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官渡:“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鲁迅:我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

1.

上周末我去了一趟官渡,我朝幅原是真心辽阔啊,我们去的不是曹操与袁韶这两粒北方枭雄的生死决战之地了,而是岭南的一个边陲小镇,也叫官渡。那里是广东省公安厅定点扶贫的目的地,隶属韶关市。大家不要以为广东就很富裕,事实上就广东省内,发展也极不平均,经济开发并有丰硕成果的只是沿海一带。沿海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了,海洋经济从世界范围来看也从来都不曾差劲,所以大家不要迷信深圳发展到今天的物欲横流只是因为某位老人在那里划了一个圈。

在广东,像韶关和清远这样的地方,其经济情况跟内地的城镇其实差不多。

2.

我们约定的是早上九点钟出发,值得表扬的是,来自不同地方的六位同学都提前十分钟到达了集合地点。这是一件多么应该如此的事情啊,可是我却覚得非常之难能可贵,因为这里是中国,平时在生活中、工作中,我们见到、遇到过太多的不守时了,忽然人们都守时一下我反倒不习惯了,真心溅。

此去官渡数百公里,午饭时间我们被拖到广州增城的一个定点餐厅。环境一般、菜色一般,可是价钱很不一般,原因只有一个:指定!这里的食客有且只有过往的学员,络绎不绝都是深圳来的。

吃完之后,大家面面相觑。于是我果断的掏出了一百块钱递给隔壁一妹纸,说,来来来大家赶紧A起来,我推荐由这位妹纸当财务,每人先A一百块,明天回程时还有一餐呢,届时多退少补。

“啊,这不行,这个我不行的,还是你来吧!”

“要不你来当财务?” 我面向另一哥们。

“我,就更不行了”  问了一圈没人愿意干这活儿,好吧,你们都不干,我来,让着你们其实是礼貌。

。。。。。。

“是不是要我们出钱啊,不是学校包了的吗?我得问问。。。”

“教练的钱也要我们出的吗?”

说话是个快四十岁的男人,看起来倒像个文化人,戴个深度眼镜,两只手一天到晚搭在屁股后边,装深沉。这时却磨磨叽叽磨磨叽叽的不掏钱,好像钱包粘在屁股上拔不出来了一样。说实在我心里特别鄙视他,但是不好发作。这件事情其实是这样的:

A,这间餐厅是学校开的,所以没得选;

B,为了避嫌,学校是有给教练每人发60元的餐券的;

C,照理学员只要A自已的部分,可是明眼人都知道应该把教练那份也一起出了,何必在学习的过程中讨骂呢!教练的餐券就让他去前台换芙蓉王吧。事实上我也事先不知道这些所谓的规则,但周围的人都是这样的Style,稍微观察一下就很快能进入状况的了;

D,6人6百,今天吃了265,明天335算计着点菜就成;

这事就是这么简单,

事实上第二天算来算去算去算来,还是给多出了1块钱的,因为菜价硬是凑不到整数。于是埋单的时候,我冒着贪腐的风险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挥挥手对服务员说:不用找了!

真找回1块钱的话,我没法给平均分。

3.

晚上我们的住宿对于当地的条件来说是真心不错了,应该有深圳三星的标准。蛋痛的是,到房间收拾停当之后,我口渴难耐,于是电话至前台问是否有啤酒?

“我们这里没有啤酒哦,饮料要不要?”

“什么饮料?”

“和其正”

“什么玩艺儿?”

“和其正,先生!”

“哦,那,哪里可以买到啤酒?”

“这附近都木有的呢,走出去大概要一两公里才有的买。。。”

。。。。。。

我往窗外一看,确实乌七八黑的,而且一路上都听到深圳来的人在说,晚上不要出门啊,穷乡僻壤出刁民的,治安肯定很差。于是作罢,只能烧开水解渴了。其实我想说,官渡人真是不会做生意啊,每天这里至少有一千多个深圳人来你们这小镇做客吧,那可都是装着钱来的啊,更可怕的是一年四季都不带重样的,其实这是个巨大的商机。

为什么会买不到啤酒?为什么没有地方可以吃宵夜?情何以堪!

4.

