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是个容易被操纵的东西

1.

前不久可儿加入少先队的时候,我发了一篇博客,杯具的是好多人没明白我在说什么,甚至有人说:可儿真是聪明,把爸爸都给问到没话说了。

我恼羞成怒,差一点就要关闭评论了,幸好,远在美帝的海力兄弟及时出现,他说:「你也不必纠结太多,其实没有几个人知道某某主义是个什么,就把那条三角巾当作个首饰好了。可以想见,如果不戴红领巾,孩子肯定是会遭歧视的,红领巾和几道杠本身都是一种识别作用。

2.

今天中午,爷爷打电话给我说:可儿中午放学回来说下午要交钱,说是要买字典什么的,你有收到校讯通的短信吗?显然没有信息,我说让可儿自己听电话,我还没开口可儿就抢着说:

可:爸爸,我们是要买字帖的,是练字的那种。
我:好的,可是为什么没有通知呢?
可:有的,老师 发了通知的,还有一个回执呢,在我书包里。
我:那你为什么不把通知带回来呢?
可:我忘了!
我:那,那你下午放学记得要把通知带回来好吗,爸爸也问一下老师。
可:爸爸,不要,不要你打电话问老师。我们班的同学都买了的,我也要买(听得出来,此时可儿已经有一点要哭出来了)。
我:你别急呀,爸爸会帮你买的,可是要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哦,可是,爷爷不给我钱!
我:我请爷爷给你钱好吗?你别着急。
可:好!

说起来,现在的各种即时通讯工具真心是方便的,在接到爷爷电话,然后我确定又没有接到校讯通短信的时候,我就立刻在女儿班级的 QQ群里询问大家,也很快就有了回复:的确有发书面通知在孩子的书包里,可是学校没有说必须要统一买,是自愿选择的。但是可儿说:其它好多小朋友都有,所以她也要,她表示很着急。

事实上,如果不是讲电话的时候同时在线确认了具体情况,我还真不知道如何跟可儿讲,不给她钱吧,如果真有其事,她幼小的心灵会受到伤害:你们大人都不相信我。如果没这事,那问题更严重。。。

3.

理查德 · 怀斯曼的《怪诞心理学》想来很多人都读过了,去年他又出了一本新作叫《正能量》,在此也向朋友们推荐这本好书。下边摘录的,书中的这两个实验都与我上边讲的事情有相关。第一个实验: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期,艾奥瓦州赖斯威尔的简·埃利奥特是一个小学教师。1968年4月4日,小马丁·路德·金遭到暗杀。

因此埃利奥特决定在班里组织学生开展一场关于种族主义的讨论。她思考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学生们对这一主题感兴趣。当晚,她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第二天埃利奥特告诉班里的学生:比起棕色眼睛的人,蓝眼睛的人人种优越。一开始许多学生对此抱有怀疑态度,但是埃利奥特脑袋转得很快,编出了一些伪科学的例证支持她的论点。她对学生解释说,蓝眼睛是黑色素沉积的结果,而研究证明体内黑色素这种化学物质含量高的人往往智商也高。

大部分学生相信了这种说法,然后,她进入到了实验的下一阶段。她对学生解释说,因为蓝色眼睛的学生更加优越,所以他们应该享有特权,比方说午餐时额外的食物、更长的休息时间、坐在教室前排的机会。相反,棕色眼睛的孩子们是学校里的二等公民,他们只能和其他棕色眼睛的学生玩,并且不能从仅供蓝眼睛学生喝水的水池接水喝。为了使棕色眼睛和蓝色眼睛学生之间的区分更加明显,她甚至让每组学生戴上了不同颜色的围巾。

突然间,表现原理开始运作,这种行为上的变化使学生们的性格也产生了极大的改变。蓝色眼睛的学生变得自负、专横,而棕色眼睛的学生变得羞怯、恭顺。结果,在各种测试中,蓝色眼睛的学生表现得比棕色眼睛的学生好。

几天后,埃利奥特告诉学生们,她犯了一个错误,事实上棕色眼睛的学生比蓝色眼睛的学生更加优秀。突然间,学生们的身份意识发生了变化,蓝色眼睛的学生变得内向起来,而棕色眼睛的孩子表现得更加果断。实验的最后一天,她告诉学生们其实蓝色眼睛和棕色眼睛的学生没有什么不同。她设计这个实验,主要是帮助学生们了解被歧视的滋味,然后让学生们摘下围巾。许多孩子哭了起来,并且互相拥抱。

第二个实验:

琼斯,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历史老师和篮球教练,供职于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市的一所高中。他一向热衷于探索新的教学方式,决定采取一种不同寻常的亲身体验法向学生解释纳粹德国形成的因素。

在一节课开始时,琼斯向学生讲述了纪律和自制的美感。,他让学生重复做出坐直、双脚放平、双手交叉背后等动作。

第二天,他告诉学生团结的重要性,并且让学生反复诵读「团结铸就力量」这句话。课程结束时,他发明了一种“课堂问候礼”——手臂前伸,手掌向上,再向下滑出一个曲线。下课铃响起时,琼斯慢慢做出这一动作,然后所有的学生也做出这一动作作为回礼。

第二天,琼斯发给每个学生一张“会员卡”,让他们招募其他人参加一个新成立的组织“第三浪潮”。

「第三浪潮」成立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校园,还有学生自制横幅和单页来推广这一活动。很快,琼斯的组织就有了超过一百名成员,其中许多学生表现出了很强的专制独裁性,要求别人严格遵守纪律。琼斯发现他的实验已经渐渐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因此决定停止这一活动。他宣布,所有第三浪潮的成员在学校礼堂集 合,参加一个特别会议。

