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旧蓑衣

自从躲在楼上柜子后边的那件破蓑衣被抛特勒(丢弃之意)之后,我就好像是得到了解脱一样。父亲在观音山脚下这样对我说。

他说,那时候你还小,大概只三四岁的样子吧,跟我和你娘睡,彼时我们家的床两面靠墙,每天晚上就把你丢到最里那一边,这样就不会再滚到地上来了,你和你娘每晚都睡得很踏实。可是,晚上关灯之后,在我迷糊将要睡着的时候,就有一团黑烟从窗户那儿窜将进来,爬到我们的床上,用力按住我的胸口,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很长一段时间,我晚上无法入眠,白天也就没有力气干活,整个人都神情恍惚,晃晃悠悠,晃晃悠悠的。

你爷爷说,这肯定是在哪儿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啊(指鬼怪),爷爷从我们当地的保护神梅花娘娘那求来了护身符,贴在床沿和窗户上,还把一道符烧成灰泡水给我喝,可那斯还是每天晚上都来,有几次我用力推开它,于是摸到了一把毛绒绒的东西,吓得我去掉了半条命。当然,也试了其它各种方法,把妇女的内衣内裤挂在窗外,在枕头底下放一把剪刀,在房间的墙上挂上毛主席像什么的,都试过了,依然无效。

后来,这件事情便在村子里和亲戚之间传开了,有一回,远在下洞的舅公到家里来做客,听到了这个事情,他说他会走马脚,能让乌虎菩萨附体,或能找出问题所在。

于是爷爷赶紧的去准备了“抓妖怪”所需的相关物什,

在家的大厅里摆上供品,上香,烧纸钱,放鞭炮,只见这位已年届七旬,且一条脚已经瘸了的老舅公趴在桌上,嘴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他就像现在电视里跳街舞的那样,在厅里上窜下跳起来。嘴里说着:妖孽啊,妖孽,找到了啊,找到你了,在楼上第二间房的左墙角。

家里办这事,至亲的叔叔和舅舅们都来了,在场。听舅公这么讲了,我们三个人赶紧上楼,在老家的夯土楼,二楼是不住人的,用来堆放谷物或一些不怎么用到的家具、农具等,上楼后发现第二间房的左边墙角放着两张旧衣柜,且只有这两张旧衣柜,其它什么也没有了,把衣柜里的物什全部掏将出来,也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下去,问,舅公又说确定是在那个方位。

我们打算把那俩衣柜挪开看看,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衣柜估摸着不能超过二百斤,可是仨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使尽浑身解数,衣柜竟然纹丝不动。还在大厅里窜跳的舅公听说这种情形,大喝一声:你个妖孽,看我来收拾你。舅公拄着拐杖爬上二楼,对着衣柜念了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大叫一起:走起!

更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只见舅公抓着衣柜的一只脚,便把它举了起来,放在了楼中央,一屋的人都惊呆了。

果然,衣柜靠墙的那一面压着一件挂在墙上的旧蓑衣,已经是没有了蓑衣的样子的,但是还能认出来那的确是一件蓑衣的残渣。我们把它取下来,拎到厅里,在舅公对着他又一阵大家都听不懂的话之后,浇上煤油一把火烧了。

之后,那个“怪物”就再也没有来打扰我了。

父亲接着说:老家那座祖宅是先后两次建起来的,原有的部分到现在估计有两百年历史了,新的部分是爷爷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修建的,现在这座宅子是个丁字型,有横六间竖两间的规模。

以上这个事情,是上周五下午父亲在东莞的观音山脚下亲口讲给我的,

相传,此观音山为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初入中土时首处停留之所,其山顶有观音古寺,始建于盛唐,古寺因有观音菩萨幻化三十六法身之说,故千百年来,青灯不熄,香火不断。。。

观音山

父亲这次南下,是来参加我小舅子的婚礼的,他提前一个礼拜到的深圳,我让他提前过来,想说来多玩几天,但是工作日我得去上班,他一个人在家里,许是无聊,便去了东莞找我在那儿做生意的堂哥玩儿,周五我去接他,堂哥热情,饭后说要带我们到附近走走,于是我们一行驱车去了座落在樟木头镇的观音山,观音山山顶上有一尊巨大的观音像,山腰处有一送子观音。

边爬山边闲聊,得知堂哥的媳妇怀上儿子之前,曾求过送子观音,许愿说如果生了儿了,日后定来还愿,今天就是抱着他一岁多点的儿子来的。参拜完山顶的巨大观音之后,堂哥和嫂嫂抱着儿子摸着已经被杂草封没了的山涧小路,去找山腰处的那尊送子观音了。我和父亲则先行下山,在山脚下的凉亭里谈天。

