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弭前思顿成永别,追寻笑绪皆为悲端

周六的晚上,我正在家里紧锣密鼓的拟一份发言稿,当天下午临时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我们公司作为本市两家大型成长型企业代表,要在下周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出席的全市年度非公经济工作会议上提供经验交流。

写到一半,接到父亲打来电话:外婆因病医治无效过世了,速归!

我对外婆是特别有感情的,程陈两家背林而居,每次回乡我都必定会领着妻女去看望我的老外婆。她老人家一生养育了四个孩子,两儿两女,母亲排行老二,大儿子是个先天性的哑巴,虽然在传统的农耕文化里大舅他几乎没有什么大大的产出,但是一家人都算是很善待他的了,我相信这也是受了外婆的影响,因为母爱是世界上最无私的爱,连拿破仑他老人家都说了:「世界上一切的伟大都是来自母亲!」感谢外婆养育了我那勤劳、善良的母亲。

压抑住心中的悲伤,润色好了发言稿,安排好手边的工作以及次日女儿在市里的舞蹈表演便与妻驱车返赣,千里粤赣路,朝发夕至人困马乏。抵达后把车停在院子里换乘脚力直奔外婆家,跪倒在外婆的灵前。

按老家的习俗,丧事一般两天,但请了风水先生看日子,说是第三日才有吉时适合下葬。中间请道士做了两天一晚的道场,我们这些孝子孝孙们可被这两个道士给折磨个半死,连续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的折腾,我们随着道士的口令一会儿跪一会儿起,中间念经救苦的时候更是半个小时跪在水泥地上不得起身,结束的时候所有人孝堂里的人两个膝盖全部淤青。

对于这些根深缔固的民俗传统,我不能同意但也无力反对,客观来看我感觉他们蛮奇怪的,两名道士身着道袍头戴八卦帽,搭的法事案台上面却写的是「佛光普照」,然后布置道场用的大幅黑呦条幅上的人物,全部是极其拙劣的笔法画的猪八戒师徒四人,我不太清楚这是什么样逻辑(希望有懂行的人能不吝留言指教一二),但是对于这些鬼神灵异的东西,我的态度是:我自己可以不依、不靠、不信,但是也不亵渎,心怀敬畏。

外婆八十四岁高寿而终,儿孙满堂,算是喜丧,携妻坐在外婆的灵柩前我并不害怕,甚至也不悲伤,因为我明白但凡是人终须一死,外婆如此功德圆满,何以悲伤。只是看到母亲连续几夜不眠不休的守灵已经极其憔悴以及她那失去母亲而悲彻的哭泣,还有哑巴大舅整天整夜的拒绝进食(所有人叫他吃东西他都拒绝,最后还是我拉他才吃了一碗面,说也奇怪,此时竟然只有我能劝动他)以及趴在娘亲的棺木上撕哑的仰天哭嚎,母亲和大舅如此,我的眼泪再没忍住,此时妻也是不停的抹眼泪。

丧事结束之后,我们当天晚上稍微补了一下觉便匆忙赶回深圳,妻与我都有一堆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处理,可儿也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下山的时候看着车窗外的清山秀水,我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

生活里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义无反顾的热爱它。返粤工作,等到我老了,我想我会回到这白云深处的靖安人家。

2016-06-29 080336

2016-06-29-080318_3


回程的路上,我一边开着车,一边想着。年少的时候在家乡的那个小山村里和这些亲人们生活在一起,常常可以见面。后来为了追求所谓的更好的生活,追逐所谓的理想,我离开了家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几经辗转几度追寻,我在城里有了一个家,但是和家乡的亲人们却是天各一方,甚至在他们有危难的时候我也无法相伴左右。

刚进城的时候,新的视野的确对我产生了疯狂的吸引力,刚出来时,我那些曾经枯燥而又悸动的日子时时被新鲜包围着。然而新鲜过后却发现,所了解的一切离现实很近,却与理想甚远。有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东西吗?如果当初。。。会是怎样。。。

然而,生活就是生活,没有如果,却有很多的但是,无处逃避。

如今三十多岁的年纪,我仿佛发现自己在耗费生命斡旋于一些几乎永远不可能碰触的东西,在某些个漆黑的夜里我也会感到心慌意乱,無所适从时更让我感到哀伤的是,在我这朦胧摸索的前半生里,很多珍贵的东西,很多值得珍惜的人都在这碌碌无为的徘徊中消失了,他们离开了我的生活,甚至离开了我的生命。他们或轰轰烈烈离去,或默默退出。

挽留,只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30)
Trackback (0)
  • 1.

    这些传统的习俗,在南方要比北方反而更根深蒂固。既然是传统,就算是有不合理的成分,还是去接受吧

    • 我是原则同意的,虽然我是个无神论者。这件事情,在我们农民的传统思维里:神,叫做宗教。鬼,则是迷信。对鬼神之事要怀敬畏之心该怎么理解呢?敬畏的本意是既尊重又害怕的意思,敬畏之心则是一种敬重与畏惧的心理,这种敬畏心理不同于我们对黑恶的害怕,也不同于寻常老百姓对裆的害怕,这里的敬畏是人们对天地、宗教、鬼神,甚至和历史文化及传统的尊重。子曾经曰过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康德也说过:我内心所敬畏者,一个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令。敬畏之心,是良知和操守的前提;敬畏之心,折射的是一种自律和自尊。

      你看,康老师说的多好啊。

      • 面对未知的死亡,人们无力拒绝,无法勘破,人们感到渺小、弱小,所以敬畏。人若能直面死亡,静心淡然,可谓有尊严。

        • 不难,相信科学便好,科学说了,人终究一死。

          • 信科学知道要死,还死得什么都没有留下,这在人的感情上是很·难·过·的。人人都怕死,科学家也怕死。我琢磨信仰是药方,只不过,信仰常常是以宗教的形式体现的。

            • 的确,迷信的对立面不是科学,是信仰。

      • 所谓鬼神和相应的敬畏之心,是我们的初民和先辈万千年来在生活中形成的道德传统和行为律条,也是维持几千年道德社会和乡土架构的规范,随着我们的城市化进程和乡土社会的瓦解,这个规范也一再被挑战,道德不断解体、滑坡,人们也不再有敬畏之心……唉,一言难尽啊

  • 2.