超过二百名学生于规定时间在礼堂集合,其中许多人穿着白色T 恤、戴着自制的袖章。此时,琼斯打开投影,向学生们展示了描述第三帝国历史以及纽伦堡大会的照片。放完最后一张幻灯片后,他宣布这一活动旨在告诉学生们人们的行为和信念是多么容易被操纵,负面能量具有多么强的传染性,并且强调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许多学生受到这一现实的冲击,不禁失声痛哭。

————————

意识其实是个容易被操纵的东西,但是,朝正能量的方向才好。我们都应当要不断激发自身的潜能,引爆内在的正能量。

90371347121411282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48)
Trackback (3)
  • 1.

    境界太深了,我等俗人想不透啊。

    • 坛子老弟,等你回国参加四个现代化建设的时候,我一定找个机会把你给灌醉喽。

  • 2.

    那个实验太扯了,是编的吧。孩子们不是那么容易被骗的。
    我百度了一下,才发现原因我们是棕色眼睛,白人是蓝色。。

  • 3.

    最后一个故事是拍成过电影吧。顺水推舟培养一下可儿的独立思考能力嘛:为什么其他小朋友买字帖,你就一定要买字帖呢?

    • 是的,德国电影《浪潮》(Die Welle),大鹏同学也有过特别的观影体验和评论

      • 很惹人深思的一种社会现象,斯德哥尔摩症候?

        • 现在满大街的砖家拿着自己的头衔五迷三道的标榜一些JB东西,其实都是bull shit。

      • 说起浪潮,前不久刚刚看完。。说不清楚这电影什么感觉,只知道最后结局很可悲。大家都走火入魔了,还好那个老师最后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 这个电影还是有一定警世作用的

  • daisy China : 回复
    4.

    不明觉历

  • 5.

    这本书不错 可以看看 但是 这只是精神食粮 而不是真正的知识

    • 在一切向钱看的普世价值里,的确“术”是更直接和重要的,但精神层面的问题不解决,就像是walking dead.

  • 6.

    各个国家的公民都在觉醒中,而且人家政府也提供这种觉醒的环境,就奇葩的天朝,不想说什么,无语啊!也许再过个十几年几十年的,大家都是孤家寡人了。

    • 基本上,我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我生和活在这里,而且还将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愿意继续全身心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人,大概都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吧。。。。

        • 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好吧,不过长远来看,万物悲凉,正负其实意义不大。但是我们不能改变轴承,还是能拧动螺丝的。一点一点的正能量,都难能可贵。

          • 的确,不能因为难就停下前进的脚步。

      • 唉,这话明显前后没有逻辑关系,我只听出无奈来。

  • 8.

    在国内,正能量很容易被现实击破,特别是国企,最容易埋没人的主观能动性。

  • 9.

    哈哈,原来《正能量》你也看?近期还真的在翻译一些认知行为的东西,所以又见到了不一样的看法和方法,不免在自己的博客上感慨了一下,见笑啦~~
    书摘很有意思的,颇有“一种被贴标签的暗示作用”。

    • 其实是一本心理励志类的书,原名叫Rip It Up: The Radically New Approach to Changing Your Life!

      • 呵呵,多半这样的书都有认知行为治疗的蛛丝马迹

        • 有,但可一读。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井底之蛙,差别只是井口的大小而已。显然我感觉我的井口还小了点,不够敞亮。

          • =) 接受自己的狭隘也是一种修行吧?嘿嘿~~ 谁能完美呢?努力完美但更欣赏自己的不完美,如何?

            • 逾知逾无知,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欣赏自己的不完美”是有多么的正能量啊。

  • 10.

    潜意识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 最近我在看一部美剧叫the walking dead,那些人死了之后还会吃人呢。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11.

    换句话说,信仰或者伪信仰,真我或者假我,真神或者撒旦,有点像踩钢丝,一不小心就会越界,而各种操控与反操控,各种困惑迷茫,大概就是人类的宿命吧,人类认真思考会好累,但假如不认真思考,便也不再是人类了。。。

  • 12.

    上午看了没有评论,晚上回来就拉了很长的滚动条–访问量大啊。
    PS:喝酒了,内容没细看,看你推荐的书了。

  • 13.

    环境影响了你我他的意识

  • 14.

    勺子说的是相当有依据的。好的心理暗示一直在促进好的行为表现,当老师的应该都知道。

  • 15.

    那篇日志看过了,对你的担忧很了解,只是貌似你也没点透,不过对于孩子或者大人来说,集体生活免不了被灌输某种神圣的使命,并给与相关的荣誉,早早的确立荣誉感,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儿。

    孩子如此,大人同样如此。

  • 16.

    关于第一个实验,事实上是一种阶级理念在作祟,人分三六九等,在哪一个国家都存在。看上去是很好的一种实验性教育方式,但未必能在孩子们的成长环境中发生决定性影响。因为孩子们脑子里缺少更多真实的资讯,难以分辨真伪,他们只能听信权威。如果这位老师再次以某种理由作出某种结果,相信孩子们还是会接受。诚如博主所说的,他们的意识相对我们来说,更易被操纵。教育的关键点也就在此,可塑的思想意识状态下,不应该是去操纵他们的意识,而是去引导、启发他们的思维。

    • 后一个实验刚好回答了你的问题,操纵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没有之一。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