次晨的早餐是在官渡训练基自助餐,其实还不错,有稀饭、煮鸡蛋、面包、炒河粉等等,更重要的是看上去还挺新鲜,挺干净。可是,你们一定也听说过大陆人是如何吃垮必胜客的吧?我想说的是,吃垮必胜客人家玩的还是物理技术,下面这些是可以谓之恶劣的。

我刚取完食物坐定,就看见一位大叔的盆里取了七八个鸡蛋从我身边经过,于是跟隔壁的哥们嘀咕,他能吃那么多吗!这哥们也有趣,一眼狐疑的看着我,点点头,说,那大叔估计是真能吃的,你看看后边,那个估计才是真心吃不了。我回头一看,于是立刻石化了,两位中年妇女模样的人,每人盆里至少放了二十几枚鸡蛋。

我们吃到一半的时候,哥们又兴奋起来,捅我,说:人家吃完了呢!吃完了呢!

我自然是又瞟了一眼,问:蛋壳呢?她们的蛋壳哪去了?

麻辣戈壁,你们可是所谓的深圳人啊!这里可是广东省定点扶贫的单位啊!这也要揩油!!

离开官渡之前,师傅把我们拖到一间土特产店里,然后他径自跟老板喝茶去了,这种境况中国人一看就清楚是怎么回事的了。这间店里在卖据说是当地特产的水果鹰嘴桃,看上去真的不好看,想来不好吃,可是老板却对着我们咕爽、脆、甜、爽、脆、甜。于是问,是否可试吃一个,回答说可以,挑一个给你们试试吧。我是睁大眼晴看着他千挑万选了那一堆里头最差劲的一颗,削了皮给我们,还烂掉了一边的。自然,我直接跟他讲:不用试了,一看就不能吃,不是不好吃哦!

回程的路边有一片一片的荔枝林,于是靠边停车去买刚摘下来的荔枝带回深圳给家人吃。

这里的果农伯伯倒是特别热情,指着箩筐里新鲜的荔枝说,你们不急买,先吃吃看,于是一堆人放开了肚皮试吃,至少也试掉个三五斤吧,这种极品糯米枝可是很贵的,到果林去批也要15块一斤。更有趣者,上文提到的那个极品男,一直在试吃,到我们都挑了一大袋,称完了,付过帐准备走人的时候,他老人家才磨磨叽叽的说:要不我也买两斤吧。

结果我们在车上等了他十几分钟,然后,他真的只买了两斤,荔枝哦。

5.

传说,鲁迅在浙江某师范学堂担任生理和化学教员的时候,有一次上化学课,在教室里试验氢气的燃烧,他在讲台上放好一个氢气瓶,却发现忘了带火柴,只好对学生们说:我去取火柴,你们别去碰这个瓶子,一旦空气进去了,再点火就要爆炸的!可是,等到他拿了火柴回来,一点火,那氢气瓶彭地就炸开了,他手上的鲜血溅上了雪白的西装硬袖,也溅上了讲台上的点名簿。到这时候,他才发现,原先坐在前面两排的学生都早已移坐到安全的后排去了,他们是知道氢气瓶要爆炸的!

那些学生中,有些人的年龄早已超过了三十岁。

鲁迅在其小说《一件小事》里,开头部分就毫不隐晦地说:我从乡下跑到京城里,一转眼就已经六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指轻视车夫、民工之类的人)。

在《呐喊》的自序里,鲁迅又写道: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sign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92)
Trackback (4)
  • 小胖 China : 回复
    1.

    嘻嘻,想不到我也抢了个沙发坐坐~
    想不到你愤世嫉俗起来,是这么地可爱呀!那个四十岁的大叔是个极品鸟~~

    • 滚,即使不愤世嫉俗我也是如此地可爱好吧!

      • 小胖 China : 回复

        再次让我意外了,你怎么能对你的粉丝,而且一个女生用“滚”这个字呢?太粗鲁了。不愧是现代作家啊,文字解放鸟。

        • 擦,都二十一世纪了解放的不仅仅是文字好吧!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原来是驾校的旅行,怎么还搞个定点商店,跟旅行社一样?极品游客是如何扫荡世界留下恶名的,某些驾校学员的表现已经做了说明。

          又及,我还是觉得鲁迅一贯够犀利,也依旧太悲观,不就是国民普遍素质不够高嘛,教育教育教育,开放式的,除此以外别无他法,气死了也没用。。。

          • 这间驾校在深圳和东莞一带几乎是属于垄断地位的了,大约占领了六成的市场份额,所以他们完全可以在途中开店,因为有固定的客源嘛。
            我相信你也是同意我在楼下评论表达的“不能因为很难推动动就不出力”这样的观点的?因为在某些事情上,我也看到你一直在努力。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然也~~

      • 很有老罗的风格~~~

        • 你是说那个能让狗屎后悔的人吗(如果不小心踩到一坨狗屎)?

