也觉不无道理,于是把开头处的:您好!果断改成了:见信如晤!

这四个字好熟悉又好陌生啊,还流行写信的那个年代,人们写信往往喜欢在开头处写见信如晤,表达的意思是收信人看到这封信就好像亲自见到写信人一样,如果收信人是长辈就是好像写信人亲自去请安了。

信的内容不便公开,我忽然想起两件陈年旧事:

×××××××××××××××××

我和弟弟都在外面工作后,为了方便打电话,给前家里装了固定电话。老家在山顶上,山顶上的几家人都没装,一根电话线弯延几里地为我家那一部电话,风吹雨打的就经常断线。后来我们干脆停掉了固定电话,给爸妈买了手机,听说发短信化钱少,于是我们春节休假返乡的时候,他们就緾着我教他们拼音打字,他们那会儿的类私塾学校好像没有汉语拼音,教的是三字经和千字文。

到我们要离开家回到工作岗位的时候,他们还没怎么学会。

爸说,让我以后慢慢摸索得了,你们还是回去上班吧。回城的时候躺在火车车箱里我听到手机响,是一条短信,是老爸发过来的。打开却是空的。回电话过去,原来他们只是想知道我们是否平安!

还有一次,我出远门,出发前告诉了老爸我的行程。路上手机就不停收到短信,都是老爸发过来的无字的短信。回电话过去,其实没什么事,原来他们只是担心着我,想确定我的旅途是平安的。以后,但凡收到老爸无字的短信我都立马打回去。有一天夜里,十二点多了,听见手机响,又是一条短信,还是老爸发来的。虽然我知道是空的,但还是睡眼朦胧地按下了阅读键,出现在屏幕上的竟是我名字中的一个字。

我顿时热泪盈框!

×××××××××××××××××

我十二岁开始住校,开始的时候每周回一次家,后来随着升学,工作,离家就越来越远,回家的频率也慢慢的由一周变成一月,最后一年。学生时代,我每个月都要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写一封信,报告我的学习情况,同时表达对他们的想念和感谢。后来我参加工作了,有了手机和电脑,于是再没有一月一信了,更多的是用手机打电话的方式联络家人。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又想给他们写写信,可是我却选择了电脑打字,因为我以为电脑打字的他们更好认,然后排版神马的也更漂亮一些。所幸者,这样发了一封之后,我再也没用电脑给家人写过信了。

我甚至有一个想法,我打算给老家的父母拉根网线,然后把我不用了的小黑寄回老家,然后教他们用QQ、Skype。

×××××××××××××××××

受环境的影响,我们已经改变了很多旧有的习惯,习惯了新时代的行为模式。前不久,我说过电脑失写症这件事情。自从电脑普及了之后,我们手写的东西真的越来越少了,甚至快要忘记写字这项基本的技能了。近年来网络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于是纸张都不太需要的。从科学和效率的角度讲,这样的沟通方式当然是比以前更先进了。

可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亲切感却不见了,再难有手拿信纸、见信如晤的感觉了。

人类发明了汽车,于是人们不太走路了。人类发明了电脑,于是人不太写字了。有一位智者说:当我们自认为对这个世界相当重要时,这个世界才开始原谅我们的幼稚。可是,当有一天,我们作为人,对这个世界不那么重要了的时候,这个世界将会是怎样?她会“惩罚”我们的“冲动”吗?

×××××××××××××××××

这个是我在鹅城当县长的时候,杭州的时时刻刻写在PT本子上的。

写字是一种的心理发泄

psb

小时候,我没有写字的习惯,更确切地讲不能够坚持的原因﹐多半因为懒或者贪玩。此外也有一个小小的心思,就是害怕文字里那些自私的想法或是念头﹐更害怕那些不太光彩的事情有一天会随着文字的曝光而公诸于众。

现在,我长大了﹐也成熟了一些,我不想在未来苍老的时候,回首身后是一片的空白。人一辈子那么的长﹐那么空洞和乏味。趁着自己的青春还经得起挥霍的时候﹐总该是要留下一些伤口的﹐在岁月里慢慢地凝结成疤﹐让它们伴随着自已的年华老去。没有回忆的人生是很无趣的﹐于是开始写一些东西﹐幼年的没有远见是注定要为今天才开始写作付出代价的呀。

失败是成功之母。这样想着,我就觉得这次开张很有成功的可能。我总结以往写作失败的原因,最重要的是自己脸皮不够厚。总宅心仁厚的以为博客就该记录自己内心最原始、最赤裸裸的真实想法。而事实是,生活中的我还不是一个特别高尚的人,经常会有些自私的念头,甚至是龌龊的想法。以前在日记式的文字里偷偷记了,写上我对这个卑鄙世界和卑鄙世人的无数次意淫和手淫。我是个低调而且有点害羞的人,又怎么可能让你们知道我的秘密,或者有可能看见呢﹐所以我把成长过程中的呕心沥血的手稿都烧掉了。

我一直认定写字是一种的心理发泄。就像射精的过程一样,勃起然后发泄了,与旁人是无关的,现在,认真想想其实我是错误的﹐我的心事还是需要有人来分享的﹐我的心事还是需要别人来关注并且评头论足的。缺少交流和沟通会让我渐渐没有了继续勃起的干劲﹐就好象一个优秀的射手,最激动的就是听见破门后球迷们的掌声。更何况这个世界还有些喜欢旁观或者偷窥别人勃起的人呢﹐能帮到他们是件让我觉得荣幸的事情,于是我决定,用博客的方式分享我的一些故事和心情,还有一些个人的看法。

说到看法,想起小波说过:作为一个寻常人,我的看法也许不值得别人重视,但对自己却是很重要。这说明我有自己的好恶、爱憎,等等。假如没有这些,做人也没什么味道。

可是,你们懂的,我们生和活在一个神奇的国度,任何的写作都必须要先行自我阉割,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和谐的构素啊,但还是必须自我阉割。私事不能写,公事不能写,我还能写此什么呢,于是我只好打比方,有时候得拿动物来说事。想到这一层,我忽然感觉到相当的郁闷和忧伤,我们终究还是要对这个卑鄙的世界妥协和改变的。

我在这里博、在这里射,你们就当做是一场寂寞的烟花表演好了。漫天的精子四处游走,天空中布满了我的血迹。。

 


s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