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回乡偶记

过去我也陆陆继继的写过了一些乡土人文的东西(戳这里全览),大多数时候是在表达一种对家乡的或喜、或悲、或惆怅的心情。我们这一代注定是漂泊的,然而漂泊不是不幸,而是一种的资格,我始终这么认为。

少小离家,乡音不改。总的来说越往后边再回家乡的心情是[……]

Read more..

未弭前思顿成永别,追寻笑绪皆为悲端

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的拟一份发言稿,当天下午临时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我们公司作为本市两家大型成长型企业代表,要在下周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席的全市年度非公经济工作会议上提供经验交流。

写到一半,接到父亲打来电话:外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了,速[……]

Read more..

微信、股票和啤酒,还有诗与远方

2015-07-06 070017

不能说冷但也不是热,姑娘们晃着白花花的大腿招摇过市,裙子是越来越短,但是无论怎样的风骚那也不是我印象里姑娘的味道了;如果下雨了,我想到的不只是浪漫,还有关节炎;超过十个人的饭局我已经不想参加,更愿意三两个人坐下来好好的,说说话,或者出门运动,要[……]

Read more..

当我们谈论粽子的时候,我谈论的其实是思念与安康。

maxresdefault_r

在我的祖国,端午節算是很古老的节日之一了,据说是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呢。关于端午的由来,听说过的传说就有好多种,但是据砖家说,最初端午的祭祀方法是要把当地最为漂亮的姑娘投到河里去服侍龙王以祈求风调雨顺的。

后来,随着人们思想的进步才生出屈[……]

Read more..

一扇窗户的遐思

新年的第一件事便是领着老婆孩子回江西老家看望父母、亲人,在广东生活工作了多年之后,回家乡再没有了呼朋引伴,儿时的小伙伴们大多数也都外出谋生活了,偶有个把留在乡里的,也基本上没有了共同语言,于是,大部分的时间我们都呆在屋里,然后亲友们见我们好容易回来[……]

Read more..

宁乡杂记

这次国庆小长假,我们深圳一大家子十几口人自驾宁乡五日,主题活动是返乡省亲、祭祖以及顺带游玩一下灰汤温泉、沩山等地,花明楼、韶山、张家界等是已经去过了的。本来不打算写什么的,记流水帐非我所长,所谓放假总括起来说也基本都是“每逢佳节胖几斤”的节奏。[……]

Read more..

不离开家乡不知何谓家乡

还是小勺子的时候,总是喜欢独自坐在屋前的田埂上梦想着远方。终于在变态成大勺子之后,我告别了那个爹娘不知道挖秃了多少锄头的地方,背负着爹娘的嘱托和信誓旦旦的承诺走出了村口那道弯弯长长的山路。我独自去寻找远方,打算用我自已的锄头去开垦第二个家园。

自[……]

Read more..

那件旧蓑衣

自从躲在楼上柜子后边的那件破蓑衣被抛特勒(丢弃之意)之后,我就好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父亲在观音山脚下这样对我说。

他说,那时候你还小,大概只三四岁的样子吧,跟我和你娘睡,彼时我们家的床两面靠墙,每天晚上就把你丢到最里那一边,这样就不会再滚到地[……]

Read more..

归去来兮

我们在深圳的大家,一行十几人一路北上,开了一大一小两台车回去,这在家乡那路比车窄的地方,引来了不少的热闹,主要是乡里乡亲的人们多热情,都来放炮,一地的繁华。

其实在外这么多年,再回家乡再没有了呼朋引伴,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屋里,然后亲友们见我好[……]

Read more..

李四

张三说,勺子哥花你点时间,给你讲一个李四的故事吧。

我说,好,你说。

张三说,李四是我的兄弟,当然他姓李,我们不是亲兄弟来的,我们是一块出来混的。李四真的在李家排行第四,他有三个姐姐,李四生在广东的茂名,勺哥你知道的,广东的很多地方也并[……]

Read more..

一枚失而复得的老照片

现在重贴这张照片,是因为有一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电影上映,于是我在翻看十年前的文字,希望找到一些有关青春的记忆,意外发现了这张照片的完整版,当时是用作日记的配图的。这十年来我保存的版本是去年文章中的那一枚,显然下边少了一截,我曾经以为再也找[……]

Read more..

一张旧照片的故事 1985年的全家福

写在前面:

话说孔子东行,闻哭声甚悲。孔子曰:「驱驱前有贤者。」至,则皋鱼也,被褐拥镰,哭于道傍。孔子辟车与言曰:「子非有丧,何哭之悲也?」

皋鱼曰:「吾失之三矣,少而学,游诸侯,以后吾亲,失之一也。高尚吾志,闲吾事君,失之二也。与友厚[……]

Read more..

此去官渡:“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鲁迅:我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

1.

上周末我去了一趟官渡,我朝幅原是真心辽阔啊,我们去的不是曹操与袁韶这两粒北方枭雄的生死决战之地了,而是岭南的一个边陲小镇,也叫官渡。那里是广东省公安厅定点扶贫的目的地,隶属韶关市。大家不[……]

Read more..

春节民俗百花园里的一朵奇葩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元宵节之后,年才算是真正过完了。由于明天是星期一,家里的劳工又得回到工作岗位了,于是我们家在今天过的元宵,欢乐斗地主、洗车、喝酒等等,其实我们都没有吃汤圆,更确切的讲是压根都没有想起要吃汤圆这件事情,只临到睡觉的时候,才想起,今天[……]

Read more..

虎溪程氏·子勺考

春節前父親打電話給我,說程氏家族中的掌事通知他:叫你家大兒子大年二十九那天來程氏宗祠開會。沒說具體是要議個什麼事情?我跟父親講:我人在深圳这么远。要不你去看看吧,如果是族裡要辦什麼事,再跟我說,這事能出力的咱當盡力。結果,那天父親也沒去成,因著前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