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因为担忧生活

在海外生活多年了的凤舞旷宇日前人到香港,给我留言说:我在香港的时候就在想,香港和深圳不过咫尺,一边哒皮、推特、脸谱全可用,另外一边就全不能用。真心一国两制啊~~

这是站在深圳的红树林海岸看到对面的一排房子,是香港新界地区的天水围,这么近!那么远!以下文字是我根据最近看的一些杂书整理而成的,特别是其中的一些数字,出处众多,实是无法一一注明。重点在于,我以为这几种不同时期的,不同形式的“墙”,其实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给人好些思考。

一、柏林墙

50 年前,8 月的一个下午,东德 的一个青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分隔东、西柏林的铁丝网。三名东德警察追上他,把他打倒在地。但青年不知怎地又突然站了起来,夺了警察的枪,继续奔跑。警察也奋不顾身,追上去扭打起来,一刀刺进青年的膝盖。

就在青年行将就擒之际,西柏林的民众齐声怒吼,吓懵了警察。他们以为自己追人过界,进入西柏林地盘,于是丢下青年跑了回去。青年这才得以拖着残腿,进入了资本主义的西德,实现了自己投奔自由的梦想。

这是围绕着柏林墙发生的无数血腥、悲壮的逃亡故事中一个很普通的例子。自从柏林在二战后被分割为东、西两个部分到一九六一年共产党东德建立柏林墙,前后有大约两百五十万东德人冒着生命危险逃入西柏林。柏林墙建成以后又有五千多人成功出逃。他们采用的方式稀奇古怪,如游泳、挖地道、乘气球、跳楼等等。

成功的是幸运儿,但很多人则没有那么幸运。他们为了自由的梦想而把鲜血洒在投奔自由的道路上。在翻越柏林墙的运动中,三千多人被逮捕,二百多人丧生。

当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九日柏林墙被拆毁的时候,柏林人悲喜交集,感慨万千。他们为专制的解体和自由的到来陷入狂欢,但同时又对失去的亲人和柏林墙上的斑斑血迹而悲恸不已。多少人在柏林墙下长跪不起。柏林人的情感和柏林墙的故事对身处万里之外的许多中国人来说可能因为距离遥远而失去了几分真切感。但殊不知,柏林墙并不是东德独有的,无论是在铁幕之下还是在“竹幕”之后,都会有“墙”。这墙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

二、深圳逃港

在距离柏林八千九百多公里的中国深圳,那个年代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大批的中国民众投奔香港。这些群体事件被历史称作逃港潮。其规模、其惨烈、其震撼丝毫不亚于柏林大逃亡。

多种资料显示,从一九五四年到一九七九年的二十五年间,深圳附近就发生过四次大规模的逃亡香港的浪潮,分别是在五七年,六二年,七二年和七九年。共计五十六万人,成功逃出者不到十五万。如果再把小规模的出逃计算在内,从一九五零年代到八零年代,逃港人数多达百万。

逃亡者虽然主要是深圳附近的民众,但也有许多逃亡者来自广东、湖南、湖北、江西、广西、海南等的全国十二个省,六十二个市县。他们中有农民,但也有很多城市居民、学生、知青、工人、甚至军人和干部。那个时代信息封闭,中国逃亡者绝对没有可能跟东德逃亡者交换逃亡经验,但是他们之间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这就是玩命!

逃港者大体通过三种途径实施他们的逃亡计划:走路,泅渡和坐船。偷渡者多数选择泅渡。他们从蛇口出发,经深圳湾,顺利的话,游泳一个多小时就能够进入香港新界的北部。但是这一个多小时的泅渡对体力和游泳技术要求很高。许多家庭都是从小就培养孩子练习游泳,为的是将来可以逃到香港。

除了体力和技术外,偷渡者在寻找救生设备方面是各展奇才。有人用汽车轮胎,有人用救生圈,有人用乒乓球,还有人为了躲避搜查而把上百个避孕套吹起来挂在脖子上。无论采用何种方式,出逃都是以生命做赌注的一次冒险。不听边防军命令的随时都可能遭到击毙。

一九八七年,一位香港商人在深圳市罗湖区的酒店落成典礼上讲话的时候泣不成声,用脚跺着地告诉人们,二十多年前,他的父亲背着他逃港,眼看就要过河了,但是一颗子弹打来,父亲倒下了。为了纪念父亲,这位港商把酒店开在了父亲遇难的地点。

不能游泳的人只有选择陆路。为了躲避官府的尾追堵截,逃亡者往往要走偏僻而艰险的路道。据当事人回忆说,一九六二年逃奔香港的数千人走到一个山涧时刚赶上暴雨。山洪过后,只有二百人侥幸脱险。

