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回乡偶记


过去我也陆陆继继的写过了一些乡土人文的东西(戳这里全览),大多数时候是在表达一种对家乡的或喜、或悲、或惆怅的心情。我们这一代注定是漂泊的,然而漂泊不是不幸,而是一种的资格,我始终这么认为。

少小离家,乡音不改。总的来说越往后边再回家乡的心情是向好的,以前家里条件不好,我们在城里也还没混出个人模狗样来,回乡的心情总是略显沉重,每次返城的时候伴着父母的叮咛,走出很远再回头时往往泪洒村口。如今好了一些,我们解决了温饱问题并且在城里有了一个家,也有一份自己喜欢并且乐意为之付出努力的工作,在老家也为父母建了一栋小别野,父母不太习惯城里左右邻居都不认得的生活,他们住在乡里仍然种了二亩地以及各种蔬果,以供吃食,同时照看着弟弟的一双儿女,有天伦也有田野。

这次回乡,我更欣喜的发现父亲找到了新的爱好,钓鱼!

已经是有点发烧级别的那一种了,老家有一个延绵数十里的水库(发电),环境优美而且鱼产丰富,他说乡里有一大批中老年钓友,但要有空就会结伴去钓鱼,甚至成立了专门的钓鱼协会,随着技术的提高,有时候一晚夜钓下来能有几十斤的渔获,显然已经吃不过来了,于是父亲钓鱼回来就把渔获分送给乡里乡亲,他更多的是为了享受那“钓鱼不为鱼”的乐趣。

老有所好,这样真的让我放心许多。国庆假期这几日,白天在父亲的带领下一起去钓鱼,晚上则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喝酒聊天,其乐融融。

返城的路上开车十几个小时,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离乡日久,事实上我们对家乡也是越来越缺少了客观的概念,不管它是以经济建设著称、或者是以历史文化而著称,我们不再清楚乡里乡邻之间的互助或者矛盾,也不清楚新农村建设的进程和规划,时而惊觉:这里什么时候又修了一条公路,那里什么时候又建了一栋新楼。对家乡,我们有的只是对家族的记忆、对假期的记忆、对少年时代以及那个秋天的记忆……

thumbnail-53

社会主义新农村

thumbnail-54_%e5%89%af%e6%9c%ac thumbnail-40 thumbnail-50

踏着熟悉的路径向前迈进,即使俗事纷扰,跑步的坚持总不能放弃。坚定的踩下每一个步伐,在城市,在乡村。

早晨六点钟起来在田野里奔跑,神清气爽。

thumbnail-35

白云深处,靖安人家。我的瓦尔登湖,全景大图戳这里

thumbnail-37 thumbnail-32 thumbnail-26

白天在瓦尔登湖鲜少渔获,爷爷为了让孙女享受渔之趣,次日把孙女领到自家的鱼塘,手把手的教,一柱香的功夫钓上来了28条,大呼过瘾。

thumbnail-14

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莓苔草映身。

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

thumbnail-5

有了(看大图

1-130r6102331527

渔获

thumbnail-46

Kungfu

thumbnail-19

闺女在河道里捡的鹅卵石做的手工作品

 


 

未弭前思顿成永别,追寻笑绪皆为悲端

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的拟一份发言稿,当天下午临时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我们公司作为本市两家大型成长型企业代表,要在下周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席的全市年度非公经济工作会议上提供经验交流。

写到一半,接到父亲打来电话:外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了,速归!

我对外婆是特别有感情的,程陈两家背林而居,每次回乡我都必定会领着妻女去看望我的老外婆。她老人家一生养育了四个孩子,两儿两女,母亲排行老二,大儿子是个先天性的哑巴,虽然在传统的农耕文化里大舅他几乎没有什么大大的产出,但是一家人都算是很善待他的了,我相信这也是受了外婆的影响,因为母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连拿破仑他老人家都说了:「世界上一切的伟大都是来自母亲!」感谢外婆养育了我那勤劳、善良的母亲。

压抑住心中的悲伤,润色好了发言稿,安排好手边的工作以及次日女儿在市里的舞蹈表演便与妻驱车返赣,千里粤赣路,朝发夕至人困马乏。抵达后把车停在院子里换乘脚力直奔外婆家,跪倒在外婆的灵前。

按老家的习俗,丧事一般两天,但请了风水先生看日子,说是第三日才有吉时适合下葬。中间请道士做了两天一晚的道场,我们这些孝子孝孙们可被这两个道士给折磨个半死,连续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折腾,我们随着道士的口令一会儿跪一会儿起,中间念经救苦的时候更是半个小时跪在水泥地上不得起身,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孝堂里的人两个膝盖全部淤青。