      • 6年级 United States : 回复

        这段对话真心欢乐,哈哈

  • 2.

    在《呐喊》的自序里,鲁迅又写道: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

    最后一段,我也想说一下,其实继鲁迅以后,时间又过去了那么多年,而你所描述的依然正在发生,没有两样。所以要想改变,也是一个字:难。

    我们能改变改善自己就已经不错了。要想改变别人,谈何容易。
    更多的是这个社会还没有进步到一定地步,物质上不够发达,精神上难到境界。

    • 是难,但是:
      ——————
      1. 雷锋塔还是倒掉了;
      2. 任何一座高楼都是由一块一块的砖头砌起来的。
      3. 我坚信万里长城永不倒也只不过是个传说;
      ——————
      只是力量还不够罢了,但是不能因为一个人推不动就不出力了对吧,每个人都出一点力,拧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之时,一切好办。小时候老师教我们唱歌: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明天。现在,我只是常常想,我要尽量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正直的人,哪怕到临死的时候仍然一事无成,我也会认为,我是为社会主义和谐建设做出了贡献的。
      关于你提到的另一个问题:精神建设是否一定要以物质为基础?这件事情我还没闹明白,只是想起小平爷爷讲进: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别想歪了哦)

      • 打完球后还有力气来回复我呀,哈哈。
        我是悲观主义者,你是乐观主义者~
        换个马甲回复你。
        好像这个头像人物这几天特流行。男人的本性呀。

        • 哈哈,坛子你还挺时尚。
          打球确实是个体力活,拼杀几局下来确实过瘾。不过打字可不算是体力活啊。。。

      • 这回复说得真好,撒花式地赞同!

      • 6年级 United States : 回复

        这个必须顶。

  • 3.

    忘说了,这篇写得非常不错,是非常不错。

    • 谢谢坛子热情捧场,
      写文章对你我来说都是业余的。事实上写下这些的时候,我感觉情绪有些恶劣了,或者说激动。。。

  • 4.

    生活愉快!到处走走挺不错的。

    • 下次,我一定认定你这是垃圾评论。

  • 5.

    要是那个极品男老人家看到这个博文怎么办?想来应该是同事吧。。。小心为好。
    话说,那个地方是培训什么的?这么多的一批一批。。。

    • 1. 关于极品男,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估计我们这辈子也不会见面了,不过我倒是希望他有一天上网能够看到这篇文章,然后自纠前行,不误后他;
      2.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我们是从中国的最南边去到了广东省的最北边(绍关与湖南省接壤了),从地形图可以看出来,我们是从繁华的都市走向了山区,那里是我们考架照的长途训练目的地;
      3. 之所以目的地在那里,我想是两个原因:一者那里是广东省公安厅定点扶贫单位;二者,去那里的路是真心路好车少,所以,广东省内很多地区的驾校长途考试都被要求去那里,每个学员来回必须开两小时车。不谈其它的消费,官方定义必须为当地消费的银子也有180元/人,食宿;
      ——————
      BTW,江湖传言的五子登科,我们把车子放在了最后的位置。。。

    • 坛子我是知道他在比利时的根特大学做研究的,倒是今天看你们的国旗才发现,原来你也在那里,以前没注意的说。

      • 我不是根特的,我在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学院里有个老师是坛子的小导。看来我有必要更新下个人介绍了,很久没有修改。

        • 我见过民工真人的,像佛一样。哈哈。我去过他们学校N多回了。
          妈的,这世界就是小,弄来弄去,大家都是这么紧密地连在一起了呀。

        • 如果你在根特,坛子那么多活动报道里都没你,不合理。所以,我只是看到你们的IP显示出来的国旗是一样的,所以猜测你们可能是一国的。

          • 对的,我们都是中国的,你哪儿的呢?勺子。哈哈。
            昨天在twitter上看到有人求个什么900多M的BT种子,我估计就是这种先进性文化,果不其然,日本国的一个女子,居然让这么多已婚和未婚的男人们着迷。

