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收音机的那些事

看到博友阿理教授关于收音机的文章,这让我也想起一段在我的成长岁月里关于收音机的往事。收音机就像早几年的逼逼机一样,彼时是个很流行的物什,但是收音机的起源比逼逼机要早很多,现在收音机还被少数执着的人们使用着,但逼逼机在进化成手机之后就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

我是八零后生人,阿理教授估计比我年长两轮,他讲的是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段听风便是雨的时代记忆,而对于我们这些八零后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收音机给我留下的印象与阿理教授的又不尽相同,收音机在我的记忆里最主要的功用是听评书和听歌的。

关于评书,在我们家还没有那台十七吋的凯歌牌黑白电视机之前,我基本上每天都在听收音机。我觉得,父母所爱是会影响下一代的钟情的,就我而言,父亲很喜欢评书,父亲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但他在乡里的当时,也算是读过书的人,好歹上过初中,他还有些技术活,是个非专业的著名木匠,务农之外常常接些木工活的外包生意,以此挣些鸡蛋或个把小钱。

我的小学阶段,每天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会翻山越岭走二里多地回家,中午十二点半准时与父亲一起听单田芳讲的《白眉大侠》,父亲一边做着木工活,一边听评书,有时候还大胆猜测下情节发展。我,则傻傻的搬个凳子坐在旁边,一边听着评书一边看着父亲做木工,那时候我想木工可真是个技术活啊,竟然可以把一块木木的木头做成圆圆的水桶,还能滴水不漏,真神奇。那时候我还想,要是以后我也能掌握这门技术那该有多好啊。

父亲不但喜欢听评书,他还能说书,夏天的晚上左邻右舍的老表都会聚集在我家院子里,冬天则提个火笼窝在我家中堂,他们是来听父亲讲《白眉大侠》和《七侠五义》的,那时候的场面特别生动,老表们听得聚精会神,父亲说得生也很是有声有色。父亲每次也只讲个把小时,便技术性的且听下回分解了,明天再来,然后老表们意犹未尽,话些家长里短的再陆续散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这一段的记忆特别深刻,造成我对评书及古装剧是情有独钟。记得初中一年级的那个夏天村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舅公送给我两本压了箱底很多年的《隋唐演义》和《七侠五义》,那是我关于武侠的启蒙。

那个激动和感恩现时是无法再用语言来准确描述的。

对于像我这样,没有票子买单放机的孩子,青涩的岁月里听音乐主要是通过收音机,有很多一些音乐电台可以选择的,而用收音机听音乐往往前后还会有一段十分感性的主持人点评,我覚得这个也是比较有营养成分,音乐是个非常灵性的东西,不管你是用何种方式接触的,他都会在每个人的身上留下深深的印记,这个烙印是挥之不去的,就像我们常常讲的那句话,我是听着某某某的歌长大的。种种原因我经常去K歌,虽然我不谙音律。 但我会发现大多数的人是可以用流行曲来划分年代的,会唱披头士的是一代人,猫王另一代,法兰辛那特拉又一代,懂得唱冰歌罗斯比的,已不敢去想了。

刚来深圳的时我住集体宿舍,条件简陋,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常常听收音机。那时候深圳电台一档叫《夜空不寂寞》的节目相当火爆,这个节目是我们江西的一位老乡主持的,她的名字叫胡小梅。深圳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大量内地的年青人孤身来深圳混生活,飘零无根的生活夜里总是容易寂寞的吧。而这档节目做得知性与理性并重,敏锐大胆地探触和追问复杂人性,勾画出了一座城市真实的内心世界。

那个时候,胡小梅在深圳一般的年青打工者心中是偶像级的人物。

在成长的岁月里,书桌上抑或是床头有台收音机是多么有优越感、多么幸福的事情啊!现在,我们有了电脑,有了苹果手机等等更方便更高效的产品,听收音机的机会少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偶尔会听听收音机,比较多的时候是车载广播,有时候也用喜玛拉雅听有声书。

现如今我们的选择多了,反而空虚了,而彼时,一台收音机就可以让我覚得满足和充实。在这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代,我是多么向往过去的恬恬淡淡啊!这是一种心态,努力着,追求着。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74)
Trackback (10)
  • 1.

    80后的你和我们70后对收音机的用途很相像呢。 我们那时候也是中午一放学就往家里赶,为了听评书三国演义,夜幕下的哈尔滨什么的。晚上躺在床上也会听音乐点播节目。 这些所谓的娱乐对如今的孩子来说估计土得不可理解,但是在我们的记忆里却是那么的美好深刻。 现在小孩子的各种电脑游戏,上网层出不穷,可是他们将来未必有我们对童年那么难忘美好的记忆。有时觉得,我们其实是幸运的 。。。。

    • 是啊,简单就是美。现在太复杂了,一旦复杂了就容易迷失吧。。。

      • 简单就是美,我也一直相信这一点并坚持这一点。

        • 我是这样理解简单或都说淡定的:其实并不是没有要求或者满足现状,而是能够控制欲望。

        • 简单的东西大多是美的。但不是刻意说“简单就是美”,不能单纯追求“简单”,应该单纯追求“美”。

  • 2.