对于这些根深缔固的民俗传统,我不能同意但也无力反对,客观来看我感觉他们蛮奇怪的,两名道士身着道袍头戴八卦帽,搭的法事案台上面却写的是「佛光普照」,然后布置道场用的大幅黑呦条幅上的人物,全部是极其拙劣的笔法画的猪八戒师徒四人,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样逻辑(希望有懂行的人能不吝留言指教一二),但是对于这些鬼神灵异的东西,我的态度是:我自己可以不依、不靠、不信,但是也不亵渎,心怀敬畏。

外婆八十四岁高寿而终,儿孙满堂,算是喜丧,携妻坐在外婆的灵柩前我并不害怕,甚至也不悲伤,因为我明白但凡是人终须一死,外婆如此功德圆满,何以悲伤。只是看到母亲连续几夜不眠不休的守灵已经极其憔悴以及她那失去母亲而悲彻的哭泣,还有哑巴大舅整天整夜的拒绝进食(所有人叫他吃东西他都拒绝,最后还是我拉他才吃了一碗面,说也奇怪,此时竟然只有我能劝动他)以及趴在娘亲的棺木上撕哑的仰天哭嚎,母亲和大舅如此,我的眼泪再没忍住,此时妻也是不停的抹眼泪。

丧事结束之后,我们当天晚上稍微补了一下觉便匆忙赶回深圳,妻与我都有一堆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处理,可儿也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下山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清山秀水,我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

生活里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热爱它。返粤工作,等到我老了,我想我会回到这白云深处的靖安人家。

2016-06-29 080336

2016-06-29-080318_3


回程的路上,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年少的时候在家乡的那个小山村里和这些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常常可以见面。后来为了追求所谓的更好的生活,追逐所谓的理想,我离开了家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几经辗转几度追寻,我在城里有了一个家,但是和家乡的亲人们却是天各一方,甚至在他们有危难的时候我也无法相伴左右。

刚进城的时候,新的视野的确对我产生了疯狂的吸引力,刚出来时,我那些曾经枯燥而又悸动的日子时时被新鲜包围着。然而新鲜过后却发现,所了解的一切离现实很近,却与理想甚远。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吗?如果当初。。。会是怎样。。。

然而,生活就是生活,没有如果,却有很多的但是,无处逃避。

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我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永远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也会感到心慌意乱,無所适从时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或默默退出。

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伟大都来自母亲


五月的暖风,吻着万物争荣的原野

五月的细雨,润着桃红柳绿的枝叶

五月的第二个周日是母亲节,在此向家里敬爱的母亲们,以及天下所有的母亲们问声好,祝福您们节日快乐,永远幸福、安康!记得是拿破仑说过: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伟大都来自母亲!这一点我表示同意,在老拿君风光且短暂的一生中,我觉得这是他说过最靠谱的一句话,没有之一。

0414_nEO_IMG_副本

2003年 江西老家的亲人们

母亲,妈妈,是我们一代又一代的生命之河。

无论是穿金戴银还是饥寒交迫,母亲都把无私的爱奉献给自已的儿女。 她们用爱的乳汁和体温把生命润泽。

0455_nEO_IMG_副本

2004年 我和爹娘在上海外滩

儿行千里,扯不断母亲悬在心头的牵挂,慈母手中的针针线线,把疼爱儿女的心意连接。望儿山上,母亲那千载不移的遥望,让天下儿女百感交错。儿女们为了母亲的微笑而奋斗,为了妈妈的快乐而拼博,他们要让母亲的每一天都是幸福快乐的!

IMG_1970_副本

2011年 媳妇和丈母娘在北京王府井大街闲逛

从希腊诸神之母赫拉,到母亲节的创立者安娜查尔维斯,从百年前的第一次母亲节,到今天传遍全球的母亲之歌。献给母亲的康乃馨化做了感恩的圣火。有人问母亲节应该送给妈妈什么?

我毫不犹豫地说:送给母亲你那颗感恩的心吧!

我们要用感恩的心和言行,去温暖母亲的心。换言之:为了母亲的微笑我们勤苦学习,我们好好工作,我们快乐地生活。为了母亲的尊严,我们去奋斗,我们去拼搏,我们去赢得荣耀,我们要建功立业。 记住,听妈妈的话!!

