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弟子江湖老

速鯡在博客里写道:妖二是个很特殊的年份,对于我来说。有句话叫做人到中年万事休,我好像才刚刚开始明白点。勺子的文章也越来越不同了,不同的不是独立博客的技巧,而是文章的内容和思想。人过三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真的有所不同!青蛇日前在评论里说:勺子,你的粉丝越来越低龄了吗?

需要说明的是,这两条评论它不是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基本上这是个悖论,乃们目光如炬。一个内心扯蛋的人假装正经是件多么扯蛋的事情呀。

我的父亲有同母异父的哥哥和姐姐各一枚,我的母亲也有姐弟仨个,表示到我们这一辈的表姐妹、堂兄弟就有一堆了,小时候我们这一堆小人,每每逢年过节都被大人们领着扎堆在一起玩儿,还记得老家门口的那颗大桃树,每年都会长很多的虫子和结一些桃子。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却发现,真正能够说句心里话的一个没有了,就连跟我性情最接近的桃妹,也因价值观的不同而渐行渐远了。

有一个堂哥,自已买了几台印刷机在东莞经营一间作坊式的印刷厂。上个星期六的晚上,我如约参加了他为其次女举办的弥月宴请,堂哥的大女儿已经十二岁了。我一进门,伯母就喊着我的小名,说,过来,来坐这里,我感觉特别的亲切。我在伯母身边坐下,几年不见,伯母明显老了,头发也开始白了,精神状态仿佛也不是特别好,她是从老家过来帮忙堂哥带孙女的。用餐的过程中,伯母对很多的菜品都很好奇,好像是有一个爽口蘑菇什么的,伯母用筷子夹了好久也捉不住,于是我用勺子舀了一勺送到她碗里,也亲切。

我的左手边坐着堂姐,我们上次见面大概还是零三年的时候在上海,她是我们一众堂兄弟表姐妹中年龄最大的,所以也是最早一个出去混的了,据说彼时她为了供两个弟弟上学,自已高中毕业后就毅然外出打工了,事实上她很会念书,成绩很好。也许吧,上帝是公平了,他在关闭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会同时打开另一扇窗。堂姐先是到东莞一家珠宝生产厂做普通员工,后来被派到上海分公司做销售代表神马的。我们少小分别,都十几年了,就她在上海工作,我在苏州混的时候,我们见过一次面。如今,她的孩子也三岁了,此时正在我对面活蹦乱跳的。她感情方面的事情一直扑朔迷离,据说也曾经跌倒过,细节的部分我一直没有掌握到确切的消息,最终结果却是回老家嫁人了,如今大概相夫教女是她的职业了。

对面坐着的是二哥,他是在开席之后才匆匆赶来的,没吃几口,也就领着孩子们到外边去玩了。据说他一直在东莞那边倒腾光碟之类的。印象中他是白白净净的,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长了很多旮瘩,手上也有白班。我举杯说多年不见,可是他滴酒不沾。

再旁边是一对小夫妻,男的是我们的老乡,女的是外省人,姑娘长得还挺标致,要说多么有文化素养我也没能看出来,大概这男的在这边混得还不错。再旁边是一枚独男,他的Style 就像是我刚来深圳的头两年。外表拘谨,内心狂燥,在他身上还保留着比较多的农民兄弟的纯粹。

可能因为多年不见面的缘故吧,大家开始的时候只干两件事情,一个是吃东西,另一个就是与孩子们逗趣。其实大家都是在有意无意的避免尴尬,举办酒席的堂哥这一桌那一桌有一搭没一搭的乱窜着,没有什么章法。

酒,其实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特别能够催发人的表达欲望。

我跟那个独男干了几杯,堂姐她们也涨得脸通红的,她们说是包间里人多,缺氧。然后我陆续问起没到场的姑姑家几姐弟的情况。堂姐告诉我,姑夫现在那个手啊,都这样这样了(她一边说一边比划着痉挛的样子),姑姑的头发也全白了,俩老住在山顶上,带着一对双胞胎孙子。两个儿子都外出打工了,一个在浙江做会计,另一个不太清楚。两个女儿,大的多年前嫁给一个外地人,后来离婚了,现在在县城租了个门面做中介的业务。小女儿则嫁到山顶的山顶上去了。

堂姐还说,今年春节的时候到叔叔家(我家)去拜年,叔叔也躺在床上下不来。他呀,以前送你读书的时候是吃了不少苦的,现在身体也是每况逾下了,婶婶倒是还硬朗一些。听说整个春节叔叔哪儿也没去,只是那天出大太阳的时候到我们家去玩了半天,然后就回去了。叔叔啊,据说这次气管炎发作,差一点就没能缓过来。。。

我几乎不能自己。

我的老家是一个公路只通到了村口的村庄。年前,父亲来电话说,从村口进村的这条路政府是不管的了,一村的人要搬到外面去建房子实是不易,没有公路又极不方便出行,村里人和计着集资修路。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汇了五千元钱回去支援家乡建设。一周后,父亲就来电话,说,大马路现在通到咱家院子里了,趁着修路请来了大型挖土机,父亲还请他们在屋后挖了一个鱼塘,打算养些鱼。

