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暂住有关的那些事

某个时候开始,公司规定新进办公室人员要统一、集中在每月十五日报到,然后统训两周时间,由公司各功能单位的主管轮流给他们上一堂课,介绍本单位主要业务内容,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吧?所以一直持续到现在。昨天晚上,公司为答谢讲师的嗓子,特举办答谢酒会,并且每位讲师发给保温杯一枚。参加完这个酒会之后,我跟几个同事步行回公司,走到公司对面的小酒馆,我们几个又钻将进去,一则这一路走的几位主管平日里没什么交集,说再喝一杯聊一聊。二则才八点多,还早。

虽然是平时不很熟悉的几个人,但是喝了一点小酒之后,大家都变得非常性情中人,相聊甚欢。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刚下班的客服木先生见我们,也加入了进来。木比我们年长一些,但是几杯下肚之后也性情了起来,跟大家一起分享了那个传说中的五月三十五日的故事。后来不记得是何由头也聊到了孙志刚事件,他讲,孙志刚事情中他是向帝都请命的参与者之一。我讲,吹的吧?

刚刚,收到木寄来的一封邮件,指引我们去看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开信,真的有他!

如果你是像我一般年纪,又是从农村来到城市混饭吃的下海一族,北漂也是一样的意思,对我的祖国当年施行的暂住证制度及收容遣送制度一定不会陌生。虽然一直听说有收容所不规范操作的案件,但是由于那年那次的受害者孙志刚同学,身亡了,并且其身份不是流浪汉,而是大学生,因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许多媒体详细报道了此一事件,并暴光了许多同一性质的案件,当时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经历了很纠结的一个过程之后,最后官方公布,确是收容所人员违法,第一责任人被执行死刑,其它一干人等分别被判刑或被行政处份。也在同年六月,国务院颁发了《城市生活无着的流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该办法的颁布标志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啊,虽然有代价。

下面讲一段我与暂住证的亲历故事:我还在南昌学习的时候就被去过深圳的朋友千叮咛万嘱咐,深圳是经济特区,与其它城市不同,去之前你一定要到当地公安局办一张边防通行证,否则进不了深圳。另外到深圳之后火车票不能扔到垃圾桶去了,得留着,因为那边抓暂住证很严的,据说在办理暂住证之前火车票加边防通行证可以保三天平安。这些我都照办了,下火车之后火车票被稳稳当当的藏在离内裤的那个口袋里,然后直接在火车站门口就坐二路公车去公司面试了,很顺利,被录取了,然后被领到宿舍,都不敢出门啊,怕被抓,因为大家都讲得很严重,正所谓三人成虎。第二天,公司人事部的职员便通知我要交三百块钱,说是办暂住证,当时三百块对还没有真正领过工资的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一笔钱呢,但是,你懂的。

确实,当时暂住证查得特别严的,小到出关、租房,大到汽车过户,考驾驶执照都离不开暂住证,街上随处可见抓暂住证的警车和警察,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警车里装满了人,很多只手扒在铁栏杆上,而且他们的眼神特别无助。这样的气氛让人每天都活得提心吊胆的,生怕哪天忘带暂住证被抓进拘留所。万幸,我没有被抓进去过,但是有去收容所赎过人,是同事查理的外甥,刚从老家过来,刚下火车就被逮进去了,查理在下班的时候接到外甥从收容所打来的电话,被关在某某收容所里,说请叔叔帮忙带三百块钱去赎他出来。某某收容所是在深圳的关外,据说治安非常不好,而且是晚上,所以我同查理一同前往赎人,当然我们带了五百块钱,不是三百哦,你懂吧?我们还提前在兜里装了几包芙蓉王,你们也懂的吧?这里可是中国。

收容所依山而建,门面不很宽阔,就目一小镇派出所的规模吧,派出所围墙门到大厅,我们只见到一位传达室的大爷,问他,才告诉我们从右边那个过道进去。额滴神啊,这后院可不一般,目视估计足有两三百人吧。门口摆了一排像小学时候的课桌那样的桌子,桌子上置放着无数的皮带、手机及手表等物什,桌子后面坐着两位着警服的阿SIR ,这两位大概是负责看管这些东西的。右边一点又有站着的坐着的十几位阿SIR, 手里操着家伙,他们身后则是小“四合院”,院子里及四周每个房间里都挤满了人,不过他们都被蹲在地上,一律埋着头,没有人敢抬头,一眼望过去就黑嘛嘛的一片,里面灯光也不大好,还比较潮湿。当然,外面还有很多人就是像我们一样来领人的,都伸长着脖子在瞄将要被解救者在哪个方位,不可能瞄得到的,因为他们被底着头。