    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几乎都是收音机陪着的, 那个时候我最能耐的事情就是开着收音机做作业。岳飞传只有晚上的那场能听,白天的都不是学生的点,要是晚上有事落下一段,就赶紧要我妈替我听,然后说给我。可是老妈有天给忘记了, 结果因为这个还哭了一场。那个时候大多数的信息来源都是收音机,床头一个收音机,是多莫幸福的事情。

  • 3.

    连阔如说的《三国演义》、孙敬修讲的《西游记》、可能都没听说过吧?
    那董行佶的《林海雪原》、单连芳的《岳父传》。。。。

    • 评书者,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单老的。

  • 4.

    听收音机最多的时候,是在上海读书期间,那音乐频道陪我多少时光呀

  • 5.

    我现在还听收音机呢。

    • 用耳塞始終是木有那種趕腳的呀

  • 6.

    他的《白眉大侠》我现在还没事听着呢。

    • 咦?我找找看,或者你直接給我鏈接?

  • 7.

    我是50後的, 也是聽廣播劇長大, 後期被電視代替了….現在辦公室也會開著電腦收聽收音機的~

    • 我有時候也聽豆辯電台,但已經不是收音機的感覺了呀。

  • 8.

    嗯,我也是听收音机长大的。我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是木匠,呵呵。
    很多经典评书在电驴上都有下载的mp3。
    国内现在上wp是不是不用翻墙了??

    • 因为版权的问题,现在电驴已经没有以前好用了哦。

  • 9.

    这张图片,两根手指向上,手心朝内,在英国,是粗口的手势。在其他国家,可能不是。

    http://janetwilliams.wordpress.com/2011/08/09/fucking-这个字,能不能登大雅之堂?/

  • 10.

    ‘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代,我是多么向往过去的恬恬淡淡啊!这是一种心态,努力着,追求着。’

    80后,有收音机情节的,可能不是太多。勺子小弟心中满溢情怀,又通过流畅文字表达。是江西老表的楚翘。我这个披头四和猫王一代,竟然和80后有相通爱好。

    你父亲做的一手好木活,那是艺术和工艺的完美结合。在旁边看着,一个水桶或3件家具的成形,那是何等甜美和艺术的回忆。你家可儿,可能已经没有这样的福分会经历。父母会叫她远离斧子锯子。

    收音机总是伴随着体力活,除了木工外,我在美国建筑工地,无论做到哪个工种,一架大收音机都成日开着,瓜拉瓜拉西班牙话和墨西哥歌,伴随着老墨师傅,搭架子、做泥水、装空调。

    • 我有收音机情结大概是因为从小到读书的那个阶段,我是属于那种“没钱花”的孩子,人家用单放机了,用逼逼机了,我还是收音机,不过现在想来,其实是幸福的,现在有了电脑有了手机有了i系统,我们反而迷失了。。。

      是了,我们的后代再也没有机会经历和品味那种简单的幸福了。时代的进步让她们得到了很多新鲜的事物,也失去了很多质朴的美好。

  • 11.

    类似的经历,呵呵。现在还常听收音机,区别是不是午饭时在大槐树下听评书了,而是跑在路上听新闻和音乐。

    有时大家出去远游时,路上一跑10几个小时,临行前会下些评书在车里播,相当惬意……

    • 对呀,现在大多数时候只在不方便看视频的车上听广播了。

  • 12.

    这篇文章我直接放Kindle里阅读了,真是一篇美文一样的东西。

    尤其最后一段:现如今我们的选择多了,反而覚得空虚了,而彼时一枚收音机就可以让我覚得满足和充实。在这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代,我是多么向往过去的恬恬淡淡啊!

    变的不是世界,变的是我们的心。

    • 这又让我想起了很多小时候那些玩了很久也不覚得烦的游戏,而现在的孩子买一个玩具大概只能喜欢个两三天,ROOT CAUSE还是选择太多了,新东西太多了。

      • 难道你这个说法解释了喜欢电子产品的我并没有多少电子产品?

        • 你是个搞技术的人,给你个386你也能玩得很好,并不需要追求所谓的时尚,所以你没有苹果。呵呵,,

          • 勺子呀,赶紧睡觉吧,珍惜健康呀。这么晚了,你那是北京时间,我这里是欧洲中部时间,才下午6点,你跟我耗不起~洗洗睡吧。

            • 不是啊,我下午睡了一会儿。另外,我每个周日的晚上都习惯性失眠的,躺下也是睡不着的。。。

  • 13.