IMG_7887_副本

2012年 大年初一,我们起了个大早,冒着风雪去给外婆拜年。


sign

一张失而复得的老照片

现在重贴这张照片,是因为有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电影上映,于是我在翻看十年前的文字,希望找到一些有关青春的记忆,意外发现了这张照片的完整版,当时是用作日记的配图的。这十年来我保存的版本是去年文章中的那一枚,显然下边少了一截,我曾经以为再也找不到完整的了。。

1985全家福_副本2_副本

这是去年写的《一张旧照片的故事:1985年的全家福》:

写在前面:

话说孔子东行,闻哭声甚悲。孔子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傍。孔子辟车与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

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闲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而少绝之,失之三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吾请从此辞矣。」立槁而死。孔子曰:「弟子诫之,足以识矣。」于是门人辞归而养亲者十有三人。

时光不断的流逝,我感受着周遭的人、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断的改变。如今,我三十出头,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会感到心慌意乱,迷茫,無所适从。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亦或默默退出。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那枚旧照:

父亲来电,问我电脑里还有没有公公婆婆的相片(我们老家称呼爷爷奶奶为公公婆婆),父亲说,原来供奉在家里正堂虎溪程氏祖宗牌位上的爷爷奶奶的瓷画相,有一天出去干活,家里门没关好,结果家里养的鸡飞了上去,爷爷奶奶的瓷制画像被掉在地上,碎了。父亲说,虽然,公公婆婆就葬在房子对面几百米的土丘之上,但那里如今只能看见一堆黄土了,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的相片,他十分希望再去给他们重新做两枚瓷画相,供奉在正堂上,这样就可以常常看到他们。

听到父亲这样讲,我几乎不能自己了。如果说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终究还是不太准确,父母,在当时偏远的农村,而且是普遍不崇尚读书的环境下培养了我走出来,已经付出了比一般人家更多的辛劳。可是,在我黑白两色的童年记忆里,的确我与爷爷奶奶的关系是更亲密的,至少,我上小学以前都是跟爷爷奶奶一起睡的。我活到现在,虽无大成,一路走来也算是顺风顺水,至此,真正让我觉得遗憾的事情就是爷爷奶奶在我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可以挣钱回报他们了的时候,他们却跟苏格拉低老师喝茶去了。

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爷爷病重,速回。

彼时我人还在学校,打算到县里的一所学校去教书。我坐了最快的车回家,但是因为乡下地方交通不便,特别到了到县城后要转上山车的那一段路。从南昌回去,不过二百里地,却花了我五个小时,直感觉我的祖国怎么这么的大,走不到头的样子。到得村口,远远看见家里的大门上已经贴上了蓝底对联。我知道﹐我来晚了,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老家基本上还是流行土葬的,在出殡的时候,按一般习惯应由长子扶灵位。因为爷爷非常的喜欢我,并对我寄以厚望,生前特别嘱咐父亲,要让我端他的灵位。失去亲人,是非常痛苦的,于是我哭了,二十来岁的年纪呀,哭将起来也是可以很嚣张的。我无法像李敖那样,据说李敖小时候在他父亲去逝后还哈哈大笑﹐他说父亲是到极乐世界去了﹐终于逃脱了人世间的疾苦﹐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我穿着雪白的孝服,端着爷爷的灵位,几乎失去重心,一路上姨娘在旁边扶着我,劝我不要太伤心,说只要我们以后过得好好的,爷爷也会放心的。

爷爷是个老兵,他二十出头的时候,国民党在全国各地抓壮丁。这里可能稍微解释一下,听爷爷讲那个时候兵荒马乱的,去当兵后十有八九是不能活命回来的,所以自发参军的人并不多,于是国军兵力严重不足,便到处强征,规定一家如果有两兄弟或以上者,必须要有一人参军,爷爷就是被抓去的,因为他的两个兄长都已成家,只他单身。那时候有人为了逃避抓兵,竟下狠心亲自挥刀,将自已的食指砍掉,因为没有了食指就无法扣板机,当年,无法打枪的兵部队是不要的。爷爷在外混战十余年,参加过著名的淮海战役,所幸命大,在四十岁的时候全国解放后回故里和奶奶结合,之后便有了我的父亲。

回乡之后,爷爷特别信奉我们当地的保护神梅花娘娘,据他讲,在淮海战役前期,就有很多的银行和票号被夷为平地,炸成炮灰,自然,一地的钞票和银元啊,可是他没有停留,没有去捡,原因是之前梅花娘娘有托梦给他,叫他不能贪恋财物,毕竟身外之物,要时刻顾念的是家里的父老以及兄弟姐妹,于是他死里逃生,在不惑之年回到了老家。