那年代,深圳一个农民一天的收入约为七毛钱,而香港农民的收入是七十港币,相差一百倍。到一九七八年,深圳农民的年均收入是一百三十四元人民币,而一河之隔的香港新界农民的年收入是一万三千港币,相差还是一百倍。人是会劳动、会创造财富的高级动物,仅仅是贫穷还不至于把人逼上绝路。真正让人挺而铤而走险的据说是一个叫自由的东西。

由中国青年报记者陈秉安撰写的报告文学《大逃港》提到中国著名音乐家马思聪逃亡香港的典型例子。马思聪的出逃掀起了持续10年的以知识青年为主体的知识分子逃港浪潮。逃港潮随着中国的开放和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而终于结束了。但是,逃港潮和柏林墙所揭示的道理并没有过时。

三、权贵移民

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如今呢?有消息说,中国六成以上的富人想要移民,而亿万富翁中,有移民意向的更高达八成。其实,这种状况已非一日了。现在的现实是,但凡有点家产,官员做裸官,演员改国籍,学者最好有国外的绿卡,而民营企业家,移民似乎成了一种潮流。

这些人为何要走?这是困扰我们社会的一个难题。

其实他们中相当多的人并不想走。即使移民了,也无非是像裸官一样,把老婆孩子放到国外,财产转移到国外,自己依旧在国内打拼。这样的现象,不止官员如此,企业家和演员也如此。试问,眼下当红的有了外国国籍的一线演员,有几个是去好莱坞发展的呢?还不都是拿着国外的护照,照旧在中国混。在他们中间有的甚至拿的不是发达国家的护照,但是,就是泰国的护照,似乎也有必要拿。很多企业家,生于斯长于斯,创业和生活,都在国内。很多人连国外生活的经历都没有,连起码的外语都不懂。他们去国外,如果全家迁走,不仅意味着此前生活的终结而且意味着挣钱历程的结束,从此以后,只能在陌生的异国他乡寂寞地生活了。对于已经习惯了国内生活的人来说国外的好山好水,其实跟他们无关,好山好水,只意味着好寂寞、 好无聊。

不想走,却不得不走,背后的原因,其实是不踏实。

在中国古代,富人贵人哪怕高官厚禄,哪怕皇亲国戚,只要风云转换,在政治斗争中失势,财产,包括家室,就都会一风吹。任何人的生命财产,都得不到法律的切实保障。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红楼梦里《好了歌》描绘的场景,其实是社会严酷的现实。严格说来,今天尽管有了物权法,但这样的场景并没有从人们的心灵深处抹去。有权的、有钱的、有名的,都没有真切的安全感。说句大白话,他们不踏实。

即使有些人很有权势,但他们仍然不敢确定,一旦他们出了事,能否会得到法律公正的对待。有人说,这些人是在用脚投票,其实并不确然。至少,对他们中相当大一部分而言,他们只是求一个踏实,一个保障。他们的行为,与其说是投票和选择,不如说是在买保险。

不用说,这几部分有心思移民的人,都是现阶段中国的精英。无论哪个国家,精英流失,绝非流出地之福,但是,要想遏制这种移民潮,唯一的办法,就是给他们以制度和法律上的保障,给他们安全感。

四、心中的墙

我没有深交的千万级富翁,但是接觸过的倒是有几枚,一个事实是他们仿佛都在做这方面的准备,或者实际已经在外面了,包括家人和子女。可是本人还在国内斯混着,他们真的很担心,很是不踏实,但是他们又不习惯国外的生活,有些连简单的英文也不会讲,就是广东的暴发户,他们恐惧但同时也覚得现阶段的中国是充满着机会的,也有一些从国外回来的朋友,他们天天骂我的祖国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可是他们还是回来了,我猜是这个原因使他们回来的。

有权有钱的人都不踏实,像你我这样还会上博客逛逛、闲时写写小文的P民,又何曾踏实过呢?

海力哥讲过这样的话:做一个平民百姓,在这个世界上活着不容易从来都是主题,无论专制还是民主。大家都是为了活命,都生活在担忧中,无论显赫的富人还是潦倒的穷人。人们都知道翻墙、逃港,抑或是移民,都是因为担忧生活,却少有人意识到专制也是出于恐惧和担忧。说到最后,宽恕、理解、放松是这社会唯一的出路,虽然也要斗争。如果糊里糊涂,人们可以逃出地狱,却很难逃入天堂。

我们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已经尝试了很多次了。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而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莱蒙托夫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36)
Trackback (0)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1.

