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歪

复习了一下妮可基德曼主演的电影《澳州乱世情》,这是一部很值得重温的影片。导演从乱世中准确的捕捉到了人性的闪光点。爱情,亲情,正义,忠诚这些人性中最光辉的品格,也只有在战争背景下才能被完整挖掘出来,展示给人们。妮可基德曼的表演感人至深,对死去丈夫的责任感,对混血小孩的无私的爱,与drover感人至深的爱情,这些都在战争背景下凸显。。。

看完影片,睡觉还早,打开《非典型》,开启档案的速度有点慢,顺手做了个统计,都出乎了我的意料,竟然有近一百万字了,短短三十年并不华丽的生活和经历,竟然胡乱写了这么多字。回头读来,却又发现那真的就是属于我的心路历程,当然大部分未有贴在博客。

诚然,我是喜欢文字的。写字的过程就像那啥一样,脖起,然后发泄了,是那种忘记一切的真实和生动。文字往往是一个人内心深处最真切的表达,偶尔糊弄捏造几句是容易的,但长久的扯淡则是件不大容易的事情,是一种美德。

从零七年的微软空间到现在的独立博客,中间几度辗转,到现在也五个年头了,一直以来我对写博客这件事情也持着认真的态度,透过博客结识了一群非传统意义上的朋友,得闲也经常去他们的地盘逛逛,虽然有时候并不会留下脚印。我常常喜欢自顾自的揣测文字后面的那些个东西,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揣测罢了,有时候根本不知道对方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更别说见过或了解这个人了,但无所谓,时间久了文字是骗不了人,哪怕他她的空间里多是转载内容,也可以大柢知道这个人的特点和喜好,就像美国大片里中情局的人,根据口述就可以勾勒出通缉犯的肖像一样,时间久了屏幕后面的很多个肖像也都一一的呈现在了我的面前,有的还挺生动。

遇到好的文字会让我有一种久旱逢甘淋的爽快。

文字是人性魅力、是思绪情感的真挚表达,博友多有回馈,一般的会说勺子你真幸福呀,资深的则会说他的文字里仿佛有一种淡淡的忧愁。好吧,还好,不是落寞。事实上,我蛮享受这样的淡淡的、一丝愁的感觉的,也许是一种忧郁吧,我不知道。关于现状、关于生活,我真心是满意的,也知足。只是那种叫做思想的东西与我渐行渐远了。《啦流浪记》里说:有一种寂寞,不是靠恋爱可以解决的,不是靠养小孩可以解决的,那是一种念天地之悠悠的寂寞。

男人的这种心情也许是相对普遍存在的吧?打个比方说的话,就犹如在乏味之时想抽一颗烟却又找不到火机的那种滋味,这绝对无关风月,平淡的生活中总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的。古往今来,多少的骚人墨客也是独独喜欢在花前月下、松竹林间独酌一壶酒,温诗情,观风景,赏风流,其实那也是骨子里寂寞得难以下卧罢了。不然半夜三更的,何以会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种寂寞,就犹如那笑傲江湖曲,看似飘逸,品起来却也揪心。只是,现在少了花前月下和松竹林间那样的所在,特别是在城市。于是,博客空间和电脑的硬盘,某种意义上成了现代人的花前月下和松竹林间。

IMG_8852_副本-670x420_副本

左起:小声、Jaco,勺子 / 2011于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