            • 没闹明白的是,你为何会允许TA打入你的内部。。。

              • 刚好有一个人在我那里用了个普通的女头像,我想也玩一下,所以就换了这么一个。再说,人类不都是好奇的动物嘛。

                • 世人惊呼:当初求种像条狗,如今撸完嫌人丑。

            • 老衲已婚,即便是未婚,也对如彼货色不敢兴趣。

              • 所以说你是一枚good man~~
                德艺双馨的苍老师曾说过一句让无数影迷深思的话:我脱光衣服躺在镜头前,是为了生存。而你衣冠楚楚的站在镜头前,却只是为了私欲和欺骗。

  • 6.

    绍关市怎么好像没听过 是否是韶关市

    • sorry,竟然是我写了个错别字,已更正,谢谢!

  • 7.

    唉 … 九零後還是有希望的吧 ! 韓寒挺稱讚的 ~

    • 希望当然有,但是前路漫漫,其行修远。。。另外,你说的是那个赛车手韩寒吗?

      • 對啊 ! 他不是對四川學生的環保抗議很讚賞嗎 ?

        • 我意:1. 他不能代表我或者我们;2. 每一代人甚至每一个人都有可爱之处;

  • 8.

    “我总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是呀,由此一代大家产生,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鲁迅弃医从文,多了一个精神战斗一线的战士。
    怎么说,感觉国人若成帮成群,比较难管,那个和尚挑水喝的典故颇能说明这一根性。

    • 哪一国是只有一个或者两个人的?

  • 9.

    还以为是去旅游,看到图片方才知是驾校的旅行,原来此去发现了些鲁迅先生所言愚弱的国民呀,司空见惯哉也!

    • 1)不是旅行,即使驾校。是考试,深圳的驾考估计是全国最严苛的,可是我以为这样很好,因为生命可贵。即使自已不珍惜,也不能去影响了别人的对吧。
      2)另外,虽然常见,但我还是不习惯。

  • 10.

    你挥挥手,蛮可以做的更潇洒点,毕竟算是给了小费~~~哈哈~~~上次看你问谁谁谁买车的事,以为已经买了~~~不过,我也木买呢~~哈哈哈哈~~~我的驾照本都换新的了,可想是多老的驾驶员~~~呵呵~~~鲁迅,那个什么什么的。。。不说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极品男,生活中,无处不在~~~

  • 11.

    素质。
    伟大土地的神奇之处不仅仅在于庙堂之上,更在乎江湖之中~~~
    说什么好呢?国人的劣根性?人性的弱点?好像都是,但是又觉得不应该全是!

    • 虽然各种不好,但是我们还一直在说,在做,各种努力,只因对这片土地还有爱。

  • 12.

    突然想起网易某位网友的评论,具体什么新闻不大记得了:
    网易吉林省网友 [robrop] 的原贴:多亏有了香港、台湾,让我们确定中国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因为人种问题。

    • 这话真心狠 真不要脸

      • 6年级 United States : 回复

        靠,说这话的人见了几多香港人?还是肯定没见过勺子这样的中国人?什么都是自己坏别人好,是贱的开始贱的终极目的地,也是无视自己个人行为力和约束力的借口。说这种话的人恰恰总是那些满口道德文章,转头自己一件都做不到的。

        • 据说,在深圳罗湖那块地方,如果不小天从天上掉下来一块砖头,更不小心的是砸死了三个人的话,其中有两个是香港人。又有一说截止到现在在大陆生活的台湾人已经逼近了500万人,值得注意的是台湾的总人口不过2300万人。。。
          请豆腐面和那位吉林网友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了?

  • 荷花 China : 回复
    13.

    在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度里,浮华只是表面,但这表面的浮华掩盖了太多的真实。

  • 14.

