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Tagged with 书法

程厚文

筆名勺子,正当青壮仪表堂堂,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现居南方沿海小城深圳。我想尽量榨取点生活的有趣出来,坚持以有趣打败时间

4 Comments for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 life in faw

    勺子兄字写得越来越好了。

    Reply
  • 小马

    这副感觉特别洒脱

    Reply
  • 三棵树人

    这些古人真是奇怪诶,难道只有少年才可以偷闲吗。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