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鹏自远方来,四壶浊酒喜相逢


大鹏刘杨远道而来,为达地主之枕安排大家在我的驻地一叙。客观的说这是一个愉快的相见,我们说了五个小时候的话,喝了四瓶的茅台,唱了三小时的歌。千里其如何,微风吹兰杜。

临别时我们挥一挥手,笑着说希望大鹏能早日回国来深圳为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作贡献,拿了一些名不言状的土特产以及一本线装版的《浮生六记》并上边这幅拙作给大鹏,以为念。


拉黑

好为人师的鸡汤炖造者常常教育我们说人生在于选择,他们的意思是你要跟充满正能量的人呆在一起,选择了什么样的朋友就是选择了什么样的人生,这貌似是很有道理的样子,所谓近猪者次。其实啊,人生在于选择更在于拒绝,要耐得住寂寞更得住诱惑。

拒绝,相对于在好的东西里头择优录取是一件更困难的事情。

举个粟子吧,就说现在地球人都在用的微信,把一个人加为好友是相对容易的,但要拉黑一个人却是需要相当的勇气。原因就是拉不下面子,或者害怕友尽。所以比较普遍的一种存在是,我不看你推的东西就是了。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如果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想我会选择避开人群走进丛林,而不是身在繁华却假装安宁。我们每个人都渴望用有限的时间吸收到有用的信息,但是很遗憾,这是一个充满噪音的世界,人类的脑容量就那么大,拥有的时间就那么短,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会说不,一定要学会拉黑,一定不要把时间浪费在噪音里,不爽就拉黑,拉黑才是真正的不理,当作看不见是然并卵的事情,只有拉黑他们的嗓音才不会出现在你的画面,你的生命真的不应该再浪费在无聊的人和事上了。

预备,齐:拉黑,拉黑,拉黑,重要的事情我们说三遍!

说到这里,我还发现常常碰到的一个奇怪的现象,你是否也经常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好友测试,不用回复,如有打扰,敬请谅解。我只是来测试下我是否还在你的微信好友里。你也来测一下吧?」这真是有够无聊的啊,为什么那么在乎人家对你的看法呢?活得自信一点不行吗!

多与跟生命有关的人耗着,少与生命无关的事耗下去!

1-pic_hd


szy

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

昨天打完球后与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喝了杯酒、聊了会天,还唱了一下当年师大南路高音喇叭里每天单曲循环听到人耳朵起茧的《心太软》,时过境迁,但也总有一些东西是不曾改变的,想起国民岳父了: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 ……。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 ……。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

2015 with aly-2

 


szy

我们敬往事一杯

可往事却灌了我们一壶,十年之前我认识了你,你认识了我,十年之后我们依然是朋友。上周,大众电脑的同事们组织了一次聚会,好多年没见面了啊,我们吃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也忆了很多的当年,大家这么嗨森的原因是那是因为我们中大部分人的第一份工作。

FIC office

↑ FIC深圳办公室      ↓ 台北来的同事

FIC office

十年之前,我们也曾是唇红齿白的玉面书生。

20150116SZ23

十年之后,少年弟子江湖老,大家都略肿了。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他们,是即将告别高级趣味的一群人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这是左宗棠题于无锡梅园的句子。这几个字的字面意思不难理解,然而这几个字是有思想内涵的,窃以为是一种中庸和谐的平衡之道,在矛盾中平衡,在前进中平衡,享下等福,寻平处住,并不是无所求,而是不强求。昨晚餐聚之后,我想到的就是左将军的这段话,基友们共勉之。

20131223_BaoAn-SZChina


这次餐聚的由头,是为庆祝詹森又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他已经赋闲在家一年多了,这孩子不是找不到工作,是要求太高,即便赋闲也还是头犟驴啊。然后乔迪被离开了通用,凯文和虎哥因事未能出席。

我们每次聚会的话题具体来说不尽相同,但要义是差不多的,今次视点:

首先,大家都表示十分怀念在卅城的那段峥嵘岁月;

其次、这群人都是在外商独资的企业上班,这些年下来,大家的心态是越来越悲观了(不指人生),今年更是普遍的唱衰,建议大家要抓紧机会往民营或国企发展,那些跨国企业已经告别了技术革新的第一次巅峰,现如今即便是在一些技术门槛很高的行业,他们在中国也不得不放低身段与中国公司竟争,在保持品质的前提下,成本方面就更是拼不过中国公司。大家纷纷看好中兴、华为以及国内一些垄断半垄断性质的企业,外企再也不是高大上了;