    1.话说当年我考长途时也是去官渡的,四年前了,不过没那么不堪啊,我们住的旁边有超市,晚上也有宵夜档!近日看新闻知道现在考驾照的人都增加了项目和难度了,但勺子考了长途意味着拿驾照也不远了,恭喜。

    2.当年我们吃饭也遇到像你这样的事,当时我也和你一样,最先号召AA给钱。我是直接除教练外,很快地口算好每个学员要给多少钱,也就没有多余的钱可贪什么的。后面我看着老板送给了我们教练两包烟。还有,我们也没有像那们四十岁大叔一样的人物,都活到四十岁了,中国这点人事居然还不懂。

    3.那个拿二十个鸡蛋的妇女真有的点极品了。

    4.“这里的果农伯伯倒是特别热情,指着箩筐里新鲜的荔枝说,你们不急买,先吃吃看,于是一堆人放开了肚皮试吃,至少也试掉个三五斤吧,这种极品糯米枝可是很贵的,到果林去批也要15块一斤。”我大约明白为什么他会让你们试吃掉个三五斤了!在我们这里(惠州的一个城镇),桂味和糯米糍两个品种市场价大约都只是3.5元一斤,那个批发15元一斤让我大吃一惊,而桂味还稍比糯米糍贵一些。我很好奇在深圳,市场上的荔枝多少钱一斤啊?勺子哥是没买过么?同在广东,差别不会那么那么地大吧??

    • 1. 驾照再如何严也不会是个难事,对我来说。不过身边闹到补考的也比比皆事了,文中提到的那个极品男据说九先三就考了三次才过;

      2.现在的人你说要掏出个几十块几毛几的东西来是真难的,基本上都只有100的;

      3.“20个鸡蛋的人”很常见的,如果常吃自助餐的话(只是那个不能带走,就浪费);

      4.同样的糯米糍在深圳去农批市场批发要18块一斤,而且最小购买量是一框(少说三五十斤),我们从韶关带回来的比深圳18块的还要好一些,当然我们对糯米糍不糯米糍是没有研究的,只凭嘴巴判断,不过吃食靠嘴也是基本靠谱的,呵呵。

      • 1.嗯,我当年考桩考也考了三次,我身边还有不少人买的,不过我当时有的是时间也就没有掏钱了。

        3.我们去西北的时候,早餐几乎一直都是吃自助,不过大家都是大学生,我的身边真没看过浪费现象。

        4.那真的贵了好多!我说的3.5元也是实话,印象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几块钱一斤的,难不成今年大涨了?出了西北一趟也没吃多少,也不清楚,明天问问我妈去。

        5.你回得好快啊!我还正想补充一点是必胜客现在已经没有自助水果沙果这一样东西了。另外,我个人认为必胜客吃东西真心不算贵的,特别是当我们还有学生证的时候。我曾很经济地算过他的帐,照他的现在的状况,好服务和环境,中等价位,较长的用餐时间,有限的规模,就算有较多的客,并不能很好地盈利,商业实在是要考虑太多的东西了。事实我在一个商业报告里就看过,百胜集团里的必胜客每年都不是什么盈利项目,有时还有亏损。

        从西安机场回广州的时候,有件小事让我喜欢上必胜客。我们提前四十分钟打算在机场的必胜客解决午餐,但下单后十五分钟还上不了餐,我们赶时间,让他们打包,但他们也做不及,结果不收我们的钱,就算我们喝了两杯饮料,服务态度还很好。

        • 说来说去又回到中国人的逻辑,十分具有中国特色。驾车这件事情就好像是每个人都背着一个炸蛋上街,所以这种东西是不能用买的,即使有门路,所以:

          1. 买驾照是对自已和他人的生命都不负责任的态度,虽然所涉金额不大,但这是态度的问题。建议相关单位立法,一经抓获处以黥刑,你说好不好;

          2. 这也是一种供需关系,首先是有人想买,然后就是里边的人有开门;
          3. 这一点上我倒是特别赞许深圳的做法,报名起就开始采指纹,后续练车、考试都以指纹为识别,全程电子监控,严格的,目力所及无出其右者(虽然也还是有作弊的机会?但是机率应是小了许多)。我有一些朋友在深圳之外的一些地方考,比如河源,竟然不用考的,上车拍个照就算是过了,实在是。。。;

          • 关于荔枝价格,发现是我有所不知了,经查证,今年桂味和糯米糍的价格约在6—8元一斤。你说的15元,应该是一公斤吧。

            • 深圳18,而且最小购买量是一大箩筐,其它地方的行情真心不了解。好吧,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重点,呵呵。

            • jane China : 回复

              今年深圳的糯米糍荔枝就是勺子说的这个价钱,不是一公斤18元。

              • 果然还是在深圳的人更了解深圳的行情一些

  • 15.