对父亲这个做法我是欣然支持的,可是父亲说,鱼塘刚挖好,大旱,一丈来深的鱼塘只积了两尺不到的水,而且鱼塘还有很多漏洞,是根本没办法养鱼的了,算是浪费钱了。我说没事儿,一方面咱花的钱也不多,另一方面,雨,总是会下的。一周后,父亲又来电话,说,大旱之后必有大涝,最近家里天天下雨,暴雨。鱼塘的水积了一些之后他老人家就从菜市场买了二十尾别人准备买去上饭桌的活鱼,放在了塘里,可是雨一直下,鱼塘里的水一下就溢出了许多,父亲说再是不能在鱼塘里数出二十尾鱼的了,跑了大概有三五只。。。

父亲是春节前下鱼塘去抓鱼的时候凉到了,引发了老病根。

讲完这些,我连喝了几杯白酒,然后,起身告辞,堂哥和嫂子送我到楼下。在楼道间,堂哥说,你这么大老远的赶过来,要不就住这边吧,咱哥俩再喝一壶?我说不了。他又说,唉,想想我们这么多兄弟姐妹,就数你是个异数,混的好,人也最标致了。我猜想平时不喝酒的堂哥今天是喝了几口的。刚从酒店出来,发现美亚特意从可儿的生日礼物里挑出来的两盒糖果,竟然活脱脱的躺在车后座上。这是除了红包之外美亚让我带给堂哥的孩子们的,结果给整忘在车上了。

回深圳的路上,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以及那迷糊又清晰的钢筋混凝土构成的城市森林,忽然两颗晶莹剔透的东西毫不犹豫的滚了下来。

。。。。。。

抬手一抹,所幸,还是滚烫的。

0851_nEO_IMG_副本1_副本

站内相关文章多看一篇更健康:

Comment (55)
Trackback (2)
  • OQ8 Hong Kong : 回复
    1.

    保重~ 老友

  • 静水深流 Canada : 回复
    2.

    日子总是这样的过,流水一样无声无息。该长大的长大,该变老的变老。。

    • 沧海桑田,少年弟子江湖老。
      借用那个奥斯托洛夫斯基的话说,我只希望: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 3.

    最后俺也给整滴滚烫了一下,好文章94介个样子滴

    为毛怀想过往总有些感伤的嗷~?

    • 最近我看了《巨流河》、《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文学江湖》等书籍,颠沛流离,万里漂泊啊。基本上,那一代人是受战争所迫。其实我仔细想想,我们这一代跟他(她)们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我们为了生存、为了所谓的理想和更加美好的生活,从农村涌向了城市(你则更“惨”一点,流离到了国外),同样是迁移。回头看看其实这也挺颠沛,蛮流离,我们回不去了,亲人们也出不来。。。

      那末,我们真的过上了更加美好的生活,摸着了所谓有理想吗?我想是的,我们有,有得到,也有失去。漂泊不是一种不幸,而是一种资格,唯一不飘的大概就是那颗漂泊的心吧。。。

      龙应台在大江大海的菲页写道:

      他们曾经意气风发、风华正茂;
      有的人被国家所感动、被理想激励,
      有的人被贫穷所迫、被境遇所压,
      他们被带往战场,冻馁于荒野,暴尸于沟渠。

      时代的铁轮,碾过他们的身驱。

      那烽火幸存的,一生动荡,万里飘零。

      也正因为,他们那一代承受了,
      战争的重压,忍下了离乱的内伤;
      正因为,他们在跌倒流血的地方,
      重新低头播种,
      我们这一代,得以在和平中,
      天真而开阔地长大。

      如果,有人说,他们是战争的“失败者”,
      那么,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都是。

      正是他们,以“失败”教导了我们,
      什么是真正值得追求的价值。

      请凝视我的眼睛,诚实地告诉我,
      战争有“胜利者”吗?

      我,以身为“失败者”的下一代为荣。

      我有时候也在想,
      我以后该怎样向我的孩子讲述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呢?

      • 另外,推荐大家阅读龙应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相关评论看这里

      • 羡慕你还能有时间看那么多的书
        俺就不指望了
        只希望跟后面沾点书香了(一贯滴和读过很多书滴人后面混)
        哈哈

        • 我也没读几本书,不过我晓得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还是会有的。

  • 4.

    过了一年,又不一样了。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5.

    唉,这就是生+活。。。

    BTW,你酒后驾车?

    • NEVER,我不怕撞到别人,还担心人家顶到我呢。那天是有专人送我去的。对了,你可真能啊,真是个负责任的读者,这么小的细节都被你瞧出来了。

      • 猫时间 Singapore : 回复

        为了负责任的作者,做读者的也要负点责任啊,呵呵~~

  • 速鲱 Canada : 回复
    6.

