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昨天晚上下班之后,跟几个小伙伴在酒馆里闲扯淡,他们强烈要求小文小艺的勺子哥对东莞扫黄的事情发表一下看法,我说这挺好的呀,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一成不变的是非与对错,洗洗(牌)更健康呗,其它的不好说说不好就不说了吧,因为我是三好学生。

说点别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和你身边的事情都一直在变化着。

日前,美亚的同事从老家给她带了几条很大的风吹鱼过来,风干之后还得有十几斤一条吧,当天晚上领导们就剁了两条,油炸好让劳工们带到公司,说,抑或分给同事们吃,抑或自己就早餐粥。以前我是坚决不要带这些东西的,因为要挤公交车什么的很麻烦,现在自己开车就方便了,于是常常带些家里的吃食到公司里改善伙食。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家乡上学住校的时候,母亲也每周日下午就为我炒好了当时家里最好的菜,别在自行车上,让我带到学校,当时家里最好吃的菜也就是鸡蛋炒咸菜了,三四个鸡蛋炒一大盆咸菜,开始的时候我很享受这种不用每天回家的生活,可是过了不到一个学期之后,我就十分希望每天都能回家吃饭了。

以前,家里到县城坐班车要一个多小时,班车是招手即停的那种,坐这种班车往返县城的多是山上片区的人,彼此即使不熟络,绕来绕去也都大概能是个远房亲戚什么的,至少知道谁是谁家,于是一路到县城都是各种的,用家乡话很大声的拉家常,甚至还有人抽烟。可是,如果碰到位置不够坐的时候,他们可以让别人坐在自己的包上,甚至是两个人挤一个位置也愿意,那种的感觉很温暖。以前那个小县城里是没有出租汽车的,全城的主要交通工具是人力黄包车,拉车的人很辛苦,但是很乐呵。

以前,许是性格使然,我常常是不喜欢去镇上或者县城里的,因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碰到我认识的人或者认识我的人,然后一路不停的与人打招呼,甚至要叨叨叨的不停的聊天,我不喜欢这样。

后来我去了深圳,变成了一年只回一两次那个县城和镇集的节奏。

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以前连接县城的泥巴路现在已经变成了柏油马路,还有班车在跑,但再也不是印度电影里或尹拉克那种的破旧班车了。县城里也有了很多的出租小汽车,黄包车少了许多,每次回家乡的时候我都要去坐一下那个传统黄包车的,不只为了怀旧,主要是因为我不太记得哪里是哪里了,有一次要去公安局找人办事,半天找不着,坐黄包车一转弯就到了。如果坐班车或打出租去山上片,车里的人也不像以前那么叨叨叨个不停,好多人也低头玩手机了。

在外这么多年之后,小时候我的那个圈子已经疏远了,我早已离开了家乡那个所谓的熟人社区,现在,我走在家乡的县城或是镇集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能认得出我了,但是他们都没怎么变,所以每次都是我上前与他们打招呼,这仿佛是一个悖论,小时我特别害怕这个事情的。

是我变了,少年时我觉得这里是穷山恶水,人少牲畜多,我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去外面闯荡另一片天地。然后,等到多年以后我再回来看这片生养之地的时候,我泪流满面,她也变了,以前的夯土楼都变成了现在的二层的小洋房,村里通了公路,每个人都有了手机。有人说,一些传统的东西慢慢的都没有了,没了啊,你也一定感觉很失落吧,老实说真的没有,或者说那不是失落。客观上来讲,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嘛,有的走,有的来,只要是进步ing就很好。

回到东莞扫黄的这个事情,同样没有如果却有很多的但是。曾经长安难为水,除却厚街不是云啊,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最后送给大东莞八个字:不畏将来,不念过去。这才是乃们东莞应该有的态度,哈哈。

 


全文完,我要请勺子喝咖啡。。

szy

Published in 社会万象

Tagged with 东莞 变化

程厚文

筆名勺子,正当青壮仪表堂堂,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现居南方沿海小城深圳。我想尽量榨取点生活的有趣出来,坚持以有趣打败时间

64 Comments for "不畏将来 不念过去"

  • 老虎

    说得好

    Reply
  • xsinger

    上次我去东莞没体验莞式服务,现在追悔莫及啊!

    Reply
    • 佐仔

      你就说吧,谁信?嘻嘻。

      Reply
    • Virus

      是啊,我有一回去东莞也没体验上ISO,肠子都悔青了!!!

