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只听有人说道:「你瞧,这么个大府,今儿就抄了家。」此时有旁人说道:「他家怎么能败,听见说其父勤劳王事,立下功勋,得了个世职,虽是死了,到底有根基的.况且,我常见他们来往的都是王公侯伯,哪里没有照应.便是现在的学士前任的尚书也是他们的一家,难道有这些人还护庇不来么?」

那人冷笑道:「若在平时,那爷是了不得!开牙建府的,哪个不是真真儿的权贵!听说前阵府里奴才犯了事,怕被灭口,便带了府里的罪证投了官,御史参了,主子还叫查明实迹再办.这会子转了风儿,便连官带爵都革去了,

你道这世情还是往常吗!」

Published in 社会万象

Tagged with 中国

程厚文

筆名勺子,正当青壮仪表堂堂,生在赣西北长在大农村,现居南方沿海小城深圳。我想尽量榨取点生活的有趣出来,坚持以有趣打败时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