淮海战役之后爷爷成为了我党我军的人,解放之后才回到乡里,当了生产队队长。晚年,每月可领到国家发放的一百二十五元抚恤金,还有几斤猪肉。爷爷到六十岁的时候患上了高血压,熬到七十六岁,终于血管爆炸而亡。听父亲讲,爷爷在弥留之际,口里只一直念着我的名字。小时候爷爷奶奶最疼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给我留着的,印象深刻之处是家里吃肉的时候,彼时农村人吃顿猪肉是不容易的,爷爷总是把最瘦的往我碗里夹,因为,我不吃肥肉,传说是小时候被吃太多了。长大之后﹐外出求学﹐我也成了他们心里最大的牵挂﹐每次我放假回家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泪眼婆娑。

爷爷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晚年他已深谙世事之炎凉,懂得了很多人生的大道理,他特别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说,仗已经被他们那一代人打完了,在将来的较长一段时期之内,大概不会再打仗了,你们这一代的伢子,唯有把书读好,才能让自已的人生,更充实,

最主要是不被人家欺负,用乡里讲叫做不吃(qia)亏。

办完爷爷的丧事回到学校,同学们说我像是大病了一场。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情,整个人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奇怪的是,爷爷走后的几个月,奶奶也跟着去了。好在我低落的情绪只持续了较短的一段时间,尔后我又全身心的投入了新的学习和工作,这是爷爷给我的信念。上图是我翻遍电脑硬盘找到的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已经斑驳了,摄于一九八五年。

“照相喽,照相了…”

那一年的某个下午,一枚长发青年,脖子上挂着照像机在我家门口叫嚷着。于是,正在地里干活的父母及在后山玩耍的弟弟被爷爷临时召集了起来,就有了这张照片,是那天下午在房子后面的河边照的,老家屋后的小河里长满了芭蕉树,这张照片的背景是芭蕉林,但现在已经看不清楚了,那年我4岁,弟弟3岁。

父亲和母亲是在二十岁的时候结婚的,他们都是勤劳、善良的农民。那个年代的婚姻十之八九是由父母作主和操办的,他们也一样。我们那个大山的里边有两个生产队,一个叫坑头,另一个叫湾里,听这地名,坑之头,湾之里,就可以知道我的老家真心是在水之源头。那时候爷爷和外公分别是这两个生产队的队长,据说他们二老是在一次生产动员大会后的田梗聊天中,决定了要成为亲家这件事情的。

小时候我们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起,父母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我和弟弟则一天到晚在家里和门前的田地里不知疲倦地闹着。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同甘共苦,生活的很是简单,但真的很幸福。听长辈们说,我一岁时学会直立行走,但长到三岁了还不会说人话,差点被人误认为是天生的哑巴。穿开裆裤的时候是什么样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如果非要讲,得问母亲,她可是什么都记得的。

不过我清楚地记得一件事,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因为不敢一个人上洗手间而尿裤子了,学校人多,我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的,那年我六岁吧。我没有上过幼儿园,八零年代的家乡根本不知道幼儿园为何物。小学是在村上的危房里度过的,一年级的时候班上才九个人,我每天要走两三里的山路上下学,相对来说这算是很近的了,有些更远的每天来回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但没有办法,整个村子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所小学。

从小我性格就内向,放学后很少跟小朋友们混在一起玩,每天都会很早回家,写完作业,然后被爷爷要求着练习写毛笔字,记忆中家里所有的旧报纸,旧书,包括以前父母读过的《三字经》和《千字文》等,都被我糟蹋完了。

性格内向的我注定是善良的,呵呵。

左邻舍右的小家伙经常聚在一起干坏事,比如几个小家伙会合伙到田地里抓几只青蛙,装在罐头瓶子里,然后找来家里用过的点滴设备给青蛙注水。直到青蛙的肚子像一个球似的动弹不得。这时候一伙小家伙会很兴奋地拍手叫好,然后在田硬上挖一类似墓穴的小洞,将肚子里装满了水的青蛙放在里面,然后洞口用片状的石片封起来,就这样把青蛙给活埋了。我是不会参与这样的活动,我觉得青蛙身上粘糊糊的,忒恶心。但我也没有能力制止他们,那样做是会被群欧的,我得承认我打不过他们,只能等他们走后悄悄地把小石板扔到很远的小溪里,用力的。