我们挤过去说明来意之后,阿SIR 说交三百块钱办暂住证,查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掏出三张红票子,并同时递上两包芙蓉王,红板板收下了,但芙蓉王被退了回来,虽然我们都准备好了,但是被退回来心里还是感觉好些的。然后,一个阿SIR 拿起一个效果十分不好的扩音器对着里面喊查理外甥的名字,操蛋的是,都讲广东话,李明咕从雷蒙,刚下火车就被抓来这里的山里人哪听得懂!查理轻轻的拍拍这位阿SIR ,弱弱的说可能我外甥听不懂广东话,可不可以用普通话喊一声?外甥出来后领了桌上的皮带和一张临时暂住证后,我们顺利从派出所出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进派出所,来深圳前的边防通行证是爹帮忙去办的。

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过程并不很曲折,但是令人印象深刻,是吧!

后来我去了苏州工作,那里也是需要办理暂住证的,但仿佛抓的没深圳这么严,不会有让人因此而不敢外出。两年之后我又回深圳了,又废弃苏州暂住证重办深圳暂住证,当然重要的是得重复缴钱,暂住证的期限好像是一年,到期了得重办。零五年之后来我就没有再办过暂住证了,一方面因为没有被查过,另一方面想说我看着也不应该像是三无人员吧,所以也就不管它了。几年下来也相安无事,当然最主要的是孙志刚事件后深圳几乎不查暂住证了。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是工作在东莞,生活在深圳,遇到要填表格,如果上面有一栏叫户籍地址,则必须填上江西省靖安县。想来,这真的又是很有中国特色的一件事情啊。随着工业化的进程,自改革开放以来,大批农民兄弟从农村进城务工,但是户籍限制一直是让他们很蛋疼的一件事情,他们不能享受当地人的福利,在自已祖国的国土上一直被暂住,孩子不能上当地公办学校等等等。一方面我认为,国家采户籍限制来限制人口流动,是符合国情和有效的手段,因为我的祖国人口众多,是片神奇的土地。另一方面,像我这样的,认为应该要有弹性政策让其落户,因为他已经在深圳定居很多年了,而且有房,有稳定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有文化的人那,哈哈。。

这几年户籍制度的改革一直有被讨论。终于,前年我领到了深圳居住证,算是暂住证的升级版本吧。去年底,深圳又出台了一个积分入户制度,算是弹性政策的一个吧。但是,但是我在东莞工作,社保等都不在深圳,不成。勺太倒是在深圳工作,符合条件,且公司有指标可以用干部招调过来,然后家庭成员可以随迁。但是,但是,转深圳之前得先办农转非,得先把农村户口转成非农村户口,一家人都在深圳了,老家没有人了,电话咨询过说不给办。当然,我们都晓得:办,是可以办的,大柢是要我们携人民币回去办,老烦人,玛那个八子懒得去办了,爱咋咋滴吧。

其实就我而言,没有深圳户口于生活上没有一丁点的影响,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但是,但是,这给人的感覚好像是和这个城市有一些隔膜,和本地人的感觉好像不太一样,有些福利我们真的享受不到,虽然我们也在很努力地工作,为当地建设作贡献,每年年终的时候税局寄给我们的“感谢信”就是一个多么生动的例子呀!!

本篇应该木有不和谐吧?有木有!!有木有!!!!

深圳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东门步行街。


sign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75)
Trackback (1)
  • 1.

    和谐,和谐,呵呵

  • 2.

    这不挺合适的一篇文章嘛,干嘛多加后面内两句呢?呵呵

    • 事实上勺子拿不准同志们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欲加之罪这个我们都听说过。。。

      • 最近,据说北京把“豪华”都列为敏感词了

        • 俺们来WP,一大原因是为了脱离景德镇呀~

        • 啊?我试试会不会是敏感小星星
          豪华 豪华 豪华…..
          勺子 它出来还是 豪华 木有变成 **

          • 你忘了吗 这里是WP,WP目前是木有敏感词的

            • 啊!WP!我们都爱WP!!!有木有!有木有!!!

    • 这是在中国,情有可原。。。

      • 是啊,很多稀奇的事情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都不那麼神奇。

  • 3.