    偶尔拿出手机听FM。在小时候有听哥哥姐姐们听收音机,那时候的都已经做得比较小巧,还带磁带功能。确实给童年带来不少乐趣!

    • 带磁带的已经叫录音机了,用手机听的话推荐你装个蜻蜓吧。

  • 14.

    其实很喜欢电台,有些DJ的对话很幽默,偶尔也能长知识

    不过现在电台节目哦,真的哦~都像是在广告里插播节目,而不是在节目里放广告

    所以现在也不太爱听了

    唉,一个什么都商业什么都追求经济效益的时代哦

    • 现在有很多网络电台,甚至是个人电台,还有很多有声小说等,其实是也很丰富和纯净的了,没有人说一定要听官方电台的嘛。推荐你可以在手机上装个蜻蜓或喜马拉雅。

  • 15.

    这插图也太怀旧了

  • 16.

    我一直向往着像80后的哥哥那样在学校宿舍里收听校园广播,可是等我上高中的时候已经有了手机。

    • 要与时俱进啊,我们怀旧是因为我们老了。

  • 17.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中午我哥就守着收音机,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单田芳、白眉大侠,哈哈。 前两年我哥还让我帮他下载过《白眉大侠》MP3版的‘

  • 18.

    那会武汉流行的是吉祥鸟,点歌,小朋友打电话进去逗主持人,很多同学通过电台交到了笔友,找到了爱人。主持人很火,有点狂妄过了,一次在节目中说翻墙上黄鹤楼,造成了不良影响,被台长除名,觉得挺可惜的。高中,听了一首yesterday oncemore,怀旧中淡淡感伤,总能让心情平静下来了。

    • 当一个开始常常怀念过去的时候,说明这个人老了。

  • 19.

    我对收音机的记忆是:高中回到宿舍就打开,收听扬州新闻台夜色温柔,看看哪个男生又为女朋友点歌了。乐趣无穷。感觉是,得到的容易了反而有可能感觉不到多开心。

  • 20.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爱听单田芳,尽管周围的人都在听都在讨论。我最喜欢听袁阔成,从三国演义到西楚霸王。每个午后12:30,一边晒太阳一边听收音机,是一天里最美的时光。

    • 白眉基本民间传说,属于野史,可是有趣。三国、西楚霸王什么就正经一些。

  • 21.

    夜空不寂寞,好熟悉啊。另外还有华夏之声的栏目也不错,青青草有约、逍遥山水间…

  • 22.

    现在的交通广播也很实用便利,开车的时候不可能随时盯着微博微信,但是可以听着广播路况。

  • 23.

    高中的时候用收音机听世界杯,大一的时候黑灯了,宿舍就集体听《一只绣花鞋》,这些都是印象深刻的记忆!我也折腾过收音机,甚至于还花过不菲的价钱买了能听国际短波电台的机子,但这一切终究成为了历史……只在博客那留了点记忆

  • 24.

    小时候父亲就喜欢听收音机,后来大学的时候听力也是自己带收音机,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 不一定非得找回原来的古董收音机呀,车载的电台或手机蜻蜓也是不错听。

  • 25.

    怪不得勺子哥这么会将故事,原来是根基好啊,呵呵。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听过收音机,也没听过评书,只能看书了。对于我来说,至今用嘴讲故事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儿。

    • 近日“台上6旬院士卖力演讲,台下90后睡倒一片”的新闻引发了不少讨论,得练练了。

  • 26.

    对于我这个90后来说,收音机代表了音乐和午夜的万峰。

  • 27.

    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有一收音都不错了,其实每个80后或多或少都会有收音机情结,而“收音机的那些事”之前我也想写写,只是迟迟未有动笔….

  • 28.

    83年之前的人都是听收音机长大的,83年之后听就是看电视长大的。这就是年代的区别。昨天我外出时,婆婆与嫲嫲还分别回忆她们那个吃喝稀饭和蕃薯的年代。

    • 83那么准?

      • 因为83年出孩子,读小学时候就是电视机进入百姓家的时候。而81年出生的朋友,读小学时还是停留在收音机年代,而电视机一村子里也就只有一两台。

        邓小平南下画圈是那年?

  • 29.

    小时候没得选择就容易钟情可及之物,容易投入,长大了就多权衡、多犹豫,没有背上行囊投入另外一个陌生的魄力了。单纯多美好,将复杂简化才能重获美好!

  • 30.

    不知道现在收音机还能收到电台不呢。

    • 有一个东西叫“蜻蜓电台”,我认为是目前最棒的一款收音机、电台APP了。

  • 31.

    可以选择的机会多了,反而不知如何选择了,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时人的心头却越加的空虚了。

  • 32.

    凡是说听过评书的人,不小心暴露你的年龄了

  • 33.

    好博文啊,勾起了我对小时候听收音机的些许回忆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