夏天的晚上吃完饭后便和爷爷一起坐在门口的石凳上乘凉,门口的稻田里蛙声一片,

眼前满是摇着屁股晃来晃去的萤火虫。在这种环境下,我歪着脑袋听着爷爷讲他以前在外战斗的故事,他永远有讲不完的关于战争的故事。就这样听着爷爷的战史,我逐渐长大了。

长大之后,离家就越来越远了,中学时晚上已经要上自修课了,不方便天天回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独立生活,那年我十二岁。每星期骑自行车回一次家,拿一些干菜带到学校,作为一周的伙食,每次,母亲都会放比平时家里更多的油,把最好吃的菜炒好,让我带到学校,其实,那时候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家里的老母鸡下的蛋了。

后来,我开始想到自已以后的人生,那时候的三观还是很模糊的。可以确定的是,在当时的家乡,读好书是唯一走出山村的希望。要么就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山村里种地。面对这样的现实,我站在山坡上的田里插秧,累到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下定决定:我要走出去!

记的很清楚,那枚长发青年把相片送给爷爷之后,爷爷用一块红扁做了一个大相框,这张照片被赤果果的夹在了里边,挂在爷爷卧室的墙上,经年累月,等我有意识要把那些老照片保存下来,拿去扫描的时候,已经斑驳成这样了,现在连低片都找不到了,当时扫描下来的点数也不高。

现在,我已经有了单反,喜欢时不时的拍下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外出求学到参加工作,到现在十年有余了,这些年来每年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都只有短短几天。无限感慨,所以敲下这些文字,以为念。

一张旧照片的故事 1985年的全家福

写在前面:

话说孔子东行,闻哭声甚悲。孔子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傍。孔子辟车与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

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闲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而少绝之,失之三也。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也。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吾请从此辞矣。」立槁而死。孔子曰:「弟子诫之,足以识矣。」于是门人辞归而养亲者十有三人。

时光不断的流逝,我感受着周遭的人、事、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断的改变。如今,我三十出头,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会感到心慌意乱,迷茫,無所适从。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亦或默默退出。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那枚旧照:

父亲来电,问我电脑里还有没有公公婆婆的相片(我们老家称呼爷爷奶奶为公公婆婆),父亲说,原来供奉在家里正堂虎溪程氏祖宗牌位上的爷爷奶奶的瓷画相,有一天出去干活,家里门没关好,结果家里养的鸡飞了上去,爷爷奶奶的瓷制画像被掉在地上,碎了。父亲说,虽然,公公婆婆就葬在房子对面几百米的土丘之上,但那里如今只能看见一堆黄土了,如果能够找到他们的相片,他十分希望再去给他们重新做两枚瓷画相,供奉在正堂上,这样就可以常常看到他们。

听到父亲这样讲,我几乎不能自己了。如果说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终究还是不太准确,父母,在当时偏远的农村,而且是普遍不崇尚读书的环境下培养了我走出来,已经付出了比一般人家更多的辛劳。可是,在我黑白两色的童年记忆里,的确我与爷爷奶奶的关系是更亲密的,至少,我上小学以前都是跟爷爷奶奶一起睡的。我活到现在,虽无大成,一路走来也算是顺风顺水,至此,真正让我觉得遗憾的事情就是爷爷奶奶在我刚刚步入社会的时候,可以挣钱回报他们了的时候,他们却跟苏格拉低老师喝茶去了。

接到家里的电话,说爷爷病重,速回。

彼时我人还在学校,打算到县里的一所学校去教书。我坐了最快的车回家,但是因为乡下地方交通不便,特别到了到县城后要转上山车的那一段路。从南昌回去,不过二百里地,却花了我五个小时,直感觉我的祖国怎么这么的大,走不到头的样子。到得村口,远远看见家里的大门上已经贴上了蓝底对联。我知道﹐我来晚了,没能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老家基本上还是流行土葬的,在出殡的时候,按一般习惯应由长子扶灵位。因为爷爷非常的喜欢我,并对我寄以厚望,生前特别嘱咐父亲,要让我端他的灵位。失去亲人,是非常痛苦的,于是我哭了,二十来岁的年纪呀,哭将起来也是可以很嚣张的。我无法像李敖那样,据说李敖小时候在他父亲去逝后还哈哈大笑﹐他说父亲是到极乐世界去了﹐终于逃脱了人世间的疾苦﹐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儿。我穿着雪白的孝服,端着爷爷的灵位,几乎失去重心,一路上姨娘在旁边扶着我,劝我不要太伤心,说只要我们以后过得好好的,爷爷也会放心的。

