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工、开厷,并春节金门行记

初七,立春,开工了,开厷了,开觥了。听大大的话,撸起袖子,加油干!!卯足精气神,17一起更上一层楼。

开工祭典

My office

自制挂历

因为要去看一位长辈,今年春节我们全家再次去了金门,在岛上呆了三天。已经无力流水帐,说一点感受吧。

我们是自驾从深圳到厦门,住一晚再过金门的,反正也不赶时间。厦门对着金门的方向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对面也有一块大牌子,写的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对立着的两幅标语却都以「中国」两个字结尾,颇具深意的样子。

厦门这边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军事工事。甚至连军人都看不到,厦门人正一门心思追赶新加坡,是中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遍地高楼,当前正忙活着弄什么自贸区。金门长期军管,战地遗迹遍地,直到现在也还有不少的军事限行区。无数坦克、大炮朝向大陆,虽然那已经成了摆设。金门没有高楼,现在开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免税店,

主要是大陆游客渐渐多了,但金门高粱还是只准带三升。

厦门登船

岛上耍嘢

金门:大胆岛上的心战墙

厦门:一国两制 统一中国

金门战地遗迹

金门战地遗迹

金门看厦门,这么近,那么远,好繁华

鸟瞰金门

鸟瞰厦门

 

在登岛的船上看金门,好像这是要去荒岛冒险。在金门的海滩上看厦门则像极了八十年代站在深圳湾看香港,对面是一地的繁华,这么近又那么远。如果大家都同意发展经济是现代文明的硬道理的话,我认为两岸应该尽快开放商贸自由,政治的问题如果暂时没法谈,就先放一放,否则受伤害的是台湾老百姓。


大江大海1949

读完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海- 1949》,心生感慨,这本书在中国大陆目前尚未能公开出版,是龙先生亲身走访了许多内战的幸存者后写就的作品,她在扉页写道:这是一本你从来没有认识过的一九四九。

在战争的背景下,美君(即龙应台先生的母亲)离开故乡淳安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淳安城门口的那对大石狮子,然后一路南下,到广州,搭上军艇去了台湾的高雄,美君回忆说当时的黄埔港港口的海面上就像煮饺子一般,哭声震天。

六十年之后,两岸开放探亲,美君领着儿女们回到淳安,想要找到父亲的坟,可是淳安已经变成了万绿湖,魂牵梦绕的淳安城以及城门口的那对大石狮子被永远的淹埋在了湖底,即使是由故乡的叔伯们领着,她们,也只能在万绿湖的某个无名小岛上找到两片青砖,点起一柱清香。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们后山的那个人家,有一天,跟我一起玩儿的小猴子跟我说,他家来了位台湾的爷爷,然后他就休假一个多礼拜了,让我们羡慕了好一阵子。等到他重新回学校时,他给我们带了很多当时我们见都没见过的吃食,小猴子说:那个爷爷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那么老了还老是喜欢哭,见到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哭一下,真是羞羞脸。

此书不仅仅是写应美君和丈夫龙槐生迁台的事,故事从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战败迁台开始叙述,而后讲到二战时期的德、俄战场和南太平洋战场。从白色恐怖对外省人的残酷迫害,也讲到本省人对国军的期盼和后来的失望,再到亚细亚孤儿的悲情,可谓场面宏大。

龙应台在香港大学举办新书发布会时表示,她写这本书不是为了控诉,也不是为了谴责,而是为了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她说她希望这本书达到三个目的:第一,纪念千千万万个为了一将功成的万骨枯。第二她要通过这本书向与她母亲一样历尽艰辛的一代幸存者说一声谢谢。最后希望对这段历史没兴趣的年轻人了解历史,避免历史重演。

虽然美君当时是军属身份,但在那个大时代背景下,也是小人物,还有书中讲到的其它人物也都是所谓的小人物,但是读者仍然可以从书中看到家、国、天下之类的东西,龙先生以个人和家庭的变迁,来折射时代和国家的大势走向对个人命运的影响。

由于我生在八零后,长在春风里,从小到大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也能够不缺吃不少穿,对书中所述情事的代入感并不很强烈,不如读一些针砭时弊的杂文来得过瘾,但是关上书的时候我仍然思绪万千。书中说:所有的颠沛流离,最终都由大江走向大海。