    照片是勺子几岁拍的~太煽情了。。呵呵。

    PS:我心理年龄只有27~,刚测的,所以,驳回青蛇的话你还需要再找有效例证。

    • 大概零八零九的样子吧,神情还蛮与这篇的主题相符的有木有。
      对了,关于“评论”我加了一句补充说明:“它们不是发生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你的意思我比较了然的了,青蛇大概是说我自从独立博客之后,原来MSN及WP的资深博友有部分没有跟过来,一则不在同一个平台了,另一则就是他们可能嫌评论麻烦,因为我要求填写邮件地址和姓名,所以我的文章现在大多都是阅读有100多,评论不过十几二十条。开始的时候还有很多是来做广告的推广式评论,现在我已经在后台开始封杀这样的垃圾评论了。。。

      所以,她说我的粉丝“低龄”化了,也没错。但这真不是我想要的。。

      • 谁说俺们“低龄”化了,大家都是看着“粉嫩粉嫩”滴 罢鸟~
        哈哈 😀

        • 哈哈!二姨,人家不是说你或Sophie这样的啦,指那些来我这里做推广式评论的垃圾。我现在已经封杀了,应该会净化一些,以后。。。

  • 7.

    很有感触!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

    • 岁月如斯,挽留只能化作一个苍凉的手势。。。

  • 8.

    博主文采不错

  • 9.

    真是世间百态,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很多人因为人生观价值观不同最后渐行渐远,只能无奈接受,无力改变。

    祝老爷子身体健康,岁数大了,身体最重要。

    • 价值观决定了很多事情,其实人们在一起也是,神马收入高低,身体胖瘦、高矮,真的不是问题,价值观才是本质的东西,起关键作用。

  • 没叶 China : 回复
    10.

    不在父母身边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感受,心里有根痛的弦被拨了一下…..

  • 11.

    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帅哥

  • 12.

    很有才,我会常来学习

  • 13.

    感情真细腻呀,勺子。
    每个人心中总会那么多故事,你真真诚!

    • 其实在按发布之前我有想过,类似于这样的是不是应该加上密码或者设成私人。

  • 14.

    和勺子学汉语:‘枚’字 这量词是这么用的呀!

    勺子写家事总有一股魅力。写得好实在,也好深沉。

    ‘流离到了国外’ --选择流放,也就回不去了。

    • 显然,你我都知道严格来讲那个“枚”字是用不对的,但是我喜欢常常用一些口语化的字词,有些也不具有代表性,只是现时环境里人们一直在说着,比如喝一杯我们常常说成是喝一壶,一瓶啤酒常常说成一个啤酒(易拉罐那种的)。。。

      近代的中国确实是深沉和沉重的,我说的老家这些人的境况,就是中国农村人难于逃脱的命运,更多偏远地区的孩子可能更悲催一些。。。

  • 15.

    时间过得真快,回首看看我们都已经老了!

  • 16.

    长大后不经常走动的堂啊、表的兄弟姐妹是会慢慢生疏起来,平时打电话寒暄几句都是一种奢望。

  • 17.

    上图中的帅哥是你吗

    • 如假包换,不过是两三年前了。

  • 18.

    想起之前去河边钓鱼,鱼没钓到衣服都湿了

  • 19.

    心不在马

  • Li United States : 回复
    20.

    人生百态,甘苦自知。。亲友聚会最是感慨的时候。。

    • 大部分时间都在聊过去,基本上这是亲友聚会的一大特点。

  • 21.

    喜欢勺子这种风格的文字。回首过去,看的是轨迹;看看周围人,可以了解生活很多侧面。

    这段话强烈共鸣:“后来,我们都长大了,却发现,真正能够说句心里话的一个没有了,就连跟我性情最接近的桃妹,也因价值观的不同而渐行渐远了。”

  • 22.

    这照片拍的很不错啊

  • 23.

    呵呵 长沙这地方 下了60多天 的毛毛雨,天天都是5度徘回。好冷。让人不得不感叹,少壮不努力,一身在内地。

    • 还5度啊,我们早都短袖了,从这点上来讲,南方确实舒服些,不过舒服从某种意义上说并不是件好事情。

  • 24.

    人到中年,才发现人生有多无奈。人变老,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

    • 是啊:“比如生命只有70年吧,人一过35会感到生命过去一半了,岁月的天平一下子倾斜了,所以我们感觉失衡了。第一个焦虑是:我前面年富力强的30年没有完成的事情,后面家务缠身的更短的一半能完成吗?第二个焦虑是:我时间都给了家务和孩子,容颜都给了岁月,脑子一天比一天笨,身子一天比一天累,生活还能有啥大的改善?”

      中年危机大多始于这两个焦虑?

  • 刘文 China : 回复
    25.

    文章第一部分我之前竟然漏掉了?

    最近也在读《巨流河》,哎,颠沛流离真是悲怆

    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这本书在当当上木有找到啊

    • 建议用GR,GR可是超强吸收的,侧漏也不可以。

      第一部分是在2月写的,当时有发表。因着5月这件事情跟2月有连续,我就把发布时间改到了5月,然后加以注明。《大江大海1949》在大陆好像是挺难买到的,不知道为什么(我是说其实没什么)

  • Angel Pan Malaysia : 回复
    26.

    曾经有过一样的感动!

    •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不过我认为这不是一种不幸,而是一种资格。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

名字必填*

邮箱必填*

网址,可以不填

0