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用, 中堂字画


全屏显示戳这里

全屏显示戳这里

春节回乡的时候见老家的中堂没有什么装饰,于是跟父亲说,等哪天有空的时候我来写几个字画一幅画,一忙就过去一个多月了,今日无事,静下心来磨墨提笔于是有了这副拙作,挂在家里的中堂想来是合适的(有两米长),惟学生笔拙望先师勿怪。哈哈…


月在胸襟人在途

落班后,冇事,想着是不是可以打扫一下房间,忽然想到六祖慧能曾经曰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于是作罢,可是刚刚坐下来泡了一壶茶,又想到慧能的大师兄神秀也曰过: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朝朝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这真是叫人无所适从啊。显然神秀大师兄是行动派,而慧能则是更注重于心境。

恍惚间思绪翻飞,然后坐定并写下了这些琐碎的文字。

打扫之状态正是我辈之中年的生动写照,历经了人生三十几多春的风风雨雨到了中年,至此很多看似深奥的道理也能想得明白,可是已经不想多说什么,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闭嘴。人到中年,为人处事待人接物总是趋于谨慎的,因为我们知道,几经辗转几度追寻,用自己双手努力拼搏得来的这一切来之不易,我们赢得起却输不起。以前我常常批评年轻的小伙伴们做事不经过大脑,想当然、我以为。。。现在我反而有点羡慕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有时候也是一种的潇洒?

不久前领着妻女回了趟江西老家,再回家乡已经没有少时的呼朋引伴,更多的时候我更愿意静静的与父母说说话,随便扯点什么都好,已经不太会涉及以后我会怎么样或者我要怎么样,青春与梦想与我渐行渐远。我也会不厌其烦的用相机拍下身边的各种生动和小确幸,因为知道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我终将失去生命里这些重要的人事,却又无法阻止时间的向前,只好且行且珍惜。

人到中年,我们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作为儿子、丈夫、父亲、家人、上司、下属,朋友,随着角色的增加身上的担子越来越沉,老人的晚年、孩子的未来、家庭和工作的责任,这些都让我深刻的感觉到肩膀上纤蝇的份量,于是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前进,再前进,我成了一些人的依赖和支柱,开车在路上都比以前更加谨慎小心一些。

以前,我在车上伸手可及的地方放了一根塑钢的棒球棍,想着说要是在路上遇到撞车党或者恶意碰瓷的,你丫老子就跟你们拼了,一棍子打死你丫的。现在我撤掉了塑钢棍,改成了在兜里适当的装一些人民币,在我的祖国往往是毛主席比刀枪剑戟更管用,即使是遇到最坏的人也要试着跟他们和解,你犯不着啊,回家、睡觉、吃饭才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以前我出门不带伞,下点小雨就用跑的,或者干脆就那样傻傻淋着,还以为是浪漫,现在一年四季常备一把巨大的迎宾伞,即便那个样子真的很丑。遇到下雨天我能想到的已经不是细雨纷飞的浪漫,而是关节炎。

在这些不经意的变化中我变得更耐心更和蔼了,事情再繁琐也不轻易动怒,所有的事一遍一遍的反复,很无聊,但依然心平气和的去面对,因为我知道抱怨是然并卵的事情,年岁渐长对生和活的抱怨自然少许多。

以前我喜欢李白的豪迈,因为他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那时候下班后老要找几个人灌几壶酒才得劲,才能找到那些所谓的灵感,那时候是晃晃悠悠活着。现在收工之后只想着回去我那片安静的角落,看个电影、读会儿书,泡一壶茶,写一幅字,甚至发个呆什么那也是极好的,要么就出去跑跑步或者打打球,人到中年这些才是更要紧的事。

正是在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以及变化,让我感知,世界本没有变,是我自己在变,在一个又一个平常的日子里,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只有到了这个阶段,才能感受到那种欲说还休的中年滋味。

行文至此,就撂这吧,月在胸襟人在途。咽口烈酒忽然有想哭的冲动,那不是苦也不是累,是一种由然而生的人到中年的自豪和感动!

 

妇女之友

阳和启蛰啊,春雷滚滚。值此三八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为体现对广大女性同胞的无比关怀以及尊重,同时为了营造欢乐祥和的节日气氛,作为妇女之友,那是必须是要说几嘴的。


全屏显示

话说,在这世界上有兩件事,很难!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裝进別人的脑袋,二是把別人的钞票裝进自己的口袋。前者成功的人,叫做老师。后者成功的人,叫做老板。擦!那万一要是两者都成功了呢?那她就是好「领导」!

有趣的是,除以上两种领导外也还有另外的一种,这种领导他从来不显山、不漏水,也从来不会炫耀所谓的政绩。它善于攻击对方同时又让对方感觉到愉悦。他喜欢制造磨擦,卻又让大家都感觉到快乐。他胜利后就适时的缩小自己,同时很有组织纪律,早上比主人先起床,他也很有礼貌,特别尊敬女同志,而且没有官架子。

我用无比正式的姿势给你们画了一幅画写了两行字,余不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