由此我想到了我自己的轨迹,想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我们这个时代。

虽然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但是在发展严重不均衡的大环境之下,我们仍然注定是颠沛流离的一代。小的时候,我总是独自坐在大山深处的那条田埂上梦想着远方。长大以后,为了那个年少时的梦想和心中的爱火,我辞去了在内地看起来不错的工作,很坚决的提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开往深圳的五百三十七次列车,那时候,在深圳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只知道那里是一座比家乡要繁华许多的海滨新城,可能有机会改变农民的命运。

去深圳前我从单位回了一趟家,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母亲把我一年四季穿的衣服都塞进了那个小拉杆箱里,我本不想带这么些﹐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我又怎么会逆了母亲的意。那天清晨,天还没亮我便走出了村口,去赶开往县城的班车,也没来得及看一眼浓雾中的老屋。

这之前我从来没有坐过火车,是下午六点钟从省会南昌出发的,第二天早上到的深圳﹐刚从深圳火车站出口出来,便在车站的广场上打了电话报平安,打完电话从电话亭转身出来的时候,看看身边的人,这些人无论谈吐和举止都和我有很大的区别﹐

简言之,在一群人里一眼就可以把我区别开来。

几经辗转几度追寻,我在深圳定居了,虽然还在为别人打着工,也成为了一名小主管,常常的会接到部属的辞职信,我发现大部分人辞职理由喜欢写回家乡发展创业之类,或许是这样的理由很难被拒绝吧。每每最后的谈话结束之后,我都不忘提醒他们,你确定你能回得去吗?我讲,我是回不去了的。

我是很想念家乡的亲人和喜欢那里的山山水水,将来可能也会考虑回老家养老什么,但是现在回去,我会没有工作,确切的讲是没有适合我的工作,也不太适应那里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了,主要指职场或人际的部分,在三线城市或乡下地方,也就是所谓的小地方吧,那里其实是一个典型的熟人社区。详情请参见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

在那里,人际关系比个人能力于事业发展的影响更大,像我们这种跟李家不熟的孩子是伤不起的。在那里,你会发现拼钱都是无效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当然你也许会讲,大城市也有特权阶层啊!是的,有,而且更多更特。但是,像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社会资源相对丰沛,能够提供的机会也就比较多,基本上,像我这样靠知识在这个国度仅有的那么一点点权重,只为混口饭吃的普通工作者,也还是比较少接触特权的。归根究底来说,这里能够提供一个相对来说更公平的竟争环境。

在职场这么多年,看到很多身边的朋友、同事辞职回乡,可是我经常又能在大街上或某某聚会上再次看到他们的身影,还有从消息人士那里也常常会听说某某某又回来这边啦。真的,他们中的大部分,回去之后又都回来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呢?为此,我特别采访了一些有这样经历的人,

他们讲是回去之后发现家里也没什么事可做,还挣不到几个钱,没意思,于是又出来了。其实我知道,选择回去的同志多是在城市奋斗了几年,收入仍然是二三四五六七千的那一撮人,他们面对一线城市巨大的生活和工作的压力,显得力不从心,他们难于面对高楼价、高消费和快节奏的高压生活,这让他们选择了退回二三线城市或农村老家,可是他们回去之后又发现,在外面生活了几年之后,很多的生活习惯都改变了,再回首的生活也并非想象中那般的惬意,而且不论是观感还是物欲享受方面都与一线城市存在巨大的落差。

其实,再回城,也是要经历痛苦的煎熬的,诸如身边人的冷嘲热讽,亲人们的责备,父母长辈们的恨铁不成钢,以及回来后又要重新开始的彷徨。也许这是一个比当初回乡更艰难的决定,毕竟当初是扛着寻找归属感或者回乡创业的大旗回去的,但是终究还是回来了。

于是,在不断折腾的过程中大家都逐渐老去。

到不了的是远方,回不去的是家乡啊。在内地被留下了无数的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而在城里,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我们这一代人的颠沛流离啊,与龙先生书里所写的当年,只形式不同而已。

