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Tagged with 书法

程厚文

筆名勺子,正当青壮仪表堂堂,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现居南方沿海小城深圳。我想尽量榨取点生活的有趣出来,坚持以有趣打败时间

2 Comments for "寒夜客来茶当酒 竹炉汤沸火初红"

  • sunnywolf

    写的好字~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与白居易的《问刘十九》有异曲同工之妙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Reply
    • 勺子

      是的,抽空也来写写白的这一首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