我说:山顶上那观音是很大呵,我没见过这么大的,但是感觉不怎么像呢,还那么多人在拜。还有哥他们也真是的,路都被封了,定是那个送子观音请到其它地方去了,或者,还硬要去,依我看就算了呗,反正我是不信这些东西。

父亲说:可不好这么说的,千万不能看不起神灵。

在老家,有一个专事给猪割卵的兽医,从二十来岁开始学徒,一直割猪卵到现在六十多岁了,从来没出过事,算起来割下来的猪卵都有两箩筐了吧。前年,他到乡里去割卵,碰到当地人正在筹钱给当地的菩萨修庙、烁身,大家都在捐钱,求菩萨保佑。他说:你们那是在做么子干活哟,不就是一块木头嘛,有什么用啊?犯得着嘛?结果,他接下来一个月内接的六单活,割了六头猪的卵,六头猪全死了。往后,此人便收起了小刀,不能再做兽医了,父亲的惋惜之情溢于言表,说兽医是比种地轻快许多的事情。

我那喜欢说故事的可爱的父亲啊,以事说事,讲了这么两个冗长的故事,我总结起来其实就两句话:对于鬼神灵异的东西,你可以不依、不靠、不信,但是也不能亵渎了他们,对他们当怀敬畏之心。

对父亲这个观点,我是原则同意的,虽然我自诩是个无神论者。

在我们农民的传统思维里:神,叫做宗教。鬼,则是迷信。对鬼神之事要怀敬畏之心该怎么理解呢?敬畏的本意是既尊重又害怕的意思,敬畏之心则是一种敬重与畏惧的心理,这种敬畏心理不同于我们对黑恶的害怕,也不同于寻常老百姓对裆的害怕,这里的敬畏是人们对天地、宗教、鬼神,甚至和历史文化及传统的尊重。子曾经曰过:“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康德也说过:我内心所敬畏者,一个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律令。敬畏之心,是良知和操守的前提;敬畏之心,折射的是一种自律和自尊。

康老师说的多好啊。

我在想,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的意义在于,现如今我的祖国,在和谐的表面之下事实上是严重的信仰缺失,一切向钱看,使得吏治腐败,禽兽食禄,环境被严重破坏,食品药品被疯狂造假,各种罪恶不胜枚举。我以为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就是大家失去了作为人应该俱有的敬畏心理。

前一阵子某邪X 被取缔的时候,大家纷纷在讨论说如何防止邪X 横行,结论仿佛是科学发展观,说要讲科学啊,讲科学就不会信邪X 了,不会受到蛊惑了,事实上我是不能完全同意的,要讲科学不假,但是我认为邪X 的对立面不是科学,而应该是宗教,即,我们应该想办法先让大众找回信仰,找回对上天,对大地,对神灵和对人的,敬畏之心。

治“水”的方法有两种,或疏,或堵,我执拗的以为“疏”比“堵”要好。

imagesCAUHF8LF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71)
Trackback (3)
  • 1.

    那个图片,不是真实的吧。我是无神论者,但决不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

    • 我们老家的蓑衣和斗笠跟这个一模一样。我这绝不是意图“干涉”,而是试图“影响”。

  • 2.

    不错,写的像小说,有文采

  • GaoGao United States : 回复
    3.

    好故事!

  • 4.

    对于鬼神灵异的东西,你可以不依、不靠、不信,但是也不能亵渎了他们,对他们当怀敬畏之心。

    这句话收藏了。老人还是智慧多。

    • 他们只是不善于表达,经历和经验沒有年纪是换不来的。

  • 5.

    我觉得那个图片好吓人呀。。。

  • 6.

    我小时候也有你这样的经历,我也是无神论者,但是总感觉很奇怪似的!有的事情真的无法解释似的!

    • 天啊,你是怎么看成了是我的经历的!!

  • 7.

    心中有便是真的,心中无便是假的。

  • 8.

    讲鬼故事啊。
    君子,慎独也。
    国人的习惯是,只要你没有当场抓着我,那坏事也可以干。

  • 9.

    看了挺吓人的,但愿我晚上不要做噩梦。是故事吧,不是真事吧

    • 肯定是真的啦,如果是子虚乌有编的故事,诺文学奖应该属于我父亲才对,哈哈。

  • 10.

    文采真的不错,看完了…希望能坚持写作~~

  • 11.