2014年1月勺子在台湾金门岛,背后是当年对峙大陆的一个炮台。

 


szy

行摄金门:鹏城内外春如许,薄衫飘飘逸浯屿

鹏城是深圳,金门古称浯州,三月我们全家总动员去金门,我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这条出行的消息之后,被问最多的是:你又去金门买酒吗?你不是春节前刚去过了的吗!是的,不久前是小范围的活动,但是这一次是全家老壮青少幼十几口人的家庭活动,我作为拎包扛袋的劳工,以及上窜下跳的家庭影像记录者,怎么好意思缺席。

另外,去哪里玩儿,文艺一点的说成是旅游或者旅行,说到底都是从一个我们玩腻歪了的地方,去到一个人家玩腻歪了的地方,而已。所以对我来说去哪里真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比较重要的是跟谁去,以及去干啥。

当年,林达《带一本书去巴黎》,我也带了一本书去金门,是(美)柯文的《历史三调》,讲的是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之所以带这本书是因为,以我有限的历史知识,台湾、金门的故事也可以用这样的观念来看待。可叹者,返程回到深圳的时候,发现才看完了一调多点,原来,陪老人和孩子出门你根本没有好多空闲时间可以安静看书的,火车上要陪老人家斗地主,到了海边孩子们又是各种的捡贝壳,

再加上那个#记住生动和感动#的行程摄录任务:


01--


257_副本

太武山上,大雾,手捧弟子规的可儿。

130

以前还没有车的时候,兄弟姐妹们常开玩笑说,我们家人这么多,以后干脆买部中巴好了,才够用。后来各家还是买了小汽车,这回在金门我们以家庭的名义包了一部中巴车,算是实现了“中巴”梦吧。

magic

统一的NB轻便鞋(这张是手机拍的),这是我们家的标配了,因为大姐在这家公司工作,每年都可以以员工福利的方式买到很多打折鞋。

02

laozhai

参观杨氏老宅、宗祠:金门旧时属福建泉州府管辖,今时站在这里用中国移动的手机定位显示的还是福建泉州,当地人则称为中华民国福建省金门县,好吧,这个不纠结了,由大大们去解决。我们在台湾的那几天,学生们反福贸服贸的运动正在推向高潮,老爷子是我党老兵,他的评论简单粗爆:这些学生真是胡闹,应该全部抓起来。。。

金门的建筑多是这样的闽南风格,据杨总介绍,这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宅子,现被列为古迹了,政府和个人各出资一半,花了一百多万新台币从中国大陆特别请来顶级的闽式建筑师傅重新翻修过,产权仍属私有,仍然可以住人,只是现在都有了新式洋房,不再住这里了。

006

事实上,对于像我们常年居住在深圳这样的海滨城市的人来说,大海算不得是什么新鲜事物的了,金门是四面环海的一个百多平方公里的小岛。来到海边,大人小孩子都还是很欢乐,

所以我说吧,去哪里是不重要的,重要是看跟谁去。

03

017

015-

012

下面是几个孩子的特写:

004

大宝:初中一年级了,已经到了喜欢耍酷,并且不愿意再跟弟弟妹妹们有太多沟通的年纪了,快要青春了。

005

人称二宝,自称吴局长:)

01-

三宝,程老三,我的闺女,换牙了,两颗大门牙掉了还没长出来,会害羞,但是一高兴也就全然忘记了门牙这事,我倒是觉得这个样子特别可爱。

007

小宝,

008

大姐和大姐夫,009

二姐和二姐夫,我和美亚的话,因为相机一直在我手里,没有被拍到能给人看的合影,杯具。011

010-

美亚,我作为摄影工作者,木有出镜的机会。

013

早晨起床后在民宿酒店的外边闲逛,对门便是著名的浯江书院,朱熹曾经在这里讲学过,环境能够感染人啊,孩子们来到这里便也立刻装模作样的看起书写起作业来了。016

可爱,

015

感谢杨总和杨妈的热情招待,金门三日,杨总全程当地陪。

014

翟山坑道合影,当年与大陆对峙的时候,国民党的战艇就是躲在这里的。

018

老人与海,

关于金门的景色和美食,如果感兴趣你可以在万能的谷歌上搜索,那些术业有专攻的人拍的照片和写的食评都比我打算要说的好,在我看来,我们这些特定的人在那里留下的影像才是独一无二的,才有特立独行的价值,事实上也是人在景中行的情况,所以每每家庭活动出去玩的时候,我几乎也都专注于在拍人,几乎不怎么专门拍景。下一站是:张家界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