爷爷是个老兵,他二十出头的时候,国民党在全国各地抓壮丁。这里可能稍微解释一下,听爷爷讲那个时候兵荒马乱的,去当兵后十有八九是不能活命回来的,所以自发参军的人并不多,于是国军兵力严重不足,便到处强征,规定一家如果有两兄弟或以上者,必须要有一人参军,爷爷就是被抓去的,因为他的两个兄长都已成家,只他单身。那时候有人为了逃避抓兵,竟下狠心亲自挥刀,将自已的食指砍掉,因为没有了食指就无法扣板机,当年,无法打枪的兵部队是不要的。爷爷在外混战十余年,参加过著名的淮海战役,所幸命大,在四十岁的时候全国解放后回故里和奶奶结合,之后便有了我的父亲。

回乡之后,爷爷特别信奉我们当地的保护神梅花娘娘,据他讲,在淮海战役前期,就有很多的银行和票号被夷为平地,炸成炮灰,自然,一地的钞票和银元啊,可是他没有停留,没有去捡,原因是之前梅花娘娘有托梦给他,叫他不能贪恋财物,毕竟身外之物,要时刻顾念的是家里的父老以及兄弟姐妹,于是他死里逃生,在不惑之年回到了老家。

淮海战役之后爷爷成为了我党我军的人,解放之后才回到乡里,当了生产队队长。晚年,每月可领到国家发放的一百二十五元抚恤金,还有几斤猪肉。爷爷到六十岁的时候患上了高血压,熬到七十六岁,终于血管爆炸而亡。听父亲讲,爷爷在弥留之际,口里只一直念着我的名字。小时候爷爷奶奶最疼我了﹐有什么好吃的都要给我留着的,印象深刻之处是家里吃肉的时候,彼时农村人吃顿猪肉是不容易的,爷爷总是把最瘦的往我碗里夹,因为,我不吃肥肉,传说是小时候被吃太多了。长大之后﹐外出求学﹐我也成了他们心里最大的牵挂﹐每次我放假回家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泪眼婆娑。

爷爷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晚年他已深谙世事之炎凉,懂得了很多人生的大道理,他特别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说,仗已经被他们那一代人打完了,在将来的较长一段时期之内,大概不会再打仗了,你们这一代的伢子,唯有把书读好,才能让自已的人生,更充实,

最主要是不被人家欺负,用乡里讲叫做不吃(qia)亏。

办完爷爷的丧事回到学校,同学们说我像是大病了一场。对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情,整个人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奇怪的是,爷爷走后的几个月,奶奶也跟着去了。好在我低落的情绪只持续了较短的一段时间,尔后我又全身心的投入了新的学习和工作,这是爷爷给我的信念。上图是我翻遍电脑硬盘找到的最早的,也是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已经斑驳了,摄于一九八五年。

“照相喽,照相了…”

那一年的某个下午,一枚长发青年,脖子上挂着照像机在我家门口叫嚷着。于是,正在地里干活的父母及在后山玩耍的弟弟被爷爷临时召集了起来,就有了这张照片,是那天下午在房子后面的河边照的,老家屋后的小河里长满了芭蕉树,这张照片的背景是芭蕉林,但现在已经看不清楚了,那年我4岁,弟弟3岁。

父亲和母亲是在二十岁的时候结婚的,他们都是勤劳、善良的农民。那个年代的婚姻十之八九是由父母作主和操办的,他们也一样。我们那个大山的里边有两个生产队,一个叫坑头,另一个叫湾里,听这地名,坑之头,湾之里,就可以知道我的老家真心是在水之源头。那时候爷爷和外公分别是这两个生产队的队长,据说他们二老是在一次生产动员大会后的田梗聊天中,决定了要成为亲家这件事情的。

小时候我们一家六口人生活在一起,父母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我和弟弟则一天到晚在家里和门前的田地里不知疲倦地闹着。我们一家人相依为命,同甘共苦,生活的很是简单,但真的很幸福。听长辈们说,我一岁时学会直立行走,但长到三岁了还不会说人话,差点被人误认为是天生的哑巴。穿开裆裤的时候是什么样我现在已经记不太清了,如果非要讲,得问母亲,她可是什么都记得的。

不过我清楚地记得一件事,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因为不敢一个人上洗手间而尿裤子了,学校人多,我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的,那年我六岁吧。我没有上过幼儿园,八零年代的家乡根本不知道幼儿园为何物。小学是在村上的危房里度过的,一年级的时候班上才九个人,我每天要走两三里的山路上下学,相对来说这算是很近的了,有些更远的每天来回要走二十多里的山路,但没有办法,整个村子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所小学。