    咆哮体万岁
    围观就是力量 顶贴改变中国~~~~~

  • 4.

    “一方面勺子认为,国家采户籍限制来限制人口流动,是符合国情和有效的手段,因为我的祖国人口众多,是片神奇的土地。另一方面,像勺子这样的,认为应该要有弹性政策让其落户,因为他已经在深圳定居很多年了,而且有房,有稳定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有文化的人那…”

    如果总是这样从“一方面”和“另一方面”一想,事情就无解了,谁有权力来判断谁有资格有户口,谁又不能有呢?
    事实上我以为,虽然放开户籍管理后会造成一定时间内的混乱,可能还是挺大的混乱,但一定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逐渐来拨乱反正的,这个跟自由的市场经济是一个道理。但现行的制度下不可能放开,道理也跟很多其他的问题一样,会不会威胁民生是次要,自由的力量才是某些人最惧怕的。

    • 今天下午我们新进的big boss给我们上课,他讲:恶法亦法。
      我们公司目前的某些制度可能有不完善的地方,但是制度就是制度,先忍(必须遵守),再议,改。。。

      • 现在大家也还是遵守法律的呀。

        不过勺子这样一比喻,仿佛把我们的祖国说成了一个“公司”,这倒是千真万确符合这个国家的实际状态的,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们爽歪歪,只管收税不管干活大大地爽呀!

        • 呀,勺说的是他们公司。另外,你看过越狱么?人家仿佛就是把国×家当作公司来动作和管理的,其实就它的形态来看两件事情也确实很像拉。。。

          • 美国人平时生活太稳定,特爱弄阴谋论,“越狱”什么的能怎么编就怎么编,人家总统呀高官也不会跳出来说演员编剧有“颠覆国家阴谋罪”呵呵~~

            我想说的是,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和“公司”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就糟糕鸟~~

            • 哎呀,不妙,这篇有太多敏感词了。。。

              • 赶快把今天登山的发上来,把这里沉下去,和和。。。

                • 呵呵呵呵,看来是我说得太多了~~

                  • 没事儿,县长有备份的,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 恶法亦法 !@#$%^&* 这样的洗脑还在进行中???

        • 木有错,就是这样滴,还有你们的一切都是伟大祖国赐予滴~~

  • 5.

    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叫”Factory Girls”, written by Leslie Chang,写的就是从农村到广东/深圳打工人的生活。 确实是一个eye opener for me,不过对你来说应该很亲切,因为就像是你身边发生的事。

    中国的这个户籍制度确实很不人道,不过归根结底的原因还是因为中国人太多了,如果大家都去城市居住的话,后果也会不堪设想的吧。 就像中国令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计划生育制度,这些应该都是无奈之中的对策。。。

    • 那个谁谁谁不是在哪哪哪讲嘛:我的祖国养了13亿人并且移住了,就是对全世界全人类最大的贡献~

    • 日本的人口密度比中国还大,没用户口制度也没见乱到那去。。。。
      什么都那”人口太多”唐塞,听的多了,也就信了。。。

      • 不可,同日,而语。

      • 是啊,奇怪的不是有户籍制度,而是有人还相信它的合理性。

        顺便发表一点理性见解:户籍制度的根本突破口在于财税制度。试想,美国为什么不在乎甚至欢迎你搬来这里住?因为有销售税、房产税这些地方税,而且不允许有税之外的任何征收项目。所以,谁来这里住就会明确地给地方做贡献纳税。而中国虽然有类似的销售增值税和所得税,可这些税是国税,也就是说是中央的。而教育等地方支出项目又是很大程度上靠中央拨款的,不是自收自支。或者中央拨款不与所住地区人口挂钩。所以地方政府没有被一种体制激励去大力吸引外来人口。外来人口都被看作负担而不是贡献。加上地方政府可以滥收费用,暂住证收费成了一只别人嘴里的肥羊,谁肯放弃?因此,只有财税改革了,才会有真正的户籍改革。俺的一家之言,早先已经书承温总理。

        • 财税体制前面是什么?你说的那个地方可是联×邦。。。

  • 6.

    暂住证,现在好像不是问题了,但是户籍制度,还是需要改革。

  • 7.

    看的我很无语,这是咱中国的一个老大难问题,很多大城市都是这样,咋办捏~~

    • 原因是人多,办法是我不确定,也许需要时间。。。

  • 8.