    勺子同志,一身正气。咱同志们都这样,中国就彻底越过鲁迅的时代了。

    • 作为一个三十岁了的男人,我只能有时候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更多的时候做自己该做的事情。阿理教授是为我们的楷模,以后还要多多向您学习请教的。

  • 6年级 United States : 回复
    16.

    回勺子上面那句"不因为难就不出力"真心赞啊!

    以前我家住家属楼,貌似都什么教授啊讲师啊这那的,可这些人住处来的环境。。呵呵。夏天楼道里恶臭,为啥,扔垃圾懒,连汤带水流到垃圾口外,懒得动手把垃圾门抬高点。楼道里脏啊乱啊,不是自家地儿,吐痰不嫌脏,公家的地儿不用来摆东西白不摆。人人都知道说,什么素质!回过头谁也没少往楼道塞他们家大葱。我父亲也看不惯,但他是唯一起身去改善的。周末一早,把楼道从一楼扫到五楼,扶手擦干净,垃圾口那儿拖干净。我和哥哥跟着一起弄。而我家门前什么东西也不放。渐渐,这个单元里的住户改变许多,虽然楼道仍然有东西,你能看出是精心摆过尽量整洁的,有的人家甚至开始打扫自己那层的楼梯,夏天楼道不再有异味。。。。。

    从小我就从父亲那儿学会了"起身"。抱怨别人做不到不如自己先做到,指责他人行为有失不如当面示范如何行为。尊严要自己给。中国人生存的尊严真那么难?还是我们太多人从没有试过起身去改善?石子投湖波及深远。起身投一个才知道。

    • 真的,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好自已,如果有可能还尽量去影响身边一两个人,那末,一切真的好办。

  • 17.

    鲁迅的杂文集是我不多的能看进去的文集之一,搞不好是唯一。粤北地方的贫困几乎是一塌糊涂,所谓广东,不过是指珠三角。

    • 你们大概是臭味相投,无计兄的文字够也犀利,颇有鲁迅遗风,哈哈。粤北就跟苏北一样,事实上长三角也跟珠三角一样一样的。。。

  • 18.

    这篇写得好。观察入微,引用得当,笔触冷幽默。嘻嘻。
    社会多元是写手之幸运,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可以写和纪录。

    • 难道真的是“国家不幸,词人幸”,一下子想起去岁你在我那篇更漏子的评论了,看我记性多好。。。

  • 没叶 China : 回复
    19.

    真心赞同6年级说的那句“起身”去做。

  • 20.

    羡慕,生活如些多姿多彩。我就两点一线。

  • jane China : 回复
    21.

    勺子已经拿到驾照了?
    你还别说,去韶关考路考,好像是晚上出发,然后轮流开车,就结束了所谓的路考。
    记得上次有个同事去路考,回来时就买了你提到的鹰嘴桃,确实爽、脆、甜。味道不错哦。

    • 去韶关是长训(长途训练),路考是在长训之后的一项专门考试,我要八月初才拿证,昨天去沿河路那看了一下车,老贵的呀。。。

  • Angel Pan Malaysia : 回复
    22.

    事实上第二天算来算去算去算来,还是给多出了1块钱的,因为菜价硬是凑不到整数。于是埋单的时候,我冒着贪腐的风险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挥挥手对服务员说:不用找了!

    哈哈!!

    • 呵呵,这么早的文章都被你挖了出来。

  • 23.

    这篇文章在我临走之前匆匆看过一次,基本一致,唯独不同的是,因为禽流感的缘故,基本没几个人拿鸡蛋吃,我拿了个来吃尼玛还一蛋黄鸡屎味。

  • 24.

    哈哈~~我们没有你们那么正规,感觉,去到珠海签证那个地方伙食也不好,中午是在一个路边那种大排档吃的~其实我同车有一个男的也很奇葩~官渡这个地方没听过呀~

    • 不是曹操打架的那个官渡,是广东绍关的官渡。

      • 哦哦,你们是去韶关的呀~友链加你了~~方便我访问,总是记不住别人的网址,哈哈

        • 不是有个东西叫Feedly吗!?

          • gr没了之后,就不在用rss订阅了~~宁愿保存书签!

            • 我不能接受,因为要不停的在不事设备间切换、共享、同步。。。

              • 才发现feedly被墙了!

                • 没啊!哦,是这样的,你只需要在注册和登录的时候开一下VPN,之后刷新、增加加订阅、维护什么的都不需要了。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