    看过那部BBC的纪录片《柏林墙》,非常感动。
    世上从未有永垂不朽的墙,不过它的倒塌速度取决于外力的强弱,在我们有生之年为推倒墙出一点点力便无愧自己了。
    而更重要的是心中的墙,所以移民与否对我个人而言并不重要,呵呵~~

  • 2.

    以前去过深圳,特别在红树林向大朗方向眺望,总觉得充满了神秘和开放……

    • 你说的是面朝大海吧?
      逃港潮的时候,据说很多人就是从那里游泳过去的,那天我去目测了一下,水性好点的人是可以游过去的了。不过当年,据说游过去了的是少数,至于原因,我相信你懂的。。。

      • 嘻嘻,我是听旁边一个人说对面就是香港的大朗呃,,所以就记住了

        • 可能我们站的地方不一样?但图中是天水围。

  • 3.

    翻墙有益身心
    骑墙看四方风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墙倒还靠众人推

    • 哈哈,你竟然也深谙“骄墙”之道。。。

  • 4.

    墙这东西,能起到的最基本作用,就是让墙里墙外的人们互相看着对方的好。可一旦翻过来了,发现墙两边的日子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呵呵。

    • 我想也是这样的,围城的故事我们早已耳熟能详。重要的还是把握当下,努力过好每一天。

  • 5.

    一国两制的HK,真的是这么近,那么远!

  • 6.

    shileyao :翻墙有益身心
    骑墙看四方风景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墙倒还靠众人推

    这个说的好经典啊!

  • 7.

    我表示好久以前就看过这篇文章了,哈哈。

    • 坛子兄弟果然根特高材,记性不是一般的好,还是因为这篇小文甚得你心,所以印象深刻呢?哈哈!这篇我在独立博客刚建立的时候就发表过,那时候几乎还没有什么来我这独立博客,只有一楼那枚是猫时间彼时留下的,有且仅有那么一枚评论。不是因为最近我甚为各种“墙”狂嘛!所以炒现饭了(旧作新表),欢迎大家来议议,

      也算是一种力量吧。这,就是一种力量。

  • 8.

    新界的天水围是大多内地人移民过去所居住的地方。我自己就知道不少偷渡到香港的人。应算现在也很多孕妇想到香港生子,为一张出生纸。
    说到移民,我和你感受是一样的,人们只是在追求的是踏实和安全感。
    最后一句话很有意思,人们可以逃出地狱,却很难逃入天堂。

    • 对哦,小白同学是在一所中港合伙的学校念书,想来对这一历史事件也是相当了然的。
      所以,我们这个地方叫人间。

  • 9.

    这“墙”有些敏感了~~~

  • 瓶子 France : 回复
    10.

    围墙处处在,总看夕阳红。

  • 11.

    每个人活着都那么的不踏实,至少我是

    • 不是说活着是一种修行嘛,要不然怎么叫修行呢。

  • QQ Canada : 回复
    12.

    于我,地球是圆的,天下之大难道容不俺那颗小小的自由的心? 所以我选择了去个陌生的国家扎根,因为地球是圆滴~!

    • 是扁的吧,anyway,如果是圆的,会不会转转转又回到了起点呢,所谓生活终究都是要返朴归真的。

  • 13.

    还木有去过深圳呢,给别说香港了,惭愧啊。

    • 这不是一件值得惭愧的事情呀。

  • 14.

    归根到底,这不是一个能让人心平气和、高枕无虞的国度。

    • 是啊,明晚在哪睡覚都不知道的。

  • 15.

    还没去过国外了

    • 想去不是问题吧,如果只是玩玩的话。

  • gennyguan China : 回复
    16.

    关于外逃,逃不逃的掉,我也不知道,毕竟能力有限,经济有限,可是一旦动了逃得心思,就很难在安定下来了,在经历了一些小阻碍,也会有轻松过活的想法,或许婚姻也是我的一条路。看似富有,却连自己的土地也不热爱,貌似贫穷,可是满腔的想法时刻想喷涌,于是蹉跎着,期望着,或许也该安定了

    • 逃得出地狱,即不一定能上天堂。

  • 17.

    上班途中,有手机阅读的。墙只是一种手段,一个工具,是防御工事,每个人都不希望被墙说束缚。但是墙在某种程度上能带给我们一定安全感,如果有一天我们强大到不需要墙来保护,墙就会坍塌,我希望能看到墙倒的一天。

  • 18.

    移民权是基本人权,但你带出的钱和人都要是干净的。

  • 19.

    天朝的墙估计塌不了。

    • 倒,总是会倒的,问题在于我们这辈子能不能看到。。。。

  • 还没有Trackback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