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的朋友说上帝是混蛋

免责声明:本篇内容,有可能引起内心冲突、愤怒、恶心等不适症状。若有此症状自觉被误导者,请绕行。若按捺不住看后症状特别明显,可自行前往CCAV等欢乐频道进行综合调理。其余,概不负责。。。

深圳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一千五百多万人,人口密度全国第一名。另外生活在深圳的人近百分之九十是非本地籍,所以在深圳是各种拥挤,各种奇葩都有。跟往常一样,今天深圳每条道路都堵得一塌糊涂。回公司路上,遇两车擦碰,两枚壮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度下车,然后对掐,也不管不顾过往的车辆以按喇叭表达出来的着急。听得出一枚是广东人,敌对方是北方汉。后来广东人车上又下来一枚妇人助阵,显然广东汉子落了下风。这妇人貌似不是广东人,听起来像香港那边的人,普通话讲得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观众,还喳不剌激的。这三人混战自是有趣,内容也不乏有经典的字句出现。

我忽然想,天朝真的是一个很有文化的地方啊,有吃的文化,有睡的文化,连这吵架也是颇有文化,好多好多的文化,加之地大物博,造就了很多的文化都很有地方色彩,像是骂人这一出,就形成了百花齐放、繁荣娼盛,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好久前看过蔡康永在台湾某大学的一个演讲,大柢是把中国人骂人的话和国外的FUCK 做了些许的比较。还听说蔡也把这篇“类比”写成了文字,连韩寒的《独唱团》也引用了蔡的那段文字。不管他们的,我这些年走南闯北,也见识了不少的国粹,若把它们放一块来看也是件蛮有意思的事情,虽然同样是在问候对方的母亲,但风格却不尽相同,且听我一一道来。

读书的关系,我在南昌呆过几年。那时候我们都叫南昌人为南昌鬼子,或南昌巴老。其实要说南昌人有多坏也不见的,只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和别的地方的人不一样,南昌人说话声音特大,而且语气是比较冲的那种,初初给人的感觉会不大好。用南昌骂人的方法是“搓”! 搓木娘卖憋!勤豁是波!

南昌人本身并不坏,但给人的感觉很坏。

接下来是苏州,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曾在苏州生活过两年,还结交了一些苏州本地的朋友。在我的感觉里苏州是整体被女性化的城市,苏州的姑娘们被誉为小家碧玉,够不上碧玉的也被呼之为阿姐。苏州人很喜欢阿呀阿的,阿还好吧?阿吃饭了没有?苏州之所以被女性化,其诱因大柢就是语言,是那要命的吴侬软语。吴侬软语若是出自文静、高雅的女士之口,确实是优美柔和的,婉转动听的。可是吴侬软语由男人来讲就有点让人受不了了。北方人吵架要动手时,会高喊:给你两个耳光!苏州人吵架要动手时却说阿要拨侬两记耳光嗒嗒?实在是有礼貌啊,不熟悉当地文化的人听到是要笑死人的!动手之前还要先征求意见要不要给你两个耳光?苏州人两个耳光打下去打根也不会太重的,因为“嗒嗒”有尝尝味道的意思。

总的来说苏州人骂人通常也是相对文雅的,不愧是有两千年历史文化的老城。比如抱怨人家速度慢说是“摸老太”,这个字面上比较好理解,但是您可千万别按字面去做,那样据说在苏州是要吃官司的。还有就是经常听当地人骂一句“滚恩笃娘个青膀盐鸭蛋”,这个也能按字面解释。苏州人骂人最毒的一句要数“百爷种”了,说一个人是一百个爸爸的种,不带脏字,用来骂人却是极品。

上海,在苏州工作的时候出差常去。同样是问候对方的母亲,上海人比北方人就略微含蓄一些。东北话“操你妈”,逻辑重音在“操”,四声, ao 韵还有胸腔共鸣,感觉像一把锤子重重砸下,气势惊人,便于泄愤。而上海话就比较繁复:戳那妈老逼。逻辑重音居然不在“戳”,而在“老”,而这个戳字,是轻声, o 韵更轻,字刚一出口便已消失,只剩下一个怨恨对方没听懂的眼神,上海人总是有这样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的,虽然有时候是脱光了裤子独自在祼奔。

在北京,操字一样,但不发cao,而发ca。不过是北京人很少问候对方的母亲,问候的最多是对方的大伯父(大爷),想必在北京人眼中,大伯父才是一个家族的最高代表,操了大伯就相当于操了整个家族?杀伤力虽然惊人,但会让人怀疑问候者的性取向,这种骂法相当于杀敌八百,自损三千。

最有意思的数广东话了,广东话骂人大家都在古惑仔电影里,估计大家都听过一二。丢你老母,后面三个字都差不多,这个“丢”字,可能是从“屌”演变来的,等于把名词当成动词用,隐有唐风。难怪都说,用广东话读唐诗,平仄几乎不会错音。据说:武汉和成都话都不说操,而说“日”,发音时,会用舌尖带出一些尾音,“湿”的韵脚随着整句话慢慢消散,感觉余韵袅袅。

实属娱乐,贝多芬的朋友都说上帝是混蛋。

但是,我们不能否认这也是数百年来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的一部分,谁说文化和传统都非得是高雅的??你若是觉得有趣就在评论里说说你听过、说过的骂法,若觉无趣就打瓶醬油回家洗洗睡了。


szy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53)
Trackback (1)
  • 网络推广-www.hyjjr.com|a1vdt1 China : 回复
    1.