从小我性格就内向,放学后很少跟小朋友们混在一起玩,每天都会很早回家,写完作业,然后被爷爷要求着练习写毛笔字,记忆中家里所有的旧报纸,旧书,包括以前父母读过的《三字经》和《千字文》等,都被我糟蹋完了。

性格内向的我注定是善良的,呵呵。

左邻舍右的小家伙经常聚在一起干坏事,比如几个小家伙会合伙到田地里抓几只青蛙,装在罐头瓶子里,然后找来家里用过的点滴设备给青蛙注水。直到青蛙的肚子像一个球似的动弹不得。这时候一伙小家伙会很兴奋地拍手叫好,然后在田硬上挖一类似墓穴的小洞,将肚子里装满了水的青蛙放在里面,然后洞口用片状的石片封起来,就这样把青蛙给活埋了。我是不会参与这样的活动,我觉得青蛙身上粘糊糊的,忒恶心。但我也没有能力制止他们,那样做是会被群欧的,我得承认我打不过他们,只能等他们走后悄悄地把小石板扔到很远的小溪里,用力的。

夏天的晚上吃完饭后便和爷爷一起坐在门口的石凳上乘凉,门口的稻田里蛙声一片,

眼前满是摇着屁股晃来晃去的萤火虫。在这种环境下,我歪着脑袋听着爷爷讲他以前在外战斗的故事,他永远有讲不完的关于战争的故事。就这样听着爷爷的战史,我逐渐长大了。

长大之后,离家就越来越远了,中学时晚上已经要上自修课了,不方便天天回家。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了一个人的独立生活,那年我十二岁。每星期骑自行车回一次家,拿一些干菜带到学校,作为一周的伙食,每次,母亲都会放比平时家里更多的油,把最好吃的菜炒好,让我带到学校,其实,那时候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就是家里的老母鸡下的蛋了。

后来,我开始想到自已以后的人生,那时候的三观还是很模糊的。可以确定的是,在当时的家乡,读好书是唯一走出山村的希望。要么就只能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山村里种地。面对这样的现实,我站在山坡上的田里插秧,累到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下定决定:我要走出去!

记的很清楚,那枚长发青年把相片送给爷爷之后,爷爷用一块红扁做了一个大相框,这张照片被赤果果的夹在了里边,挂在爷爷卧室的墙上,经年累月,等我有意识要把那些老照片保存下来,拿去扫描的时候,已经斑驳成这样了,现在连低片都找不到了,当时扫描下来的点数也不高。

现在,我已经有了单反,喜欢时不时的拍下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外出求学到参加工作,到现在十年有余了,这些年来每年和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都只有短短几天。无限感慨,所以敲下这些文字,以为念。

勺子爷爷.修补后

如评论中所及,远在法兰西的Jenny(http://mycoucou.wordpress.com)热心“申请”帮助勺子修复这张珍贵的老照片,虽然还是与印象中的爷爷奶奶稍有出入,但是有客观原因在。特此鸣谢!!

勺子哥哥:

我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我把自己想象成勺子,努力把亲爱的爷爷和奶奶想修复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第一照片不够大,第二,尤其时爷爷和奶奶的脸部被损坏得太厉害,下巴和耳朵等地方连底子都找不到了,我只能想象他们本来的下巴是怎么样的然后重新画一个下巴,包括你的嘴巴也不见了,下嘴唇也是我想象着补的。对着你的原图看了,觉得修后的人物基本符合真实,如果你看了觉得走样了,就不要用它。

在你博客里,我看了爷爷的照片那么多破损处,就想尽力我的力把它做好,要是照片基底稍微好一点,会做到更好一些。我也修了我父母的老照片,就是这样的,有几道撕裂的白色破损,我补好了,看着父母重现我眼前,我真的好想亲亲他们。

祝福你们一家,勺子。

Jenny,

老爷子六十寿宴上的讲话

2010年12月16日,

农历十一月十一,是黄老爷子六十大寿的日子,众儿女们精心为他准备了一个不大不小,但是相当用心的寿宴。下面是我作为女婿代表在宴席上的一段讲话。开始以为没有这一出的,想来有也不会是我做代表,女婿里面我排老三呢。可是最后我还是代表以及被代表了。所以,事先未及准备,以下是根据现场视频记录整理成的文字,权当纪念。

整个过程我的可儿一直坐在我旁边,她是我的忠实粉丝!