    人多阿. 小14亿人口,什么事儿到咱们这儿都无法简单。。。
    勺子写得口气浅淡,可我怎么读得心里拧成一团儿? 呵呵。。。想起好多事。
    想起同事里曾有两个偷渡来美后来靠中国的政治运动获得绿卡的,还有从战争国家真正避难偷渡来的,两者同是悬在生和死之间的经历,我的神阿。我的小心脏装不下。。。。
    还想起留学来此然后工作然后或1--4年按部就班或10载磕磕绊绊等待绿卡而致种种不同遭遇的。。。。
    也自然联想起这个贡献与福利之间的关系。
    看到为孙志刚事件判死刑的,心里咚咚使劲跳两下。中国刑罚重,人多阿人多。。

    • 你说的这些毕竟跨国了,被管制好像大家都能接受。而本文所讲的是在本国的国土上被暂住。性质仿佛不大一样。还是那句话,出来混,都不容易。

      • 知道自己跑题了,也知道说的不是一回事。就是边看边想起好些人和好些事儿。特感慨。每个人和事拿出来都是一本书阿。比电影电视戏剧化。。。

  • 9.

    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

  • 10.

    你这张照片这么一看,发现你家可儿跟你真的很像。
    写的四平八稳,不过其中的无奈和不甘可以体会。同样来自乡下,从小到大填户口的时候“农”和“非农”硬生生的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当年来美前户口一直挂在研究生毕业的学校,09年回去的时候想着迁回老家,于是乡镇派出所的人又华丽丽的把我盖章“粮农”的章。于是,直到今日,我依然顶着“粮农”的身份五谷不分。。。

    • 新生的嘛,当然像。
      越是这种事情语调越是要平淡,不淡定的时候就会不和谐了。

  • 11.

    没玩过暂住证却领教过其敲诈手段…

    比较讨厌这种“给牲口盖章”的…无奈…

    话说你评论现行政策已构成不和谐因素…

    • 评论跟批评是不同的,况且勺讲的还比较正面呢。

  • 12.

    其它城市也要暂住证的吗?我们这里也属经济特区,外来人口同样要办理暂住证,早年据说是25块,现在说是降低到只收工本费5元了,不过,外来人口的管理通常要麻烦些,除了暂住证,有些行业可能还需要办理健康证才可以上岗哦。

    • 当然要,另外你说的是近几年的事情了。

  • yuanjing China : 回复
    13.

    怎么这么复杂?!

  • 14.

    我当年租房居住时,也因为这类事情和派出所的人起过冲突,没吃眼前亏,但报警处理,最后让派出所的领导登门道歉.所以知道,权利是争取到的.

    • 我又不得不出来说一句了,相对来说,上海的警察还是比较靠谱的,虽然曾经有过yangjia内个案件,但大部分时候真的比其他地方的同行柔和一些…

  • 刘文 China : 回复
    15.

    01年暑假在上海打工也经历过暂住证的事情,当时有老乡告诉我们说,晚上警察敲门查暂住证一定要假装家里没人;白天上班路上看到警察是要绕着走的……

  • 16.

    我在深圳是几度被偷钱包,暂住证就没了,当时不知道有什么不妥的,还在街上看热闹,看到一群警察在抓人,就挤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估计是我长得象有暂住证的人吧,没抓我,等我弄明白抓的是没暂住证的人才想起我也是啊,于是就赶紧跑了。。。。当时那个地方叫樟木头吧。。。

    • 樟木头不是深圳,另外關於被偷錢包的事情,勺倒是沒碰過,在深圳這麼多年。
      關於治安問題,外來人口一多,總是會比較難辦些。

  • 乐乐吉祥 China : 回复
    17.

    拆那的人口甚是众多,有些人觉得不公平,在自己的祖国被暂住,我们这也不像深圳那样差的这么严,办理暂住证也不需要费用,可是证发的不是很够,只是上社保买房买车考车本需要,大部分人都没有及时办理暂住证的觉悟,不用的时候想不到办,可要用了证又没了,有人就四处学么证,暂住证也是流动人口的统计,有时治安问题确实是个问题,所以暂住证的政策不可能一下子废除,这就是大环境吧,人多什么都不好办了,比如在我们这现在暂住户口转常住户口也是有许多政策的,可是还没有开放,如县长就可利用人才引进,毕竟是个有学问的人吗,呵呵,或买房,或投头配偶等等,现在出现的限制还是在控制人口吧!

