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三调

看到某网友撰文讲述了一个所谓的历史事实,在其文章后我评论说:

其实这件事情是不能太笃定的了,真相是什么没有人知道的,用现在的视角来看,每一个历史人物在人们的心里会有不同的形象,归纳起来说大概有这样的几种形式,一种是所谓的真实形象,指历(正)史记录里的那个形象;另一种是经过各种小说、影视创作之后的艺术形象;还有一种是民间传说,这个是基于个人对历史知识的了解之后对历史人物的接受。比如三国时期的关羽关云长,他可能是义博云天、忠勇善战的,也有被创作成一根筋的有勇无谋者,更过份的是,有人把关羽当财神,我甚至发现在广东这边竟然有人是把云长当作爱神使的,大概始于护送嫂嫂那个桥段吧,看起来有些荒诞,但它作为一种现象,又确实是存在的。

在我的这条评论后边,圈内好友、历史学博士马光兄弟向我热情推荐了柯文所著的《历史三调:作为事件、经历和神话的义和团》,这是专业的推荐,于是买了来读,果然在树立历史观方面给了我一些新的启发。

s1456198

该书是海外研究中国系列丛书之一,作者柯文师从美国中国学的开山始祖级学术巨擘费正清和史华慈。全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了作为事件的义和团运动,是历史学家笔下的义和团运动的史实,以叙事为主;第二部分是作为经历的义和团运动,讨论了事件直接参与者以及(当时的)观察者的各种经历:思想、感受和行动等,指出他们对正在发生之事的看法与后来重塑历史的历史学家的看法大为不同;第三部分则讲述了作为神话的义和团运动,考察了后人是如何围绕这个事件本身,而产生出的各种神话化了的历史,主要是在文革时期。

纵观全书,作者着重描述了在上世纪之交,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那场影响深远的惊天巨变,即义和团运动以及相关的细节,但是,这并不是一本故事书,它更像是一本通俗易懂的史学理论专著。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说:本书的主要目的在于考察与历史撰述有关的一系列问题,而义和团只是这项工作的陪衬。作者的关注重点不是义和团运动本身,而是不同的历史认知主体对历史事件的思考方式和观念,旨在阐释一个历史学的观点:过去本身是复杂且无法复制的,而所谓历史仅是人们从现实愿望出发对过去的一种解释,一方面,历史学家本着一种使命感来完成知识层面的梳理;另一方面,直接经历者以不超过自我心里承受能力的客观态度披露;再一方面政客等社会动员者,则通过截取和细节强化完成一种更具说服力的神话,其塑造历史的方式,是出于特定的目的,而对历史事实中某些具有象征意义的信息加以特殊解读。

这就是历史研究所遵循的三种路径。

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我发现作者并没有(试图)强加给我任何的结论,他只是用义和团这件事情作一个比喻,然后建议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历史,即所谓的历史三调:事件、经历和神话。

所以,客观来说历史是没有真相的,大家以后不要再纠结了啊。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事实上昨日之事并不一定是(或者说并不完全是)今日之因,但是昨日之事的意义却是由今日之事决定的。以后看待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我的态度会更加轻松一些吧。

这不昨天又入了高晓松的《鱼羊野史》,但是晓松有才,说得有趣。


szy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30)
Trackback (1)
  • 指谈闲话 China : 回复
    1.

    我们都需要重树历史观

    • 的确,这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有时候是比较痛的领悟。

  • 2.

    历史都是统治阶级写的,谁又知道真相呢

    • 人们总是习惯是这样说,但是这是不对的,我不相信大家所掌握的历史知识都来自教科书,那也只是一家之言罢了,就是这里所说的三调之一调:事件。另外打个比方说,今日之微博(所讨论的)事件,百年之后可能是不会被写进正史的,但是我们的子子孙孙还是有办法知道这些事情的,更为重要的是,它确实存在过。可是,也一样不同的人基于不同的出发点,会有不同的看法,这(才)正常。

  • 3.

    推荐一下亚瑟·亨·史密斯《中国人的性格》

    • 为什么那些看起来不错的东西多是外国人写的呢?好吧,然后,译者的水平就很重要了啊,你是看的哪个版本?

      • 即使是学术类的著作,外国人也非常注重文笔和可读性。中国学者的话,学术类著作常以“叙事准确”为第一要务,不事雕琢。有些学生刚开始写论文时也是经常半文半史的,于是便被老师们强制硬掰过去了!
        其实,即使是学术类著作也不应该完全的平铺直叙,弄得像一杯白开水,小圈子里面的同行读起来勉强还可以,其它人读起来真的是索然无味。这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真正的史学著作无人问津——书太严肃了,让人吃不消!