    那些传统的东西,到现在肯定是走样了。老规矩在特殊年代被弄得支离破碎,现在再拾起来又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持,没有说一不二的大能提纲挈领,完全指望不靠谱的口耳相传和吃这口饭的人的临场发挥。
    规矩流程之类的,完全可以与时俱进的。现在的感觉,家就是那个你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一切都在变,一切全都变了。

    • 工业化的进程,我们得到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

  • 3.

    祝好,老人走好,在世人过好,年轻人活好,平安健康。

  • 4.

    生老病死,天道规律,博主节哀保重

  • 5.

    七十三,八十四是个特殊的年龄。

    • 我们这的传统认为73、84是每一位活到那个年龄的老人的一个劫,如果没有渡劫成功,就要摆很复杂的阵法帮老人顺利到达另一个世界。

  • 6.

    老人算是功德圆满,没什么心事了。
    看完这篇突然觉得像是在听鹿港小镇,步入围城里的漩涡,出门在外乡愁在所难免。

    • 到不了的是远方,回不去的是家乡。

  • 7.

    有些算是民俗吧,反正我尊重老辈人的信仰,不接受,也不反对。老人家年岁也大,喜丧,节哀。
    生活,其实就是追求。每个人想过的生活都不一样,追求的东西也不一样。有些人安于小城市的慢节奏生活,有些人喜欢在大城市的打拼获得自己的人生价值。有得有失,获得些东西,总会相应的失去一些。反正怎么说呢,过得开心最重要。

  • 林娜 China : 回复
    8.

    我们家,我是老二,哥哥比我大7岁,爸爸今年都62了,白发苍苍,妈妈今年56了,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爸爸总是跟我说,咱们农村的这些奔丧的事情你要学着,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阵感伤袭来,对于我道路还很长,可是父辈他们,正如美丽的夕阳,无限近黄昏。哥哥初中毕业就进城务工,这么多年,很辛苦但也有自己的小家,自己呢,本应呆在父母身边陪陪他们,却一心执念,辞职出来,挺想家的。

  • 9.

    博主写的文章总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 10.

    节哀顺变。

  • Daisy China : 回复
    11.

    节哀

  • 12.

    迷信这个概念是谁给出的?有史可查么?

    迷信应该是指人对某种事物不问究竟不问就里盲目跟从认可的行为吧。
    什么时候迷信这种思考模式在人们心里被专门指向某一个领域了。

    牛鬼蛇神被人们如此自动自觉畏而远之嫉恶如仇,是迷信这个词的创建者们期望国人最终仅仅“迷信”它自己最成功的案例。

    人心里没管了更容易有反社会的行为。人和自然是一体的,老人去世后亲人们可以集体性地组织举行固定的庄重的仪式是让人有些羡慕的。

    84岁是喜丧么,借勺子吉言,父亲最近被医生宣判就剩一到两年了,那时刚好这个年纪,心里怎么都喜不起来。

    人到中年成熟得可怜,连悲哀都是安静而平和的。

    • 若用你对“迷信”的理解和逻辑去解释“喜”这件事情,满奇怪的!

  • 坛子醋 Canada : 回复
    13.

    喜丧按照党的逻辑,才是无厘头的自我安慰的救赎。
    土改时斗地主,文革时期破四旧,迷信这个词开始疯狂肆虐,在此之前,这个词从来不是现在大家共同的认识,那时最多叫玄学。
    博主家乡老人的仪式是一种固执,对古老祖先心存的一份神秘的忌惮,无知者才无畏。心有忌惮是人生经历和历史流传留给人们对自然规律里无穷尽的未知世界的模糊感应。

    目前祭祀活动大多仅被文化落后的地区沿袭,而它因为特定人群里教育的落后导致形式上的简单和愚昧,很容易被人反感抨击。于是很多应该继承的民族的特色接着迷信这个幌子被忽略了。

    如今粽子节有几个小女孩在下雨天会把缠在手腕的五彩线放进水里?谁还记得这是什么意思?那就不要怪韩国人跑去申报说端午是他家祖宗的习俗。

    现今中国社会里分不清迷信和信仰的界限,没人关心打着反封建迷信的幌子下对人文历史传统里的智慧和丰富遗产的丢弃。
    大家只晓得轮回是看不见的荒谬,看不到轮回的理念背后是对动物贪婪自私的本质的束缚。超级喜欢控制的人做领袖为了政治内斗组织社会群众力量不惜把全国人洗脑。

    那些脸上画着西游记人物做法事的术士是很容易被人取笑的,但是我们自己可曾细想过自己究竟进步文明得有多彻底?

  • 宝成君 China : 回复
    14.

    你们家乡办白喜事的风俗与我们有蛮多相似之处。
    文章流露出你对外婆很深的感情,我也是由外婆带大的孩子,都是幸福的孩子!

    •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我参加过你们宁乡的丧事,还是好多不同的。

  • 15.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非常不错

  • 16.

    排版很好看,简单大方,个人很喜欢

  • 还没有Trackback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