      Reply
      • 勺子

        现在去也不迟,东莞每家工厂都执行ISO标准的,不仅有9001,还有14000呢。

        Reply
  • Stylefanr

    我上高中的时候最喜欢带我妈做的咸菜炒肉丝,那味道太好吃了!东莞这事放在好几年前就很出名了,现在搞这样,也不知道是几个意思。

    Reply
    • 勺子

      不要相信没谱的阴谋论,但是那里边确实是有好几个意思的,这事不好说,说不好,不说了。

      Reply
  • 大饼

    有人说这次的东莞扫黄是一次很成功的反向营销!呵呵

    Reply
  • 佐仔

    不畏将来,不念过去–不单给东莞,也应给自已。

    Reply
    • 勺子

      给每一位读者朋友们!活在现在,面向未来,是一种相当积极态度。

      Reply
  • francis

    我在RSS订阅里看见关于后视镜的,点击发现网站上没有,已经在勺子的网站上看见好几次了~~

    Reply
    • 勺子

      我这吧,原则上不转载文章,但是有时候看到好的有用的东西又忍不住要跟朋友们分享,于是整出了这么个叫做“订阅者福利”的东西。

      Reply
  • Ryan

    那些背负的,最终会帮助我们成长;而那些曾经的曾经,只能成为曾经。因上努力,果上随缘。

    Reply
    • 勺子

      一手是杯具一手是洗具,加点油吧。

      Reply
  • 逗号

    对于东莞这件事,如果我说,其实我的观点就像是对待同性恋一样,我不觉得反感,但是不能认同。

    Reply
    • 勺子

      段子时间:
      有一天,借口走在路上被真相拦住了。真相嫌借口总抢她风头,非要比谁更受欢迎。众人围了上来,让借口无处可躲,只得接受真相的挑战。而当借口和真相同时摘下面具时,人们却不说话了。借口和真相虽然没有分出输赢,人们却不约而同地看法一致。他们在私底下说,虽然不喜欢借口,但没想到真相竟然那么丑。

      Reply
  • 马光

    或许,东莞也会像小山村那样,再来一次转型吧!

    Reply
    • 勺子

      你这句评论虽然短,却是点到题了的:
      1.
      创新和改变的本质其实是自我毁灭的过程,它是自我否定,否定自己曾经的选择,否定自己曾经走过的或者正在走的路,这是需要远见和勇气的。所以我们看到世界各地有史以来的改革都是弱势群体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或者就是自上而下的推动。发自个人或组织内部的创新和改变的动力是很弱的;
      2.
      东莞喊转型升级这件事情已经有些年了,可是成效不彰,首先是内部利益链的保护问题,其次可能也涉及不愿自我“否定”之类的东西吧;
      3.
      然而东莞却是有天然的天时、地利和人和的,尤其是这地利,它处在深圳和广州两地之间,目前那里的生产、生活成本还是远远底于深圳和广州的,要不然它也不会成为所谓世界工厂的中心,地球上两成的数码产品都是在东莞生产的啊,更别说服装和鞋类的东西了;
      4.
      它仍然是有竟争力的,只是真的有些东西到了要改变的时候了;

      以上,

      Reply
      • 马光

        沿海地区的转型,或者中国产业的转型,我是很关注的,因为息息相关啊——不但与个人,还与国运!
        你说,这会不会是粮草先行呢……
        赶明儿,有空了写写去东莞的那趟见闻,凑凑热闹。

        Reply
        • 勺子

          我身在其中,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所以乐见马博士高见。

  • 赵强

    借用网上看到的段子来表诉看法:

    东莞问题不在于严打,其实跟周星驰电影《武状元苏乞儿》中的情节差不多。让我们回顾一下:苏乞儿:“丐帮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决定,而是由你决定的。” 皇上:“我?” 苏乞儿:“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谁又愿意当乞丐?”…

    Reply
    • 勺子

      这个嘛,可以参考,不能同意。想想阿姆斯特丹,想想美帝,即使是我大唐盛世,这个逻辑好是不通的。

      Reply
      • 赵强

        故此,我想到了管仲。此人使娼妓业,正规国家化。以此富国强民。可谓取之有道,游刃有余。

        Reply
        • 勺子

          那也是不对的,现代社会也没有一个地方是这样干的。

    • 背包客李冲冲

      精辟!

      Reply
  • 名言警句

    一切安好便是福

    Reply
  • 大路

    东莞…勺哥,去么?