再来、整二胎、三胎,一方面政策放宽了,即便没有政策的支持,这些人也是有能力二胎的主,一圈检视下来就只下剩我还没完成任务了,虽然我是这群人里唯一的八零后,都还来得急,但也表示捉急;

还有就是整二房、三房(不指姑娘),打份工挣个工资不容易,所以稳定保险是重要的,这群人中也有人小玩股票,但主要来说不动产仍然是大家最亲睐;

总的来说,这群人其实是即将告别高级趣味的一群人: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人;他们不是一辈子,而是一被子,他们不再谈什么友谊地久天长了,吃完喝完之后,几个男人一被子就睡了,说去唱个歌都是不愿意的;他们是好孩子,连吃了四盆青菜,不再那么迷恋大鱼大肉和大龙虾了。他们在惠普、通用、捷普这样的外资公司领着五位数加的薪水,他们怀揣上等愿,来自内地或广东的山区,现在都在穗莞深一带过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初初是以球会友,这样才够纯粹。他们每次聚会都交换对行业和对姑娘的看法;虽然他们从事不同的工作,但这不影响大家成为了好基友;现在他们都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和工作了,但是彼此之间仍保持着良好的联系互动,时不时要找理由聚聚聊聊。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快友之事莫若谈

这是曹同学送我的书,是读库出版的《艳花高树》和《佛性,童心》,作为笔记本,这正是我喜欢的风格,扒下书腰,扉页上有且只有用钢笔写的,两个苍劲有力的正体字:幸会!然后是签名,这没有任何修饰的文字,朴实无华,也只有这样子的朴实无华最是真切了,感谢我的朋友。

翻开,我便写上了这句话:天下快意之事莫若友,快友之事莫若谈。

2013-06-05 22.37

没业赠书_2013年5月

也无风雨也无晴

终于看到了施乐遥老师寄来的马德拉风光明信片,邮戳显示的时间是一月,可是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到底是英国到深圳的距离如此遥远,还是我太久没有去检视信箱了,春节之后的这段日子,晃晃悠悠的我。

有时候我会很不满身边的一些人事,有时候甚至情绪恶劣、激动莫名。但是,事后又会感觉到自已是多么的幸运,以我三十岁的高龄,在这大都市的钢筋混凝土里,有平淡温和的感情,有一个人静静的坐下来喝杯咖啡的闲情雅致,有值得我去不断关心的人,也有人一直把我当成值得信赖的人。我的生活并不复杂,平淡清澈的就如同小时候那个纯粹的梦一样,我甚至都要满足于现在的生活了。

也常常进而思考生活的意义之类的老生常谈的事情,从而想到父母、妻女,甚至想到周围的人,想到我们这个时代。可儿刚刚过完了六周岁生日,勺家有女初长成,都快要正式上小学了,就像施老师当年犯过的纠结一样:「我是该写一篇学术论文,还是为孩子缝制作一件衣衫?是看自己的学术资料,还是为孩子们读儿童故事?是苦思我的研究,还是为孩子们做一顿好吃的?」也许有人说这并不矛盾,那是因为你还没面临、没经历过。

万里之外的施老师仿佛知道我的心思似的,她在明信片的右上角写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无限风光在险峰。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很应景,谢谢!

------------

附:《定风波》 宋 ‧ 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寒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IMAG0177_副本_副本

施乐遥老师寄来的马德拉风光明信片

仪式感增加幸福感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不断的从一个环境投入到另一个环境,从一种状态投入到另一种状态,随着心灵的不断向往,不得不告别一些人,告别一些时光,去追寻所谓理想的光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也在跟着前进的脚步不断变化。在这个新生的,多变的空间里,我们应该常常问问自己:我的行为偏离了最初的信念与承诺吗?

这些年来,我最佩服自己的事情之一就是坚持打了很多年的羽毛球,我们球队的在册球友有近百人,其实大部分的人也是打打酱油而已,真心喜欢这项运动,并且每周会在球馆出现的就我们九个人。很不幸,作为铁杆球友的贝蒂又要离开我们回西安去发展了,虽然人员更迭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的正常,但是作为吃货,再有,仪式感增加幸福感,所以昨天晚上我们先在柴火酒家填饱肚子,然后一路欢唱长达六粒钟,虽然现在鸟叔的骑马舞很是招人喜欢,但是在我们这群以八零后为主力的非典型屌丝里边,《明天会更好》歌伴舞作为结束歌曲的江湖地位无法撼动,

对未来怀有期待,总归是件好事情,对吧。

2

九位铁杆球友

---------

点击小三角播放《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