    文章只能用四个字 来形容 博大精深 博主好文采,..壬辰年(龙)二月初六 2012-2-27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2.

    我得承认,我对此类语言相当地不在行,也毫无兴趣,所以来打个酱油就去喝咖啡了,哈哈~~

    • 你说咖啡是加酱油好呢还是加香菜好?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依我说,啥都不加最好,哈哈

  • 3.

    怎么今天博客尽是打架、吵架的呀,张无计的与你的,是不是约好的

  • 4.

    南方人我感觉那不叫骂人,呵呵东北的老爷们生气了那才叫一个狠字!

    • 大概北方汉子胜在气势上,事实上南方人修理人才叫杀人于无形呢。。。

  • 5.

    哈哈,真好玩!
    上海不是还一句什么“册那”的,也不明白具体是啥意思,反正知道不是好话~
    那个百爷种太有意思了,骂的很含蓄。

    • 那是“册那”哦,明明是“赤佬”。

      • 有“册那”这个词的,而且频率很高,意思是“操那(妈的X)”。勺子毕竟上海呆的太少。

        • 上海还真的算不上呆,JUST路过,我还以为是赤佬给写成册那了,赤佬也确实属于上海牌的,仿佛那个什么波的节目里也有提到。。。

  • 6.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啊

  • 7.

    一个地域,一个文化啊

    • 这也是很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东西哈,我们是百花齐放,各具特色。看人家则一个FUCK全部搞掂了,简单许多。

  • 8.

    骂人含蓄最好,比如,你哥哥是中国足球队的!(脑袋被馿踢了)

    • 原来这个笑话全国人民都是了然的,真有意思。

  • 9.

    佳佳棉花糖:
    优雅的做派,会重视用讽刺的力量打击对方的尊严,像小细针戳戳嫩皮。心思粗的人就完全不吃这套哈哈,说不定会有咯吱的痒的好笑感

  • 10.

    苏州人骂人真的很好笑啊

    • 苏州自古鱼美之乡,养尊处优,所以吴侬软语了。。。

      • 勺子的例子还是太凶悍了。你要听苏州人讲得最多的“侬个杀千刀”,那才叫糯到骨头里了。

        • 杀千刀的并不是苏州的专利呀,好像很多地方都讲“你个杀千刀的家伙”,我们江西老表也就有这一出。。。

  • 11.

    我覺得學語言最容易的就是從罵髒話開始, 哈哈 !

    • 你在大陆也混了这么多年,有没有被熏陶出来啊。

  • 12.

    恩,有意思。博主有过研究啊!

    • JUST留意过。另外,如果你在一个地方生活过,而且是较长的一段时间,对当地的“文化”大概是会有些印象的,在以后的日子里。

  • 13.

    刚到长春时,第一次听东北女孩骂人还真不习惯,感觉太难听,特别反感。

    • 难得骂人还有好听的,苏州除外。

  • 14.

    南昌人骂的那句,俺硬是没拼明白。苏州男人骂人那肯定是很娘滴。。

  • 15.

    我查了一下,才知道贝多芬的朋友和上帝是混蛋的原因。不然还真不知道,也相不出来。

    • 我用在这里只是一个比喻。哈哈,且看南极仙翁编故事
      话说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演奏会,一票难求,他还给上帝发了邀请帖子。
      可上帝就是不肯纡尊降贵,给个面子去捧场;贝多芬的朋友看不过眼,到处张贴大字报,大骂上帝是混蛋!还托这位同志带些大字报回乡分派,可长凯小弟不知内中因由,还写了首打油诗,内容与事实不符,本座觉得有必要把事情反映出来,以免大家被长凯误导。。。。

  • 16.

    不服不行啊,勺子的文字还是这样犀利。

    • 要是仔细回忆,相信你也能讲出很多各式骂法的,这可是国粹。。。

  • 17.

    呵呵,我不会骂人。

    • 人家有文化、人家有生活、人家有思想,我,是纯粹扯蛋的,但是谁说扯又不是一种美德呢!

  • 18.

    啊哈,我发现了,你这篇文章我看过,你现在是换了一个题目,哈哈。

  • 阿理 China : 回复
    19.

    勺子同志对各地方言,有精准的掌握,而你举的这些例子,从苏沪到广东,大致都算是我的母语。湖北四川,则也能听听。故对勺子同志的艺术,也就会心一笑。

    • 嗯,前边几个地方,我也呆过一阵子。

  • Jane China : 回复
    20.

    咋回事?
    又要重新审核?
    刚敲的评论付诸东流啦……
    哼哼……

    • 一定是你变更了名字或邮件地址,任何一个字符都要一样。。。

      • jane China : 回复

        我是木有变更过,不过只是重装了系统……
        这不,现在又要提交邮箱地址才可以参与评论……

  • 21.

    那张图片真滑稽

    • 花生米者,很好的下酒料。歡迎新客來。。。

  • 22.

    来你博客逛下!

  • 23.

    苏州那段最生动精彩,于我是新知,哈哈。

    • 相当年,我甚至差一点就在苏州定居了呢,后来。。。不知道跟这吴侬软语有无关系。

  • 24.

    你对各地方言语气描述那段好讲语文功底,感觉我就写不出来。

    • 这几个都是我学习生活过的地方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