60-1

各位长辈,以及为数不多的我的晚辈:

今天是老爷子六十大寿,在座在我们,每一个人都很高兴,作为女婿代表我来讲几句。我并没有事先接到要讲几句的官方通知。所以,我只讲两件事情,大概是我想说的:

第一件事情是:我们的老爷子是个纯粹的爷们;
第二件事情是:我们的老爷子是个纯粹的爷们;

笑场

这听起来是一件事,对吧?你们不要笑,我没讲错,其实我是要用两个不同的角度来诠释不同的“纯粹”的。

在我们的一生中,有许多的事情是可以忘记和必须忘记的,但也有一些事情(停顿)是不能也不该忘记的。这不能也不该忘记的事情中,最重要之一,就是父母的生日和他们养育我们的奋斗史。

前几天,我看见你们把老爷子年轻时候的戎装照片整理成册了,大家在看这个相册的时候都是很动情的,这多好呀。如果有一天我们有这个能力的话,我真是想把父辈们的那些过往拍成一部电影,我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我们可是从农村走向城市的代表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我们应该铭记这些,这其中的道理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没有父母就没有我们,也就没有我们此时此刻所拥有的一切。今天是这样的一个大日子,我们即平凡又伟大的“老爷子”六十大寿的日子。

说老爷子平凡,是因为在不相识的人的眼里,老爷子是普通的老爷子;

说老爷子伟大,是因为在我们做儿女的心中,老爷子又是那么的神圣;

在我们周围,你见过多少老爷子教养过8个子女的?如果这8个子女都混得很差那也就算了,

特别的在于这8个子女个个表现不俗,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壮举的!

鼓掌

老爷子用过去40年的真诚和善良,教会我们:如何去处世和怎样去做人;

老爷子用过去40年的勤劳和质朴,引导我们:怎样去工作和如何去生活;

这样的老爷子难道不能称之为很MAN的、很纯粹的爷们吗?!我们,谢谢老爷子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请鼓掌。

鼓掌

好了,上面这些说话好像都比较官方,

大概祝寿辞都会是这么个说法,会表达这样子的意思。下面讲点我私人的小感受吧,这个才是真正触及心灵的东西,关于第二个纯爷们的:

我从12岁上中学开始,就住校读书。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读书到后来工作,离开老家的物理距离越来越远,常回家看看也就真的变成了像歌里唱的那样,是一支歌。

从南昌到深圳,到上海再到深圳,四处漂泊和奋斗的日子表面风光,其实内心是孤寂的。

05年吧,我不记得是在哪一天,

就在那一天,我忽然有想要成家的想法,很想安定了。正巧,在那个时候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就是你们都知道的那位。

鼓掌

我们交往了一年的时间,从那时候开始,节假日我就开始到这个大家庭里来蹭饭了。那时候我就发现,这个十几口之众的大家庭,成员之间非常的和谐,真正做到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请注意,绝对不是装的。

当时,我很看不懂?

因为,我们见过太多兄弟姐妹之间为了某些蝇头小利而反目的,表里不一的例子也太多太多了。像我们这一家十几口人,daily!天天在一口锅里吃饭,各成员之间相处十分融洽,坚持了都快二十年了,而且还将继续下去。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在众姐妹都相继成家之后这种融洽的关系一直持续着。

鼓掌

这是为什么呢?现在,终于,我懂了。

因为,老爷子。

老爷子是这个大家庭的精神领袖,老爷子对这个家庭的影响就像切.格瓦拉和卡斯特罗于古巴那样。

知道什么是精神领袖吗?

所谓精神领袖就是能给予我们精神鼓舞的人,能领导我们的精神向某个方向发展的人(请大家好好回味一下这句话)。精神领袖的工作是伟大的,所以老爷子真的是了不起的,纯爷们!!!

今天,老爷子60大寿,60一甲子,这不仅是老爷子在时间年轮上的重大收益,
更重要的是他能将传承家风、维系亲情的角色继续。他的健康对于我们家庭来说,那太重要了。

祝我们的老爷子,我在这个家庭中唯一的酒友和烟友:健康长寿!!

最后,我想用我女儿可儿表演完时常讲的话来结束今天的讲话:谢!谢!大!家!(深鞠躬)

鼓掌

60-3

关于这段讲话,那个七十几岁的亲戚用湖南话跟老爷子讲,差点要流泪了,但是以他七十岁的高龄,给忍住了。这话我相信,因为我是真诚的,除了真诚我也没有其它东西,文采那谈不上。那些女人们却笑着说:真是又臭又长。这我也完全理解,所以不必理采。


s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