    • 孩子,我想主要是在控制流动。整体来说县长并没有反对这个政策,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或许有时候想法是好的,但是一件好的事情更需要一个好的人去执行,才会有好的效果。你的,明白?

      • 控制人口数量的是计划生育。

        • 乐乐吉祥 China : 回复

          我可能指的人口是一个城市的,控制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吧,现在计划生育这块,好像超生的孩子都给上户口。

          • 是给上的,一直都给上的,只是要罚钱了。

      • 乐乐吉祥 China : 回复

        确实是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上课时一个老师也举例说个这个暂住的事情,要说执行,规定是有了,可底下实施起来却不是这么回事,因为在拆那,县长应该也懂得这大环境国情啊,有时让人无语啊!

  • 18.

    这真的是中国特色,我在北京7年也是先拿暂住证,后来换成居住证;最后买了房子也仍然是外来人口。。。
    来到荷兰反倒没有外来人口的感觉了,搬去哪个城市随便,只需要去当地市政厅登记一下你的新地址即可。。。

    • 还是前面说过的那句话,不可同日而言。

  • 19.

    看了很难过的,我们的城市,还在不断地制造新的阶层和不合理。
    ‘因为他已经在深圳定居很多年了,而且有房,有稳定的工作,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有文化的人那’,勺子是个人奋斗的榜样。
    那无房、无稳定工作、无文化的人,就好惨了。

    • 阶层和不合理,古今中外,甚至将来,都是会存在的。
      那个啥?大概只是一个理想吧。其实,比较重要的,具有现实意义的是广人民群众必须要有机会,要有公平的起点和过程。人生来平等,狗P,如果平等我也认为那主要是讲后天,先天人和人存在智力上的差异,出生家庭背景的差异,出生的地区和自然资源的差异。这些,个人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但是后天的起点是否公平,那就是Z*F的责任了,Z*F有没有提供一个正确的政*策选择来创造这样公平的环境。这个比较重要。。

  • 20.

    嗯,这个,,,这个,,,事情吗,比较复杂。我国那个,那个,,,,地大物博,你知道的,人口那个,,,,众多,,,,资源吧,不均。有利于社会,,,,,这个,,稳定,这个管理,,,,我的意思呢,你们明白,就是那个 ,,户口,,管理。对,为了管理好秩序,这个每年吗,北京市这个外来人口300万这个哈,,,我是说,,,登记的,对,登过记得,啊,,,,这个办过证的有300万,一个证是吧……一个暂住证180元,这个你要知道,,,,这个公安人员也不,,,不容易,,,容易吗?,,,,,不容易,挣你们这5亿四千万,,,,,5亿四千万多不容易。啊?,,,,对,全国公安人员都不容易,,挣你们这个钱真的不容易。也是税收对,,,对国家,,,贡献是吧。我们一个党领导好啊,,这个效率是明显的,,,,决断事情容易,,,,,没有争议。没有争议好啊,效率,对收钱很有效率的,,,,户籍改革要改,要坚定不移地慢慢改,啊,,,,,等我们发明了新的收钱名目以后,,,这个改革是要改的,,,,,对大家,,,对我们都好,,对,都好,,,,,才能改。

    • 好纠结~

      • 少将体,用来表达在中国官场办事之坎坷和艰难。在这种国家当官,连个屁都放不顺溜。在这种政府当差,你可以说半天其实什么都没说。

  • 21.

    咱在洋插队之前,也做了几年的北漂,比勺子兄弟南下还好像早两年,那时没有北京户口找工作都难, 跟打黑工差不多,总是那个不在编的员工….
    后来到了大英帝国, 那时候早呀,毕业找不到公司愿意出钱出力给办工作许可就得马上打包走人,(现在似乎宽松了,有个一两年时间慢慢找工作,)有人给个工作机会就乐得屁颠屁颠的,哪敢挑呢,
    人生最好的十年八年都在为居住证,工作证烦恼了, 还不都是因为咱愿意自己跟自己较劲吗,

  • 22.

    过去听说过,但还真不了解这个情况。
    这么说,国内办这个暂住证,好像感觉跟国外办居留一样麻烦哦!
    都是中国人,何必呢!

  • 23.

    我2000年出来混的时候,在哈尔滨,在北京,都还没碰到过这种惨事。还没人查过我的暂住证,虽然我办过两次,最近又办了。在北京的传统式,没暂住证要拉到昌平去筛沙子,挣够钱了,买票遣送会原籍!

    • 据说当年,深圳是要拉到樟木头去修铁路。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