        • 你说的是有道理的,就像最近读的《邓小平时代》与《蒋介石与现代中国》,这方面的题材和传记,国人不知道写过多少了,可是我仍然还是觉得美国人写的这两本更有趣一些,至少从我这样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读起来压力不会太大,有继续读下去的欲望,虽然书是很厚的。

          • 还有一个就是看问题视角的问题。作为海外汉学家,他们看问题的视角可能更和普通读者的视角贴近一些。而作为专业的中国史学家,研究问题的时候,做研究时容易犯“职业病”,引大段大大的引文上去,再弄一大堆考证考据,虽然很见水平也值得细究,但是普通读者是不需要这些玩意儿的。
            最理想的做法是:在专业和普通读者之间架一道桥梁,即让专业的文史普及者去写面向大众的史书,这样既能避免歪曲史实,以讹传讹,又能避免曲高和寡,无人问津。台湾清华大学最近有专门设此专业,意在推广、普及史学,类似科普工作者。

            • 想来像你这样的“中西合璧”者,是更接地气的。希望早日欣赏到你的大作啊。。。

  • 4.

    记下了,买回来好好读。有些东西只是听一个人说,你以为你知道,实际上是,也许你知道了。

    • 据我了解,人们的认知大概也可以简单归纳为三类:
      一类是清楚知道;
      另一类你知道你不知道的;
      然后就是不知道你知道的。
      事实上,每一个人都是坐在井底仰望着星空的青蛙,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只是在于井口的大小。

  • 5.

    历史嘛,得辩证的对待。

  • 6.

    关于历史,还记得那么一句话:每部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的意思感觉更多的不是第一种:事件,而是第三种:利用。历史久了,第二种的个人经历于别人不过是记录的事件。如果历史仅仅是事件记录,太单薄了。历史被后人不断地利用、演绎,这才是历史的活力所在吧,历史的真实这个得靠证据,
    根据证据片段想象成什么样子就看个人发挥了!

    • 用柯文在序言里的说话来回应:关于历史学家的所作所为,我刚开始研究历史时的看法与现在的看法大不相同。我以前一直认为,历史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系列真实的史料(证据),我还认为历史学家的主要目的在于理解和解释历史。但是,关于解释历史的过程和牵涉的种种问题,我现在的看法比以前复杂得多。我现在认为,历史学家重塑历史的工作与另外两条认知历史的路径,即经历和神话,是格格不入的。对普通人而言,这两条路径具有更大的说服力和影响力。

  • 7.

    历史,我总是当故事来看待,不在乎真与假,只知道是那么一回事就行。

    • 你去听听《晓说》看,如果感兴趣然后看看《《鱼羊野史》(是未删节版),我感觉会蛮符合你的喜欢的。

  • 8.

    我认为,历史是最无聊,最有趣的学科。

    • 以前我特别不能理解历史系那些孩子为什么选择了研究历史,现在似乎有一些些的懂了,但也仍然感觉这件事情转化为生产力的转化率是较低的,也许是我的认知还不够。

      • 历史主要是用来辅助政治的工具,就像有人说,只有这个国家的历史不被忘记,这个国家才存在。一个国家灭亡,首先是他的历史灭亡。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 照你这逻辑,我们一直在宣扬上下五千年多么的辉煌灿烂,可是当下普通老百姓看不到多少未来,不健康啊。而有些国家和地区呢,人家根本就没有历史可以大书大写,可是人家有未来啊。所以了,归根究底还是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比较好。

  • 9.

    哈哈~ 除非能穿越,否则任何史书的写就都是带着鲜明的作者的意图的!

    • 该书的作者最后也提到:任何的历史学家在梳理历史“事件”的时候,其实是在创造一个新的“神话”。

  • 10.

    不要纠结于过去是对的,关键是如何塑造未来

    • 是啊,天朝常常在炫过去,这让米帝“情何以堪”哈。。。

  • 11.

    按照汉语词语的解释,历史,或简称史,是对过去人类做过的事进行总结;多数时候也是对当下时代的映射。如果仅仅只是总结和映射,那么历史作为一个存在,就应该消失。历史的问题在于不断发现真的过去,在于用材料说话,让人如何在现实中可能成为可以讨论的问题。引用克罗齐与柯林伍德的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所以硬是要去追究历史的真伪未免有点…..今天是明天的历史,当你在追逐历史的同时你也成为了历史….

    • 历史是一个不断重演的过程,希望的是能从前人的历史中吸取一些的经验和教训,使未来之事朝向更积极的方向发展、发生。

  • 12.

    一直对刘备的出生感到困惑,皇族真能没落到编草鞋去?回头买本看看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