    我说我也信一点的是不是就不能做老师了啊,可我真信一点的。每次出远门我都要烧香的,由此我把在沪宁高速上的有惊无险归结为神的保佑。

    • 你这逻辑好奇怪的

      • 我又看了一遍,逻辑上没有问题啊。其中的由此应该是“有次”

        • 哦,事实上我是指你说“信一点”就不能当老师这件事情。

          • 教师应该是信仰科学的嘛。

            • 不要一根筋哦

              • 这方面我真的很灵活。我觉得教师有两种:一种是高中很认真,不怎么玩,教师眼中的好学生,考上好的师范大学,找工作也很容易,比较一本正经,另外一种高中贪玩,经常是批评的对象,醒悟的晚了一点,勉强考上一个二流的师范,再勉强找到工作,比较灵活。我真的属于后者。

  • 时光 China : 回复
    12.

    可以考虑下写长篇,和仐三写的《我当道士那些年》有一拼。

    • 你是我那失散多年的空间好友时光兄弟吗?
      噢,我就把它当成博客文章写写吧,事实上我对神鬼之事不了然的,也没有兴趣。这个故事是日前父亲亲口讲给我听的,我认为是他的亲身经历和见闻,因为他大概不会有这样编故事的能力,何况他讲得那么流畅、表情丰富。

  • 13.

    说的太玄乎了吧!看到你舅公把柜子举起来的时候,我背后一阵发凉啊!

  • 14.

    哥们,你舅公很时髦啊,“走起”这2个字我以为是最近2年才火起来的。

    • 卧梅又闻花,卧知绘中天。
      鱼吻卧石水,卧石答春绿。
      之卧春、卧槽,也是最近2年才火起来的,这样你懂了吗。

      • 唉,恐怕你是在对牛弹琴了。现在连一首长一点的中文博文我都写不全,更何况是文言文,什么都没看懂。

        • 你知道“走起”,我以为你肯定也知道流行的“卧春”、“卧槽”的嘛。

  • 15.

    第一个故事好像真的挺神奇的啊!一个人就把几个小伙子也搞不定的柜子“走起”了!
    康老师也说了,疏为上策……

    • 有些超自然的力量,真的不好解释。

  • 16.

    你配的那个图加那个故事让我有点小紧张….神灵保佑..

  • 17.

    敬畏应该是人的特征之一。之所以现在有些人可以如此毫无顾虑、随心所欲地为所欲为,你所说的缺乏敬畏之心是根本。

  • 18.

    我同样认为信仰十分必要,但不一定是宗教。宗教是善意的骗局,是对人的一种约束。学问足够深的人和胆子足够大的人都知道宗教是无本之木,但他们也不去拆穿,因为对大众而言,这依然是必须的,一种把心灵和行为都纳入秩序的手段。我不认为人应该有敬畏之心,不凡才能赢得敬重,畏惧源于未知,这不是应有的正常态度。只要有普适万物的尊重就好了,尊重他人,尊重生物,尊重自然,尊重一切存在,万物生而平等。至于疏堵,堵当然不如疏,但它见效快,成本低,跟泻立停似的,至于人会不会对这速效药产生免疫,趾高气昂者是不理会的。

    • 我觉得很多一些事情都应该站在普世价值的基础上来讨论。

      • 是啊,前提很重要。我很长一段时间写不了东西就是因为过不了一道坎,觉得说出来就已经成了废话,而且自身漏洞百出。还是要像鲁迅说的,深刻从来都只能是片面的深刻,该说的还得说,该写的还得写。

        • 简单点说叫just do it,没有人生来就会写文章的,就像是我的域名justyy一样,歪歪而已了。

  • 19.

    都说孩子的眼睛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要去找大师开光

    • 佛曾经曰过:所谓开光,其实开的是你自己性情中的般若之光。

  • 20.

    勺子不太信,估计是没见过神仙。可以理解的

  • 岸居伯 Hong Kong : 回复
    21.

    謝訪~ 六四廿四 九七七一, 三三不盡 六六無窮.

  • 22.

    我们家也是用这种蓑衣和斗笠,小时候一到下雨天就穿戴上去外面捉鱼,不过现在已经没有鱼了。

    • 难道还有蓑衣不成!

      • 有哦,农村还在用。

        • 我们那现在好像都换薄膜的雨衣了,更轻便,也不贵。

  • 23.

    看了文章,再看最后那种图,背后一冷一冷的!

  • 指谈闲话 China : 回复
    24.

    有敬畏心,总是好的

  • 25.

    说到价值观,我觉得国人的价值观太单一,信仰鬼神总比单一的名利要好,每个人都应该心存敬畏

    • 单一?Pi的父亲告诉他:你什么都信,表示什么都不信。

  • 天府孔雀 China : 回复
    26.

    。我进大学就入了DANG,但是,现在我是有神论者。呵呵,我喜欢这样的故事,我相信是真实的。

  • daisy China : 回复
    27.

    看完后,只想来一首<忐忑>

  • 28.

    总觉得鬼神应该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虽然咱不理解

    • 如果不信,就心怀敬畏之心,便好。

  • 29.

    5745454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