    Reply
    • 勺子

      我现在就在东莞,麻烦打5000块到我帐上,谢谢。

      Reply
  • 小甜心88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一成不变的是非与对错,说的很对

    Reply
    • 勺子

      历史很多时候是在重演的,

      Reply
  • daisy

    浪子回头,妓女从良。都是好事!完全禁是不可能,除非立法抓到判成太监。。。

    Reply
    • 勺子

      乱世用重典不是不可以,比如马来西亚现在还保留的鞭刑就是一例。最近不是有两个著名的刑事案有结果了吗,一个是广西枪杀案,一个是上海复旦投毒案,有人说这俩犯事的主就应该拿到动物园去喂老虎。事实上我对这事是持保留态度的。

      Reply
  • CY's BLOG

    对这事儿我没啥看法。。作为发达地区,这些“配套服务”是不可避免的,有需求就有供应

    吹了这阵风,小草们还得长

    Reply
  • 土木坛子

    东莞我也去过,相信将来还会去……

    Reply
    • 勺子

      你去过东莞倒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你有亲人在那啊?我感觉那里并不是一个旅游圣地嘛,在我的印象里你不是毕业之后就出国留学了吗。

      Reply
      • 土木坛子

        为了体验一下南方的花花世界,我当年也南巡过哦——不过我没有“划了一个圈”。然后身为一个湖南人,怎么不会有亲戚朋友在那里讨生活呢?

        Reply
        • 勺子

          最后这句话好别扭啊,我认识的一个湘妹子在网上签名说:求求你们别再黑东莞了好么,要不能我真的嫁不出去了。。。

        • 土木坛子

          你不也在东莞讨生活吗?东莞的性工作者是多,但占所有打工者的比例还是不大的吧。再说,我不觉得是个女孩就能干得了这一行,没几分姿色,男人们愿意花钱?

        • 勺子

          一千万的分母的确不小了

  • 天军

    勺子太文艺了,将大义凛然,如火如荼的扫黄运动和自己的小山村这么云淡风轻般的联系起来。呵呵,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Reply
    • 勺子

      我是“三好”学生啊,太正式的事情咱说不好,不好说,就不说了。只能隔靴捎痒。

      Reply
  • 枫子

    身边改变的东西很多。我从读书开始一直感受着身边的变化。小县城变得很快。在的时候感受不大。当我读大学半年回家一次的时候,日异月新这个词,第一次有了深刻的诠释。。。话说,东莞是个好地方。

    Reply
    • 勺子

      预备,齐: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

      Reply
  • 73花生博客

    东莞,已有了根深蒂固的主观色彩

    Reply
    • 勺子

      的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过现在是明显矫枉过正了,所有的正规足疗,包括量贩式KTV都被关停了。

      Reply
      • 73花生博客

        上面说“查”,于是下面“锣鼓喧天、惊天动地”。风过,便又雨后春笋了

        Reply
        • 勺子

          谁知道呢,反正对我没啥影响。

  • Youth.霖

    黄包车!!只在电视上见过

    Reply
    • 勺子

      靖安欢迎你!

      Reply
  • cervelo jersey

    东莞这事 沸沸扬扬的,什么QQ 微信各种工具都是有的,不过呢,既然发生了,就面对吧。生活嘛 总有大风大浪 熬过去就好了。

    Reply
  • 民工

    这个,就是回不去的家乡啦。总是要变的,只好习惯。

    Reply
    • 勺子

      看来你也是感同身受的了,我的看法是只要它是往前发展的,变化是好的。

      Reply
  • 小草元

    东莞的情况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榴莲飘飘》。。

    Reply
    • 勺子

      这个电影我还真是没看过的,找了一下资料来看,也不打算看了。

      Reply
  • 小草元

    资料?似乎我想起来我还没看这部片儿的影评。

    Reply
    • 勺子

      大概就是看了一下这个电影的梗概以及评论

      Reply
  • hannah

    之前出差去常德,据说那边有不少妈妈带着儿媳出去东莞,几年就回家盖上小洋楼啊,岂不是现在都失业了~

    Reply
    • 勺子

      这我哪里知道,又不是我的业务范围。。

      Reply
  • 希林娜

    習主席的班底胡春華同志,那是前途光明啊 !

    夯土樓全改建了也挺可惜
    傳統文化的建築全沒留下
    很是遺憾
    適當保留一些還是有必要
    勺弟覺得呢 ?

    Reply
    • 勺子

      春节的时候去了趟金门,那里的古建筑保存的相对完好啊,就是完全没工业,除了有一个金门酒厂。

      Reply
  • Maomao

    洒脱。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